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火叛乱到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王朝走向没落的近代史

来源

(本文取材来源为五本原著,雇佣骑士三部曲,维基百科与英语冰火百科等素材)

前言

在坦格利安王朝统治维斯特洛大陆的二百八十多年历史中,最为人津津乐道、记载最为详尽、内容最为丰富的,莫过于从庸王伊耿四世开始,直到疯王伊里斯二世统治期间的百年风云。这段历史囊括了无数难以磨灭的事件,例如黑火叛乱、九铜板王之战、大议会等等,也留下了无数动人的传说:龙骑士伊蒙王子与奈丽诗皇后的无果恋情,荒石城珍妮与“矮个”邓肯王子的爱恋,盛夏厅的大火,红草原之战,以及“血鸦”与“寒铁”的手足相残……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同时,从“庸王”伊耿身死直至伊里斯被“弑君者”詹姆所杀的恰好100年时间,也是坦格利安王朝自巅峰走向衰落的见证。在“庸王”之前,维斯特洛大陆自“血龙狂舞”的灾难结束以来,历经伊耿三世、贝勒一世等朝励精图治数十年,人民从战乱的困苦中得以解脱,国事虽有波折但总体平稳无忧,已经经营出一片小小的中兴之相。但自伊耿四世埋下的祸根,在接下来的数代国王之间绵延不绝,各种因素交织之下,竟让龙家王朝在百年之内遽然亡国,不可不令人扼腕交叹。

本文试图以时间线与王朝更替为基点,杂以对本段历史主要人物的纪传与点评,来厘清龙家王朝这百年兴衰的各大事件,同时对纷繁复杂的龙家家族传承作一个简要的概括,以作冰火系列阅读参考之资。本文素材大多取自原文与维基网站,必然有阙漏遗珠之处,若有发现,欢迎各位补充。

一、从血龙狂舞到“一年王”韦赛里斯,大背景

要述说清楚自伊耿四世逝世起的这百年风云,不可能不涉及到更早的伊耿三世,乃至血龙狂舞的背景。事实上,造成黑火叛乱这一困扰龙家王朝几十年的痛苦的根源,正是源自于伊耿三世的子女。因此,在述说伊耿四世的故事之前,必须略为涉及这个大时代的背景。

众所周知,所谓血龙狂舞,是坦格利安同胞兄妹雷妮拉公主与伊耿王子(即在129年被御林铁卫克里斯顿·科尔爵士加冕的伊耿二世)之间为争夺王位继承权而发起的为时三年的战争。战争从129年至131年,雷妮拉被伊耿二世在其子面前生生喂龙而食,但不久后伊耿本人也在131年死亡。血龙狂舞结束后,由于伊耿二世无子,雷妮拉的儿子,即目睹其母死于龙口的“龙祸”伊耿登基,是为伊耿三世。

由于早年的苦楚经历,伊耿三世经常陷于沉默与哀伤之中。但平心而论,其治国平稳而宽厚,殊无大误。伊耿三世有国二十又六年,在他的治下,王国基本从血龙狂舞的残害中恢复过来,无论是贵族或是平民的生活都颇有改善。

伊耿三世于157年逝世。他育有二子与三女,另外尚有一弟,即雷妮拉的次子韦赛里斯。伊耿的长子戴伦十四岁即位,为戴伦一世。戴伦度过了短暂而辉煌的四年国王生涯,御驾亲征首次将多恩纳入统一的七大王国版图。

戴伦于18岁英年早逝,其弟贝勒继位,即“受神祝福的贝勒”,并按龙家习俗娶其三个姐妹雷娜,艾雷娜及丹娜(即“公然抗命的丹娜”,后文黑火叛乱将详述)为妻。贝勒一世向来是饱受争议的人物。他笃信七神,时常面壁及禁食。他入蛇坑受蛇噬以拯救伊蒙,亲手为麻风病人洗脚,并将所有妓女驱逐出君临的行为得到了一部分庶民的肯定,但招致大部分贵族的轻视。他在“神示”之下,先后提拔不识一字且不会祈祷的石匠以及八岁男孩作大主教一职,引起宫廷不满。而为了抵抗情欲,他将三个妻子囚禁于“处女居”高塔之上,终身未与她们同床。大约在其25岁之后,即171年,他进行了有生以来最长的一次绝食斋戒,最终虚弱而死。

4fc2d5628535e5dd3c503e6d76c6a7efce1b6200
“受神祝福的”贝勒手握七星圣经传道

贝勒一世享国期间鲜有过问具体国事。主要的具体事务都由御前首相,他叔父韦赛里斯经手。他死后,韦赛里斯以55岁高龄即位为王,史称韦赛里斯二世。由于高龄多病,他治国仅有一年就撒手人寰。民间传言他毒死了贝勒一世以即位。但公平而言,贝勒一世治下不问国事而国家未有大患,韦赛里斯的贡献不可忽略。即使真如传言所说,相信他为公之心也多过私欲(戴伦与贝勒均无子嗣,不论贝勒一世何时身亡,王位始终会属于他的支脉,实在没有必要以下毒篡夺)。

从伊耿三世至韦赛里斯二世期间,发生了几件不可忽略的大事。其一便是龙的消亡。在伊耿三世统治期间,最后一头龙在君临“龙穴”中死亡。据见过最后一条龙的传言形容,这条龙“是一头虚弱的绿色小动物,只存活了几个月,生来便注定要夭折”。虽然伊耿三世本人曾有关于龙的不愉快回忆,但最后一头龙死亡之后,他还是千方百计寻求孵化龙蛋的方法,并派出九名魔法师渡过狭海去寻求令龙复生的能力。当然,这些努力最终都白费了,龙蛋究竟没有一个再能孵化。在此后的一百多年中,靠着巨龙夺取维斯特洛大陆的坦格利安家族,将第一次在没有龙可依凭的情势下,延续他们对大小贵族的统治。

第二件重大的事体,是对于多恩领的征服。在坦格利安王朝之前的近200年历史中,多恩一直作为一个独立的领地不受中央王朝管辖。在戴伦一世期间,他亲征多恩,花了两年时间把多恩第一次纳入统一的七国版图。关于对多恩的战争在戴伦亲著的《多恩征服史》中有详尽记述。但后世的史学家普遍认为戴伦一世在书中夸大了多恩反抗军的数量与能力。

戴伦一世征服多恩后即返回君临治国,并任命提利尔公爵为代理守护。这一任命直接导致了此后多恩与高庭之间的百多年世仇。仅数月后,多恩人利用提利尔公爵寝房内的一个巧妙机关,以计用毒蝎刺杀了南境守护(将床头的机关伪装为呼唤仆人的铃绳,提利尔拉拽便有无数蝎子从帐上落下)。随后多恩军队迅速重新控制了多恩全境。戴蒙一世被迫再次对多恩用兵,当然,军队主要由高庭的贵族们组成。第二次多恩战争消耗了王朝近四万的兵力,也未能攻克多恩领。直到戴伦本人去世,战争才得以结束。

