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三年三哀悼,慈善在变化

让我们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深切哀悼遇难同胞。大家化悲痛为力量,变坏事为好事。统一思想,同心同德,为实现多难兴邦而努力奋斗。

坚决拥护党中央关于全国哀悼日的决定。同时建议,不仅要让歌厅停止营业,更应该不准在今天公款吃喝。其实,哪一天公款吃喝也都是罪孽,都应该禁止。

1,中国慈善活动的崛起与彷徨

2008年到2010年,三年三次全国哀悼,原因是三次“兴邦级灾难”(声明:该词汇非我原创)。

而这三年,也是中国慈善活动迅速崛起而又迅速坠入彷徨的三年。

汶川地震,大众的慈善心被全面调动起来。捐款捐到手发软。但是,“逼捐”现象引起了大家的反感。红十字会的雁过拔毛并且购置天价帐篷伤害了民众。红十字会可以从善款中提成,但他首先得向民众承认这一点,并随时交代善款使用情况。红十字会的人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太缺德,要遭报应的。至于购置天价帐篷,那已经不是缺德,而是犯罪行为,公安应介入。

到了玉树地震的时候,民众的捐款热情已经大为下降。而“玉树善款90%未使用,青海方面要求全部交给政府”的做法更是慈善业的灭顶之灾。

公众对舟曲灾难的关注,已经彻底从天灾救助转向了对人祸的质疑。主要集中在水土流失方面:在上世纪50年代前,三眼峪沟和罗家峪沟没有泥石,而是两股清泉,沿山而下到县城后,变成小型排水沟再利用。从1952年8月舟曲林业局成立到1990年,全县累计采伐森林189.75万亩,森林以每年10万立方米的速度骤减,山体植被遭严重破坏,造成水土流失……

捐款方面,“不信任感”已经蔓延到各个人群。

2,我个人的捐款变化

从2008年的爱心泛滥,到2009年的爱心彷徨,到2010年的爱心破灭,中国人经历了痛苦的思考。

我个人的经历也是如此。2008年5月12日地震,我于5月17日到达灾区现场。余震让我恐慌过,民众的求生力量让我感动,救灾中的种种丑陋则令我愤怒。

2009年5月,地震一周年,我再次到达当年的灾区。重建是让人兴奋的,看到那么多人发了国难财则是让人气愤的。

玉树地震的时候,我分文不捐。我的慈善,我要做主,再也不接受他们的摆布。

今天,面对舟曲灾难,我认为:愿意捐款的人,谁也无权阻拦你们;我个人拒绝任何捐款,也建议大家少捐钱,如果要捐可以捐点食物和水。有人问我:你认为钱款会被贪污,那食物和水不照样会被他们拿回家?所以应该拒绝一切捐助。我认为:贪官及其家属的肚子毕竟有限,他们吃不了太多,他们要想把那么多方便面和水拿回家存着,恐怕也没有足够的地方。

3,媒体的表演

媒体在三次灾难中的表现非常差。

先说口号:

2008年:“中国加油,汶川挺住,多难兴邦”

2010年:“中国加油,玉树挺住,多难兴邦”

2010年:“中国加油,舟曲挺住,大难兴邦”

太偷懒了吧?照这种搞法,以后可以把横幅什么的都收好,下次再兴邦的时候,只需要把“舟曲”俩字抠掉,换个地名就是了。

这叫节俭式宣传,很环保,属于低碳兴邦。

媒体多次宣传几个灾区纷纷收藏首长题字黑板的新闻,纯属对首长的陷害。记者素质实在需要提高,否则无法配合兴邦。

再说套路:依然是领导表示重视,灾民感谢政府,动辄出现“生命奇迹”……三俗。

作为党和政府的喉舌,你得稍微动点脑筋吧。

尤其不应该把“我国政府向俄罗斯灾区提供援助”和“要求民众向舟曲捐款”两条新闻连在一起播放。影响多不好。

4,推特反映出的公众情绪

推特上的朋友,今天的情绪很不稳定。我不转发了,大家自己上去看。

最要提醒的是:子女孝顺父母,要在父母活着的时候尽孝。你别在人家活着的时候拿人家当猪狗,人家死了又被你用做道具。太不厚道了。

为何偏偏选择8月15日为全国哀悼日?是否与这一天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有关?自己去想吧,呵呵。反正,民众不想再被日了。有人问:当年日本鬼子命令全国人民为南京大屠杀的死难者默哀,中国人会怎么想?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以我的水平,是回答不了的。

有人问其他几个重大事件为什么不哀悼。有朋友已经回答了:因为死的人不够多,不足以兴邦。

今天有人在天安门广场集会,奉旨高喊“中国加油,舟曲挺住,大难兴邦”。有力地驳斥了西方反华势力污蔑中国人民没有游行集会权利的谣言。

这篇文章的标题本来想叫《我的慈善你做主》或者《我拒绝配合你们的表演》。想了想,还是改了。

他人笑我太疯癫,只羡鸳鸯不羡仙。

我笑他人看不穿,只捐思想不捐钱。

让我们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深切哀悼遇难同胞。大家化悲痛为力量,变坏事为好事。统一思想,同心同德,为实现多难兴邦而努力奋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