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咋办?

杨恒均

43岁的法国人皮凯迪以《二十一世纪的资本论》一夜暴红。在这本长达六、七百页的经济学巨著中,他研究了西方国家两个世纪里的税收与财富分配资料,指出资本收入永远大于经济增长率,资本的报酬率大于劳动报酬率,拥有资本的人越来越有钱,资本相对缺乏的人越来越贫穷。收入的不平等造成贫富差距,加大不平等,长此下去,将造成社会不公、不正,伤害民主制度,危害社会稳定!

虽然皮凯迪是通过细致的资料收集与数字分析得出这样的结论,但这个结论其实大家一眼都能看出来,例如10%的美国人拥有70%的财富,其中一半又被1%的人所拥有。不过,皮凯迪则提出了引起广泛关注的解决办法,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在全球范围内对富人扣掉负债以后的资产扣累进税,累进最高的程度可以扣到80%,越富征越多税……用这种方法重新分配财富,缩小贫富差距,也让社会更加平等。让资本为民主服务,而不是让民主论为资本的奴隶。

如果马克思泉下有知,一定会大笑而醒:皮凯迪的理论证实马克思至少对了一半: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资本主义到了一定的时候,一定会——对了,不是靠无产阶级手中的镰刀和斧头,而是靠他们手中的选票——弄出一个更加平等、公平的“社会主义”
……

要知道,资本主义制度是资本家建立在资本之上的,宪政民主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用最清晰的宪法条文保护了私人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所以,哪怕以民主的名义——包括全民投票的方式,也无法剥夺任何一位资本家的私人财富。所以只能眼巴巴看着打着平等旗号的西方国家的富人们越来越富,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皮凯迪在此书中开出了用征收富人高额税的办法来“均贫富”的“药方”。

而且,在民主制度下是可行的,也是合法的。政府和国会有权对国民征税,且没有被宪法设定上限。征税的权力又掌握在民选的总统与民选代表(众议员、参议员)手里。任何国家的穷人都会远远多于富人,一旦穷人们达成共识,用选票选上那些——例如被资本家们指责为“社会主义份子”的奥巴马和同意对富人征收高达80%的累进税的国会议员,西方国家也就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了——一个有民主的“社会主义”也就不再是梦想。

皮凯迪的这一“药方”颇受主张征收富人税的美国自由派经济学者和奥巴马的青睐。奥巴马政府的财政部长等高级经济顾问已同皮凯迪进行了频繁地接触。当然,皮凯迪开出的“药方”真要在西方尤其是美国实行恐怕并不容易,再说一个国家内的征税也不实际,富翁们会以转移资产到海外而逃税,一旦被讥讽为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奥巴马下台,共和党一定会“正本清源”,重弹资本家追求财富的欲望创造了就业,血淋淋的资本繁荣了社会的老调……

但皮凯迪的“药方”对已经以“穿越”的速度提前跨进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又如何呢?为什么在看他写西方的这本书时,我脑袋里始终想到的是中国,而不是美国,更不是澳洲?而且我越来越倾向认为皮凯迪收集了英美法的资料研究出的结论、开出的“药方”,用在中国身上,不但适合,好象更加合适呢?

虽然没有确切的数字显示中国的财富集中程度以及贫富差距大小,可凭我的观察与直觉得出的结论不会太离谱:中国的财富集中与贫富差距绝对不会低于皮凯迪书中研究的那些西方国家。劳动阶层通过劳动,甚至知识阶层通过知识已经很难积累像样的财富。拥有资本的人却越来越富。

所不同的是:西方资本制度经过百年发展,加上有宪政保护,已经合法化了,民众虽觉得不公,却也不会生出愤怒从而想夺取;而中国的资本大多同权力无法脱钩,不得不遮遮掩掩,且不少资本的毛孔里还不时渗出一些肮脏的血液和贪腐的浓汁,更糟糕的是,中国的“资本家”们并没有像西方资本家那样靠资本控制住国家,弄出一部无论如何都能保住他们私产的宪法,所以中国的资本一边担心“暴政”随时会来抄家,一边又担忧某一天会被“暴民”剥夺……正因为资本的这个属性,财富高度集中与贫富之间的悬殊差距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反而比在资本主义的美国更容易引起社会不公不正,更容易导致社会不稳定。

