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为什么说美国必须是第一?

方天化几

首先,必须承认美国是第一,而且美国不仅现在是第一,美国还将是第一很长很长时间。

当然了,很多人相信中国的经济已经超过美国,但是,第一不第一主要还是指综合国力,而且即便中国的经济已经超过美国也要维持一段时间才可以说超过,因为如果这个超过不稳定的话,也还是不能说超过,至于军力,中国与美国的差距就大了,质和量的差距都很大。

那么,奥巴马为什么说美国必须是第一呢?

其次,我必须说清楚这个“第一”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仅仅是“第一”,或者说只是领先别人就可以了呢?

我以为不是,因为,领先毕竟跟遥遥领先有不同,所以,第一跟第一有不同,二战后美国的第一,冷战后美国的第一,今天的美国的第一,这些第一都是不同的,而且的有本质不同的。

二战后美国的第一是为所欲为的第一,除了毛主席搞的抗美援朝打击了一下美国的为所欲为的第一,到了抗美援越的时候,美国的第一就不再是为所欲为的第一了,比如说不可以过17度线。

冷战后美国的第一显然不是为所欲为的第一,如果是为所欲为的第一也是昙花一现的幻觉。

今天的美国的第一是从冷战后美国的第一走过来的,如果,冷战后美国的第一还有那么一点点为所欲为的幻觉的话,那么,今天的美国的第一就是连一点点为所欲为的幻觉都已经荡然无存了,甚至有些美国要做的事情都困难重重,如果不是举步维艰寸步难行的话,比如说TPP,等等等等。

所以,我猜奥巴马说的美国必须是第一的含意应该是为所欲为的第一,即便不是为所欲为的第一,也要接近为所欲为的第一。

那么,奥巴马为什么说美国必须是为所欲为的第一呢?

下面,我就给大家列几个我所能看到的理由。

一,西方习惯的思维方式是“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一旦美国不是为所欲为的第一了,美国的以攻为守的思维方式就不得不改一改了。

二,不仅西方的思维方式不习惯防守,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也不适合防守

因为以攻为守可以转嫁国内矛盾到国外,一旦美国不是为所欲为的第一了,美国的民主制度就跟世界上其他的民主制度没有本质区别了。

因为,世界上其他的民主制度都做不到转嫁国内矛盾到国外,所以,就是一切的内部矛盾都必须内部消化,结果就是这些国家的民主制度都不可避免的有国会打架的普遍现象,就连似乎无时无刻不鞠躬的日本国会都不例外。

而且就连美国自己的民主制度也曾经是国会打架的,由于美国老百姓可以拥枪,政客自然也不例外,当年的美国民主制度的初期,那时美国还不是第一,自然也就谈不上是为所欲为的第一了,那时美国政客带枪去国会开会是稀松平常的事,再就是全世界都熟悉的美国杀政客的历史,包括杀总统。

三,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只可以解决4年或8年可以解决的问题

因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有一个制度化了的“周期律”,那就是4年一选举,周期是4或8,所以,一个方法只能持续4年,最多8年,而且不管你的方法正确与否,反对党的职责就是搞破坏,至少也是不配合,因为如果执政党的方法成功了,下一届竞选,反对党怎么办?

所以,其实中国古代没有什么“周期律”,因为皇帝的生命长短有不同,长的几十年,短的几年,朝代的长短也有不同,长的几百年,短的十几年,甚至几年,反正没有一个“周期”,因此也就谈不上什么“周期律”了。

也许网友会说美国一路走来也两百多年了,美国民主难道没有解决过8年以上才可以解决的问题吗?

当然了,我必须承认,美国民主当然解决过8年以上才可以解决的问题,比如说成为超级大国,也就是为所欲为的第一。

但是,那是美国成为第一之前,那是成功的过程,“成功易,守功难”,成功有优势的方法未必对于守功也有优势。

当然了,民主是成功以后的事情,美国也不例外,美国也是二战以后一直到了1968年中国的文革期间杀了马丁路德金以后才可以叫完成了民主过程。

不仅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与以前不同,今天面临的问题也与以前不同,成为第一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每一个美国总统解决他面临的问题,美国一步一步成为超级大国,走了差不多两百年,而维持第一却不是一个一步一步完成的问题。

加上反对党的不配合,不仅不配合,有时还搞破坏,比如说奥巴马的医疗保险项目,所以,今天的美国的民主制度只可以解决4年或8年可以解决的问题。

四,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找不到解决的问题方法

我刚刚说了,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与以前不同,简单的说就是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比以前美国的民主制度更民主了,比如说以前女人不能投票,黑人也不能投票。

很多人喜欢用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活跃来类比西方和美国的民主制度的今天,可是,殊不知正确的思想和方法只能是大同小异的,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英雄所见略同”的意思,怎么可能南辕北辙的东西或者是差别甚大的东西都是正确的呢。

当然了,我不是说南辕北辙和差别甚大的东西不可以搞出很多理论体系,西方特别擅长搞出来很多理论体系,但是,搞出很多理论体系是一回事,是否正确就是另一回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嘿嘿

但是,即便是这样,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活跃也确实是可以用来类比今天西方和美国的民主制度。

为什么呢?

