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中俄协议中的乌克兰因素

   乌克兰大选如期举行,糖果大亨波罗申科在第一轮投票中就获得多数,成功当选为乌克兰总统。这对于持续半年之久的乌克兰危机而言是个好消息,可以暂时平息各派之间的争斗。普京也默认了波罗申科的合法性。此前俄罗斯一直拒绝承认基辅临时政府的合法性,现在普京可以与基辅展开谈判了。经过三个月的折腾,各方都了解了彼此的底线,同时也付出了意外的代价,现在到了回到谈判桌的时候了。
  
   普京吞不下乌克兰

   普京的行为总是让人感到难以琢磨,在乌克兰大选之前,普京“委曲求全”与中国签下了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大单, 而欧美也担心普京会破坏乌克兰的大选,但出人意料的是,普京默认了乌克兰大选,也接受了波罗申科的胜选。对于乌克兰东部两州的分离运动,普京并没有如克里米亚一样给予强有力的支持,只是说要尊重人民的意愿。对于东乌克兰两州入俄的请求,普京也没有给予热烈的回应,难道普京改变了俄罗斯帝国嗜土地如命的传统吗?
   事实上普京已经创造了冷战后的奇迹,也就是兵不血刃地获得了一块土地,克里米亚入俄解决了俄罗斯黑海舰队“寄人篱下”的窘境,在普京看来这是对历史正义的迟到补偿,克里米亚本来就应该归属俄罗斯,至于鞑靼人的历史正义并不在普京的考虑范围内。
   虽然俄罗斯将克里米亚收入囊中,看似捡了个大便宜,但是付出的成本是无形也是巨大的。欧美连续出台三轮制裁措施触碰到了俄罗斯经济的软肋。俄罗斯经济高度依赖能源出口,国际能源价格是以美元计价和结算的,俄罗斯的钱袋子在某种程度上捏在美国手中,对伊朗严厉的金融制裁就是个例子。普京能够为克里米亚而不惜代价,因为获得暖水港口一直是俄罗斯帝国魂牵梦绕的目标。不过东乌克兰并不在普京的菜单之中,一方面这些地区并没有克里米亚那样具有战略价值,另一方面欧美连番不断的制裁措施也让普京犯了踌躇。
   俄罗斯毕竟不是伊朗,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更多的是象征性的,比如拒绝一些普京身边的高官的签证。真正能让普京焦虑的是欧洲能源消费与俄罗斯脱钩的前景。欧洲是俄罗斯油气资源主要的出口市场,如果欧美铺设跨大西洋的天然气输送管道,那普京手中的天然气之“矛”就遇到了一堵盾牌一样的墙。 虽然奥巴马没有划出“红线”(奥巴马的红线已经成为笑谈,面对叙利亚阿萨德的踩线行为,奥巴马并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但是欧洲能源消费多元化对普京来说是不祥征兆。
   知所进退才是真正的战略家,就像当年俾斯麦一样,打败欧陆第一霸权国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也没有进行海外扩张,减少了欧洲诸强国对新生的德意志帝国的敌意。此前对奥地利的战争也是如此,打败了奥地利军队即可,而不是进军维也纳。普京趁乱拿回克里米亚是其目标,若是趁着东乌克兰之乱而顺手牵羊,那只能让欧美采取更加严厉的制裁,因为没有人知道普京的底线在哪里。
  
   乌克兰危机与中俄天然气协议

   乌克兰危机让普京受到越来越大的外部压力,与2008年的俄格冲突不一样的是,那只是持续了几天的战争,而乌克兰危机持续了快半年了,外界有足够的时间揣摩普京的心思,采取反制措施。被八国集团踢出去之后,普京也感到孤单,西方不亮东方亮,向东寻求中国的支持也是普京不得已的选择。
   中俄天然气谈判谈了十几年没有结果,今年意外签单,而且价格更接近于中国的要求。普京在与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会谈时说,中国是了不起的谈判者,他们在谈判中喝了我们不少血。中俄天然气合同在两国元首过问之下最后签署,其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中俄结成战略性能源同盟。此举既可以对冲欧洲能源消费多元化的风险,又可以将中国拉入俄罗斯一方,至少名义上中俄达成了准同盟关系。正因如此普京才会“吐血”甩卖,这也算是乌克兰危机带来的无形成本吧。
   天然气管道一直是普京手中的武器,中日两国都是能源消费大国,普京摇摆于中日之间,吊足两国的胃口。乌克兰危机打破了普京的算盘,安倍政府追随美国制裁俄罗斯,虽然没有公布制裁的内容,也让普京丢了面子。索契冬奥会期间,中日竞相交好普京,而普京也接受邀请将于今年秋季访日,乌克兰危机之后,日俄关系迅速降温,普京会不会访日还待定。
   乌克兰危机成功地搅动了欧亚大陆,乃至全球政治的格局,普京也意外卷入全球政治的风暴眼,过了一把大国的瘾,得到了足够的面子,因为全世界都在关注他对乌克兰的态度。当然这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欧亚联盟的计划也被打乱了。首先,乌克兰短期内不会加入欧亚联盟;其次,普京默认了中国主导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联盟可以并存,并写入了中俄联合声明之中。
  
