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史普及——从“错误的春天”到“篡位者战争”

本文早已刊登在龙堡冰火论坛的《冰与火之歌》FAQ上,亦转载到了我的新浪博客上,但鉴于大部分的冰火迷仍没看过这篇文章,且FAQ全文也较长,很多读者不一定有兴趣看完,特将这部分内容单独拿出来进行说明。

原帖地址

作者:夏大猫子

本文从“错误的春天”那年发生于赫伦堡的比武大会为开端,一直到劳勃加冕为王结束。出场人物众多,历史事件也比较复杂,且存在众多重要剧透。推荐至少阅读过小说一遍或一遍以上的人观看。
劳勃叛乱,亦被称为“篡夺者战争”,表面导火索为莱安娜·史塔克被雷加·坦格立安诱拐。但是,这次叛乱真正的根源却是发生于“错误的春天”那年的赫伦堡比武大会,当年艾德·史塔克18岁。雷加王子在获得比武大会的胜利后,将代表“爱与美的皇后”的冬雪玫瑰桂冠放在了史塔克家族莱安娜的膝盖上,而非他的妻子——多恩公主伊莉亚(书中多次提及)。

1

当时到场的史塔克家族成员包括布兰登、艾德、莱安娜和班扬。这个举动即刻引起一片哗然,导致诸多流言蜚语产生,致使有人认为雷加王子对莱安娜怀有不轨意图,成为王室的一大丑闻。

根据乔治·马丁的言论,这一事件应该发生于战争爆发前的一到两年,但他未确切给出具体时间。经推测,两年应该不太可能,因为战争本身持续了一年,意味着总共将经过三年的时间。而赫伦堡比武大会举行时,詹姆为15岁,君临陷落时,詹姆为17岁(可能不到,但是亦十分接近)。一年上下则并非不可能,值得注意的是,马丁原本也没有给出战争爆发的具体日期。是年,詹姆·兰尼斯特加入了国王伊里斯麾下的御林铁卫,取代了在熟睡中去世的哈兰.格兰德森爵士(卷三,chapter11詹姆POV),成为当年的又一大引起人们关注的事件。这一事件所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泰温.兰尼斯特公爵辞去了首相的职务(卷三,chapter11詹姆POV),和国王伊里斯闹翻。
比武大会过后不久,布兰登·史塔克和凯特琳·徒利的婚礼被宣布提上日程。为此,小指头向布兰登·史塔克提出决斗的请求,当时小指头仅仅才15岁,而他的对手布兰登已经20岁(卷一,chapter18凯特琳POV)。此时凯特琳的年龄应该为17或者18岁,而她的妹妹莱莎则应该是15到16岁。布兰登在决斗中打败小指头,并导致其重伤。其后莱莎·徒利照顾并安抚了小指头,两人发生了关系,直到霍斯特公爵将其送走(卷三,chapter80珊莎POV)。又于某个时间点,很有可能是决斗刚刚结束之后,布兰登因为某个使命离开了凯特琳,道别之前他发誓不会离开太长的时间,他很快将回到她的身边娶她为妻。
之后又过了一小段时间,大概是几个月左右。雷加的儿子伊耿可能出生在这一段时间之前——根据他死时为一岁左右的事实来判断。此时的布兰登正在赶往奔流城的路上,前去迎娶凯特琳·徒利(可能是在已经回过临冬城之后,书中有提到瑞卡德公爵带着临冬城200的兵力前往南方,并且一去不复返),就在途中他得知了莱安娜被雷加王子诱拐的消息。得知该消息后,布兰登推迟了迎娶凯特琳的计划,带着自己的人马转而前往南方的君临,一行人里包括他的侍从伊桑·葛洛佛,琼恩·艾林的侄子兼继承人艾尔博特·艾林,凯尔·罗伊斯和杰佛里·曼利斯特。布兰登一行来到君临后愤怒地闯入宫殿,要求雷加出来领死,却并不知雷加此时不在城中。这一行为导致国王伊里斯以意图谋杀王子的罪名逮捕并囚禁了他们一行。
这一行人的父亲被伊里斯传召至君临,连同他们的儿子一同处死,其中只有伊桑·葛洛佛得以幸免。伊里斯命令火术士焚烤了身着盔甲的瑞卡德·史塔克,布兰登被绑在特别订制的刑具之上,目睹父亲被烈火烧烤。在为了营救父亲的奋力挣扎中,布兰登被刑具上的机关勒死。詹姆·兰尼斯特和当时的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目睹了整个残忍惨烈的过程。根据其与小指头决斗的时间还不到一年来推断,布兰登死时年仅20岁。按照原定计划,他本将在未来的短短几天后正式迎娶凯特琳。
伊里斯继续他的残忍屠杀政策,要求琼恩·艾林交出劳勃·拜拉席恩和艾德·史塔克的人头,据此推测当时两人应均在谷地。琼恩·艾林拒绝了这一命令并且举起了反旗,鼓舞了谷地的斗志,并激发了其他地区的反抗意识,被视为战争的正式开端。

