辛可:孔夫子成了搅屎棍!

本文整理自辛可西电演讲部分

大家知道,上世纪初有一场著名的启蒙运动,我们叫它是新文化运动,主题就是陈独秀先生提倡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这场运动最终夭折了,留下了太多的历史遗憾。现在文化界搞的这一套,我把它叫做旧文化运动,所谓旧,就是对新文化运动的反动,是反民主反科学的运动,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瞎搞所谓国学——把原本被鲁迅、胡适等先贤要打倒的东西重新抬出来祸国殃民。

关于这帮人搞的这些破玩意,前面我已经讲了很多,根本就是一场不入流的闹剧,一个不值一毛钱的笑话。企图让2000年前的人来解决今天的问题,中国人的智商真让人担心。我下面要讲的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

我的看法是,有些人之所以逆流而动,瞎搞所谓国学或传统文化,并不是要发展我们的文化,只是瞒天过海的骗子伎俩而已——有的人为了权,有的人为了钱,仅此而已,没有他们宣扬的那么体面。我之所以强烈地反对这样瞎搞,并不是要做中国文化的逆子,我读了半辈子中国的旧书,满脑子四书五经,想做叛徒并不容易。我所反对的,是拿孔子当搅屎棍的政治勾当,以及形形色色举着圣贤旗帜骗财骗色的把戏。

我可以坦率地告诉大家,有的人鼓吹国学和传统文化,根本目的不在于文化,而是拿它做挡箭牌,反对人类的基本价值,也就是所谓的PS价值,核心是拒绝还政于民。中山先生讲“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卡扎菲、萨达姆等自以为是的货色想螳螂挡车,最终自己被碾成粉末。金三胖还在过螳螂的瘾,但已是穷途末路,折腾不了几天。因为没有人可以阻挡历史的滚滚潮流,何况这种自欺欺人的小丑。

何为潮流,今天人类发展的潮流就是PS价值。这不是美国人英国人的创造,这是人类经过几百年探索得到的基本共识。可有些人根本不想要这些,但又找不到貌似合理的借口,或者托辞。他们心里很清楚,以前讲的那套东西,不但老百姓不信,其实连自己也不信,既如此,其他非我族类的洋人,会信吗?于是他们想到了曾被他们当臭狗屎对待的孔老二,用孔子当搅屎棍,把水搅浑,以便抵抗历史发展的潮流。

他们以此告诉全世界,你们看啊,不是我非要独辟蹊径,拒绝接受人类的基本价值,而是中国人跟其他民族型号不同,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所以必须另搞一套。而所谓的独特传统,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被符号化的孔老二和被高度政治化的儒学。这就有了一个极其荒诞的悖论,中国人是人类的一份子,PS价值属于全人类,但不属于中国人。中国必须按2000年前的政治伦理来统治,中国人必须活在2000年来的政治秩序之中,德先生赛先生固然很好,但不适合中国人。

这种论调其实并不高明,亦非创新,不过是晚清以来甚嚣尘上、阴魂不绝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100多年一以贯之。事实上,大清王朝最终就是死在了所谓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手里。有些人今天的想法,就是当年咸丰皇帝的想法、慈禧老佛爷的想法、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的想法,没一点新鲜玩意。当然了,这也是袁老四的想法。袁世凯为什么要复辟,公然耍流氓当皇帝,理由也是洋模式不适合中国。还没登基,他就沐猴而冠,祭天祭孔,所为者何?中山先生开始要搞共和,后来也中了所谓中国文化的魔,搞出一套不伦不类的党国体制。我们有习惯性撒谎的毛病,但有一句话千真万确——我们是中山先生的继承者。只是民国初年的好东西没继承,专门继承了20年代那个莫名其妙的孙大炮。