因为,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的所谓“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都是忽悠各个诸侯国的国王的,而今天西方和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忽悠选民的。

但是,由于正确的思想和方法只能是大同小异的,其实就是正确的思想和方法只能有一个,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的结果是“秦王扫六合”也就不奇怪了,因为正确的思想和方法只能有一个嘛,结果让秦国用了,你的思想和方法跟正确的思想和方法不同,那你的思想和方法就只能是错误了,你也就只能有被秦王扫了的结果。

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那么些诸侯国,所谓“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那么些的家和那么些的花,究竟哪个诸侯国的国王选择了正确的思想和方法就是那个国王的本事了,国王多了,有几个聪明的国王也是必然的,加上春秋战国一共500年,出几个聪明的国王也就更是必然的了。

可是,我前面刚刚说了,今天西方和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忽悠选民,不是忽悠国王,国王中出几个聪明的国王有意义,因为国王独裁就做决定了,差不多就是国王正确了就等于国家正确了,这跟将军正确了军队就打胜仗的道理是一样的,因为军队也是独裁管理,军队没有民主。

由于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比以前美国的民主制度更民主了,因此就不像早期的美国民主,那时要有钱人对正确的东西达成共识还是很正常的,因为毕竟那时的美国民主的范围比较小,而且是在成功人士中间进行的,自然就是在聪明人中间进行的。

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与以前大不相同了,简单的说就是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比以前美国的民主制度更民主了,不仅女人可以投票了,少数民族也可以投票了,而且民主还有一个美其名曰的特点叫尊重和保护少数民族哪,嘿嘿。

大家如果不熟悉美国的民主制度变化的过程,我就简单的告诉大家差不多是美国越民主,美国就越弱,比如说美国女人是20世纪初期开始投票的,那是1920年8月18日,美国宪法第十九修正案(Nineteenth Amendment;Amendment XIX)禁止任何美国公民因性别因素被剥夺选举权。

美国女人一投票,老美就开始倒霉了,都不用多,就两次,1929年10月29日美国股市的突然崩盘,有名的黑色星期二,大萧条开始了,据说一直到1933年。

但是,你可以说美国运气好,也可说是美国跟今天一样到处挑事,反正二战开始了,虽然二战是1939年开始的,毕竟准备战争早就开始了,也就是说战争财其实是在战争爆发之前就开始发了,不用说美国是发了二战的战争财的,包括二战初期支持德国和日本。

二战的故事大家的熟悉,二战不仅让美国发了战争财,二战还打烂了别人,当时的老大英国就不用说了,包括打烂了苏联。这一涨一落,美国就成了超级大国了。

后来的故事就是大家更熟悉的了,抗美援朝和抗美援朝越,黑人的地位也提高了,尤其是在抗美援越战争中,因为白人逃避兵役,黑人逃避兵役的手段有限,结果黑人参加抗美援越的人数远远超过黑人在美国人口的比例,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嘛,黑人在越南打仗的结果之一就是黑人在美国的政治地位得到了提高,虽然马丁路德金被杀了,黑人的投票权却实现了。

抗美援越把美金给打成美纸了是大家熟悉的,大家可能不熟悉抗美援越还把美国的义务兵役制打成了志愿兵役制,结果就是美军的质量下降,现在就是绿卡兵都有了,如果真有普世价值的话,“好汉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应该是一个。

言归正传,继续我前面刚刚说了的,今天西方和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忽悠选民,不是忽悠国王,国王中出几个聪明的国王有意义,因为国王独裁就做决定了,差不多就是国王正确了就等于国家正确了,这跟将军正确了军队就打胜仗的道理是一样的,因为军队也是独裁管理,军队没有民主。

忽悠选民可就不同了,特别是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忽悠选民跟以前不同了,因为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比以前美国的民主制度更民主了,如果以前的美国民主制度忽悠的是聪明的成功人士的话,今天就差不多是要忽悠全体选民了。

没办法,人的智力分布就是那个样子,差不多是正态分布吧,虽然美国也有很多聪明的成功人士,但是,那也架不住全体选民人数多啊,而且逐渐加进来的是不成功人士,比如说女人和少数民族,嘿嘿。