2

一旦形势允许,艾德·史塔克和劳勃·拜拉席恩就离开了谷地前往各自家族的领地召集军队和封臣,扛起反旗。之后年轻的艾德·史塔克公爵似乎消失了一段时间,接着就有劳勃在盛夏厅一日之内三奏凯歌的传闻(卷三,chapter36戴佛斯POV)。格兰德森伯爵、卡伏仑伯爵和费尔伯爵计划在盛夏厅会和,然后朝风息堡进发。但是劳勃提前得知了这一消息,在敌军到来盛夏厅之前分别予以打击,各个击破。在单打独斗中他杀死了费尔伯爵,并且俘虏了他的儿子“银斧”(卷三,chapter54戴佛斯POV)。劳勃生擒了格兰德森伯爵和卡伏仑伯爵将其带回风息堡,但这两人很快成为了劳勃的朋友,他们坐在旗帜下喝酒欢宴,甚至一起去打猎(卷三,chapter36戴佛斯POV)。这一系列的战役大概发生在劳勃离开谷地的一到两个月之后。
一般认为上述三个伯爵的军事行动是受伊里斯当时的首相老玛瑞魏斯伯爵的驱使和命令,他取代了之前放弃该职位的泰温。玛瑞魏斯伯爵并未将叛乱看作重大事件来处理,并且从未离开君临,导致叛乱势头日益壮大,形成野火燎原之势。玛瑞魏斯伯爵的无能使其因助长叛乱的罪名被剥夺了领地、爵位头衔,并被流放,最后死于贫困之中。取代他担当首相的是琼恩·克林顿伯爵,此人亦是雷加王子的好友,他以出众的手腕和能力给劳勃带来了较大的威胁。但是,在克林顿伯爵的兵力正式发挥作用之前,劳勃却在杨树滩败给了提利尔公爵(卷三,chapter54戴佛斯POV)。这是开战以来正面战场劳勃的第一次失败,主要原因是兰道·塔利伯爵和其率领的先锋队的骁勇善战且出人意料。但是这次战争的地位却并非决定性的,劳勃成功地从战场上逃脱。卡伏仑伯爵为劳勃战死在杨树滩,死于蓝道·塔利的碎心剑下。

3
提利尔公爵的高庭荣誉卫队

4
高庭军队击退了劳勃

为什么劳勃会在离风暴之地如此远的地方战斗?关于此问题历来存在一系列猜测。其中的一大可能是以此来确保其领地在河间地边境的稳固,进而保证风暴之地作为叛乱基地的安全。如果上述推测成立,那么劳勃和敌军至少应该在风暴之地上有过正式的兵刃交接,而这一说法存在的疑点就是时间上已经不允许劳勃继续徘徊在风暴之地,因为之后的“鸣钟之役”接踵而至。

另一种推测则可以巧妙地协调上一种可能所带来的时间方面的矛盾。劳勃以夺取杨树滩的军事行动来吸引提利尔家族的注意力,尽量避免、推迟和提利尔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的大规模交战与纠缠,使其主要兵力集中逡巡在舟徙河一带。这样将为他挥师西进,跨越曼德河再转北与史塔克家族和艾林家族的军队会合的军事行动大大减少障碍。毕竟,三军会合剑指“鸣钟之役”才是劳勃真正的目标。劳勃采取该行动的动机则可能是得知克林顿伯爵在君临召集皇家军队的命令,猜测到克林顿伯爵意图联手提利尔家族将其困在风暴之地再消灭的措施。无法确认劳勃在战争中是否曾真正掌握过杨树滩的主导权,但是他确实在兰道·塔利的先锋队到来之时正对杨树滩实行包围,后者的行军速度之快超出了他的意料。