贝勒一世继任为王后,对多恩采取绥靖政策。他本人光脚走过“骨道”,与多恩缔下合约。同时在他主持下,王室与多恩缔结了一系列婚约。“一年王”维赛里斯的孙子戴伦二世(即日后的“贤王”戴伦)与多恩的弥丽亚·马泰尔公主约定婚姻,而他的孙女丹妮莉丝则被许配给未来的多恩亲王继承人马伦·马泰尔。这在当时亦属于惊世骇俗的决定。因为贝勒一世注定无后,戴伦与丹妮莉丝是位于极靠前的继承序列之中,而按坦格利安习俗,他们两人应该循例相互结合。不过,虽然贝勒一世治国多有荒诞之处,但他与多恩的和谈的确终止了戴伦一世引起的南方混战,并为日后“贤王”戴伦二世彻底收伏多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历史的滚滚车轮前行到了172年。在这一年,雷妮拉后裔的两大分支各有千秋。长子伊耿三世这一支虽出了父子三代国王,但已经绝了男性子嗣,仅有囚禁在处女居的雷娜、艾雷娜和此后将掀起祸水的“公然抗命的”丹娜三人尚青春少艾。而次子“一年王”维赛里斯死后,留下三个子女:长子伊耿,次子“龙骑士”伊蒙,和自小体弱多病的女儿奈丽诗。三十出头的伊耿于当年即位为王,即臭名昭著的“庸王”伊耿四世,并娶妹妹奈丽诗为后。遗祸龙家百年的黑火之乱,终于开始在阴暗中发酵萌芽。

二、滥色庸王与高贵私生子——黑火家族缘起

庸王登基时年方三十有余,长相可谓风流倜傥。自年轻时起,伊耿四世就以性好渔色闻名,未登基前他就一贯沾花惹蝶,而登基后更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任何中意的女子拉上床。以后人伊耿五世的话形容,“坦格利安的家族箴言是血火同源,而伊耿四世的箴言是‘把这妞洗干净送我床上’”。

伊耿四世最著名的情妇莫过于他堂兄“受神祝福的贝勒”从未圆房的妻子,亦即他的堂妹,“公然抗命的”丹娜。丹娜16岁时就嫁给贝勒一世,之后就一直幽禁在处女居中。她曾用各种方式反抗这桩悲惨的婚姻,包括终年着白衣,以及多次假扮洗衣妇与侍女试图逃离处女居,但从未成功。而伊耿四世当年正值青春年少,两人一见钟情。170年,即丹娜25岁时,她于处女居生下一子,取名戴蒙,此即为日后掀起波及大半王国的黑火叛乱的始谋,黑火戴蒙。丹娜当时拒不透露孩子父亲的姓名,似乎贝勒一世也未曾深入追究。但日后当伊耿四世登基后,他还是承认了这个著名的私生子。

除了丹娜之外,伊耿四世还和无数贵族少女有染。他曾在巴特维尔伯爵的城堡过夜,留给他一个龙蛋,而一夜之后巴特维尔的三个女儿全都怀上了他的私生子。他的情妇还包括一些海外的著名美女,有布拉佛斯的“黑珍珠”贝乐洁·奥瑟里斯(其女后来在布拉佛斯继任“黑珍珠”),以及拥有惊人美貌、据传以黑巫术维持青春的古瓦雷利亚遗孤,里斯的瑟蕾内。伊耿四世的频繁变更情妇时常直接导致其治下贵族的纷争。例如他先钟情于布雷肯家族的少女芭芭·布雷肯,并将河湾地的一座山峰命名为“芭芭的双峰”。不久后,布莱伍德家的弥丽莎又成为他最爱的情妇,于是他将山名改为“弥丽莎的双峰”。此后他又移情别恋布雷肯家的另一少女蓓珊妮。这直接导致了河湾地布雷肯家族与布莱伍德家族长达百多年的互相仇视,也是日后他的两大私生子“血鸦”与“寒铁”之间相互敌视的重要原因之一。直至一百五十多年后的五王之战时,布雷肯和布莱伍德家族仍然各自效忠于少狼主与乔弗里一世,争斗不休。

31adcbef76094b3664db805fa3cc7cd98d109d33
老年肥胖丑陋的伊耿四世

由于长年混迹于情妇之中,伊耿四世与原配妻子奈丽诗王后的的感情并不和睦。而奈丽诗王后与伊耿和她的弟弟,时任御林铁卫队长的“龙骑士”伊蒙之间的情愫却是人所共知的秘密。伊蒙十七岁时便加入御林铁卫,曾率军随戴伦一世征战多恩。他持瓦雷利亚钢剑“暗黑姐妹”(即征服者伊耿之妻维桑妮娅之剑),历任戴伦一世、贝勒一世的近卫,在伊耿四世时终于成为御林铁卫队长。他的为人与武技皆是举世传诵的标榜,根据一些说法,甚至可以列入世上最高贵强大的骑士之一。在君临举行的一次比武会上,他伪装成家徽为滴泪古树的神秘骑士,击败了其兄伊耿四世夺得冠军,并将爱与美的皇后称号献给奈丽诗。而原本伊耿四世打算把称号献给他的一个情妇。

奈丽诗王后为伊耿生下一子戴伦(即日后的“贤王”戴伦)之后,即要求与伊耿解除婚约成为修女。这一举动引起了对戴伦真实血脉的怀疑。王国中的一些贵族,如“邪恶爵士”莫格尔开始风传戴伦实为奈丽诗与伊蒙所生。为了洗清奈丽诗的名誉,伊蒙提出与莫格尔比武,并将莫格尔斩于马下。

76094b36acaf2edd6954d25b8d1001e9380193df
作修女打扮的奈丽诗

不久之后,伊耿四世又卷入了一起由其情妇引起的纷扰。他的一名情妇与他辖下的骑士特伦斯·托因被捉奸在床。伊耿四世将特伦斯处以凌迟之刑,并强迫情妇在一边观看整个过程。此后,特伦斯的两个兄弟谋划暗杀庸王为亲人报仇。“龙骑士”伊蒙发现并阻止了这一阴谋,但他本人在和刺客的搏斗中丧生。

当然,奈丽诗试图解除婚约的行为并未成功。直到很久后(在长子戴伦已经生下长孙“碎矛”贝勒之后),她仍为伊耿生下一女,起名丹妮莉丝。日后流亡海外的坦格利安后裔“风暴降生”丹妮莉丝的名字即来源于她。

伊耿的风流韵事为他带来了数不胜数的私生子。其中有四位出身特别高贵者,被后人简称为“高贵的私生子”。这四人在伊耿四世逝世后,成为了黑火叛乱的主角人物。

四名“高贵的私生子”之首,即是伊耿与“公然抗命的”丹娜所生之子戴蒙。戴蒙本人是一个非常具有人格魅力的人物。据传,他“与征服者伊耿相貌惊人的相似”。坦格利安的基因在他身上得到完美的体现。他有着一头松散的银金色披肩头发,深紫色的眼眸,宽阔的肩膀和强壮的身体。据传,他也一直是伊耿四世最为喜爱的子女。戴蒙的形象也得到了当时不少贵族淑女的青睐。伊耿四世的嫡女,戴蒙本人同父异母的妹妹丹妮莉丝就据传暗中倾心于戴蒙。戴蒙自己也自视甚高,为了区别于以“河安”为姓的河湾地众私生子,他自我冠以族名“黑火”,并以红底黑龙作为自己的家徽。

