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障房已成为公务员享受公权的通道

经济观察报 贾华杰

在北京海淀区限价房 “美和园”7号楼下,常常见到一辆宝马车。4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刘斌副主任在视察海淀廉租房建设时就看到了这辆车,他当时指示,“马上调查这车是私人还是单位的”。据了解情况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后来调查宝马车就是小区业主的,但之后这辆宝马仍经常出入。”

保障房的业主买宝马,这并非个案。记者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发现,北京保障房已经跑出本应遵循的轨道——本来为城市中低收入者提供服务的保障房,在实际运作之中成为公务员享受公权的通道。

以海淀为例,在记者掌握的3725个详细的区级限价房申请者的名单中,与政府相关的人员占比超过了61%。而且,这一比例还由于摇号过程的灰色而更为复杂,在实际分配的房源中,有政府背景人员比区级公示的比例更高,根据记者统计,一些限价房的获得者90%都是与政府相关。

“法院楼”、“人大楼”、“社科楼”、“中科院楼”、“建委楼”、“政协楼”、“公安楼”……北京保障房似乎变身为早年的福利房。

限价房“美和园”

位于上地科技园附近的金隅美和园是海淀区首批入住的限价房之一,当时政府为美和园制定的销售价格不超过7000元每平方米。

截至今年7月底,美和园有1284名业主拿到钥匙。但入住不久的美和园业主就开始出现严重的社会分层。以安宁庄西路为界,小区被划分为东区和西区。

美和园的东区业主以拆迁户为主,这些人主要来自西单长安街沿线街道,为配合2009年国庆盛典的举行而拆迁过来。这些人补偿标准比较高,多数人在小区有3套以上的房子。

即使如此,对比以前在长安街边的奢华光阴,拆迁户经常是恍若隔世,“以前遛弯都在中南海,今天这是哪儿呀?这荒凉的地方!”

但在美和园的西区,业主则是典型的“高知”阶层。8月18日,记者从西区公示板上看到一份业委会委员候选人名单,记者简单抄录了这份名单:赵某(天体物理学专业硕士)就职中国气象局;巩某(博士)中国科学院副研究员;于某(硕士)北京律师助理;胡某(北京大学硕士)北京市国土局;何某(计算机硕士)国家图书馆;刘某(工业自动化学士)中国航天研究院;杨某(法学硕士)北京市公安局;纪某(流行病与卫生系统硕士)国家医药考试中心;胡某(逻辑学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韩某(博士)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某(环境规划硕士)北京大学;康某(已退休、历史学学士)东城房屋土地经营管理中心。

东区的居民说,“筹备中的美和园业主委员会由西区主导,‘高知’是不带他们玩的”。

“高知”们的加入,加剧了对小区车位的需求,虽然承建商金隅集团已按北京建委配建标准要求,以10户配3的标准,设置了停车位,但现在停车位远远不够用了,物业公司不得不在小区道路上又划出100多个车位。

在美和园,还有205套限价房闲置期超过了1年。这205套闲置限价房位于西区的8号楼和6号楼。其中6号楼1层底商已经出售,并投入了使用。6号楼尚余96套,而8号楼全部的108套均在闲置之中。

其实,早在2009年4月,美和园第一批限价房业主即已入住,以此时间计算,6号楼和8号楼空置时间已经超过了16个月。这让美和园小区居民不得不猜测,”这两栋楼是预留给相关单位的”。

除了出现了整栋楼房空置之外,美和园的整体出租率也很高,楼盘周边多个房屋中介人员表示,美和园的出租率大概在30%,目前,两居的市场报价为每月3400元左右。

61%申请者是公务员

北京保障房分配公示信息极为隐晦,本报记者了解的实际情况是,街道办事处接受申请材料,进行所谓入户审核,在社区公告栏张贴公示,再转入区级网上公示,随后进入市级政府信息备案。

至关重要的相关人员的工作信息仅在区级公示中能够看到,海淀区网络公示信息是不保留的,5天后即删除。而北京市政府官方网站公布的“公示信息和摇号信息”往往是无效连接。

本报记者从各个渠道获得了海淀地区3725个详细的区级申请人员名单。通过数据分析发现,在申请者中,与政府相关的人员占比超过了61%。这里所谓的政府相关人员是指国有企业人员、公务员、财政支持的学校研究院所以及其他事业单位。