5
风息堡被围困长达一年之久

提利尔家族在杨树滩战役胜利后率大军围困风息堡,时间长达一年。如果之前第一种推测,即关于双方曾在风暴之地有几个月的交战时间属实,那么反而不太可能出现如此情况。劳勃的弟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被留在风息堡抵达由曼斯.提利尔公爵和雷德温伯爵联军所发起的围城攻势,后者的船队更是从海上重重包围了风息堡。年幼的蓝礼.拜拉席恩此时也在风息堡内。提利尔阵营选择围城攻势而不是继续追击劳勃,除却战略指挥方针上的原因外,还有可能是劳勃的行军速度过于迅速。提利尔家族的该行动直接导致克林顿伯爵接手追击劳勃的重任。双方在接下来应该交手了数次,因为之后当劳勃到达石堂镇时负了伤,紧随其后的是追击他的克林顿伯爵(卷三,chapter29艾莉亚POV)。

当劳勃被当地的一些朋友秘密地照料时,克林顿伯爵已经率领军队攻取了石堂镇,并且开始挨家挨户搜查。然而,没有等他找出劳勃,艾德·史塔克和霍斯特·徒利的联军赶到,克林顿首相的军队由先前的包围者变成了被包围者。

6
奈德与霍斯特公爵的联军对克林顿军队形成了反包围

霍斯特公爵卷入战争的确切目的并不明确,根据凯特琳的回忆(卷三,chapter02凯特琳POV),此时琼恩·艾林和莱莎·徒利的婚约尚未订立。有可能琼恩·艾林为了获取霍斯特公爵的暂时支持与其进行了谈判,而后者则认为其随时可以以支持坦格立安家族的立场投入战争并获得宽恕。根据之后所发生的事情来判断,艾德.史塔克可能在这次军事合作的缔结中扮演了更加关键的角色——以代替其兄长迎娶凯特琳·徒利作为条件获取徒利家族的支持。

7
鸣钟之役

克林顿伯爵领导其军队展开了激烈的抵抗。石堂镇变成了混乱的战场,所有的圣堂都鸣响钟声,警告百姓锁好门窗,由是该战役被称为“鸣钟之役”。当钟声响起的时候,劳勃冲入阵中奋勇杀敌,斩杀了六个敌人,其中包括著名的骑士米斯·幕顿,曾为雷加王子的侍从。克林顿伯爵重伤了霍斯特公爵,杀死了“谷地的宠儿”丹尼斯·艾林爵士(卷三,chapter29艾莉亚POV),但是未和劳勃本人交手便逃离了战场。之后,克林顿伯爵也被剥夺了爵位和土地,遭遇了和玛瑞魏斯伯爵同样的流放命运。

为了收拾残局,扭转战局,御林铁卫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和琼恩·戴瑞爵士被紧急从君临派遣至前线聚集克林顿伯爵所留下的涣散兵力,整顿残党。与此同时,雷加·坦格立安从南部回到了君临,开始领导皇家军队。伊里斯以关注伊莉亚公主的安危为由,向勒文·马泰尔亲王下令,令他即刻沿国王大道南下,接管一万多恩军北上勤王。因为多恩不满之前雷加王子对待伊莉亚公主的方式,为了确保其忠诚,伊里斯以伊莉亚为人质威胁勒文亲王。雷加说服伊里斯放下身段向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求助(卷三,chapter37詹姆POV)。
上述所有事件几乎均发生在瑞卡德和布兰登史塔克殒命后的四至五个月内。其后琼恩·艾林退至奔流城,经过更深层的谈判获取了徒利公爵的完全支持,代价是迎娶年轻的莱莎·徒利为妻。后者因为怀上了培提尔·贝里席的孩子曾被霍斯特·徒利立马勒令堕胎,生育能力受到重创。