戴蒙幼年时,并未得到伊耿四世承认的身世。直到他12岁时参加了一场由年轻侍从举行的“比武”。在团体混战中,他击败了所有人获得冠军。伊耿四世为他的勇猛与品质打动,当场承认他为自己的子嗣,并授予他坦格利安国王世系的族剑“黑火”。

95cad1c8a786c9177182c98bc93d70cf3ac757fa
戴蒙·黑火与黑火族剑

这是一个在日后不断引起广泛争议的举动。黑火之战中,戴蒙以此声称“庸王”授予此剑的行为是有意传位于他。而一些坦格利安家族成员则认为这一行为不过说明伊耿四世认为“伊蒙是个战士,而戴伦则不善于使剑,好剑在战士手中才能物尽其用”。但不可否认,“黑火”是随伊耿一世自瓦雷利亚来到维斯特洛以来,两百年间在国王之间代代相传的家族之剑。即使在伊尼斯一世、贝勒一世等身体孱弱的国王统治期间,这把族剑也从未旁落过国王世系,更毋庸提及传于私生子。伊耿四世的这一举动即使未必是私授王位,至少也是意义重大的。因为传言表明伊耿四世本人至少对于嫡长子戴伦是王后偷情所生这一流言相当地在意。

伊耿四世的另两个出身高贵的私生子分别是他和第五个情妇芭芭·布雷肯和第六个情妇弥丽莎·布莱伍德所生。即著名的同父异母的同胞仇敌,“寒铁”伊戈尔·河文与“血鸦”布林登·河文。

伊戈尔·河文和布林登·河文都是气质沉默阴郁的人。其中以一头黑发紫眸的伊戈尔·河文尤为愤恨阴沉。这也是他外号“寒铁”的由来。伊戈尔·河文是武艺出色的骑士。他为自己设计的家徽结合了龙与他母系家族奔马的形象,是明黄底色上长着黑色龙翼的红色奔马。

相比“寒铁”的愤恨沉郁,“血鸦”布林登·河文则更为神秘阴暗。“血鸦”生来是一个白化病患者,肤色和发色都异常苍白,而眼睛则血红,脸颊上有大片的血红色胎记。他甚至把自己的纹章也设计成喷吐红火的白龙。虽然外貌异于常人,但“血鸦”的武艺惊人。在“龙骑士”伊蒙死后,伊耿四世把瓦雷利亚钢剑“暗黑姐妹”赐予布林登。但“血鸦”自己最喜爱的武器是一把纯白如骨的鱼梁木长弓,而他的箭术比他的刀剑更为出色。传言“血鸦”拥有神秘的巫术能力,并将其用于战斗与情报之中。考虑到布莱伍德家族是南方不多的信仰旧神的家族,“血鸦”与古老的森林之子巫术可能确有神秘的联系。

34a85edf8db1cb13bb91a7a1dd54564e93584b8c

d143ad4bd11373f0c3a0f42da40f4bfbfaed04e0
“寒铁”与“血鸦”

“血鸦”与“寒铁”之间的仇怨一方面来自于伊耿四世始乱终弃的家族仇恨,另一方面则与一个女人有莫大关系。这个女人就是伊耿四世的第四个,也是最年轻的“高贵的私生子”,与里斯的瑟蕾内所生的女儿“洋星”席拉。席拉拥有坦格利安家族传统的银金色头发与不匹配的双眼,一只深蓝,一只深绿,但这个缺陷更增加了她的神秘美貌。据传她藏书无数,擅于多国古老语言,并且常常在鲜血中沐浴以保持青春。她生性风流,拥有多名情人,而“血鸦”即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血鸦”迷恋于她的美貌与风情,一生中曾多次向她求婚,但均被拒绝。神奇的是,这只是让他愈加沉浸于对她的追求之中。“寒铁”伊戈尔也是席拉的诸多追求者之一,但席拉从未对伊戈尔假以辞色。这让“寒铁”愈加愤恨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184年,未满50的“庸王”伊耿四世在经过了12年昏聩颠倒的统治后,终于污浊地死去。在他死前,他早已不复年轻时的风流潇洒之资,长年的酒色生活令他肥胖多病,狭细的双眼淹没在额头与脸颊的肥肉中。在他的治下,他的私生活引起麻烦多多,在处理继承人的问题上也朝令夕改,但幸运的是,并没有大型的矛盾或叛乱产生。

不过在去世前,“庸王”写下了一个可能是坦格利安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诏书。在诏书中,他宣布认可他所有私生子的王室身份。虽然在诏书中,他写明所有私生子的继承序列应位于嫡长子戴伦之后,但事实证明,这份诏书还是引起了无穷的祸患,甚至可以说是黑火叛乱最直接的导火索。一般认为,“庸王”的这份诏书,仍是对黑火戴蒙的喜爱、以及对戴伦身世之不信任感的综合体现。

9d16fdfaaf51f3de504d22d694eef01f3b297981

184年,戴伦·坦格利安继任国王,是为“贤王”戴伦二世,并立弥丽亚·马泰尔为后。众多“高贵私生子”,包括戴蒙与“寒铁”均依诏书成为王室成员。席卷七大王国的暴风,就要到来了。

三、贤王戴伦与黑火之乱

195年爆发的第一次黑火之乱,也是最大的一次,虽然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年,但其对整个王国的影响却是重大而深远的。对于黑火之乱的肇因,史上各有说法。有将祸根归咎于“庸王”伊耿的私生子归化令的,亦有戴蒙·黑火由于丹妮莉丝的婚事“冲冠一怒为红颜”之说。客观地说,以上这些事件虽然是黑火之乱的重要导火索,但把一场广度上波及全国,叛军规模包含无数举足轻重的贵族的战争起因,归咎于几件偶然发生于个人身上的事,显然是不够全面的。

笔者认为,黑火之乱这样一场大规模的叛乱的发生,以及叛乱能够得到如此众多的大小贵族的支持这样一个事实,是整个王国从贝勒一世、伊耿四世以来积累的矛盾,在“贤王”戴伦的统治下进一步发酵,最终大爆发的结果。其最重要的成因,以当时的时代背景来看有二:其一,是从贝勒一世以来王室与多恩关系的密切到达一个巅峰,导致的贵族内部反多恩势力,尤其是高庭与河湾地势力的日益不满。其二,是戴伦二世推崇的文人政治与学者政治,导致一批尚武贵族与王室之间的疏离,并转而支持更符合传统武人价值取向的戴蒙·黑火。脱离了这一大背景,即使戴蒙·黑火真是伊耿一世重生,也无法在七国境内掀起如此大的风浪。

