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南海驭疆之术

中越海上冲突及越南暴力反华打破了南海一时的宁静。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武装力量也位居世界前列、同时被看作挑战美国霸权的大国,近年来在南海问题上竟然被周边小国玩弄“以小欺大”的游戏,在国际外交史上,也确实罕见。这凸现了南海问题的复杂和敏感性,但南海问题演化为今天这种看似无解的局面,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国一系列应对失据的后果。
除非中国自愿退缩于内陆,否则,南海对中国的重要性毋庸讳言。这就决定了中国必须在近乎无解中找出解决的办法来,打破南海目前的僵局。
通过谈判是不能从根本上阻止相关声索国对南海主权的要求和蚕食的。盖因在它们看来,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投鼠忌器,可作为的空间不大。客观而言,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确面临着很大困难:一是中国对战略机遇期的判断使中国把追求一个和平的国际和周边环境作为自己外交的优先课题,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诉诸武力,以免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二是中国国内的维稳需要也使得领导人在“外患”与“内忧”间选择先处理“内忧”;三是中国的军事力量近年虽有长足进展,但要在南海作战尤其是保住作战成果,海空军力量还嫌不足;四是有关声索国作为东盟成员,中国要面对的其实是整个东盟,如何避免东盟参与进来,中国目前可能还没有好的办法;五是时至今日,外部势力尤其是相关大国,特别是美国,借口航道安全插手南海事务,与声索国一道施压中国。美国选择菲律宾作为抗衡中国的“马前卒”,是菲国敢和中国叫板的最主要原因。
尽管有这些不利因素,但并不表明周边小国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就可“生杀予取”,毕竟从软硬实力来看,中国和声索国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假如出现上述情形,一定是中国自己的应对出了问题。事实上,从前述五大因素看,前面两个更多是一种主观认知,实际情形未必如此。也就是说,虽然中国面临着难得的战略机遇期,以追求和平的国际环境为外交的优先课题,但从大国崛起的历史看,一定规模和程度的战争并非对和平就会起破坏作用,或许还能更好促进和平,保障战略机遇期。换言之,战争与和平及战略机遇期并非是绝对的对立关系,把握得好,完全有可能加速中国的崛起。另一方面,国内的稳定固然重要,但非和平环境也并非一定会促使国内的矛盾激化,相反,恰恰有可能消化或转移国内矛盾。所以,和平和战争对中国崛起所起的作用,并非一成不变,不能那么僵硬理解两者的关系。一切皆因时而动,因地制宜。
这样来看待事物,中国对南海问题的处理,就能抛弃一些自我感觉的、不必要的、甚至实际可能并不存在的羁绊,从作茧自缚中解脱出来,从而变得从容和游刃有馀。
一个总的要求或原则是,解决南海问题,既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消极无为,任其发展,或者把难题留给后代,让后代去解决。南海问题积累至今,牵扯着复杂的主权、资源及地区和大国关系,不是想解决就能立马解决的,中国的实力还没有到一言九鼎的地步。但是,拖延更不是办法,后代也不一定比前人聪明,今人可以为未来的完全解决创造和积累条件,但不能无所作为。
因此,在南海问题的争端中,中国应取的态度是,不怕斗,要有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决心与意志;同时,还要有细致周到的战略规划,两者缺一不可。
战略意志是指中国采取的行动必须让有关国家感受到中国维护南海主权和领土的决心及带来的压力,做不到这点的话,有关国家就可能误判中国的意图,认为中国的抗议不过是虚张声势,吃定中国不敢“翻脸”,从而采取冒险举动。从这个角度说,战略意志实际起一种威慑作用。
战略意志是体现在行动中的,必须有详尽的的规划和举措,就目前来说,制定南海法不仅必要或许还是当务之急。
中国需要制定一部南海法,或以白皮书形式,全面阐述中国关于南海问题的原则、立场、主张、利益,以及为维护主权和领土而可能采取的手段、措施和办法,从而把维护南海主权的原则和立场化为一套具体的有法理基础的方案。在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的争端上,中国过往多为一些原则性的声明或抗议,这当然也有必要,但只有原则和立场的阐述,而没有维护原则和立场的具体的手段、方式和方法,会让人以为不过是口头说说,“纸老虎”而已。同时,没有清晰的利益阐述,人家也不知晓你的利益何在,从而很容易使对方做出越界的举动。
在南海问题上,表明中国维护主权决心和意志的最好办法,是制定一部南海法,因为法律的强制力最大。通过立法保护海洋权益,解决海权争端和海岛争夺,也是国际通行做法。中国目前相关的海洋法律比较陈旧,不太适应新形势,不足以维护海洋权益。立法则可以让人明白底线,为国内相关部门乃至军事力量的行使提供法理基础和依据。
假如说,目前制定南海法还不成熟,至少可以尝试用白皮书形式,向国际社会全面阐述中国关于南海问题的原则、立场、主张、手段等,让相关各方了解,哪些是可以商量的,那些是不容商量的;哪些利益可以让渡,哪些利益不能退让,侵犯中国利益会付出什么代价。亮出底牌和划定利益边界,可以有效规避因误判或浑水摸鱼而引起的擦枪走火,使一些国家不至于过于莽撞。
与此同时,中国还需要推进南海单边开发,以此扩大南海实际占有。
中国基于与邻为善、以邻为伴,以及睦邻、安邻、富邻的周边外交方针,数年前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作为解决南海问题的新举措。但是,中国所展现的这份善意,并没有得到周边少数国家的积极回应,还被它们误读为某种“示弱”。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越菲等国占据大多数岛礁,抢先单方面开发,不断巩固实际占领,尤以越南为甚。
上世纪70年代以来,越南侵驻中国南海29个岛礁,从南海盗采石油,还出口到中国。据越南海关统计,2011年,越南原油出口达824万吨,出口额72.4亿美元,增长46.1%。中国是越原油第三大出口市场,2011年,越对华出口原油125万吨。到目前,越南在中越争议海域年产油量已达800万吨,占越南3000万吨年产油量的相当比重。
越菲等国一方面在南海闷声发大财,另一方面,当中国展现维护南海权益的姿态和意志时,他们又倒打一把,说是中国破坏南海局势,拒绝与中国双边协商,单方面提交国际仲裁,要求多边机制解决争端,并积极拉拢域外大国,强行推动“南海行为准则”进程。而中国出于投鼠忌器的心理以及各种顾虑,一直以包容之心相忍为让,结果就变成了别人开发自己未开发,南海岛礁主权和海洋权益继续被越菲等国严重侵害。
中国未在南海争议区域进行开发,除了被自己的“搁置争议”政策自缚手脚外,还与前些年中国的技术实力达不到要求,开发海底的设备制造不出来,以及军事实力不够,去开发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利益有关。但是,现在这两方面情况都有所改善,从石油钻探技术和资金实力来说,中国都要比越菲等国先进和雄厚。
因此,既然越菲等国不给中国情面,中国也就没有必要死守“共同开发”的理念。作为南海政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还是要继续提倡,然而,中国也必须单方面推进开发,以开发达到实际占领的目的,特别是在争议区域。这也是越菲等国教给中国的经验。毕竟《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更看重实际占有。除非使用武力,要想通过谈判来迫使越菲等国吐出已经到口的资源和被占岛礁,是不可能的,所以,解决南海问题的办法就是大力开发,开发得越多,越菲等国才会好好地跟中国谈判。
总之,中国要化被动为主动,就必须推动南海单边开发,扩大在南海政治、经济、军事的实际存在,只有勇于亮剑,方可求得南海和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4年7月19日17:32 | #1

    越南人应该死, 他们是浪费粮食!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