8
琼恩·艾林退至奔流城

随着艾德·史塔克迎娶凯特琳徒利,史塔克公爵和艾林公爵通过他们与徒利家族姐妹的婚姻又缔结了一重兄弟关系(卷一,chapter02凯特琳POV)。艾德·史塔克与其新娘凯特琳度过了一段短暂的婚姻生活,直到凯特琳怀孕,艾德再一次返回战场。凯特琳腹中的孩子即其后史塔克家族的长子罗柏(卷一,chapter06凯特琳POV)。
从这一时间点至之后的三叉戟河战役,之间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未经文献明确记载。据估计大概为七个月之久。这一时期的形势大体是保皇势力——包括河湾地的一些拒绝追随徒利公爵支持劳勃叛乱的领主,如戴瑞家族、慕顿家族和莱格家族(卷一,chapter28凯特琳章节),还有古柏克家族(卷三,chapter43艾莉亚POV)——在七国境内(不包括多恩和铁群岛,前者只在边境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军事冲突,后者则未卷入这场纷争)继续抵抗叛乱者及其支持者。这段时期内,双方都在等待,等待雷加重组军队以及最终决战的到来。

9
大决战前

战争临近结束时,风息堡已经到了差不多山穷水尽的地步。加文.威尔德爵士和他手下的三个骑士合谋打算打开一道边门逃跑,但是却被逮个正着。史坦尼斯下令用投石机将他们从城上抛出去,被克里森学士阻止,因为他认为这三人是急缺的食物来源(此时风息堡内部食物短缺到令人绝望的地步,他们吃掉了马、狗甚至还有猫,最后守军只剩树根和鼠肉可吃)。幸好此时,戴佛斯·席沃斯——当时一个声名狼藉的走私者——巧妙地穿过了雷德温的船队,驾着一艘载满洋葱和咸鱼的小船驶进了风息堡,暂解食物短缺之围。对于他曾经的走私罪行,史坦尼斯砍掉了他一只手的所有手指末节(拇指除外)以示惩罚。为了表彰他的英勇和功绩,围城结束后他被授予了土地、骑士头衔和风怒角的一座小城堡(卷二,序章)。洋葱骑士雪中送炭应是发生在三叉戟河战役之前,或者至少是在君临沦陷以前。

接下来最重大的一起事件便是三叉戟河战役。发生的地点被后世称作“红宝石滩”。叛军的势力在当时要小于皇家的军队,后者已经召集了河间地与多恩的部分兵力,据说人数多达40000,其中十分之一为正式骑士,剩下的为弓箭兵、自由骑士和步兵。单纯从兵力上看,坦格立安家族的势力显然要更加强大,但是叛军队伍却对战场的实际情况要熟悉且富有经验得多。劳勃在战场上和雷加进行了激烈的搏斗,两人鏖战不休,三叉戟河的河水被鲜血染红。随着最后劳勃将战锤重重地砸在雷加镶嵌着红宝石的胸甲上,雷加气绝身亡。双方的兵士冲入水中争抢从他盔甲上掉落的红宝石,雷加剩下的军队溃逃(卷一,chapter04奈德POV)。

10
劳勃击杀雷加

皇家势力损失惨重,在战场上阵亡的包括御林铁卫中的琼恩·戴瑞爵士和勒文·马泰尔亲王以及众多骑士。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身受重伤,若不是劳勃派自己的学士对他治疗,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但他在战场上表现得极为英勇,斩杀了众多领主和骑士,为此包括卢斯·波顿在内的一席人要求劳勃处死巴利斯坦,劳勃断然拒绝了(卷一,chapter33,艾德POV)。格兰德森则在三叉戟河为劳勃英勇战斗而受伤,一年后不治身亡(卷三,chapter36戴佛斯POV)。因为劳勃本人也在战斗中负伤,他把追击残党的任务交给了艾德·史塔克。雷加的残兵逃回了君临,艾德尾随而至。途中知晓伊里斯和几千名死士守在红堡,艾德做出围城的打算(卷一,chapter12,艾德POV)。

11
老将巴利斯坦

雷加死亡、皇家军队溃败的消息传到君临,雷拉皇后和韦赛里斯王子被紧急送往龙石岛,伊莉亚公主和她与雷加的孩子——蕾妮丝公主和伊耿王子——被伊里斯扣留在君临,此时伊里斯已陷入疯狂,认为勒文亲王在战场上背叛了雷加,如果让伊莉亚公主回到多恩,多恩同样会背叛他(卷三,chapter37詹姆POV)。最后伊里斯下定决心,召来宠幸的火术士,命他们将野火罐埋到全城各地,打算让整个君临化为他的火葬堆。当时的首相切斯特伯爵极力反对这一疯狂的计划,最后一切都是徒劳,他愤怒地扯下首相项链扔在地板上,伊里斯下令将他活活烤死。接替切斯特伯爵担任首相的是罗萨特——伊里斯最受宠的火术士(卷三,chapter37詹姆POV)。
史塔克公爵的兵力到达君临之前,泰温·兰尼斯特率领12000人的强大队伍出现在君临城外。在忽视伊里斯的命令长达近乎一年之久后,泰温终于做出了回应。大学士派席尔说服伊里斯打开城门,瓦里斯反对这一建议,但是没有成功。