现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准备采取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强调的平等与公正,以对富人征收高额税收来削减、控制资本的“药方”,社会主义中国准备怎么办?有理由相信,这届政府的经济高参们不会放着这本开出现成“药方”的书置之不理,事实上,如果大家读一下习总在政治局5月26日下午就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进行第十五次集体学习中的讲话,就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习总在强调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时,同时强调了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

如果中国真想按照皮凯迪开出的“药方”,用对暴富阶层征收高额税收的办法来打破资本的垄断与世袭,缩小贫富差距,营造一个平等、公正公平的社会,维护社会稳定,显然比西方国家要容易操作得多。毕竟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啊,征税的效率要远远高于西方。

也正因为这样,我才要提醒一下:皮凯迪毕竟是在研究英、美、法等西方宪政民主制与法治国家的基础上开出的那剂“药方”,如果我们不顾制度因素与客观条件而生搬硬套,病急乱投医,很可能没有实现“均富”,反而退回到了“均贫”的时代,甚至重演“打土豪、分田地”的历史……

习总“看不见”与“看得见”的两手能否开出更好的“药方”,解决财富过份集中、贫富差距拉大与社会不公?让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继续走自己的路吧?!

杨恒均 2014.5.29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31日09:25 | #1

    我国是亚洲福利最差的国家 社会主义个屁 连日本都比我们有社会主义的范
    因为中国从来都不是走在社会主义道路阿
    共产主义失败了
    所以统治者只好拿社会主义来忽悠你们的

    国外的那些社会主义高福利国家
    各个都是经历过资本累积财富的阶段
    只有傻子才相信搞共产的人拿的出社会主义

  2. 2014年5月31日17:41 | #2

    真正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必定先是自由民主的社会,中国现阶段完全不可能是“社会主义国家”,是独裁国家!放眼当今世界,只有北欧的几个小国有“社会主义”雏形,相反人家还真不叫自己“社会主义”。这样的实践再次证明“搞社会主义”没必要非要由什么“共产党领导”,而要看你有没有自由民主的社会体制,有没有言论自由!

  3. 匿名
    2014年5月31日19:19 | #3

    匿名 :
    真正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必定先是自由民主的社会,中国现阶段完全不可能是“社会主义国家”,是独裁国家!放眼当今世界,只有北欧的几个小国有“社会主义”雏形,相反人家还真不叫自己“社会主义”。这样的实践再次证明“搞社会主义”没必要非要由什么“共产党领导”,而要看你有没有自由民主的社会体制,有没有言论自由!

    能不能什么都往那上面扯?懂得少,就去多了解点历史事实,民主是政体,社民是意识形态,没有必然联系。
    北欧的社会民主党,直接脱胎于马克思共产主义的第二国际,也是真左派一步步斗争出来的,只不过比起东方的暴力革命,他们采用的是议会斗争,选败了会承认失败,下次再来。
    第二国际现在叫社会党国际,以1959年哥德斯堡纲领的通过为转型标志: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4%BE%E6%9C%83%E9%BB%A8%E5%9C%8B%E9%9A%9B

    如果一定要总结什么,那就是理性主义才能得到好结果,发神经、闹革命不会有什么出路。

  4. 匿名
    2014年6月1日00:47 | #4

    楼主这真真是高级5毛。鸡国财产不能公开,征你个妈啊(忍不住来句粗的),人家公开透明的那怕只征1%,也比你不能公开的征10000%要征得多和更公平。这吊楼主的众多文章是最能忽悠人

  5. 2014年6月6日17:56 | #5

    分享一個3分鐘短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PXtPuOsWC4
    新人權:無條件基本收入 Basic Income, a new human right (「薪資」請皆自動改為「收入」)

    更詳細的內容:100分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kzbhoa0rRo
    無條件基本收入:一個文化的推動 Grundeinkommen:ein Kulturimpuls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