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宁海民间融资标会崩盘,殃及80%当地民众

原文

一个多月已致12人自杀。这样的事,就发生在浙江宁海县,被涉及的家庭占当地的百分之八十。
  所有这一切的起因,源于标会。
  【一】
  作为一种民间融资方式,标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宋年间。标会又被称作“互助合作会”,由发起人邀请若干会员参加,定期举办。
  宁海的标会早已有之。早在1993年的时候,当地就已经崩过一次会,当时每个会平均的资金规模在几十万元之间,最大的也就一百多万元。但是标会的崩盘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创伤,“清会”整整花了四年时间。
    1999年,宁海的经济初步恢复元气,“标会”又卷土重来。也许是接受了几年前的教训,刚开始的标会都是月会,入会的人也不太多,每个会员的会钱在数百元到几千元之间。
  
  标会的发起人也就是组织者一般叫会头,普通会员叫会脚。开始时,由会头把会脚召集到一起,约定本标会的本金规模。一般的标会都是每月开标一次,参与标会的总人数就是标会应该还款的月份,60个人的标会其寿命一般就是60个月。
  以一个常见的千元会为例,首月的第一次聚会投标,按规则由会头得标。所有会脚必须缴交1000元,会头可得60000元,这意味着会头可以在首期享有无息借款的权利。第二个月的第二次聚会投标,其余59个会员大家都来竞标。大家把自己要出的利息,也就是标息写在一个纸条上,然后开标,标息最高者得标。
  须拿出1000元给甲,其他58个活会会员,则各缴交1000-200=800元给甲,所以甲可以一次借得1000+(800×58)=47400元。尔后甲丧失投标权利,每个月要拿出1000元来交给下一个得标人。以此类推,第假设甲的标息最高,为200元,那么甲就得标,会头因已得标就变成死会,所以本月必59个月轮到最后一人。此时,其他会脚都已死会,前面59人都必须缴交1000元给他,他可以一次得标59000元。标会至此结束。
  百元会里标到的钱,拿到千元会里标,千元会里标到的钱,再拿到万元会里标。按照内幕人士的介绍,在一个标会里总是后边中标的会脚能赚到前面中标的会脚支付的利息,知情者说,在标会里这就叫做以会养会。因为目前每个标会里的会脚都在20人以上,有的规模甚至在百人以上。如果在百元会中以100元本金标到了2000元钱,可以马上拿着去参加千元会,就可以至少标到20000元的大钱。拿到了20000元后又可以参加万元会,在那里可以至少标到20万元以上。
    这位知情者提供了一个标会的会单。一个由林小春做会头的10万元会由31人组成。这就意味着,参加这个标会的会员,可以用10万元一次性标到至少300万元现金。至此,标会基本上还是良性的。
  真正的疯狂做大,开始于2007年夏天,日日会的开始。当时的宁海跃龙市场内,数十人开始了这种游戏。
  据了解,宁海的民间标会在今年7月20日前,最大规模的甚至有百万元会,一次开标中标者可以拿走上千万元现金。另外,标会的开标周期也从以前的一个月一次发展到半个月,十天一次,最后到了一天开标一次的日日会,这是一个怪物。产生的连锁反应是致命的。
  与此同时,参加人员也迅速膨胀。很多会脚拉着亲朋好友一起加入了标会。家里没有钱的也要借钱加入标会。大家对于标会的痴迷接近疯狂。不仅如此,标会的触角也渗透到了宁海县的各个角落甚至银行,涉及的总经额达300亿以上!截至2010年7月20日,随着宁海县政府的禁止通告,悲剧开始上演。
  7月28日,一会脚跳水自杀。
  8月3日,一会头上吊。
  。。。。。。
  截止9月5日,已有12自杀或被杀。外逃的会头更多。
  近四年时间里,宁海县政府基本不作为,放任不管。终于尾大不掉,难以收束。2010年7月20日,县政府贴出告示,要求所有参加人员,特别是会头,清理退出,期限为2010年10月20号。期间不抓不捕,给她们清理时间。
  然而,7月23号开始,县政府出尔反尔,开始抓会头6人,后放回一人。恐慌自此而始,大批会头开始停止清理,携款外逃。截止8月底,20多人被抓,群体性恐慌开始,自杀愈演愈烈。更多人开始外逃。为防止大逃亡,县政府开始冻结会头房产和账号,禁止任何形式的抵押贷款,目前已这样处置248人。致使大部分想断尾求生的会头不能动弹,会款无法清理,在会脚们的逼迫下绝望自杀。
  当地公安人员穿着便衣,冲进标会现场,抢钱抢账簿抓人,然后以聚众赌博论处,没收钱物。
  这就要说到另一个有牵连的话题,宁海的另一大特色,这就是赌博。
  【二】
  是什么造成了“标会”的崩盘?
    所有人的回答出奇地一致:是赌潮,赌场造成了标会的疯狂,最后导致了崩盘。
  宁海的地下赌场在当地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到现在已经有三四年历史了。最早的赌场开设在桃源街道的下洋葛村,其幕后老板是绰号叫“长脚兵”的人物,据称此人精明干练,出手阔绰。“长脚兵”最为显着的特点是他随身携带的钱。其轿车脚踏下经常性放着50万以上现金。 