184年,戴伦继“庸王”伊耿四世后加冕为王,为“贤王”戴伦二世。戴伦二世的具体出生时间不详,但据推算,他即位时当在25-30岁之间,并且至少已经与弥丽亚·马泰尔育有一子,即日后著名的“碎矛”贝勒王子。“贤王”二字在原文中为“the good”,除了意指贤能之外,也隐有文胜于质、手段软弱之意。黑火之乱的根源虽在庸王,但祸事起于戴伦一朝的萧墙,与戴伦的一些政策也不无关系。

戴伦二世即位之后,所进行的头等大事是进一步巩固自贝勒一世确定下来的王室与多恩领之间的和平条约。此时距离他与弥丽亚·马泰尔完成婚约应有8-10年,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多恩与龙家王室的关系已经不如当初那么紧张。从多恩人的一些观点与传唱的歌谣中可以看到,多恩领认为多恩征服战中最大的仇人是时任摄护王的高庭家族,而非王室本身。弥丽亚·马泰尔为君临与红堡带来了很多南方的习俗与菜肴,这些习俗在王室中得到了长期的延续。例如两朝御林铁卫“无畏的”巴利斯坦在回忆中提到在伊耿五世治国期间王家宴会上仍有香辣蛇肉等多恩菜系。另外,在弥丽亚的影响下,戴伦二世擢拔了不少多恩贵族担任要职。

6e061d950a7b0208aaed585562d9f2d3572cc85a
“贤王”戴伦二世

多恩势力在君临的崛起导致了很大一部分传统贵族的不满。其中一些是固执的守旧派,认为戴伦的婚约打破了王室血脉的纯洁性。另一股庞大的不满势力则是河湾地与高庭的领主。在多恩征服战期间,高庭公爵为多恩人所仇杀,之后的两年征战中又有不少贵族与骑士丧生于多恩的高山与沙海中。在他们眼中,多恩属于应当被复仇与征服的对象。但斗转星移之间,马泰尔家族及其臣属已经俨然成为势力庞大的外戚集团。这导致的心理落差是不可忽视的。不过另一方面,这一政策至少对收伏多恩是卓有成效的。以至于直到坦格利安王朝灭亡,多恩对王室的忠心都一直没有改变过。

另外,鉴于戴伦二世本人是一个颇有书卷气的国王,他在治国之道中大力推行文人政治。他本人的卧室内据说时常堆满卷轴,面见臣下时手不释卷。而他宠信的近臣也多半是学士或是学者。他本人不擅骑射,甚至很少举办比武大赛。在七国这样一个大环境,不仅坦格利安王朝是以武勋立国,甚至早在征服者伊耿到来之前,安道尔人的七国也大多是武士政治。因此戴伦二世的文人政治自然而然地受到了不少贵族的轻视与抵制。

因此,虽然戴伦二世以“贤”立国,但他背离坦格利安家族传统的方式,渐渐在七国内造就了很多潜在的敌对者。在治国的前10年,虽然王国表面平静,但实则暗流涌动,各方面的力量都在寻求一个总的突破口。

195年,戴伦一世的小妹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终于成年。按照早在贝勒一世就安排下的婚约,她应当嫁与马伦·马泰尔亲王为妻,以巩固与多恩之间的协约。但丹妮莉丝与戴蒙·黑火之间早就情愫暗生。戴蒙之前就曾数次提请求娶丹妮莉丝为妻。当然,无论从当时的大情势,还是从戴伦二世的个人角度出发,这样的请求是绝无可能成立的。195年,戴伦最后一次拒绝了戴蒙的请求,并按约将丹妮莉丝送往多恩完婚。

这一行为似乎成为了压垮戴蒙·黑火耐心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戴伦二世当政后,由于文人政治,像戴蒙或者伊戈尔·河文这类勇猛之士本来就难以得到重用,更何况他们与戴伦之间还隔着一道先王诏书的隔阂。戴蒙·黑火一直感觉自己不受重用,而丹妮莉丝的离去彻底打破了他最后的一丝希望。他开始秘密联系支持者,暗中准备叛乱。

由于某些原因,叛乱的谋划被泄露了。戴伦二世派出御林铁卫前去逮捕戴蒙·黑火,但戴蒙在麾下出色的骑士昆廷·巴尔的保护下一路逃亡。随后,他正式铸造伪币,以红底黑龙为徽记,公开揭竿而起,声称戴伦二世是奈丽诗太后的私生子,而自己才是经伊耿四世私授族剑的正式继承人。

由于戴蒙·黑火出色的个人魅力和当时的大环境,叛乱开始不多久黑龙一方就得到了不少王国贵族的支持。现在看来,支持黑龙的家族根据其动机一般可以分为三类。其中最大的一股势力,是对王室亲多恩政策心怀不满的高庭与河湾诸侯,其中最有实力的当属著名的匹克家族与伊伦伍德家族,以及一些略小的贵族,如克托因和奥斯格雷等。甚至有传言一些更大的家族,如海塔尔、塔贝克、巴特维尔等古老的贵族也暗中答应资助戴蒙(安布罗斯·巴特维尔时任首相一职,但在叛乱的前期始终对叛军呈放任态度)。其次一等的势力则是对戴伦二世的治国风格不满,而折服于戴蒙个人魅力之下的家族。这些家族主要包括“寒铁”伊戈尔·河文及布雷肯家,以及与他们联系紧密的一些河间诸侯,具体有罗斯坦家、肖奈家等。第三等的,则是在龙家得国之后失势的一些安道尔七国家族,意图乘乱而起捞取利益,例如卡斯特梅的雷耶斯家族,以及像姐妹岛的桑德兰这样的小贵族。
在这一点上,“切凯狮子”奥斯格雷家族可谓黑龙追随者中的典型。奥斯格雷家族位于坚定塔,其首先是高庭属臣。其次,奥斯格雷家族在安道尔七国时期是南方的重臣,曾与西境的兰尼斯特家族作战且互有胜负,但自坦格利安征服高庭以来,奥斯格雷家族日渐式微,因此迫切需要一个契机来重振旧日的荣耀。最后,当时的家主尤斯塔斯·奥斯格雷也是戴蒙本人的坚定崇拜者。从奥斯格雷身上,不难看见当时黑龙追随者的普遍心态。

除了大小家族以外,戴蒙·黑火麾下也集聚了一批颇有才干的能人志士,如“寒铁”、黑拜兰·佛花、“红牙”、以及“火球”昆廷·巴尔等。其中尤为引人瞩目的是出身低微的昆廷·巴尔。他既是一名勇猛的战士,同时也是出色的统领者。昆廷·巴尔本是红堡的武术教头,曾颇得伊耿四世赏识,许他为未来的御林铁卫。为了这一承诺,巴尔甚至让自己的妻子加入静默姐妹以示心志。但当时御林铁卫并无空缺。待到铁卫出缺之时,已经是戴伦二世一朝。而戴伦二世并未遵循先父意愿,选择了风暴地的维伦·威尔德出任铁卫一职。戴伦二世的这一决定是否出于身世的歧视已经不得而知,但昆廷·巴尔在此打击之下,对王室心灰意冷,从而走上反叛一途。

