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公共卫生政策和个人健康的利益并不是一致的

公共卫生政策和个人健康的利益并不是一致的,在考虑个人利益的时候,首先要牢记这一点。

举个极端的例子,对于每一个个人来说,最好的情况是别人全部接种疫苗,强化针也打上,自己啥也不打。这样别人都得不了传染病,也就不可能传给我。而我则避免了所有可能的疫苗副作用。这个利益显然和公共卫生政策的目标背道而驰。

另一方面,公共卫生政策的制定者脑子里想的就是一个herd immunity,也就是人群免疫。如果整个人群里面有足够多的人对某种传染病产生抗体,这个传染病就不可能在人群中大规模爆发。这个比例依不同的传染病而不同,一般认为85%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强化?就是因为第一针下去,人群中获得抗体的比例到不了85%,有些人一针没产生足够抗体。第二针下去比例到了吗?保守一点不行再第三针。不管你以前有没有这个抗体,打了多少针,一律抓来再打一针,于是人群免疫有了。F

但是,免疫学里的一个已知事实是,如果一个人已经有了足量的某种抗体,继续接种同种疫苗可能会导致此人产生自体免疫(autoimmune)的症状。

那么,作为每个个人来讲,最佳策略是每打一针,过一个月就去验血看看有没有产生抗体,如果有了,就不要补强。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的公共卫生当局采用这个办法?因为对每一个人扎一针的费用远小于为每一个人验血的费用。整个强化接种的手法,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叫一个漏网。

我不认为那些阴谋论有什么根据。我只是觉得我国的卫生当局和其他各国的卫生当局,以及WHO一样,过于执着地追求彻底消除某种风险(这里是麻疹)。殊不知风险是永远不可能消灭的,当你在消除某一方面风险的时候,你正在另一方面制造风险。人类以为对疫苗知之甚多,其实过度使用疫苗的副作用对人类来说仍然是一个unknown unknown。

声明,本人是有偏向的。俺的孩子在九个月的时候打了MMR疫苗后整整八个月不长重量,出现严重的自体免疫反应和许多自闭症的典型症状。所以您在决策时应将本人这种偏向考虑进去,并考虑出现这种严重反应的概率毕竟是不大的,take my advice at your own risk。

同样的,对于卫生当局,take their advice at your own risk,没有人会为此负责。

I wish you an informed decision.

问:网上流传王月丹博士质疑此次麻疹普种的行为,你有什么看法?

答:王月丹博士敢于质疑卫生部的行为,是值得赞赏的,他质疑的方向也是正
确的。中国的官员要习惯于被人质疑,不要动辄说人造谣,尤其是对方是专业人员的时候。没有人质疑就很危险,很容易搞大跃进,因为科学不等于盲目蛮干。王月
丹博士作为免疫学专家,其质疑是有道理的,卫生部不应,也不能回避,应当向公众出示国内疫苗产品有效性的技术证据,有多少,出示多少,以释公众之疑。国外
疫苗有效,并不标志国内疫苗就有效,前一批疫苗有效,并不表示后一批就一定有效。王月丹博士关于死亡率的计算并不完全对,但他提醒我们麻疹在中国的死亡率
并不可怕,进行麻疹接种一定要平衡效益与风险,接种疫苗是有实实在在的风险的。

问:方舟子批王月丹,认为卫生部的举措不容置疑,你有什么看法?

答:蚂蚁批评骏马不会吃草。一个外行批评内行,不值一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