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新闻》王子制纸的命运和南通工厂

日本造纸企业王子控股(HD)5月28日宣布年内将在江苏省南通市的造纸工厂启动纸浆到造纸的一条龙生产。该计划早在11年前就已提出,经历多次延期,被认为是日企在中国实施的最大的造纸项目终于尘埃落定。相比提出计划的当时,亚洲市场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王子能摆脱挫折挽回局面吗?

“项目终于将启动了”,在28日的经营战略说明会上,王子制纸社长进藤清贵表示将在南通工厂启动从纸浆到造纸的一条龙生产。脸上可以看出一丝放心的神情。进藤接着表示“这样一来,南通工厂将有望实现盈利”。

接二连三受挫

王子的南通工厂位于上海市西北方约130公里处,占地面积达200万平方米,规模超过了其日本国内的最大工厂——北海道苫小牧工厂。投资总额高达2000亿日元。

王子制纸曾希望通过在原料资源匮乏的中国当地启动一条龙生产来提高竞争力,获取因北京奥运会而出现扩大的中国需求,并面向包括日本在内的整个亚洲出口。2003年公布相关计划时,时任社长铃木正一曾坦率地表示“只把目光放在需求难以扩大的日本国内将无法实现增长,目标是成为日本籍的亚洲企业”。而该项目诞生的契机正是铃木在作为企划负责人主导的并购计划中的遇挫。

2001年,当时日本第2大造纸企业日本制纸与排名第4的大昭和制纸实施经营整合。王子制纸原本在行业中龙头老大的宝座被日本制纸夺走。当时,王子也正在推进其集团旗下的中越纸浆工业与北越制纸(现为北越纪州制纸)和大昭和3家公司进行整合的谈判。

然而陷入经营困难的大昭和最终选择了与日本制纸整合。错失优秀整合对象的王子开始将目光转向海外。“南通工厂项目”便是战略转向的象征之一。

然而,该项目从一开始就遭遇挫折。

原本预定从2006年底开始启动书籍和宣传册等所使用的纸张的生产,但是受中国政府的外资限制和金融政策影响,工厂直到2007年才得以开工,比原计划晚了3年。雪上加霜的是,作为竞争力之源的纸浆工厂因污水排放问题引发了当地居民的抗议活动。

原本计划每年在纸浆工厂和2条生产线上生产120万吨纸。而最终投产的只有下游的洋纸第1生产线,以致每年亏损几十亿日元的状况一直持续。

此次,王子制纸终于从中国政府相关部门获得了污水排放许可,最早将于6月投入试运行,最快将于年内将建立起从纸浆到造纸的一条龙生产。

接二连三的“不顺”造成的计划延期不仅使其丧失了创造利润的机会,而且还导致在行业重组方面又遭遇了另一个挫折。

市场环境变化

2006年夏季,王子制纸又一次错失了行业重组的机会。王子着手对国内第6大造纸企业北越制纸实施敌对TOB(股票的公开收购),但却以失败告终。

王子制纸忙于建立南通工厂时,日本其他造纸企业相继制定了在日本国内引进最先进设备的计划。如果南通工厂按计划投产,在价格方面王子还能有一定竞争力,但是受开工延期影响,王子被其他企业赶超。这被认为正是王子急于收购计划引进先进设备的北越制纸,希望维持价格主导力的原因。

南通工厂项目的遇挫可以看作是王子的“不幸”。但在亚洲发生巨变的10年间,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对于王子来说,南通工厂项目有可能成为其救命稻草。

曾作为造纸企业主力产品的印刷用纸等洋纸方面,各企业相继增设工厂。在中国持续出现了供过于求的状况。据日本国内造纸表示,去年,洋纸生产量17年来首次出现下滑,“竞争环境日趋严峻”。

取而代之需求出现扩大的是生产纸箱所使用的纸板。随着生活水平的改善,货物的移动增多,来自网购等方面的需求被认为将进一步扩大。

对于王子制纸来说,日本国内的纸板业务曾经可以称得上是“包袱”,但如今却将成为攻占亚洲的武器。与当地资本相比,在提高纸板耐久性等方面王子具有优势。王子计划将东南亚的纸箱生产基地增加至18处。除了将于今年7月在印度投产新工厂外,还计划明年进军缅甸。

王子制纸将把南通工厂投产延期视为良机,将调整未投产的洋纸第2生产线。在28日的说明会上社长进藤表示“印刷用纸将不再增产”,暗示主力业务将向纸板转移。

作为中期目标,王子计划在马来西亚的纸箱市场获得30%、在柬埔寨获得50%的市场份额。计划以纸箱用纸板为排头兵,“在东南亚获得最高的市场份额”。在同一天的说明会上进藤充满自信地表示。

从日本的龙头老大到“亚洲的王子”。不知王子能否因祸得福。围绕南通项目的决断虽然辗转周折,但如今似乎迎来了发展的契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