   普京对东乌克兰两州的拒绝

   俄罗斯地跨欧亚,有双头鹰的外交传统,但俄罗斯的国力已经衰落,普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克里米亚已经让普京输掉了不少“里子”,分裂乌克兰带来的压力和成本恐怕普京难以承受。5月7日,普京就宣布要从俄乌边境撤军,但是欧美对普京的表态半信半疑,美国还是出台了新一轮的制裁措施。而东乌克兰两州也拒绝了普京的呼吁而宣布进行公投,这表明普京并不打算将东乌克兰并入俄罗斯,而东乌克兰的分离只是普京手中一张与欧美以及基辅讨价还价的牌。
   欧美制裁只是外在压力,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若将两州并入俄罗斯,那普京就彻底失掉了乌克兰,那欧美对峙的前线一下子就从波兰和乌克兰边界向东推到了俄乌边界,对地缘政治极为敏感的普京不会做如此愚蠢的事情。5月23日,乌克兰大选之前,普京就承诺尊重选举结果,并会与基辅的新政府进行合作,等大选结束之后,俄罗斯政府希望波罗申科履行诺言,解决乌克兰东南部的一切混乱。普京的这一表态说明他对乌克兰东南部的分裂与混乱也多有担心,毕竟这些地区是乌克兰的重工业基地,也是俄罗斯军工生产链条中的一环。承认基辅政府的合法性,也就否定了东南部两州的公投建国为非法,因为这两州基本没有参与总统选举。
   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曾说,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欧亚帝国。一个混乱与分裂的乌克兰也不是俄罗斯的福音,远交近攻并不适用于当下的国际关系,没有乌克兰的参与,普京的欧亚联盟也只是个空壳。与基辅新政权保持紧密联系,以增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影响力,才真正符合俄罗斯的利益。
   虽然乌克兰在经济上孱弱无力,但是它继承了苏联40%的军工生产,若乌克兰分裂或者陷入内战,那这些先进的军工产品和技术就可能流入大国,尤其是中国。乌克兰选举结束之后,俄乌之间就举行了天然气合同的谈判,这也是俄乌关系正常化的征兆。乌克兰会默认克里米亚入俄的现实,虽然在口头上不能承认这一事实;而俄罗斯也准备默许基辅对东乌克兰“叛乱”各州动用武力。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与土耳其外长共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希望基辅政府能够保证欧安组织观察员在乌东南部的安全,这一要求似乎更应该由欧美国家提出。
   现在俄乌之间在“战略”问题上采取了默认不语的姿态,而争论的焦点集中于技术性问题,比如俄乌之间的谈判是双边的还是多边的,俄罗斯要求单独与基辅谈,反对第三方介入,其实也就是让欧美靠边站,而基辅则要求以多边形式来谈。乌克兰当然想在欧俄之间继续摇摆以左右逢源,况且基辅新政府基本是亲欧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天然气价格以及乌克兰的欠款。此前俄罗斯不但大幅上调了出口到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而且警告若乌克兰不及时支付天然气欠款就在6月3日给乌克兰“断气”。乌克兰财长宣称本国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支付欠款,但是在商定好合理价格之前不会向俄方支付款项。在5月28日,普京放言,与乌克兰的天然气合作不仅是一种合作关系,也是一种友谊。可以预见,双方的天然气价格、欠款等问题很快会谈妥。
   半年前普京愿意出150亿美元“购买”基辅亲俄的承诺,现在波罗申科只要不亲欧就是普京的胜利,付出点儿金钱又算什么呢?波罗申科担任外长期间曾说,“我们的主要方向是欧洲,但俄罗斯是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战略伙伴。”这一判断现在依然没有过时,要重整支离破碎的乌克兰,波罗申科需要将已经独立的两州拉回来,无论使用和平手段还是武力都不要得到莫斯科的首肯。
   获得克里米亚之后,普京需要打扫“战场”了,不仅需要修复与基辅的关系,还要修复与西方大国的关系,6月5日,普京出席诺曼底登陆70周年,并将与奥朗德在巴黎爱丽舍宫用餐。这对普京来说是个好消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