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美加紧争夺亚洲

新加坡——奥巴马政府于三年前宣布了将美国外交政策重点转向亚洲的计划,在那之前的十年里,美国对该地区一直缺少关注。该计划本应该巩固美国在关键地区的利益,推动签订新的自由贸易协定,恢复美国的影响力,与日益强大的中国抗衡。
但周五,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来到城市国家新加坡与有关各方举行安全会议时,这种夸夸其谈的亚洲政策,似乎正在演变为一场街坊邻里的殴斗,美国在选择站队的同时,又试图扮演裁判的角色。
在整个亚洲地区,中国正在逼迫、探查美国的盟友,试图破坏让这些国家与美国保持亲密关系的联盟,正是这种关系使美国能够自二战以来在亚洲地区拥有强大势力。
过去一周,中国与越南、日本产生了冲突。周一,一艘中国渔船在中方一深海钻井平台附近撞沉了一艘越南渔船。该钻井平台位于越南沿岸的争议海域。之后,中日出现了近距离冲突事件。上周六,两架中国战机在中日两国都声称拥有管辖权的空域贴近日本的侦察与电子情报飞机。
单独来看,这两个事件都没有升级至去年出现在东海的跨太平洋对峙僵局的程度,当时,中国宣称对某片空域拥有军事权威,该区域覆盖日本声称拥有主权的无人居住的岛屿。
但总的来看,这些事件形成了一种规律,说明了太平洋地区不断升级的海事及空域紧张局势,这些紧张局势让美国官员感到不满和担心。
周六上午,哈格尔就这些领土争端发表了最为强硬的言论,他在会议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含蓄地指责中国的“恐吓和胁迫举措”。中国称南海是“和平、友谊和合作之海”,哈格尔说。“但最近几个月,中国采取了破坏稳定的单边行动,维护其在南海的主张。”
前 澳大利亚国防部高级官员休·怀特(Hugh White)表示,中国的目的是向华盛顿方面表明,要想维持其亚洲盟友,美国就得担上和中国对抗的风险。怀特曾与华盛顿方面密切合作,目前在澳大利亚国立 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战略研究学教授。
怀特说,“中国故意这么做,以证明美国一方面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一方面又要维持亚洲盟友关系的立场是难以为继的,而美国的亚洲盟友构筑了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力。”
他表示,中国赌的是疲惫不堪、关注国内问题的美国将会退后,这将削弱美国在亚洲的传统影响力,增强中国的势力。
但就在哈格尔和美国选择公开支持日本——同时还支持菲律宾、越南及其他与中国存在纠纷的国家,只是力度略小——的时候,一些政府官员私下表达了不满情绪,他们认为这些国家都在进行一场可能导致战争的懦夫博弈。
一 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这些国家都无助于事态的解决。”这名官员为了坦率地谈论美国政策而要求匿名。他表示,美国会公开支持日本,履行条约义务,这意味着 如果日本和中国开战,美国几乎肯定会被牵扯进去。但他还表示,政府官员已经私下敦促日本相关方面三思而行,不要把中国逼到角落。
“就像是操 场上举着剪刀东奔西跑的孩子们,”维克拉姆·J·辛格(Vikram J. Singh)说。“战争源于小事,通常是由意外事件和错误判断引起的——比如危险的飞机机动动作导致碰撞或攻击性行动,最终带来意想不到的军事反应。”直 到今年2月,辛格一直担任国防部副助理国防部长,负责南亚及东南亚地区,他目前在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国家安全部门担任副主任一职。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采取更加强硬的军事立场,在激发该地区紧张局势方面发挥了作用。周五,安倍晋三在会议开幕式发表讲话时,避开了他是否愿意就东海争议岛屿与中国开 战的问题,日本称这些岛屿为尖阁诸岛,中国称之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他含糊地表示,“重要的是,我们都做出努力”,以便“阻止某些意外事件的发生”。
哈 格尔与包括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马丁·E·邓普西上将(Gen. Martin E. Dempsey)、美国太平洋司令部(United States Pacific Command)司令塞缪尔·J·洛克利尔三世(Adm. Samuel J. Locklear III)在内的美国军事代表团在各个代表团中穿梭,确保不会发生这些意外事件。
“好老师都知道,应该让孩子们一开始就举止得体,而不是试图在争执发生的时候去当裁判,”安德鲁·L·奥罗斯(Andrew L. Oros)说,他是位于马里兰州切斯特敦的华盛顿学院(Washington College)的政治学副教授,也是东亚事务方面的专家。
但 一件事显示了这种敌意之深:听众中的一名中国官员指责安倍晋三去年参拜靖国神社,该神社供奉着日本战争亡灵,其中也包括日本的几名二战战犯。此举不仅激怒 了在日本20世纪开拓帝国的过程中遭受苦难的中国和韩国,也惹恼了美国。美国发表声明,称这种参拜活动“将加剧日本与邻国之间的紧张局势”。
“这一地区的中韩等很多国家,有数以百万计的人遭到日军杀戮,”这名中国官员说,他质问安倍晋三是否打算对他们表示尊重。安倍晋三谈到了二战后日本感到的悔恨。但他说,世界各国领导人纪念那些为本国征战的人也是常事。
虽然大部分领海领空争端都有历史渊源,但奥巴马政府的“转向亚洲”行动可能会给这个地区的紧张局势火上浇油,一些外交政策专家说。很多中国人都认为,这种转向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
“出于这个原因,你不能指望中国欢迎这种联盟,因为它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吴心伯称。
分析师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19日在上海发表的一个演讲中,提出了一个新的、有意把美国排斥在外的亚洲安全战略,强烈地暗示了他的意图。
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 习近平在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Conference on Interaction and Confidence Building Measures)上发言说,“应该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创新安全理念,搭建地区安全和合作新架构,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 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该会议的成员国有中国、俄罗斯和其他一些亚洲国家,但不包括美国。
在北京举行的另一个会议上,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孙建国上将对习近平的理念进行了拓展,据与会者透露,孙建国称美国同盟体系是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老古董,现在应该用以亚洲为中心的安全体系取而代之。
美国某亚洲盟国的一位高级外交官说,随着习近平提出新观念——迄今为止只勾勒出了一个最基本的轮廓——的消息慢慢在该地区传开,被称为“‘亚洲人的亚洲’的观念,意思是在该地区块头最大的中国说了算,”因担心引起中国的不快,这位官员要求在本文中匿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