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美国对日中军机接近为什么会发出不同声音?

日本时间5月24日夜,日本防卫省称,在东海公海上空,两架中国SU27战斗机异常接近两架日本自卫队侦察机,最近距离约为30多米,日本政府召见中国驻日大使提出严重抗议,而令人惊异的是,美国务院开始并没有谴责中国,国务院发言人珍•普萨基5月27日就两国战机 “异常接近”表示,美方鼓励日中通过对话和外交手段解决任何领域分歧。但美国防部却截然不同,国防部人士28日表示明确支持日本,称“自卫队飞机是在国际空域飞行,日本有在那里飞行的权利。美国支持航行自由”。这名美国国防部人士还打比方说,自卫队螺旋桨飞机好比自行车,中国的喷气式战斗机好比高级法拉利汽车,“当自行车接近法拉利时是危险的,法拉利应当避让自行车”。国防部的发言,也迫使国务院29日再次表态,在“任何干扰国际区域飞行自由的尝试都会加剧地区紧张并提高误判风险”的“各大五十大板”式言辞后,加上了“我们不接受中国对于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宣布”的话语。

这次中国军机接近的日本侦察机OP-3C是图像情报侦察机,主要用来发现潜艇的材质和体积;11EB电子测定机是收集日本周围国家的雷达电波和无线电波的专用侦查机,其装备和性能都属于军事机密,但是两架飞机都没有攻击性武器,因此携带导弹的中国军机接近使他们非常紧张。

中国之所以采取这样的行动,深层的动机可能是报日本嘲笑中国设定防空识别区的“一箭之仇”。去年11月23日,中国宣布设置东海防空识别区,但在11月26日,两架美国B52轰战机在没有事前通知中国的情况下,悠然通过,没有发现中国军机出来阻拦或识别;去年11月28日,日本自卫队军机也悠然通过,也没有见到中国军机,而在去年11月27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竟有记者问:美方军机飞越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日方无视中方相关公告拒绝向中方通报飞行计划,中方是否担心东海防空识别区将被认为是“纸老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不快地回答说:“中国政府有足够的决心和能力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我们也有能力对东海防空识别区的空域实施有效管控。”但日本有许多军事专家认为,中国根本就没有管理这么大的防空识别区的能力。

中国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不得而知,但在5月22-25日的中俄东海演习中,中国为了向俄罗斯学习防空识别的能力及经验,在演习中增加了“防空识别”的项目,而这次异常接近,可能是演习的一环。

而对于这一事件,为什么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会在第一时间发出不同的声音呢?
首先,国务院民主党系官员比较多,有一定的亲华倾向,国务卿克里也是明确的“中美利益相关论者”;而国防部共和党系官员较多,国防部长哈格尔也属于共和党,更注意同盟国关系,国防部主张对华强硬势力较为强大。

第二,从国务院和国防部的工作性质看,国务院更重视横向的国际关系,而国防部更重视纵向时间轴上的国际军事力量的对比,在日中军机接近后,俄罗斯之声网站以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专家别尔格尔之口“力挺”中方,他说日本近距离监视中俄军演太过分,中国军机紧急升空赶走日本飞机是完全正当的行为。在俄罗斯已站在中方以后,美国务院不希望由他自己出面造成一种“日美同盟对中俄同盟的态势”,如果中俄结成同盟,将发生冷战以后最巨大的,不利于美国的世界性的力量重组,国务院不愿给中俄一个结盟的“反激励”。但是从国防部的中、长期的观点看,军备不断增强的中国是美国的威胁,因此必须和同盟国一起加以抑制。国务院和国防部的这种分歧,在去年11月中国划设东海防空区时也有所凸显。美军虽派两架轰炸机穿越中国新设防空区示威,但国务院却在去年11月29日表示,从一般情况上来讲,期待各民航公司听从外国政府所发表的有关航空状态的信息。

第三,从国际法上来看,对于公海上空飞机的接近距离没有明确规定,因此没有违法的问题,这是一个军事航行的风度(manners)问题。5月30日,在于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会议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时谈及中国军机异常接近时说:这对自卫队来说可能是异例,但是对美军来说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们实行侦查任务的飞机频繁受到来自中国军机的挑战。由此可见,因为在国际法上没有问题,因此美国国务院开始也没作为一个特殊问题提出,美国国防部虽然也是这样认识的,但是却做出与国务院截然不同的反应,其目的只有一个:力挺同盟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军事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