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一十部落:行长外逃,一个需要的谎言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69a5255a6c4f7aa5

7月初,美国媒体报道,因其股票价格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低于每股1美元,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被要求退市,并转至场外市场。

“两房”的呆坏账是引发本轮金融危机的导火索,两房的股票价格也从2007年初的最高70美元降至如今的不足一美元。换句话说,如果谁在金融危机前购入两房股票,并一直持有到现在,那么他的绝大部分投资都已经亏损了。

两房是山姆大叔培养起来的怪胎,它既不是私人企业,也不像是国有企业,它本来应该破产重组,但因为山姆大叔的直接担保,却能够“僵而不死”。也正是因为这种担保,两房跌至不足一美元的股票在理论上还有上涨的可能性,而两房的债券,则几乎享有如美国国债一般的安全性。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太平洋对岸流传的谣言显得如此荒唐、如此没有技术含量。这则谣言说,因央行投资美国两房债券而亏损4500亿美元的外汇存底,中国政府高层决定惩罚周小川,于是,周畏罪外逃。这时候,美国国会发言人、美联储副主席科恩则威胁说,如果中方处理央行行长,美方将公布中国5000名高官在瑞士银行的存款额。

这则谣言具备一切优秀谣言的基础,1)具体的人物、2)激动人心的事件、3)丰富的细节、4)真假混合的事实和5)当事人不便于辟谣。因而,这个谣言很容易被大面积传播,也很容易被人们相信。但尽管如此,因为漏洞百出,这个谣言要被人们所信服,仍然要求信谣者、传谣者在智力、智识和智商上的大幅度妥协。

这个谣言有三个可直接证伪的论断:1)央行投资两房债券亏损4500亿美元,2)美国国会发言人、美联储副主席科恩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3)美国政府可以、能够且有必要公布中国高官在瑞士银行的存款额。

首先,央行投资两房债券亏损是无中生有的说法。信谣者和传谣者要相信这个谣言,他必须不具备经济学和金融学最基础的知识——完全不懂债券和股票的区别。

郭凯是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在《弱智的谣言》一文中,他写道,“两房股票可能一文不值,可两房债券因为有政府担保,非但没有贬值,而且在低息的状态下,最近两年,两房债的价格一路飙升”。所以,“人民银行持有的两房债非但没有变得一文不值,在过去两年,应该还有着相当可观的回报率”。http://www.kaieconblog.net/2010/09/01/10132/

其次,科恩这个人既不是美国国会发言人,也不是美联储副主席。信谣者和传谣者要相信这个谣言,他必须要对美国政治缺少最基本的了解。他必须相信,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可以兼任多个完全不同、而且存在监督关系的职位。

在美国,国会发言人被称为speaker,也就是众议院议长,而现在的众议员议长是南希·佩罗西。的确有个叫Kohn人(Donald Kohn)曾经担任过美联储副主席,但他在2010年3月1日就已经辞职了,不可能8月份出来威胁中国政府。更何况,国会和美联储存在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一个人既担任国会发言人又担任美联储副主席,在美国绝不可能发生。

最后,美国政府几乎不可能掌握中国高官在瑞士银行的存款额(假如有的话)。信谣者和传谣者要相信这个谣言,他必须相信,瑞士及其它国际银行和中国国内的银行一样,对于政府的要求都有(要)求必应。他必须相信,瑞士银行愿意将客户信息等核心资料交给美国政府,愿意成为美国“肮脏的”外交手段的牺牲品。

美国政府的确曾以民事诉讼作为威胁,要求瑞士银行提高客户信息,瑞士银行也的确被迫听从了美国政府的要求。但是,这些客户仅限于美国公民,理由也是因为这些客户有逃税嫌疑。瑞士银行不可能将外国客户的资料交给美国政府,美国政府更不可能公布本国公民的银行信息。

其实,这个谣言的原型是一个段子,即中国政府永远不会同美国作战,因为美国政府一旦威胁公布中国高官及其子女在美国的个人信息,中方将自行崩溃。但不管是这个变异后的谣言,还是那个作为原型的段子,都显得十分弱智,因为他们想当然的认为美国政府可以和中国政府一样在国内为所欲为。

上述三个理由,是认定此事为谣言的最直接证据,而在其它方面,这个谣言同样显得毫无逻辑可言。比如,央行行长无论如何也算是正部级高官,而在中国,这样的高官会因为投资失败就受到整肃,以至于需要逃到国外吗;另外,一个中国高官的外逃,又是如何可以引起中美两国的直接交锋。

虽然这个谣言说的煞有介事,但却没有任何可能自圆其说。信谣并传谣,显然需要作出智力、智识和智商上的大规模牺牲。事实上,任何一个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个谣言的生命力却显得如此旺盛。在官方三次“间接”辟谣后,在各种破绽被揭穿后,不少人依然愿意相信并传播这个谣言。无论如何,这都不能不令人感到奇怪了。

谣言之所以如此旺盛,有关政府的负面信息经常属实是一个原因,中国没有有公信力的独立媒体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即这是一个需要的谎言——尽管人们怀疑这个谣言的真实性,但人们更喜欢这个谣言所传达的潜在信息和所输出的价值观,因而,人们便不再在乎这个谣言的真实性。

仔细分析这个谎言,它包含了这样的几个信息:1)官员无能,葬送国家财富;2)中央高层严惩官员无能和官员失职;3)高官畏罪潜逃;4)政府高层在海外拥有巨额财富;5)美国政府(为了中国人民利益)同中国政府激烈交锋。

想一想,这样的信息符合了多少人的假设、猜测和预期。很显然,这样的谎言无疑是一个需要的谎言,它满足了很大一部分人的白日梦。这些人,他们不在乎事实的真假,他们只在乎这个事实——其实是这个谣言——符不符合他们的观点。

如果符合他们的观点,这就是他们需要的谎言,他们也很愿意为这个谎言添油加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