以前我们有类似老毛子的故事可以讲,用做挡箭牌,扬言要走新路,建设人人平等的仙境。仙境烂尾了,列斯也同时失灵,大家不信了,又不愿接受人类的共识,怎么办,想来想去,只好搬出孔老二,拿中国的传统说事。道理就这么简单,不需要装神弄鬼。为什么搬出孔老二,因为历史已经证明了他很实用。儒家的思想体系很复杂,有精华也有糟粕,之所以被历代的统治者高看一眼,甚至被捧为国教,就是因为它所提倡的纲常伦理让龙心大悦。这套东西的实质就是专制,最大限度地维护统治者的利益,把民众当做工具或犬羊驱使。借由这套体系,统治者拥有为所欲为的自由,而民众只有逆来顺受当孙子的自由。皇帝万岁、小民有罪,这就是有些人心目中的理想社会。

在这方面,我们跟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有着高度的共识,所以被唾骂了几十年的孔老二,又火了起来,成了某些人眼中的香饽饽。毫不客气地说,过去强拆孔家店是我们最大的烂尾工程,今天重修孔家店是最大的假文物,作秀而已,最终也还是烂尾。有段时间我路过广场,发现国家博物馆北门突然树起了规模不小的孔子像,我觉着很吃惊,更让我吃惊的是,不足百日,孔夫子一夜之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大家想想,这是何等庄严的地方,他们竟然玩这种小孩过家家的游戏,丢不丢人。为什么要搞这玩意,搞了为什么又要偷偷拿走,我们还讲不讲起码的规矩,文化部的老爷们要不要给全国的老百姓说清楚。孔夫子被这样来回折腾,寒碜不寒碜?!

在有些人的支持下,一群伪知识分子粉墨登场,开始表演。老的如钱穆、南怀瑾等等。其中南怀瑾是最无耻、最反动的一个,他公然讲:中国过去的专制政治是假专制、真民主,西方是假民主、真专制!一个人的脑袋要不是被驴一天踢几百次,怎么会讲出这么无知且无耻的话。而就是这种货色,在中国可以大行其道,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国学大师。至于钱穆,我就不讲了,大家去看看他的《国学新论》,就知道他是个如何食古不化的书呆子。

年轻的我就不点名了,其实我在其他学校演讲时已点过了。说实话,老提及他们让我很伤面子。他们搞的那一套,不过是钱穆、南怀瑾等老家伙牙缝里的残余,更不值一驳。在他们的所谓理论里,最荒诞的就是中国有自己的民主政治,所谓民本主义。事实上,他们连基本的政治学常识都不懂,民本与民主的本质区别何在,就是权力的来源。民主是老百姓说了算,并授权某些人管理国家,民本主义就是民众跟权力无缘,统治者独断专行,所谓仁政不过是对民众的施舍而已。简而言之,民本主义的本质就是专制,秦汉是这样,唐宋明清是这样,近代以来亦复如是。他们这样说,就是想利用民众的无知,偷梁换柱,为专制政治辩护。中国历史上根本不存在所谓民主,中国文化中从来就没有这玩意,民主是现代社会的造物,请不要再胡扯好不好?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呢,我想原因有二:一是为了政治正确。这帮人一点不笨,见风就是雨,他们很清楚人家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摸准了主子的心意,就要施展做奴才的本领,力求得到个大骨头,仅此而已。他们很清楚,人家已经搭好舞台,谁演得好谁就可能名利双收。特别是在一个不自由的社会里,只有这样做,才会更安全,而且能对得到大笔犒赏。尽管这样做有失知识分子的节操,祸国殃民,但谁会在乎这些,何况他们这些水货。在我看来,这场鼓吹旧文化的闹剧,就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真正的导演躲在后边,伪知识精英不过是充当打手而已。

二是为了名利,说到底就是为了钱。他们很清楚,靠自己搞出来的这些文化垃圾想名留青史根本不可能,除非将来的中国人脑袋也进了水。他们所求的名,是现世的假名,只求马上兑现,换得真金白银,过上地主老财的日子。比如他们搞的很多文化节目,不过是骗钱而已,跟文化毫无干系。什么汉字英雄,根本就是无厘头的瞎闹。拿那么生僻的汉字考学生,居心何在?如果反过来考那些评委学者,他们认识吗?再说了,年轻人认识那些生僻的汉字何用,就算精通10000个,能当饭吃吗?如此就可以精通国学、当学者作家行走江湖了?特别是机场里播放的那些录像,一个个自命国学大师,大讲如何靠国学上下通吃,这可能吗,不就是一帮江湖郎中自以为是的骗子吗?他们知道国学是什么玩意吗,除了脸皮比别人厚,还有什么?