当然了,我还没有傻到给男女平等的人们抓小辫子的程度,即便是男女智力平等也应该还是有智力差别的,就跟男女体力平等也还是有体力差别的一样,嘿嘿。

具体到民主政治,以美国为例,美国的民主政治毕竟是男人发明的游戏,女人参加民主游戏自然也必须要有一个从幼稚学习到成熟老到的过程,刚刚开始时自然不如后来得心应手炉火纯青,黑人也不例外。

具体到美国民主政治,想起女人至少比男人有两个优势,反正不仅在美国,还普世:

一个是全世界各个国家基本上还是男权经济,至少也是刚刚从男权经济走过来不久,最多几十年,所以,女人一般不必赚钱,所以女人往往在经济上比男人廉洁,因为不廉洁的赚钱的事可以让丈夫去做;

二个是女人一般不会出轨,我当然不是说女人比男人性欲低,或女人比男人自我控制力强,我只是说社会和文化给女人出轨的机会比男人少一点,至少对4、50以上的女人是这样,所以女人往往性问题上比男人干净

因为民主政治是一种特殊的政治,其实是一种有一定规则的竞赛,而在这个竞赛规则里,形象廉洁和名声干净对一个政治家的政治生命几乎都是致命的,所以,具体到美国民主政治,女人至少比男人有两个优势。

顺便提一句,同样道理,由于社会给同性恋的恋爱机会比较少,虽然近年来增加了也还是比较异性恋的机会少,当年就更不用说了,因此美国政客中同性恋的比例比较高,当然是隐藏着的同性恋,也就是同性恋过这异性恋的生活,因为面对异性坐怀不乱对他们来说很容易,他们的性生活比较干净,比如说那个戈尔,他当众表演亲老婆就是欲盖弥彰。

再随便提一句,还是同样道理,天主教的主教同性恋特别多,因为社会不给他们爱同性的机会,他们又对假装跟异性相爱的生活没兴趣,加上天主教不许跟异性结婚的规矩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儿,特别是天主教主教和教士们又都是男人,所以天主教教堂对男同性恋简直就是天堂了,尤其是还有小男孩玩儿呢。

言归正传,国王的智商可以由出几个聪明国王而改变,选民的整体智商可就不是出几个聪明的国王和成功人士可以改变的了,所以,如果用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忽悠诸侯国国王来类比今天西方和美国的民主制度的话,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就是忽悠美国选民这个国王了。

问题是美国选民这个国王的智商就是美国人口的平均智商,也就是说美国的民主制度面临的是一个智商平庸的国王,而这个国王的智商平庸是基本上不会改变的,好莱坞的演员和智商平庸的小布什当上美国总统就很自然了,就连奥巴马都被共和党说成是好莱坞总统呢,还有克林顿吹一下萨克斯风也很有效,等等等等。

美国越民主,就意味着选民中加进来的不成功人士就越多,比如说女人和少数民族,这就意味着美国选民这个国王的智商降低了,美国选民国王的智商降低了,美国就越弱,所以,差不多是美国越民主,美国就越弱,就这么简单。

总结一下就是,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忽悠智商永远平庸的美国选民这个国王,指望这个智商平庸的国王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我说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找不到解决的问题方法。

五,随着中国的发展,美国将产生制度怀疑,甚至制度自信的危机

因为中国的发展用的是与美国不同的思想和方法,我前面已经说过了,不同的东西不可能都正确,特别是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对吧?

所以,一旦美国人对自己的民主制度的正确性开始产生怀疑了,也就是说美国人的制度自信心开始动摇了,甚至思维方式和价值观,等等等等,大家想象去吧。

这才是美国和整个西方必须反华的原因,因为中国文明有改变他们的一切的可能性,相比之下,日本最多也就是武力袭击一下,德国希特勒还有俄国也不会威胁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过去的苏联也不行,因为毕竟马克思和共产主义都是西方自己的东西,西方有信心和本事对付共产共妻。

根本是中国文明是无神的,而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美国人经常说“上帝保佑美国”,英文是“god bless america”,就跟英国人说“上帝保佑女王”一样,英文是“god save the queen”,那是因为这些年来英国国王是女的,如果是男的就是“god save the king”啦。

有趣吧?

我可不敢想象美国人对“上帝保佑美国”产生怀疑的后果了,嘿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黑京好洗肺
    2014年6月3日13:28 | #1

    神马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2. sjd
    2014年6月4日04:02 | #2

    扯蛋

  3. Mobile Guest
    2014年6月4日14:32 | #3

    精辟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