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一篇重要讲话为何不进毛著

自己的著作收进什么不收进什么是著作人的权利,毛泽东不会将所有讲话收进自己的书里,他得有所选择。但曾经的“一篇重要讲话” 后来又扔一边去了,为什么呢?

1939年12月9日在延安紀念“一二.九”大会上,毛泽东曾高度赞扬“一二.九” 运动,說“一二九” 与“五四” 的意义是同样的伟大。但这篇讲话毛著里有吗?没有。是这篇讲话讲得不好毛才将其扔一边去了吗?恐怕不是。

1949年后,中共历史宣传有一特点:红区谈得多,白区谈得少;红区井岗山谈得多,其它根据地谈得少。凡能涉及到毛泽东则大谈特谈,涉及不到则只谈党的领导。中共一大,毛泽东活着时只谈与会人员多少,从来不提张国焘主持一大会议。

“一二.九”运动亦是如此,毛泽东活着时对这次运动只谈党的领导,从不提是谁具体领导。

那么“一二.九”运动究竟是谁领导的?毛泽东为什么曾高度赞扬其同“五四” 有同样的伟大意义,却又不收进自己的书里呢?

“一二.九”运动的领导人是黃敬,这个人与公与私都应该是毛泽东最好的朋友。与公,黄敬组织领导了中共自己的“五四”;与私,黄敬介绍了江青入党。可以说没有黄敬,江青无缘中共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毛泽东重庆谈判“偶遇”唐讷,俩人握手可以“和为贵”,为什么将“一二.九”运动赶出毛著呢?

黄敬在党內离得太近,倘若收“一二.九”入书,同志们翻读一次“一二.九”,就得想起黄敬,想起当年的青岛大学,想起俞启威和李云鹤。说来也巧了,当年青春火热的李云鹤在青岛大学也是图书管理員。

也许这些只是猜测,毛泽东没那么小心眼儿。唐讷、黃敬都是前夫,没必要亲一个远一个。

但黄敬在党內离毛泽东太近了!

诸君还记得中共进城后以反腐名义杀得两员大将吗?刘青山、张子善均为黄敬手下。事发后,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敬曾托薄一波向毛泽东求情,结果是刘、张被五花大绑押上刑场。估计刘、张的血会让黄敬心惊肉跳,黃敬后来的精神分裂应该始于这一吓。

陈毅在上海说“学赶天津”的话音沒落,毛泽东惩一儆百就拿天津开刀,黃敬不傻也得傻!

“1958年黃敬時任國家技術委員會主任、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副主任兼第一機械工業部部長,由于要趕写一份中國工业发展的報告,連续几天沒睡覺,疲勞過度至使精神分裂。後摔傷,由於醫療事故而去世。”这是旅居海外的王克平先生说的。王先生的父亲是黃敬同学、同志、好友,当年“一二.九”时和黃敬并肩战斗。

但王先生此说不太可信,趕写一份報告疲勞過度累倒有可能,累成精神分裂不可能吧?再说,以黃敬当时的身份还用自己写报告吗?大山曾有拙文《江青引路人黃敬是怎么死的》和王克平先生说的完全不同。1958年南宁会议上毛泽东厉声斥责周恩来等人离右派只有五十步时,会场气氛紧张压抑。黃敬就是在这次会议上突然发病的。去广州的飞机上向另一中共高干大呼救命,是累倒的吗?

毛泽东喜不喜欢黃敬这个名字不好说,黃敬之死也不能说是毛造成的。杀刘、张也没杀你黃敬,批周也没批你黃敬,你怕成那样干什么?

但江青后来在文革时说:入党介绍人是什么李大章,明显抛弃了几十年前的丈夫和革命引路人。

文革,幸亏黃敬早死!

而另一未死前夫唐讷吓得连香港都不敢呆了, 估计毛泽东的“和为贵” 没少入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