更别说现在各地劳民伤财,甚至破坏真文物重建的一堆假文物假古迹,对中国文化的发展有何益处,不过是某些人借机升官发财,给自己的脸蛋上贴金而已。大家出去走走,到处都在复建古城, 最有名的就是山西大同,美其名曰搞文化产业,文化产业是这样搞的吗?为什么不把这些钱省下来解决老百姓的民生问题。一面方我们连养老金也支付困难,为此祭出延迟退休这种烂招数,让孙子给爷爷交养老金,只有中国人才能想到这种鬼把戏;一方面又以文化之名,肆无忌惮地挥霍民脂民膏,欠了一屁股债,这就是正在中国各地上演的闹剧,而且在某些人的默许或支持下,愈演愈烈。

我讲这些话,可能会引起某些人的不快,特别是喜欢传统文化的朋友。我再声明一次,我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叛逆,跟孔夫子也没有仇。我从不否认孔子是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在我心中,古圣先贤,最了不起的就是孔子与两司马。我只是告诉大家,孔子总是被政治化、工具化,被人当做搅屎棍来使唤,以便逞一己之私。如果说搅屎棍有点不雅,那比做安徒生笔下那个皇帝的内裤行不行。大家最后看明白了,皇帝光着屁股,但为了把戏演下去了,只好找个东西来当遮羞布。这块遮羞布就是孔夫子,或者说以他为标志的政治伦理。

毛太祖这个人一生很复杂,毁誉参半,有人喜欢得要命,有人讨厌得要死。尽管我不是他的信徒,但也不能因人废言,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很值得我们思考,也曾讲过一些非常到位的话。有一年他跟侄子谈起孔夫子,他说,一个王朝搞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把孔夫子抬出来。太祖爷一语直中靶心,尽管良药苦口,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我还是那句话,撒旦的归撒旦,上帝的归上帝,凡事不要胡扯一起。戈培尔的话未必灵验,谎言讲得再多也不会成为真理。孔夫子应该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得到他应得的尊重,而不是变成光彩夺目的搅屎棍。这场旧文化运动的闹剧该谢幕了,我们需要再次举起赛先生和德先生的旗帜,勇敢地前行,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我们的子孙。

中国人不可能永远疏离于人类的主流,因为世上的路只有一条,走或者不走,并不由个人的意志决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3:40 | #1

    重点

  2.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4:13 | #2

    真能胡說八道和自輕自賤!

  3.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4:14 | #3

    因为世上的路只有一条,走或者不走——這樣的狗屁話都能說出來?你還不如說美國就是宇宙的希望,銀河系的未來好了。

  4.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4:18 | #4

    写的好!

    •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5:33 | #5

      写的好。高人

  5.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6:38 | #6

    张之洞比现在的政要们强太多了!人们现在只知道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却不知1898年,张之洞总结洋务运动失败的教训,写 出《劝学篇》,指出“西学亦有别,西艺非要,西政为要”。这里的“西艺”指西方的科学技术,“西政”指西方的民主政治 。

  6.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6:42 | #7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学治身心,西学应世事。中学考古非要,致用为要;西艺非要,西政为要。

  7.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8:36 | #8

    匿名 :
    因为世上的路只有一条,走或者不走——這樣的狗屁話都能說出來?你還不如說美國就是宇宙的希望,銀河系的未來好了。

    在地球上,美利坚还真是人类的希望,当然黄俄蛆虫永远不懂做人的尊严和快乐。滚回公厕让习特勒用它的狗屎把你喂饱。省得出来恶臭熏人。

  8. sjd
    2014年5月31日06:09 | #9

    骂得痛快!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