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可能性

今天,笔者偶尔看到了这则消息——据《越南经济时报》2010年1月30日报道,近日越南政府监察暑颁布2010年1号通知,从2010年3月16日开始,中央、各省市和各县机关、公立事业单位、政治社会组织以及军队和公安系统的副科长和相当于副科级以上的干部有申报财产的义务。此外,须申报财产和收入的对象还包括国营经济集团、总公司和公司董事会和经理部领导成员。
  对于越南的财产申报制度,笔者此前知道一点,2007年越南总理阮晋勇就已经签署颁布了财产申报的法令。之所以越南检察署2010年1号通知能吸引笔者,是因为前几天笔者无意中看到了中央电视台报道越南大规模庆祝越共建党80周年的内容,央视画面给笔者的直观印象是——越南人的舞台表演和庆祝方式甚至背景中胡志明的巨幅肖像与中国大陆正在发生和已经发生的庆祝场面十分相似,几乎就是央视某个庆祝晚会的翻版,笔者不知道央视画面中的越共总书记农德孟会说什么,但是笔者以为他说的内容无非和我们这边领导说的内容大同小异。笔者有这样的观感真的不能怪央视,央视并没有“诱导”笔者去想越南与越共中央和大陆以及中共中央有什么异同,一切都是笔者的观感。有了这个观感垫底,在偶尔看到越南检察署的1号通知之后,笔者才知道自己被自己的眼睛骗了。那个站在台上讲话的越共中央总书记有申报财产的义务,而大陆这边的各级书记们都没有这个义务,这个越共已经和以前的越共不一样了。
  在财产申报的问题上有大陆特色,但是大陆特色是世界反腐领域里的最大笑话,这个笑话堪比“皇帝的新装”。地球人都知道,在大陆,财产申报,非不为也实不敢也。
  1999年9月l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中规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究。这年月,即使死扛闭口不谈是谁行贿的(开口就构成受贿罪了),家里头来源不明超过30万元的国家工作人员将数不胜数。大陆一旦申报财产,届时,副处级以上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里的老板椅定将十有九空,只有一位愁眉苦脸地盘算着单位这一摊子事儿怎么忙得过来。
  所以,只有既往不咎才能不地震,只有废除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才能达到既往不咎的目的,在既往不咎的基础上才能出台财产申报制度,这样领导们都可以安全地申报财产了。财产申报制度呼之不出的“奥秘”在于呼喊的人不是把门的人,钥匙在把门的手里,必须经过领导们点头同意,财产申报制度才能出台。
  笔者不是领导干部,没有什么来源不明的财产,但是为了安定团结、为了和谐发展、为了伟大复兴,笔者赞成废除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反正这个罪名原本就是个不痛不痒的物件,一直以来都起不到惩罚贪腐者的作用,现在反而成为领导们金盆洗手改邪归正的最大障碍,依我看,干脆废了它。
  为了抗日中国死了不少人,为了打败国民党中国死不少人,为了抗美援朝中国死了不少人,为了文革中国死了不少人,为了惩越中国死了不少人,死了这么多的人才换来了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期”,为了抓住“战略机遇期”为了更好地利用“战略机遇期”,为了在先锋队领导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废除一个刑法条文实在算不得什么,既不死一人又不放一枪,何乐而不为。
  甭说废除抑或增加一个条文,即使立一部法律,对于领导们来说也是小菜一碟,废除的路径图连笔者这样没当过领导的草民都能画出来。首先,统一口径请各路砖家血者论证废除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利国利民之处,且与美国屡屡挑战我外交底线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然后,由重量级媒体用翔实的数据披露,自从这个法条施行以来,仅仅因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而被定罪的案例极少(这的确是实情),有力地证明这个条文的存在实在是浪费司法资源;其后,引导舆论一致认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放纵贪腐分子的大漏勺,本着严厉打击贪污腐败的目的,应该坚决查处犯罪分子的财产从哪里来的,不可能查不出来(这句话的理论依据是“只要功夫深铁杵都能磨成针”),查出来必须定贪污罪或者受贿罪,毕竟贪污受贿30万元要判十年以上,而30万财产来源不明,才达到刚刚追究的起点,也就判个一年左右,为了不纵容一个腐败分子、为了对腐败毫不手软、为了向全世界显示大陆坚定的反腐决心,该条文必须予以坚决废除;最后,这个废除活动必将得到纯朴大陆民众的举三手拥护(注,多出一只手代表大陆民众的无比激动),再履行个手续、走个过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就可以水到渠成地over了。
  文章写到这里,困惑笔者的是,为了反腐、为了财产申报制度能够娩出,废除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这么简单实用的办法科学院、研究所之类的智囊机构不可能没有想到啊!那么,领导们顾虑啥呢?!(作者:王卫东律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