12
泰温·兰尼斯特

君临城陷,兰尼斯特军队在城内进行了野蛮的屠杀和抢劫,泰温带着人马骑行至红堡打算控制它,掌握主导权。伊里斯下令火术士焚毁君临,并命令詹姆带回他父亲的项上人头,但詹姆并未执行。同时,詹姆杀死了意图逃出红堡执行伊里斯命令的火术士罗萨特,之后他又回到王座厅里杀死了伊里斯。这一刻被当时闯入红堡的兰尼斯特家族麾下的维斯特林爵士和克雷赫伯爵目睹(卷三,chapter37詹姆POV)。

13
詹姆弑君

詹姆坐在铁王座上等待,想知道谁会最先来到王座厅,却忘了之前对雷加的承诺——保卫伊莉亚公主和她的孩子。而此时他们已经陷入了致命的危险中。军械库中,坦格利安的死党负隅顽抗,格雷果·克里冈和亚摩利·洛奇正在加紧攀登梅葛楼的墙垒,泰温已经下令找出雷加的孩子并且全部杀死(卷三,chapter11詹姆POV)。蕾妮丝公主被洛奇发现藏着床底,她被洛奇野蛮的拖出,由于激烈的反抗惹恼了洛奇,蕾妮丝公主据说被刺了五十多刀。格雷果则更加凶残,他抓住尚为婴儿的伊耿王子,将其头颅猛烈地撞在墙上导致其死亡,接着又强奸和杀害了伊莉亚公主。事后泰温公爵宣称并未给出任何处置伊莉亚的命令,也并未意料到其死亡的悲惨结局(卷三,chapter53提利昂POV)。紧随兰尼斯特家族军队到达君临的是史塔克的队伍。进入红堡后艾德撞见了正坐在铁王座上的詹姆·兰尼斯特。

14

詹姆起身,并且对自己的行为以玩笑置之(卷一,chapter12艾德POV)。接下来的几天,詹姆继续追捕并杀死了其余几个火术士——贝里斯和高苟斯,这两人也是“野火”计划的主要负责人(卷三,chapter37詹姆POV)。对于那些一直守城至最后的将士,泰温给了他们两种选择,死刑或者披上黑衣——许多人,包括艾里沙·索恩爵士和杰瑞米·莱克爵士都接受了后者,成为了守夜人(卷一,chapter21提利昂POV)。
劳勃到达君临后,泰温公爵表示愿意向其臣服。为了表示他的诚意,他奉上了伊莉亚公主和其他两个坦格利安家族幼童的尸体。与劳勃非常满意的态度相反,艾德感到很愤怒,在同劳勃就此事发生激烈的争论之后,他强压怒火带领军队前往风息堡参加最后一场战役。当艾德刚至风息堡,河间地的领主便纷纷向其屈膝投降。不久之后,史坦尼斯与其兄长劳勃会合,并得到组建新的皇家海军以攻克龙石岛的命令。此时,艾德已离开风息堡前往多恩红色山岭中被雷加称作“极乐塔”的地方,在这里,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爵士、亚瑟·戴恩爵士、奥斯威尔·河安爵士在等待他们的到来。艾德所携带的同伴都是其极为信任之人,包括马丁·凯索,席奥·渥尔,本为布兰登侍从的伊森·葛洛佛,马克·莱斯威尔爵士,泽地人霍兰·黎德,以及达斯丁伯爵。双方展开了死斗,最后只有艾德与霍兰·黎德活了下来(卷一,chapter39艾德POV)。进入极乐塔后,艾德看到了躺在血床上奄奄一息的莱安娜(卷一,chapter39艾德POV)。莱安娜恳求艾德对她做了一个牢不可破的承诺,艾德答应了。这一承诺据猜测很可能与莱安娜的孩子有关。莱安娜死后,艾德与劳勃和解,两人共同分担了所爱之人逝去的悲伤(卷一,chapter12艾德POV)。
塔楼被推倒作为石塚纪念在此逝去的那些值得尊敬的人(卷一,chapter12艾德POV)。艾德·史塔克骑行至星坠城——戴恩家族的堡垒,向亚瑟·戴恩的妹妹亚夏拉归还戴恩家族传说中的巨剑“黎明”。根据书中的线索,亚夏拉曾经和艾德在赫伦堡的比武大会上相爱,或者至少是彼此都有好感(卷一,chapter45艾德POV)。