与其他私生子不同,“血鸦”布兰登·河文在黑火之战及之后的岁月里一直维持了对王室的忠诚,并在黑火之战中领兵镇压反叛。他如此行为的动机已经不得而知,但部分应当是出于与“寒铁”之间的仇怨。

持续两年的黑火叛乱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火球”昆廷·巴尔在西境的征伐。这一举动的目的,非常显然地是为了巩固后方。考虑到叛军的主力与大后方是在河湾地,除了多恩以外,最主要的后方威胁当来自于西境。西境不平,则当叛军挥师玫瑰大道东进时,凯岩城可出一支偏师威胁大军的侧后翼,从而与君临的兵力一起在渡过苦桥之前对叛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这一阶段的征伐进行得相当得成功,“火球”先是在兰尼斯港击杀了从金牙城驰援的莱佛德伯爵,随后又在凯岩城下大败“灰狮”达蒙·兰尼斯特,令后者签下城下之盟。至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叛军基本稳定了西部的大后方。此外,资料中无从查考叛军是否受到了来自多恩一方的威胁。但可以看到,在这段时间内,高庭与旧镇的势力基本按兵不动呈观望态势。在这样的情势下,多恩想要攻击这两处恐怕师出无名,而要越过这两处要冲直接威胁河湾地的核心,恐怕也是非常困难的。

196年初,在平定了西境之后,昆廷爵士回师与戴蒙·黑火合兵一处,开始向君临进军。理论上而言,从河湾-西境一带,既可沿黄金大道,也可沿玫瑰大道进军君临。但若要沿黄金大道,则势必需要穿过黑水河与西境之间的崇山峻岭,不如沿玫瑰大道北进来得稳妥。戴蒙·黑火的军队沿玫瑰大道高速疾进,在苦桥前击败了拦截的风暴地军队,并击杀了庞洛斯伯爵夫人的三个儿子(庞洛斯夫人本人因昆廷·巴尔的骑士精神得以身免)。随后,大军渡过曼德河,直逼君临。戴蒙·黑火致力于集中主力,毕其功于一役,因此几乎所有的叛军主力,包括基本所有主要将领,“火球”,“红牙”,“寒铁”,戈蒙·匹克等均在军中,戴蒙本人则亲领中军。

君临方面,在对巴特维尔伯爵首鼠两端的行为忍受到极点后,戴伦二世终于罢免了他的首相一职,任命哈佛伯爵继任,并命其带兵南下阻击叛军。这支军队也集中了君临方面的精华,包括王室成员王子“碎矛”贝勒与戴恩的第四子梅卡,“血鸦”布林登·河文,艾林公爵,以及数名御林铁卫,并集结了御领、风暴地和多恩的三方兵力。

两方军队沿玫瑰大道在坦伯顿南方,苦桥与御林之间一带相遇。这一带在决战之后被称为“红草原”,因为决战的血流染红了整片草地。相应的,即将发生的大战被史上称为红草原之战。

在红草原之战的前夜,叛军方面遭受了重大打击。本来应当率领大军先锋的著名将领昆廷·巴尔在前线观察敌情,结果在饮马溪边时,被王室军方面一名无名小卒以弓箭射杀。这对叛军无疑是一重大打击。

次日,红草原之战正式拉开帷幕。戴蒙·黑火亲自率军冲锋,很快就粉碎了艾林公爵率领的王室军先锋。在冲锋中,戴蒙·黑火斩杀了王室方的大将“九星骑士”与威尔·维恩伍德。随后,戴蒙的中军与持瓦雷利亚剑“弃妇”的御林铁卫加文·科布瑞相遇。两人交战足足近一小时。最终戴蒙以“黑火”斩开了科布瑞的头盔,重伤科布瑞。出于戴蒙的骑士精神,他下马扶起科布瑞爵士,并交给后方加以医治。

但同时,战事来到了一个转折点,“血鸦”带领其近卫弓箭队“鸦齿卫”绕到叛军的侧翼,占领了战场一侧的悲泣高地。随后,他开始以箭雨攻击戴蒙的中军。戴蒙显然对这一点毫无防备,而“鸦齿卫”的射击精度是人所共知的(有传言“血鸦”在长弓上附加了巫术)。戴蒙本人和侍从他的两个儿子先后被射杀。同一时间,“碎矛”贝勒带领风暴领与多恩的军队绕到后方向叛军发起了攻击,与其弟梅卡的军队一起形成了“铁锤与铁跕”。在两相夹击与失去主帅的打击下,叛军开始溃逃。

在濒临失败的叛军中,只有“寒铁”率领的右翼没有退却。“寒铁”在愤怒与仇恨的驱使下,集结了右翼最后的力量,向“血鸦”发起了疯狂的冲锋。他率军冲破了层层包围,直达血鸦面前,并与血鸦决斗。据称他们之间战斗的激烈程度仅次于戴蒙与科布瑞的决斗。但“寒铁”最终还是没能击杀“血鸦”,并在其部属的掩护下撤退出战场。

整个红草原之战双方死亡共约一万人,可谓血流漂杵。红草原之战标志着第一次黑火之乱的彻底失败。

客观地来说,红草原之战基本是一次双势均力敌的对决。在此之前,叛军一方一直处于胜利的态势。红草原以及第一次黑火叛乱失败的根源,其一在于很大的偶然因素。包括昆廷·巴尔的死亡,以及鸦齿卫对戴蒙·黑火的射杀,虽然后者部分要归功于“血鸦”的指挥有方。另一方面,河湾地大家族如海塔尔,巴特维尔等家族在最后时刻的游移不决,没有给予叛军有力的支持,也是黑火叛乱失败的重要原因。

红草原之战之后,在叛军一方,“寒铁”偕黑火后裔避遁泰洛西。在一年的次子团生涯后,他聚拢渡海逃亡的叛军残部创建了赫赫有名的黄金团。“黄金在上,寒铁在下”的名号在狭海对岸流传不息。他死后,遗嘱佣兵团将他的头骨镀上黄金,悬于旗杆顶端,以便将来目睹黑火收复七国。这一传统被之后的黄金团首领代代沿袭。

王国方面,首相哈佛伯爵在红草原之战中丧生,因此戴蒙任命王子“碎矛”贝勒为新的首相。同时“血鸦”也因为战斗中出色的表现开始得到重用。戴蒙二世以仁厚治国,大多数支持黑火叛逆的小贵族除了削除封地以外并未得到太严厉的处罚。

作为黑火之乱的源头之一,丹妮莉丝一直安分地待在多恩,直到逝世。在她晚年,她在阳戟城远郊建立了流水花园行宫,以促进多恩贵族与平民子女的友好相处。

四、杨树滩比武与坦格利安血脉的衰败

从196年到207年这十多年是戴伦二世治下相对平静的十年。黑火家族的叛乱被击败后暂时无力东山再起,王国境内的各大势力也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同时,“碎矛”贝勒尚武而宽厚的治理也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对戴伦二世略显文弱的文官政治起到了一剂强心剂的作用。在贵族与平民中,贝勒·坦格利安是被人们真心爱戴的统治者。