北京市限价商品住房备案结果公示系统显示,截至8月19日,海淀区已完成限价房备案的名单为20034个。记者作为样本分析的3725个名单约占总数的18.6%。

在3725个样本中,国有企业申请者为772名,占总数的21%,政府机关公务员为381名,占比10%,高校、科研院所为698名,占比19%,事业单位为392名,占比11%,社会类企业和其他类型为1482名,占比39%。

3725个样本中,政府代表有海淀公安局、学院路街道办、海淀建委等;科研院校代表有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首都体育学院等;事业单位代表有儿童医院、国家图书馆等单位;国企代表则有中国一航、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等。

虽然北京保障房整体偏向政府相关人员,但在一些区域上也有自己的特点,例如海淀区就更偏向于“高知”阶层。

2008年8月29日,海淀区举行的旗胜家园限价房的配售摇号“仪式”上,中科院院京区单位在通过备案的219户全部中签,占海淀区中签户数的10.6%。同样政策运作下,在海淀美和园限价房配售中,又有130户中签。

在中科院的“示范”效应下,遵循海淀区的“特殊定向房”的政策,北京师范大学亦为校内教师争取到了239套西三旗限价房,分别是旗胜家园D16-2号(1-28层)整楼以及D16-4号楼(1-5层)的15套。

另外。除美和园外,昌平西三旗旗胜家园限价房,亦有近一半房屋定向分配给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等单位。

福利房回潮

按照海淀样本,保障房申请者61%以上都是政府相关人员,如果政府在分配过程中不再 “进行操作”,那么最终结果也应当与此比例持平,但最终结果会怎么样?

按照规定,申请者提交申请之后,随后进入街道和区级审核,但一位已通过区级限价房公示的律师说,街道和区级审核基本流于形式,而北京市的审核则是通
过个人纳税情况和公积金缴纳基数进行收入推导。“但谁都知道,高校和科研机构人员的兼职收入是很少主动申报交税的。”这位律师说。

经过三级审核之后,按照政策海淀区的名单公示就转入备案,即进入了“轮候”程序。但遗憾的是,在北京建委公示系统中,备案名单和最终房屋摇号中签者的工作单位等信息均被隐去,外界难以看出最终分配结果的全貌。

2008年海淀首批摇号结果公布后,海淀建委曾表示,“摇号完全是公开、公平、公正的。”实际上,首批进行摇号分配的美和园就有建委人员入住。这个小区内,还有一些楼层被物业人员戏称为“人大楼”、“社科楼”、“中科院楼”。

本报记者对海淀区最近一期“领秀慧谷”限价房的摇号结果进行了跟踪和分析,发现在534个限价房中签者中,除去无法查询到任何公示信息的人外,90%均是与政府相关人员。”

除去这些公开进行配售的保障房外,在西三旗旗胜家园限价房中,有中央部委在其中有单独一栋楼,他们还把本来公用的地下车库,用电动门锁起来,仅允许自己人使用,此外,在海淀田村的保障房项目中,也有多个部委参与分配。

而朝阳常营保障房小区有北京高级法院几栋楼,他们自己把这几栋楼与小区其他住户隔离了起来,自己单独另请物业公司管理。据了解,农业部在东坝也有定向的安置房。

除去占据北京公开的保障房外,由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负责的各个部委福利分房的渠道也存在,此外北京市各个政府机关也存在自我单位建房的情况,而这些,都会算在北京市住房保障建设的大盘子里。

北京建委官员曾私下对本报记者表示,“之前的定向分配导致现在工作极为被动。”而记者从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了解到,实际上政府内部对如何公平分配保障房也没有讨论。

由于缺乏公平的分配机制,华东师范大学的陈映芳教授担心,北京保障房的分配与此前广受诟病的经济适用房和安居工程一样,该项政策的执行结果是:国家的财富再次进入了一部分富裕阶层的腰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