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艳茹:食堂寓言 经济管制的代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2f44b0100knev.html

几年前我们学校教学评估的时候,我曾经给学生杜撰过一个食堂寓言,或者叫“3元钱引发的鸡飞狗跳”来描述经济管制的代价。

话说当世某国有一家政府所办大学,大学校园内共有3家食堂,学生随意选择吃饭去处,3食堂自由竞争,市场出清,没有额外租金。某日该国政府忽然要对大学进行教学评估,主管部门派了一群官员、专家到学校进行长期全面检查,不达标者,停拨经费,停招学生,校长老师卷铺盖滚蛋。事关生死,学校不敢怠慢,自然集中精力应付。学校学生多食堂少,平日吃饭拥挤,还常有学生抱怨饭菜贵味道差卖菜大叔目光猥琐并因此发生口角。为避免此类不和谐情景影响检查团心情,学校决定改造1号食堂专供检查。食堂重新装修,按空姐空少标准聘服务员,并调低饭菜价格,原来卖5元的份饭(假定各食堂饭菜均质)改为2元,差额由学校补贴,这样 1号食堂每份饭至少包含了3元市场不能出清的租金(环境租金这里就不考虑啦)。低价格会吸引全校的学生到1号食堂就餐,为避免拥挤,学校又对吃饭学生身份进行限制,随即指派甲乙两班100名学生,并聘请一名叫大黑的保安每餐前在食堂门口负责检查学生证件,甲乙两班外学生一律不得入内。甲乙两班学生当然高兴,但其他学生却心生不平,慢慢的在想用什么办法混进去。

有人去跟大黑套近乎,攀老乡,递烟,甚至直接送钱,只要所费小于节约的饭钱(3元),这种支出就是合算的。作为大黑来讲,食堂又不他家的,多一个少一个进去与他也没有太大关系,所以也乐得一手收钱一手放人,天长日久,大黑得额外收入不少,但食堂拥挤程度却在不断上涨,引起学校的关注。学校觉着大黑没有很好履行职责,得派个人去监督他,于是派了个叫二黑的进驻食堂。二黑一开始紧盯大黑,但时间一长,两人混熟了,便开始合谋舞弊,分享贿赂。由于食堂的拥有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学校只好又派出三黑来监督二黑。随着时间推移,学校不断派出新的监督者来监督旧的监督者,一直把八黑、九黑、十黑都派去了,问题也没有解决。

另外,还有同学想到了街头办假证的,花钱去办了甲班或乙班的学生证,拿着混进食堂。假证如果仔细查还是看得出来的,所以要给大黑他们一点好处,彼此才好心照不宣。只要两项费用加起来不高于在1号食堂就餐所节约的费用就是合算的。

到此,就可以看出管制的代价了。对1号食堂的管制创造了每份饭3元钱租金,引发了寻租和为抑制寻租活动,造成了资源浪费。浪费的资源包括学生用于联络贿赂大黑的时间、精力,雇佣大黑二黑三黑……的花费,办假证的花费,等等。这些都是不带来产出的消耗。如果食堂间自由竞争,这些浪费就可以避免。

学生说太夸张了,不就是3块钱吗,至于吗?我说是有些夸张了,但是租金如果放大到足够大,故事就合理了。比如土地、石油、金融、电信等领域,管制带来巨额租金,巨额租金引发严重的寻租、腐败、浪费,庞大的官僚机构和层层监管部门消耗掉大量资源,但效果如何却无需再说,看看这些年有多少官员栽进去就知道。一份资料显示,仅从2006年10月到2007年初几个月的时间里,中国大约有1500多名官员因为土地违法违规被查出,包括两名厅级官员和100多名县级官员。强大的土地租金诱惑下,从大黑到10黑,谁都可能真黑。

我食堂的故事还可以继续讲下去:先说学校。学校出钱补贴食堂,让它把5块钱的菜卖2块钱,是为了让食堂制造和谐景象,但是食堂拿了补贴,却很有可能偷工减料,做实际只值2块钱的菜卖给学生。在市场竞争条件下,市场竞争机制会担当了质量监督者角色,如果食堂在均衡价格不变的情况下降低质量或者在质量不变的情况下涨价(二者实际上是一回事),学生就会选择到别处吃饭,食堂就要关门。竞争机制缺失后,质量监督变得困难了。对于学生来讲,只要每份饭的影子价格不低于2元(租金为正),他们会继续留在食堂,食堂在(2,5)(影子价格)范围内供应饭菜,都能存活。为避免食堂侵吞补贴资金(侵吞额=5元-影子价格),学校会加强对食堂饭菜质量的控制,不断派人监督检查,并制定饭菜的严格标准,甚至精确到每份菜有多少根土豆多少根豆芽。为便于监督,新产品(包括新原料新做法)一律被禁止,厨师不能有任何创新精神和创造意识,否则将以不符合要求被惩罚,直至卷铺盖走人。

学生说这太变态了吧,不可能吧?我说你想想计划经济时期的国有企业为什么没有任何自主经营权,为什么要进行劳民伤财天怒人怨的高校本科教学评估?为应付教学评估,学校规定老师不能坐着上课,严格按教学大纲上课不得有任何个人发挥,大纲详细到三级标题(差不多是要求照着课本读了),还有考试试题必须有选择填空判断等多种题型,其变态指数比食堂的土豆、豆芽规定有过之而无不及。

故事接着讲。再说甲乙两班学生。全校学生上万学生,独独选出这100名学生在1号食堂就餐,在其他学生看来,这是不公平的,这100个学生就成了利益集团被其他同学排斥,这100名同学因为有这样的特权,也自觉跟其他人不一样,当其他人通过非正当手段获取进入食堂权利时,这100名同学感觉自己利益受到侵犯(食堂变拥挤了),开始歧视、谩骂甚至检举“非法移民”,最后彻底与其他同学对立起来。学生按照是否有权利进入1号食堂划分成两个阵营,彼此之间越来越隔阂。不要以为这是天方夜谭。想想计划经济户籍制度造成的城乡分割,看看现在农民工在城市怎么被排斥,你就明白经济管制如何制造了社会分割群体性不平等以及不同群体间的隔阂甚至仇恨。最近有报道说,有大量外地民工打工谋生的上海,有兼并了民工子女学校的公立中学,竟然划出“隔离带,不仅把本地生及民工子女划分在不同区域上课,连校服、上下课和吃饭时间、师资等也不同。

学生说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