之后悲剧再次发生,亚夏拉从星坠城的白石剑塔顶跳下投海自杀,连尸体也未能找到(卷三,chapter43艾莉亚POV)。战争已经接近尾声,剩下的任务只有攻克当时仍庇护着雷拉皇后和她孩子的龙石岛。雷拉皇后在一场剧烈的风暴中诞下幼女丹妮莉丝后辞世,此时正是雷加死亡、君临城陷将近九个月之后。这场风暴也摧毁了龙石岛海港中坦格利安家族剩余的船队。随着丹妮莉丝降生消息的传开以及史坦尼斯舰队逼近龙石岛,城堡内的兵士开始密谋将坦格利安家族的公主王子献给史坦尼斯(卷一,chapter03丹妮莉丝POV)。英勇的威廉·戴利爵士得知了这一消息,带领四位死士杀入育婴房,把他们连同奶妈一起带走,在夜幕的掩护下安全地航向了布拉佛斯海岸(卷一,chapter03丹妮莉丝POV)。
龙石岛被占领后的几个月,劳勃在君临加冕为王。加冕礼上,大学士派席尔,“蜘蛛”瓦里斯和“弑君者”詹姆跪在劳勃面前以求获得其赦免,并为其效力。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被任命为新一任的御林铁卫队长。艾德向劳勃谏言要求惩处“弑君者”,让其披上黑衣成为守夜人,但琼恩·艾林说服劳勃留住了他。劳勃的弟弟史坦尼斯被赐予龙石岛作为领地,可能是此地在军事上地位关键,需要强有力的手腕来巩固和统治,历代占有龙石岛之人都是坦格立安家族的王位继承人,此时史坦尼斯正是劳勃的顺位继承者,因为此时劳勃的孩子还没有出生。但史坦尼斯不满这一决定,认为这是对其能力的轻视,也是对其赫赫战功的侮辱和不公。劳勃的小弟,当时仍年幼的蓝礼.拜拉席恩则被授予拜拉席恩的祖传领地,成为风息堡的公爵(卷二,序章)。
在劳勃的加冕礼之后,艾德·史塔克带着一个男孩回到了北境临冬城,即琼恩·雪诺。对外他宣称这个男孩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个孩子的出生比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早八至九个月,而艾德似乎刻意隐瞒其生母的名讳。他只告诉劳勃,这个孩子的母亲名为薇拉,是为戴恩家族服务的一个女子,其后在这个家族担任乳母(卷三,chapter43艾莉亚POV)。当凯特琳带着她和艾德的长子罗柏来到临冬城时,琼恩和其乳母已被安置好(卷一,chapter06凯特琳POV)。不久之后,艾德·史塔克所剩下的唯一的兄弟班扬·史塔克加入了守夜人(在战争中班扬一直未离开临冬城)。
琼恩·艾林成为了劳勃的首相,并说服他与兰尼斯特家族联姻,迎娶美丽的瑟曦·兰尼斯特以巩固与这个强大家族的关系。

15
美丽的瑟熙王后

在多恩,奥柏伦·马泰尔亲王开始谋划新的叛乱,打算为死去的伊莉亚公主和她的孩子们复仇。琼恩·艾林及时会见了马泰尔家族的道朗亲王——“红毒蛇”奥柏伦的兄长——扑灭了这次谋反的火苗。之前效忠于坦格立安王朝的几大家族遭受重创,如戴瑞家族、克林顿家族和玛瑞魏斯家族,这些家族在财产、领地和影响力上被极大地削弱。戴瑞家被剥夺一半的土地和大部分财产,克林顿家族得到比原先小得多的堡垒,玛瑞魏斯家族虽然得以保留其土地和爵位头衔,但之前的大笔财富已经不复存在。三河之役后,老古柏克的儿子最终和劳勃与霍斯特公爵言和(卷三,chapter43艾莉亚POV),七国全境再次基本稳定和平下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