戴伦在长子贝勒之下尚有三子,二子伊里斯文弱而博学,颇得乃父之风,三子雷格尔则疯狂而敏感,四子梅卡颇有武艺,但为人严肃而阴沉。“碎矛”贝勒育有二子,人称“少王子”瓦拉与“少少王子”马塔斯,伊里斯也育有一对双胞胎。而四子梅卡王子一支则有四个子嗣,分别是“酒鬼”戴伦,“明焰”伊里昂,第三子伊蒙,以及第四子伊耿,即日后“不该成王的王”。

戴伦的子孙是如此枝繁叶茂,以至于由于担心子孙引致继位纷争,戴伦甚至将伊蒙·坦格利安送去学城铸造颈练。然而讽刺的是,从208年起的不到二十年内,如此人丁兴旺的一支家族却逐一凋落,最后要轮到梅卡王子的第四子来继承王位。坦格利安王朝衰败的速度,在这二十年间骤然加速。

208年杨树滩的七子比武审判,标志着戴伦二世子孙凋零的起点。杨树滩事件在《雇佣骑士》一文中有详细叙述。这一事件的起点很偶然,即梅卡王子的次子“明焰”伊里昂在比武闲暇调戏镇上多恩戏班的少女,被日后的御林铁卫队长“高个”邓肯所伤,而要求审判邓肯定罪。同时“酒鬼”戴伦为掩盖其弟伊耿走失之责,声称邓肯绑架了伊耿(实为伊耿自愿成为邓肯的侍从)。但如此一件简单的事件,最终结局竟演变为一场卷入了数名王室成员和御林铁卫、以及梅卡王子与贝勒王子本人的七子比武审判,造成胡弗雷伯爵与御林铁卫成员重伤,贝勒王子为梅卡王子所误杀的严重后果。其中的曲折,殊非“偶然”二字可以释怀。

杨树滩事件的本质,其实为数年貌似平静积累下的王国内的矛盾的一次总爆发。而矛盾的核心,实质是王室成员间的彼此不睦与争斗。事件的核心,“明焰”伊里昂王子是又一个继承了坦格利安家族疯狂基因的后代,生性残忍而凶暴。他在父亲梅卡王子面前时常表现得彬彬有礼,但私下里则为所欲为。根据伊耿的暗示,似乎“醉鬼”戴蒙与伊耿本人都曾为其所威胁。在这样的前提下,伊里昂引起其他王室后裔,包括“碎矛”贝勒的厌恶是一件相当理所当然的事。由于伊里昂的疯狂与不计后果,很有可能贝勒感觉到瓦拉和马塔斯都会受到伊里昂的侵扰与伤害。

e950352ac65c1038430ea976b2119313b07e8915
《雇佣骑士》封面的贝勒王子

而另一方面,梅卡王子本人虽然殊无大过,但对其子女确实百般庇护,唯恐或有疏漏。这点在他于七子审判中亲自为伊里昂下场可见一斑。因为这一点,梅卡与贝勒之间也时常不睦。在《雇佣骑士》中,可以见到梅卡与贝勒争辩的场景。因此,与其说贝勒王子是因为同情邓肯而为他出战,不若说是想以比武的形式点醒、惩治伊里昂的张狂,乃至试图扭转梅卡的态度。

这一点从七子比武的双方就可见端倪,代表皇室成员一方的,是三名依例需要卫护皇室成员名誉的御林铁卫(包括前文提到的维伦·威尔德),梅卡以及其子戴伦与伊里昂,以及出于投机心理加入的“红苹果”家族史蒂芬·佛索威。而在邓肯爵士一方,除了胡弗雷·哈丁是与伊里昂结有近怨(“明焰王子”在之前的长枪比武中故意刺死哈丁的战马取胜),以及“青苹果”雷蒙·佛索威出于与邓肯的友情之外,像武力出色的名门贵族洛宾·瑞斯林(与名噪一时的“长刺”里奥基本在伯仲之间),胡佛雷·比斯伯利(杨滩镇比武的胜者之一),甚至“狂笑风暴”朗内尔·拜拉席恩本人都为无名之辈邓肯出战,若说背后没有“碎矛”贝勒暗中支持,是几乎没有可能的。

诚然,“碎矛”贝勒本人为梅卡所杀,应该是一个意外。梅卡虽然护子,并与贝勒略有矛盾,但当不至于故意弑亲。并且,梅卡本人无法预料“碎矛”贝勒竟会为雇佣骑士出战一场七子审判。但无论如何,明知其兄在对方阵营,而出战时仍然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之意,梅卡王子的心胸狭窄也是可以略见痕迹的。

杨滩镇比武后,“明焰”伊里昂被判流放里斯。在自由都市,他加入了次子团,终身在狭海对岸度过。232年,他出于疯狂喝下了一杯野火,希望由此变成龙身,野火焚烧了他的整个身体。

由于伊耿拒绝离开“高个”邓肯爵士,梅卡王子邀请邓肯在盛夏厅服务,但邓肯拒绝了这一提议。在深思熟虑后,梅卡同意了让伊耿跟随邓肯游历世界。这一决定背后,也有让伊耿脱离皇室纷争与仇恨,藏木于林的保全之意。同时,以伊耿的第四子身份,基本无缘王位继承。因此骑士生涯的历练对他将来的发展也是颇有助益。在游历期间,伊耿始终以剔去特征鲜明的银发,托名伊戈。梅卡给予伊耿一枚皇室徽记的金币信物,以便有不时之需时可用来证明皇室身份。

7bf40ad162d9f2d38262435ba9ec8a136327cc17
“明焰”伊里昂王子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杨树滩的悲剧只是坦格利安人丁凋落的开始。贝勒猝死后,其子瓦拉与马塔斯分列继承序列的前两位。但209年,七国境内爆发了龙家得国以来最大的瘟疫。“贤王”戴伦,以及瓦拉、马塔斯在一年中相继染病逝世,由戴伦的次子伊里斯继位,为伊里斯一世。

与“碎矛”贝勒的英武之气不同,伊里斯一世继承了戴伦二世的文官政治。此外,他更提拔“血鸦”布林登·河文为御前首相,而置呼声甚高的梅卡王子不顾。梅卡一怒之下,避居盛夏厅,自此不问政事。

伊里斯一世治下的12年是国力衰弱而多事的12年。自他登基以来,除春瘟外,全国开始了持续9年之久的干旱,民不聊生,而各地烽烟四起。在他任内至少发生了2次黑火叛乱。另外乘伊里斯一世平定叛乱无暇他顾之际,铁群岛之王达耿·格雷乔伊大肆劫掠了青亭岛与美人岛,并侵占了北境的大片土地。这是自铁民为坦格利安征服以来为祸最严重的劫掠。

