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燕玲:土地置换已成台商最大头痛

台湾自由撰稿人

土地的价格一日千里

台资企业经营影响最大的,则是土地置换的问题。

海基会副董事长高孔廉日前率团前往大陆访问,这是ECFA签订之后,海基会首度赴大陆华东参访,对于ECFA的签订,许多台商都表达高度的肯定,但在肯定之余,也反映了不少他们在大陆经商,目前所遭遇到的问题。

其中,对台资企业经营影响最大的,则是土地置换的问题。

早期台商赴大陆,多以制造业为主,工厂也都设在城市近郊,但随着长三角一带经济型态的改变,人口密度愈来愈高,以往以工业用途为主的开发区,当地政府已计划变更为住宅或以服务业为主的商业区,如此一来,原来的工厂就势必得往更外围的地方迁移。

土地价格一日千里

茂宇电子化学总经理李丽娜指出,她的公司有上千亩土地,然而浙江房地产一日千里,她的厂房门墙外,如今已盖起了一幢幢的高档别墅,当地政府在考虑到经济发展的状况,对于土地的开发有了不同的思考,于是希望她的厂房能够拆迁到别处去,为了城市的繁荣发展,她虽愿意配合当地政府的政策,只是土地置换的补偿,如果不合理,势必会对企业造成严重的损失,很多早期到大陆发展的台商,现在都面临同样的状况,台商们现在只好各凭本事地去和当地的政府谈补偿条件,因此,她希望海基会可以与大陆磋商出一个合理公平的补偿机制,不要让台商一家一家去和大陆政府谈。

杭州西湖商标装饰公司负责人张仁良就以他的亲身经验指出,当初他来设厂时,政府所批的土地使用年限是三十年,但在2009年时,他的厂房面临拆迁,政府给他的拆迁补偿费,根本不够他在乡下盖房子!

浙江荣德机械副总经理吴明机则针对拆迁补偿费的计算,提出了建议。他表示,目前大陆对于厂房的拆迁补偿费,是以二手房的价格在估算,但是台商移到另一个地点重建厂房,厂房的兴建成本是以全新的价格在计算,所以台商所领到的拆迁补偿费根本盖不了新厂房。

吴明机同时指出,土地的投资密度,则是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所谓的投资密度是指大陆政府在批出一块地时,会依行业别设定出一个投资金额,例如五十亩土地当初一亩地的投资密度是十万元人民币,所以五十亩土地的总投资金额,就是五百万元,但现在被要求迁走,而新的土地如果投资密度是二十万元人民币,五十亩地的总投资金额就变成一千万元,这无疑会对台商的经营成本造成沉重的负担,因此吴明机认为,新土地的投资密度,应该小于原来的投资密度较为合理。

纳入投资保障协议

除此之外,让许多台商与当地政府产生严重纠纷的,则是对于土地增值后的利益分配。

一位经常协助台商处理法律纠纷的律师私下表示,大陆土地近几年飙涨得非常厉害,假设当初批出来的土地年限是三十年,一亩地价格是十万元,现在只到二十年就要征收,但一亩地价格却涨到了五十万元,一般大陆政府的补偿,是以现在的五十万元乘上剩下的十年年限,向台商征收,因此大陆政府觉得,这样的补偿条件他们已经有所退让;然而台商的着眼则看得更远,他们认为,变更后的土地一亩可能会涨到一百万元,所以就要求应该以一百万元的价格来征收,再不然就希望参与变更后的开发计划。

听到许多台商纷纷针对土地置换的问题提出意见,海基会副董事长高孔廉表示,两岸接下来就要协商投资保障协议,在投资保障协议中,两岸就会针对土地置换的补偿条款进行商谈,海基会一定会全力来保护台商的权益。

大陆土地是国有,只要政府一声令下,房子说拆就拆,但在民主化的台湾,土地是私有,所以台湾每每碰到要土地征收时,总是大小抗争不断, 在这次的参访中,一些国台办官员也好奇地打探,台湾政府遭遇到抗争时会如何处理?听完近日台湾政府处理的手法,逐渐出现向抗争民众退让的作法,他们忍不住感叹:「个人财产的保护与公众利益之间如何取得平衡,还真是一个大问题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