   赌场的地点经常更换,包括宁海的各个乡镇,还有宁海周围的山。有一段时间就设在杜鹃山上。每次赌场开张时,约有20多名马仔看场,每个人都配备对讲机,主要分布在各个路口观察,一有警察或者陌生人出没,马上通知场内人员散去。
    马仔们看场的报酬是每天200元人民币,如果遇上公安机关抓赌,马仔们被抓进看守所以后,每天还能获得500元的额外补贴,因此,不少马仔都愿意被抓。
    “如果没有熟人带路,根本进不了赌潮,一名熟悉内情的人士说道,要进赌场,要经过三道关卡。
    赌场内往往只有一张桌子,玩32张牌,四名玩家摸牌,其他玩家分别下注,人数往往能达到一两百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参与赌博,有人下注、有好事者观看、场内甚至有卖方便面、茶叶蛋的。
    “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了。”一名坦言自己去过赌场的人士说道。
    赌资的多少和参加人数有关,多的时候一天台面上的赌资可达五六百万元,少的时候几十万元。一个在当地传为笑谈的故事说,一个赌徒到某个地下赌场赌博,那人将仅有的9000元作一注押了下去,没想到竟被庄家呵斥“把零钱拿开”,原来这个赌场每注要1万元整起押。
    赌场的抽成是赢了抽7%,输了抽6%,如果先输了10万元,后来又赢回这10万元,就必须付给赌场老板共计1.3万元的抽头。
    除了大的赌场外,也有其他小赌场,但是据说如果在大的赌场赌博被抓获,赌场保证你只会被罚款,不会被劳改,罚款和被没收的赌资都由赌场出”。由于其“信誉良好”,吸引了多数赌客前往。
    “长脚兵”并不是独占所有的好处,他在赌场中的股份是50%,其余分给他手下几十名大大小小的赌徒,他需要靠这些赌徒来活跃赌场,吸引赌客。
    胡法高是一个赌徒,他在输钱之后就参加了标会,用标来的钱还赌债。知情人士称,很多的会中,一半左右是赌徒,另外一半则是梦想发财的人们,这些赌徒以高息标走会款带到赌场,然后全体会员只能寄希望于他的手气。
  为了筹集赌资,标会在某些人的操纵下,从月会变成了“日会”,为的是能够更快地抽血,来养活赌常还有一部分会钱则进入赌场外围,用于放高利贷,专门借给那些赌徒。据称每万元高利贷每天的利息是300-500元,隔夜600元。
  如果一个赌徒输光了,放贷的人还会把钱继续借给他,指望他赢回来,才能偿还债务。
    随着标会的崩盘,宁海的地下赌场规模缩小,已有偃旗息鼓的迹象。
    宁海县公安机关目前正对在逃的会头进行通缉,据称,这些会头涉及的金额都在千万元以上,最大的有3亿多。
  【三】
  伴随标会的而产生的,除了赌博,还有高利贷和房地产。
  由于宁海的小企业众多,银行贷款渠道的门槛高,多数企业便转向标会和高利贷。目前宁海有多少家名为投资公司实为高利贷的公司?据统计在200家以上。一些借了高利贷的企业主被逼得没办法,往往要么自杀,要么外逃。这也反过来使标会倒得更快。
  畸形的,还有宁海的消费。标会最疯狂的时候,宁海仅有的几家四星级酒店日日爆满,在这里的餐厅吃饭要提前预订,所有的卡拉OK厅桑拿房都挤满了人,所有人都在挥霍,甚至像样一点的宾馆都爆满,人们都不愿意住在家里,更愿意住到酒店去,没有人把钱当回事。
  房地产业开始发大财。得力房产的几处楼盘,售价都在15000元每平方米以上。宁海房产的平均价格已在13000元每平方米。一个小县城的房价直逼省城,背后的推手就是日日会。
   当会头和穷光蛋们以标会的钱购买房产时,钱随时可以标来买房时,因为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不免特别大方。房产多的有十几套,除了在宁海宁波杭州购买外,青岛海南上海都有。
  至于喂会的钱,自然从会中来。小会的会头参加大会,大会的会头参加更大的会,会套会,形成了一个金字塔,资金不断向顶端聚集。
  正是这种“会中会”、“会套会”形成了一个连环套,一环断裂,集体崩盘。
  政府从一开始的不作为,变成现在的“热心肠”。因为恐慌,也因为利益。会头们被没收的钱并没有返回给会脚们,而是被罚没,进了政府的腰包。
  标会,这头民间经济怪兽,因为当地政府部门没有去真正研究它,当地政府人士中没有真正内行的人去驯服它,而是轻举妄动,终于开始暴怒,开始肆虐人间。
  
   结语
  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标会也是。
  如果在四年以前,宁海县政府就开始重视和引导,结局将完全不同。有识之士曾在当年就呼吁政府,可也许人微言轻,县委书记们根本就置之不理。很多人到公安局举报日日会诈骗,非法集资,可是宁海县公安局的在今年5月份还答复说:日日会上面还没有定性,所以不能抓,要等上面定性下来才能抓的。
  现在,全城的恐慌气氛已在蔓延,政府的一刀切行为和出尔反尔,已丧失了公权力的诚信。
  会头们自然是懂行的,以她们的说法,要完全清理,时间起码要八个月,三个月时间是不可能清理完成的。她们需要时间,需要适度的宽容。因为,她们也不想死。
  现在,宁海的表象还是平静和繁荣的。现在,如果马上修正做法,时间还来得及。
  否则,后果的严重程度,不是现在能够想象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