在诸多叛乱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第二次黑火叛乱。第二次黑火叛乱发生于209年。第一次黑火之乱中被击败的贵族们借巴特维尔家族与弗雷家族的婚礼举行集会,戴蒙·黑火之子戴蒙二世在掩护下改名换姓偷渡进入七国。主谋托蒙·赫德尔与戈蒙·匹克谋划让戴蒙二世在比武中赢得龙蛋,然后借机起事。但“高个”邓肯爵士与伊耿·坦格利安无意中识破了这一阴谋。在戈蒙·匹克制造的一场偷窃龙蛋的阴谋中,一名自称“火球”后人的雇佣骑士格伦顿·佛花击败了戴蒙二世。同一时间,叛乱的密谋为“血鸦”的密探获知,血鸦立刻派出军队将叛乱扑灭于萌芽状态。

这次尚未成功便已夭折的黑火叛乱本身乏善可陈。不过,首先在叛乱之后,伊耿作为“高个”邓肯骑士的侍从成为了公开的秘密。其次,初登首相之职的“血鸦”通过这一事件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同时奠定了其在位期间特务政治的基调。

221年,伊里斯一世逝世,未曾留下子嗣。其三弟雷格尔则早已疯狂(据称在伊里斯治下他在红堡内裸身行走)。因此,四弟梅卡终于接掌王位。梅卡登基后,出于对私生子的仇怨,立刻将“血鸦”投入君临黑牢。伊里斯一世甚少决断,因此血鸦执掌了12年首相大权,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却始终难逃覆 灭的厄运。而曾经枝叶繁盛的戴伦二世后裔,至这一年止,仅仅余下第四子梅卡与其的三个儿子,其中长子戴伦依然沉湎酒色。梅卡曾征召时任学士的三子伊蒙入内 阁掌政。但伊蒙不愿掺杂 政 事。出于对学城博士的尊重,他拒绝了父亲的请求,并前往“酒鬼”戴伦的属地盛夏厅继续供职学士。

一个经常被问及的问题是,如果“碎矛”贝勒未死,坦格利安家族是否能免于衰败的命运。当然,历史不怜悯“如果”。纵然“碎矛”在杨滩比武中得以身脱,但次年的春瘟仍很有可能带走他的两位幼子。坦格利安谱系的衰落,是由伊里斯、雷格尔、伊里昂等人为的疯狂,与瘟疫、干旱、寒冬等天时综合使然,“碎矛”一人诚然无力挽回历史的大潮流。但以贝勒王子尚武而宽厚的性格而言,若七国能有数年在他的治下庇护,形式当能好过伊里斯一世任内的惨淡,贵族与庶民也能少受几分苦楚。

五、大议会与盛夏厅,不该成王的王造就的不该发生的悲剧

梅卡一世的统治延续了12年。他治国亦无大功大过,但七国境内仍是天灾人祸不断。他治国的前七年是酷热的干旱,而后几年则是酷冷的寒冬,另外黑火叛乱也是持续不止。233年,在又一次黑火叛乱中,他领兵出战并身亡。

梅卡一世的逝世为继承人的选择带来了莫大的困扰。如前所述,戴伦二世的前三子至233年均已无后。梅卡一世本人的子嗣,长子“酒鬼”戴伦在这一年已死于花柳病,仅余一体弱多病的女儿。“明焰”伊里昂被放逐海外,在七国他尚有两个嫡子,但年龄幼小。三子伊蒙·坦格利安仍在继续学士生涯,而四子伊耿则生性跳脱好冶游,对政事并未放在心上。

由于无人主动继承铁王座,在不得已之下,七国境内的主要贵族只得召开大议会,共推国王。显然的,由于并不存在一个强有力的大贵族,从而没有合适的摄政王人选,因此伊里昂的幼子被排除在国王人选之外。继承序列的下一顺位是正当年富力强的伊蒙·坦格利安。议会投票公认了推举他为国王。大议会因而派信鸦召伊蒙入君临。信中并未提及国王继承人一事,只假托商议国事。

伊蒙来到君临得知真相后,决然地拒绝了这一提议。显然,他本人避世为学士多年,对七国内的政治形势和纷争可谓毫无涉足。大贵族们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一个没有背景派系与实际政治经验的文人国王是易于左右与操控的。在这一点上,伊蒙甚至比伊里斯一世更不适宜于治国,因他在君临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倚靠的政治力量。

伊蒙坚辞国王一职后,力举其弟伊耿为国王,即伊耿五世。由于伊耿实为贤王戴伦四子的四子,继承序列极为靠后,因此被称为“不该成王的王”。此时已三十余岁的伊耿早已结束少年时于七国的游历,当年的“高个”邓肯骑士也已经身披御林铁卫的白袍。但年届而立的伊耿仍是少年心性。伊蒙告诫其弟:“治国需要伊耿,而非少年伊戈。杀死你心中的伊戈,让成人伊耿为国而生。”

为了坚辞铁王座的诱惑,伊蒙自愿加入守夜人,前往黑城堡担任学士。他一直等到伊耿继位才正式出发。为了感谢伊蒙的支持,伊耿五世大赦君临的死囚,命他们披上黑衣随伊蒙一同北上。在这批被赦免的死囚中,包括被梅卡一世打入黑牢的“血鸦”布林登·河文。伊耿与布林登之间的仇恨不如其父梅卡那般深刻,甚至在早年第二次黑火叛乱期间,“血鸦”还救过伊耿一命,因此伊耿五世也乐作顺水人情。“血鸦”随伊蒙到绝境长城后,再次出人头地,一直升任至守夜人司令。后在某个冬日离开长城,不知去向。

6709c93d70cf3bc7f0a3aa58d100baa1cc112ae6
中年时期的伊耿二世

显然,伊蒙对伊耿二世的告诫并未起到太大作用。终其一生,伊耿二世始终是一个浪漫、天真、充满热情的国王。不过他的治下国运平稳而兴盛。在他的任内,成功地平定了“九铜板王”之乱,并击杀了最后一位黑火后裔。

“九铜板王之乱”始于250年前后,在东方大陆,九名商人巨头与海盗、佣兵团长等组成了“九人团”,推举最为富强的巨子“金舌”阿里克·阿达瑞斯为首,意图为每人夺取并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无论从主战场还是从参与者来说,“九铜板王之战”都是一场扎根于东方大陆的争名夺利的叛乱。其之所以会与维斯特洛发生关系,全在于九铜板王之一——黑火家族后裔,“黄金团”团长马里斯·黑火——提出要求“九人团”帮助他完成对铁王座的野心。据史载马里斯·黑火是个性格残忍的怪物。他在胎中时就吞噬了他的兄弟,因此他的肩膀上始终有一个残存的肉瘤——据传是他双生兄弟的残骸。当年威风凛凛的戴蒙·黑火传到这一代,仅余如此后裔,不能不令人扼腕叹息。

叛乱首先源起于东方大陆中部。在黄金团与海盗的帮助下,叛军占领了从自由城市到古瓦雷利亚之间的“争议地”。然后,以此为根据,叛军西进袭击并夺取了泰洛西。“金舌”被拥立为君。此后,为了帮助黄金团夺取维斯特洛,叛军渡海占领了石阶列岛,以此为基地开始图谋进取七国。

