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收煞:關漢卿、六月雪、高登仔

中國文學教科書的說法:蒙古人入主中原,科舉制度被廢棄。讀書人的當官之路受阻,為了解決生計、寄託情懷和反抗異族統治,於是投身戲班,寫劇本維生,令元朝的戲曲藝術發展蓬勃,佳作紛陳。當中最著名的一位,叫關漢卿,代表作是<竇娥冤>。每次香港落冰雹,總會有人想起這個故事,認定六月飛霜有冤情。

撇開中國共產黨是否「異族」這個問題不論(認真討論的話要寫幾萬字),近年香港八十後的處境,跟元朝的讀書人頗為相似。原因:隨著偉大祖國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出身普通家庭的年輕人,要打進接近權力核心的行業,越來越困難。當官之路還沒有完全被封閉,但是即使你會讀書,考入 HKU(香港大學)然後當上 AO(政務官),作為行政機關的一份子,閣下的大老闆,是一副幹部口吻的疑似共產黨員梁振英。而負責監督行政機關的立法會,則充斥著一群紅色背景的政客,面目猙獰,邏輯混亂,連簡單英文也說不好,還要被傳媒揭發學歷造假。 AO 是 Band 1 學生,卻受制於一個你看不起的老闆,還要日日跟 Band 3 學生周旋。就算生活無憂,心底裡也不會好過,你看港大校友林鄭月娥的臉色就知道了。

入大學教書?本地薑不受歡迎,全職教席的首選,是年長的外國教授(因為可以立即提升大學的排名)以及海歸派內地人。教職員和學生當中,內地人的比例越來越高。政府資助的學士課程,內地生的比例已經接近兩成的上限,而研究院提供的碩士及博士課程,內地生的比例更高達七成。按常理推測,部份研究生日後會留校任教,當中有沒有紅色無間道,自己想。本地生的入大學之路,也開始出現一些或明或暗的政治審查(例如:國民教育、隱含政治立場的古怪試題)。而隨著大陸資金接管的行業(例如:能源、電訊、航空)越來越多,政治立場開始成為一個入行障礙,又或者是職場上自動分流的其中一個條件。在香港讀書的內地生,據說頗受中資機構的歡迎,因為他們不會支持「佔領中環」。香港,越來越似西藏或新疆:在日常生活的各個層面,土著都受制於一些紅色背景的外來者。

至於投身戲班(創意產業)這條路,免費電視發牌風波(提示:王維基)清楚地告訴你,特區政府只會容許一些懂得配合愚民政策的電視台經營者(即:TVB)。而官府所優先照顧的,是當權者的政治需要。因此節目的內容和質素,並非最重要的發牌條件(否則早就應該收回 ATV 的牌照)。熟悉娛樂新聞的你一定知道,香港的電視人,在邵逸夫 (1907-2014) 經營的血汗工廠 TVB 練好基本功之後,通常會轉投電影界(例如:杜琪峯、韋家輝),繼續發光發熱,甚至打進荷理活(例如:周潤發)。但是九七之後港產片減產,合拍片當道,電影人為了遷就禁忌多多的大陸市場,必須自我審查,慢慢失去原有的特色。合拍片的男主角通常起用叫座力較佳的香港男星,受制於現行制度,女主角就必須起用內地女星(例如:周迅、黃奕、湯唯),直接令香港女星的工作量大減。你以為張曼玉很喜歡用老牛聲音唱歌嗎(提示:甜蜜蜜)?你可記得,她上一次當女主角是甚麼時候?(答案: 2004 年的法國電影<錯過又如何>)北姑搶走的,不止是男人,還有工作機會。而北姑背後的大靠山,是偉大祖國的文化官僚。中港一家,請包容。

在中港融合的政治經濟社會背景之下,接近權力核心的行業相繼淪陷,在不同程度上被赤化(例如:傳媒、教育)。不少真正的人才,因為思想獨立,被體制所排擠,需要在體制以外的地方尋找發揮的空間。而官府管不到的互聯網,就成為一條出路、一個能夠自由發表作品的平台。壓迫越大,反抗越大。近年香港的網上創作,百花齊放,非常精采,比主流作品更好玩。參與的創作人,有廣告人、電視人、電影人、八十後、大學生。創作人天性熱愛自由,註定跟中國人的當權者為敵。當主流電影為了大陸市場而失去本土特色的時候,網上發表的作品卻是港味十足:政治寓言、男女關係、金錢瓜葛、黑色幽默、兩文三語、自成一派。以下選取部份有代表性的作品,並且提供簡單的介紹,供香港以外的網友參考。

這群香港版的關漢卿,在虛擬世界中保存和滋養自己的靈魂,彼此交流互動,以及組織和發動一種全新模式的社會運動。跟古代的關漢卿不同,網上世界通常「旺丁不旺財」,亦即是瀏覽量再高,也只能為作者帶來短暫的名氣,未必可以帶來現金流或工作機會。有些在網上發表的作品,由於反應熱烈,也具備商業潛力,被主流媒體看中,然後改編成電影,例如:<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和<一路向西>。於是有人用西方商學院的語言 Incubator(中文:孕育器、育嬰箱)來形容這些網上平台,視之為文化產業投資者尋寶的地方。

當中不得不提的,是開創「蝗蟲」(來港掠奪資源的大陸人)一詞的「高登討論區」。「高登仔」喜歡議論時政,擅長惡搞和起底,是一群極具影響力的香港網民。他們所使用的語言,中英夾雜,粗口橫飛,如果你不懂粵語,又或者對香港的時人時事缺乏認識,未必看得懂。台灣的創作人「九把刀」較早前由於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票房報捷,來港謝票,多次高呼:「香港對我實在太好!」為了更深入了解香港人,他接受主流傳媒的建議,上網向「高登仔」學習,看了半天,邊讀邊猜,也只能明白一半左右。東方之珠的嶺南鳥語,經歷資本主義的洗禮,洋化之餘,也傳承了「不怕官只怕管」的態度。香港,勝在有反抗精神。

Sourc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bill rich
    2014年6月3日05:40 | #1

    香港仔想有出頭只有一條路:投共。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