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油包子

看“燕人”的《霉干菜》,不由得想起儿时的一种美食来。
这东西将近二十年不见了踪迹。
这美食便是从前的“伏油包子”。
想必如今的人有好多不曾见到过这伏油包子的。这包子里面的馅讲起来也简单,就三宗东西:猪油,白糖,霉干菜。
儿时的“伏油包子”,也就是五十年代私人开餐馆的那时节,店家老板为站住脚,招徕顾客,千方百计得打牌子,制作面食糕点,选料精细,做工精湛。那时候做包子的面粉,选用的是“75”标准粉,蒸出来的包子一揭开笼盖,隔老远,便闻得到霉干菜那扑鼻的香气儿,不说吃,便是闻,也馋人啦!这“伏油包子”的面皮儿,显得是又白,又泡,又松软,里面盛的那馅也厚实,白糖和猪油包在里面,经猛火一蒸,上大汽一闷,都变成了“水”,吃的时候,得当心点儿,尤其是大热天里,吃这“伏油包子”更得提防点。
小时候,曾听到老人们聚一块闲谈,说过一白话。
讲的是本地有一汉子,大热天打个赤膊,进馆子寻吃食。曾听人说过,道是这“伏油包子”挺不错的。于是,也想开个洋荤,喊了一大盘包子。
包子端哈来,汉子性急,迫不及待,抓起就往口里边塞。不打想包子皮儿一咬破,里头的“水”便流到了手臂上。汉子烫不过,把胳膊肘儿往上一抬。哪曾想,这馅水儿顺着手肘直往下流淌。
等他腾出手来想揩掉时,那糖水早已经淌到背后去了。飞滚的馅汁儿烫得汉子直咧嘴呲牙,跳起老高。
等到公私合了营,这馆子也少了一多半。
原先闻名的“伏油包子”,也就空剩下一个名儿。虽然里面的那馅依然还是霉干菜,猪油和白糖,但那份量却少了一半还不止,做包皮的面粉,也不如先前那样白。白糖和猪油减少了,包子也硬梆梆的。出本子(挖苦)的人常拿这“伏油包子”说笑:硬得像是鹅浪古(卵石),打得狗子死!
尽管如此,人们还得吃它。不吃吃么得哟!一条街街上,就这一上一下两个馆,卖独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尤其是那时候缺少油水,定量供应每人每月二两油,这油用来刷锅都做不到!
肚子里头没得油水垫底,哪怕胀得肚儿圆滚哒,隔不得两钟头,又觉得饿了。于是,手里头捞得几个钱,便往这馆子拱,拣那“伏油包子”来两盘。图的是包子里面那点子猪油。
这会儿包子里头的霉干菜,也不似早先了。嚼在嘴巴里,像是嚼木渣的。运气不好的时候,兴许还嚼得到砂子和泥巴来。遇到这败兴的事儿,真尴尬。发火吵一架吧,都是本乡本土的几个人,朝不见面晚相见。不吵吧,又觉得窝囊,闷气。
后来,这包子越做越孬,渐渐地,蒸一笼得卖上一天。
好多年没品尝这“伏油包子”的味儿了,也就渐渐地忘脱霞影。直到看见《燕人》的霉干菜,才又勾想起它来。
如今见不到这东西,恐怕是因为包子里面的猪油与白糖吧。
现在的人讲究养生,提倡健康生活,凡属高糖,高脂肪,高蛋白的食品,一概关了“大门”,不准通行。这样一来,吃的人便寥寥无几。自然,也就没了生意。
在这个讲究效率,追求利益的时代,蚀本生意断然是没人去做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美食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