幸运的是伊耿二世在叛乱初露端倪时就倍加重视。他派出一支大军,南下石阶列岛扫平叛军。 “无畏的”巴利斯坦爵士在战斗中击杀了马里斯·黑火(之后被召入御林铁卫)。此外,徒利家的次子,“黑鱼”布林登·图利也在这场战斗中展露头角。马里斯死后,铁王座仍花了大约六年时间平叛。但胜负在马里斯身死的一刻已经注定。

【有趣的插叙:在石阶列岛之战中,布林登·徒利与一名叫贝里席的小领主成为知交好友。战争结束后,为了培养自己的后裔,贝里席将长子交往奔流城作霍斯特·徒利公爵的养子。想必读者不难窥知这个长子是谁了。】

伊耿二世育有两子一女。长子即为“矮个”邓肯王子,即龙弗莱王子。其实邓肯王子身高亦过六尺有半,只是跟差一英寸七尺的“高个”邓肯爵士相比,他只能算矮个而已。邓肯王子颇有乃父之风,性格亦是热情、浪漫而任性。他曾经在比武大会上与年方十岁,扮作神秘骑士的巴利斯坦比武,巴利斯坦的“无畏”称号亦由此而来。成年之后,邓肯与平民姑娘,荒石城的珍妮相爱。这段感情遭到了其父伊耿二世的坚决反对。为了与珍妮完婚,邓肯公然反抗父亲,并放弃了铁王座的继承权。

伊耿二世的次子是聪敏而多病的杰赫里斯,幺女雷伊涅则嫁入拜拉席恩家族,成为拜拉席恩家族龙血的起源。

虽然伊耿二世竭力反对邓肯王子与珍妮的婚事,但正是从珍妮的一个森林女巫朋友处,他得到了日后影响深远的预言,“长夏之后,星辰泣血,亚梭尔·亚亥将在烟与盐之地重生……”森林女巫暗示救世主亚梭尔·亚亥将出现在伊耿二世这一支血脉中。出于这一预言,伊耿二世在其晚年亲自订下了其孙伊里斯与孙女蕾拉的婚事。

259年,作为坦格利安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国王之一,近60岁的伊耿二世终于在盛夏厅的悲剧中丧生。关于盛夏厅的悲剧,史上的描述一向稀少。根据仅有的资料,伊耿二世试图在王室行宫盛夏厅孵化龙蛋,由于不可知的原因,这一举动最终酿成了一场无法扑灭的大火。不仅伊耿二世本人被活活烧死,年届70余的御林铁卫队长“高个”邓肯爵士与“矮个”邓肯王子也在这场惨剧中去世。对于这一事件,有人认为是伊耿本人任性妄为的性格所致,也有人认为学城在其中扮演了阴谋的角色,但真相始终隐藏在历史的迷雾中。

就在大火席卷盛夏厅的同一天,一个金发紫眸的婴儿在君临呱呱坠地。他就是伊耿的长曾孙,雷加王子。由于盛夏厅与“烟与盐之地”的对应,很长一段时间,雷加王子被认为可能是亚梭尔·亚亥的救世主转世。

五、尾声——一个王朝的背影

259年,伊耿的次子杰赫里斯二世坐上铁王座。杰赫里斯聪明,平易近人,治国严谨有方,似乎是坦格利安王朝最后的希望。可惜他天生体弱多病,仅仅在位三年即撒手人寰。

杰赫里斯之子伊里斯二世在262年登上王座,并按婚约娶了互无深厚感情的妹妹蕾拉为妻。客观而言,伊里斯二世在其当政初期颇为励精图治。他任命当时刚刚平定卡斯特梅雷耶斯叛乱,正值意气风发的年轻公爵泰温·兰尼斯特为首相。自262年至276年,是伊里斯大展宏图的12年,维斯特洛从盛夏厅的悲剧中恢复过来,在长夏中,国家富足,一片欣欣向荣。然而,由于泰温的过度出色与能力,维斯特洛“只知有泰温,不知有君也”,也引起了伊里斯对其功高盖主的猜忌。君臣之间渐渐不在如当初相得。

276年,坦格利安王朝的命运终于迎来了最后一次转折。这一年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在兰尼斯港的比武大会中,泰温提出将其女瑟熙许配给雷加王子,但遭到伊里斯二世拒绝。随后,伊里斯蓄意将泰温的长子继承人詹姆收为无法娶妻封地的御林铁卫。泰温一气之下,回到凯岩城称病不朝。

如果说第一件大事为七国损失了一位大员,那么第二件大事对伊里斯本人有着更深远的影响。这一年,暮谷城的丹尼斯·达克林受其密尔妻子的鼓动,公然向铁王座抗税。伊里斯带了御林铁卫加尔温·戈特一人前往暮谷城,试图说服达克林伯爵,却被达克林悍然扣为人质。泰温率兵从海陆两面包围了暮谷城,但慑于达克林的威胁无法寸进。关键时刻,御林铁卫“无畏的”巴利斯坦一人深入暮谷城,浴血奋战一昼夜救出了伊里斯二世。

事后,伊里斯二世族灭了达克林一家。也正是从此时开始,伊里斯变得多疑,疯狂而暴躁,并且爱上了“野火”,慢慢滑向疯狂的边缘。数年之后,他将以“疯王”闻名于世。

自此之后,一系列事件,从错误的春天,到劳勃叛乱成功,已是广为熟知,在吧内《近代史普及——从错误的春天到篡夺者战争》一文中也有详细叙述,在此就不在赘述。

a7efce1b9d16fdfa91f2a15ab48f8c5495ee7be3
晚年疯狂的伊里斯二世

纵观坦格利安家族的最后百年历史,处处可见惋惜之意。代代龙家传承,不乏智勇双全,治国有方的贤臣良主。从戴伦二世,“碎矛”贝勒,到杰赫里斯二世,甚至青年时期的伊里斯二世,无不让人看到中兴的希望,但命运弄人,这些美好的希望犹如春晓的梦想,每每破灭于最初的灿烂。诚然,“黑火”叛乱对坦格利安王朝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甚至一名国王都死于叛乱之手。但“黑火”的影响力毕竟有限。如杨树滩,盛夏厅之类的悲剧,深层中浮现的,仍是坦格利安本身灵魂深处的脆弱与疯狂。灭亡坦格利安王朝的,毕竟只有坦格利安王朝自己而已。因此,以杰赫里斯二世众所周知的名言来为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划下一个注脚,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每当一个坦格利安诞生,七神便抛掷硬币,决定天才或是疯狂。”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部分资料与谱系图参考中文w i k i坦格利安词条以及冰火w i k i,文中所用人物图像均出自冰火w i k i,在此谨致以谢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4年6月3日23:56 | #1

    借古讽今?

  2. fireflyoo
    2014年6月17日11:11 | #2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近代史–《冰与火之歌》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