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r:经济问题,归根到底还是政治,犹太银团坐的稳江山最重要

一个政权,如果要能够做的住江山,必须获得足够的支持,加拿大的社会,能够获得足够的支持,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是社会的顶层能够有机会捞钱,社会的顶层是一个社会最有智慧和能量的阶层,而这个阶层,可以在这里积累财富,也可以将财富转移,而将财富转移的时候,就必然带来本地的资金外流,从而使其他阶层的生活水平下降。对于社会顶层来说,财富的安全,是首先需要保证的,没有这个,要么社会的顶层会使用手中的资源,更替政权,做不到这点,就会带着财富离开。
第二个方面,就是社会的普通中层,也就是有工作能力,青年中年的劳动者,能够有工作,能够保有一份财富并认为自己是有产者,是所谓的中产阶级。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中产阶级,都仅仅是在债务陷阱中苦苦挣扎而以,所谓的财产,如车子房子,都是别人向他们收钱的一个个绞索而以。
第三个方面,就是社会的最弱者,还没有工作能力又无法升学的青年,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还有不愿意劳动的人,都能够得到社会的支持,能够维持生活并且害怕制度变化导致他们的福利消失。

美国现在的问题,之前三点都做得很好,但是随着资本外流,最顶层会发现别的国家有更好的投资机会,从而带着资本外流,而中产阶级陷入了沉重的债务陷阱,分分钟发现自己实际上是一无所有的,会因为还不起贷款而被从房子里面赶走。(房价太高,导致按揭的还款额超过了中产阶级的现金流)。对于底层的社会福利,随着通货膨胀和政府赤字的增加,吃福利的实际生活水平在下降,(在最低工资里面说了)。
对于现在的中国,由于资本的流入,最顶层当然能享受资产增值的红利,而中产阶级也能够体面的生活,而没有发现自己正在坠入债务的深渊,对于最低层,由于政府的财力增加,也在慢慢的改善社会福利,社会底层的满意度在提高。

民主制度下,最顶层的精英还是可以掌握政权并为自己牟利的,这点,中美没有差别,而民主制度下,官一样是黑的,不过吏就没有什么机会贪腐了,而在一个专制的体制下,小吏们只是往上吸血的工具,所以在群众面前,表现得尤为可恶。换而言之,所谓的民主国家,通过银行向小民吸血,通过律师会计师维持社会秩序,所以这些国民恨银行家,恨律师,而不是恨政府的基层官员,而小民自认为可以通过选票把讨厌的领导拉下马,却不知道,背后操盘的还是同一批人。而选举割裂人民内部,让群众互相争斗,也就不会把矛头对向最后的黑手了。

经济危机本身,是美联储加息,刺破自己的房产泡沫导致的,而对待经济危机的第一点,就是降息,从而减少中产阶级的负债,以避免他们最终一无所有而来反对这个体制。去杠杆化的货币政策,将最终导致资本回流美国。

如果用一个比喻,经济危机,就是两栋房子,不断地交换着砖头,美国这房子,现在不断从另一栋房子的地基处挖了砖头,来夯实自己的基础,同时不断地把自己的上层建筑拆下来,把砖头堆到另一栋房子上面,表面上看,另一栋房子越盖越高,而美国这房子在不断的被拆,特惨,而实际上,另一栋房子越高,离倒塌也就越近了,反正,塌了之后,砖头就是白菜价了,倒时候就看美国这楼把别人的砖头都收回来吧。
中产阶级在债务陷阱中的深度,就是国家或者说政权稳定的保证,如果中产阶级发现了自己实际上一无所有的,而政权又不能保证最低层人民的福利,那么一个政权的崩塌就在眼前了。

当然,福利的概念是不同的,加拿大700加元一个月的福利,在中国农村就过得很好了,相比较,中国农民政府一个月补贴200块钱,加上地里刨食,也可以过得下来日子,如果换成50加元,给加拿大的救济金领取者,恐怕第一件事就是暴动了。
通货膨胀会让福利缩水,导致最贫苦的人民生活无着,而一旦他们开始通过破坏社会来获得最低的生活保障,整个社会要付出的成本就要大大增加了,最终恶性循环就会开始,福利减少,治安恶化,增加治安,政府预算更紧张,福利进一步被压缩……

再说一下国内大家不太熟悉的债务重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降低利息,减少每月的付款,比如有人在年息9%的时候买房子,一个月月供是1000块钱,现在这人失业了,只能拿65%工资的失业金了,这个时候,有人按照2.5%的利息借给他一笔钱,让他先把房贷还了,然后再一样,每个月还新贷款,只要一个月付750就行了,对于这个人来说,经济压力就要小很多了,使用失业金付款,也能付得起了。
减债的过程,是需要新拿出来一大笔钱的,这个钱的根源,其实就是美联储,话说这个人买房子时候9%利率的房贷被打包成了债券,被银行交给美联储作抵押,美国财政部发行大量国债,低息向大家借钱,然后美联储把这个钱重新低息贷给银行,银行再贷给原来买房子的那个人,用来赎回开始高息房贷。而贷款公司拿到了这个现金,就拿回美联储,买回抵押的债券。换句话说,钱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美联储。
美联储拿着钱干啥,便有了最近的新一轮量化宽松,向二级市场购买国债,进一步炒高国债的价格,降低长期利率,这一轮量化宽松,注入市场的资金,使来自于市场返还的,并不是凭空产生的,所以市场用前期的暴跌行情,来对此进行回应,直到伯南克的新讲话出来,才有所好转。
如果这点不认清楚,认为美国还在向市场大量注入资金,进行资本输出,那就会错误判断很多东西。

归根到底,从政治的角度看,美国所做的,不过是让自己的精英阶层能够继续保有和赚取财富,而同时不让自己的中产阶级发现自己实际上是中惨阶级,放弃了在债务的泥潭中挣扎。

对于别的国家,美国作的,就是让财富尽量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而让中产落入沉重的债务泥潭中(欠的是谁的钱?本国顶层和美国的钱。)而一旦中产的财富梦想破灭,社会福利无法让低层满意,那么,别的国家的顶层,就只有拿着钱跑路美国一条道了。当然,哪个国家最先倒下还不一定,但应该不是中国。因为任何一个大国倒下,其红利都够吃几年的。
如果用个比喻,可以说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等等,是一群食客,而美国是个卖啤酒的小妹,啤酒很贵,但是可以先白喝,大家一齐喝,最先喝倒的买单,然后大家一齐喝吧,中国呢,并没有把每一瓶小妹送上的啤酒都喝了,而是屯着,倒是巴西喝得痛快,看看谁先倒下吧。反正,先倒下的,估计会死的很惨,替大家买单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