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报:电信联手“绑架”新生续:这是一宗10亿元的大生意

不买手机就别吃饭。上期,电脑报“开黄枪”栏目报道的《运营商联手高校“绑架”新生》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广泛讨论和震动,人民日报、新华社、南方都市报等媒体纷纷跟进报道,众多学生和家长也通过微博、邮件、QQ投诉群等方式向黄枪反映各种遭遇。本期,“开黄枪”栏目对此问题继续进行更深入的追踪调查。一个最值得注意的问题浮出水面:事实上,不需要绑定任何手机卡,一张“白卡”就可以使用到消费、图书借阅、出入管理、考勤等信息化服务。但很明显,所有高校均对学生有意的掩饰了这一点。

信息化成了电信商抢钱借口 “事实上,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吃饭、门禁、考勤等不是电信‘翼机通’才可以刷,做成普通卡校园信息卡也可以正常使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某高校学生办负责人表示,普通卡俗称“白卡”,而电信 “翼机通”卡和“白卡”的区别是,在“白卡”功能基础之上,电信CDMA卡和“白卡”进行了绑定,无非就是将传统“白卡”的功能移植到电信“翼机通”上了。

也就是说,尽管各个高校的信息化管理已成必然趋势,但仅仅凭借“白卡”,或者“白卡”与其他运营商的手机卡绑定,也可以享受到学校消费、图书借阅、出入管理、考勤等服务,提升校园信息化水平。

在调查过程中,河北传媒学院、同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成都理工大学等高校均表示,不办手机卡也可以进行消费,学生也可以办理不超过20元的“白卡”。但上述高校均强调:不推荐不能通话的“白卡”。

然而,在调查暗访中,记者发现上述高校根本没有专门设立“白卡”的办理网点,也没有任何说明指示办理“白卡”相关内容,反而是明确在报道流程中规定必须办理电信手机一卡通。另外大部分高校,则没有推出“白卡”。

“几乎所有学生和家长,都不知道其实可以办理‘白卡’,完全不需要办理电信一卡通。”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是电信和高校“绑架”新生中的最大忽悠:如果告知新生办理“白卡”就可以实现吃饭、门禁、考勤等功能,那么大部分已有手机的新生就很少会办理电信手机。

那么,本应让学生自主选择的“白卡”,如何变成了必须办理的“电信一卡通”呢?

黄枪调查得知,在数字化校园建设过程中,需要建设一套信息化系统,“白卡”可以在该系统中使用。一套信息化系统一般需要几十上百万元。但推广“翼机通”的高校系统均由电信出资建设,同时以出资学校建设新系统为条件,要求学校必须把“白卡”与手机卡捆绑在一起强迫学生消费,从而导致学生要办“白卡”,就必须办理电信的手机卡,预存手机费,购买电信指定的手机。

“这是我们的苦衷,其实校方不愿通过这种强制的方式让学生消费。学校之所以做这一限制,也是考虑电信公司在学校投资了一部分线路及设备。”某学校学生办负责人对黄枪坦承,除了高校和电信签署的“独家协议”,利益分成也是各个高校大力推广电信一卡通的重要原因。

学校电信称不会因为质疑停止项目推进 “电信今年主要针对大一新生,预计两年左右普及到其他所有年级学生。”电信一位内部人士说,电信公司看重的是高校人群高度集中的市场,大三、大四走了大一来,一旦占领,就可以成为电信固定消费人群,因此不计任何代价也要拿下高校市场。

此前,一位电信高官在公众场合表示,电信今年口号是“打破头也要进校园”,今年将投入2亿元用做校园3G推广的奖励, 在校园市场抢客户,对于亟须靠增值业务来拉动收入的运营商来说,具有不可估量的战略意义。

根据中国电信最新官方资料显示,目前电信已和800多所学校签署协议推广“翼机通”。 那么,“号称不赚学生钱,免费送手机”的电信是赔钱还是赚钱?

一位业内人士扳着指头给记者粗略估算了几笔账:第一,800所学校,平均每所学校保守估计3000人,总计就是240万人。一部手机批发价不到100元,手机总价最多为2.4亿元,即便这笔资金为电信出资,对电信来说不过九牛一毛。

第二,开学每生平均交200元话费,电信一次性收入的话费收入就是4.8亿元。第三,套餐月租费每月19元,每年就是228元,240万学生每年月租费就给电信贡献5.472亿元。

“按照电信和学校的协议,在学生毕业之前,不能使用其他运营商的手机和卡号。那么三年、四年下来,电信将是多大一笔收入?”该业内人士说,这里边不包括超出月租的通话费、游戏费等费用,学生大多是外地,长途话费多,有些学生爱玩游戏,这也是一笔不少的费用。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一句话:学生将成为电信和高校的“摇钱树”。

目前来看,“翼机通”业务已让电信在激烈校园营销竞争中收到不小成效。在河北、安徽一些学校,往年学生办卡率在百分之八九十的移动运营商,今年业务则格外冷清,不到百分之四十。

这种统一办电信一卡通行为是否涉嫌垄断和强制消费?接受记者采访的律师均认为,记录考勤、保障学生安全是学校的职责,不应为了校方管理方便,就剥夺学生自主选择权利。一卡通业务办理体现的是通信运营商与学校之间的合同关系,学生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有权利决定自己选择何种消费方式,否则,即涉嫌违背了“平等、自愿、等价、有偿”的原则。

按照2006年教育部《关于进一步规范高校教育收费管理若干问题的通知》规定,高等学校向学生收取服务性收费必须坚持学生自愿和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原则,严禁强制服务。9月9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高校强制学生购买指定手机和号码不合理,当地教育部门应该查证后要求高校纠正这种做法。

在安徽,该省通信管理局曾在2009年9月专门印发文件,强调在校园营销活动中,各企业不得利用捆绑、搭售等手段,限制用户对电信业务的选择。在湖北,通信管理局则制定十条校园“禁令”,严禁运营商与高校签署排他性协议,严禁运营商收购竞争对手的终端设备和手机卡。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从一年比一年惨烈的高校运营商竞争来看,各地监管部门的效果并不明显。此次又有多少高校会停止电信一卡通业务呢?

“我们不会因为媒体、网友的质疑就停止项目推进。” 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党务部一负责人明确表态。而接受黄枪电话采访的同济大学、成都理工大学、大同大学、河北体育学院、扬州大学等高校同样表示:“校园信息化是我们的工作重点,翼机通将大大提升校园管理效率和信息化水平。至于质疑,是因为外界对实际情况并不了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