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风:关于美国经济的预测

妖道一向以为自己就是一个小市民,而非什么经济学家。所以以下的文字,纯属个人爱好,您要是信妖道的测字算命,那么为什么不信一下妖道的铁嘴神断呢?F

写在前面的话。
河里面最精辟的那部分帖子,文字都不超过200字节。但是问题是大家只喜欢看长篇大论,还一定要有若干鲜活的例子,才觉得是好文字。致使河内的精辟短文越来越少,裹脚布越来越多。妖道不能免俗,所以也来凑字好了。who 怕who啊?

以下是正文:

我对这次经济危机并没有感到意外。这并不是因为妖道会文王八卦,而是因为妖道的若干朋友在2005年前后,已经在开始向妖道灌输这个印象。所以,当年房市崩溃的时候,俺只是奇怪怎么来的这么晚。

其实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所谓的政府顾问,所谓的经济学家们就看不出来。如果你在一个地方摔倒一次,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连续几次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如果不是那个地方太蹊跷了,就是这帮人的头脑有问题。但是你要说这帮有着最聪明的头脑,拿着最高的薪水的这帮人跟猪一样,(抱歉,说错了,猪也不会在同一地方连摔若干次)不要说他们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但是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这帮人眼睁睁的看着美国的经济冲着南墙一头撞上去了呢?

在座的诸位大概还记得当年的纳斯达克泡沫时期,从1997到2001,那个时候正是所谓的高科技,互联网和“新经济时代”概念热卖的时候。我有个朋友是做网络金融的,在当年是投资银行的热门座上客。他当年为大小的银行工作的时候,都是要求配股,而不是发现金作为报酬。到2000年的时候,他说自己的股票市价已经超过了400万。对于一个工作仅仅5年的年轻人来说,这算是一个神话,一个美国梦样的神话。但是等2001年年底的时候,他的股票市价缩了一大半,跟绝大多数的美国人一样,也跟绝大多数赌红了眼的赌徒一样,他选择了继续持股。然后等2003年的时候,他的股票市价已经缩到了不到40万。

我有次跟他聊天,就调侃他说,你不是那么英明圣武,那么高瞻远瞩,你这个学金融的,怎么会连这个小把戏都看不透呢?那位朋友摇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我跟别人说的时候,也是说,马上要跌了,绝对是泡沫,你赶紧卖吧。但是回到家,又在想,说不定还能长一长,再看看。这看来看去的,就看成了这个样子。

我觉得,我的朋友的这番话,具有很大的代表性。它显示了我们是如何的被社会潮流所左右的。

但是仅仅潮流,是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咳嗽,这个,妖道回头再说。

很多人认为,当年的纳斯达克泡沫虽然破掉了,但并没有出现一次预期的大规模的经济衰退。而是把纳斯达克的泡沫,用一个更大的房市泡沫取而代之,从而把后果或债务的清偿拖到今天。

虽然现在我们仍然试图在做同样的事情,但这次市场受到的伤害如此严重,问题如此巨大,以致很难再找出一个拖延的手段了。因此我们就有了这次经济衰退。我一位很尊重的前辈,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他是正牌的普林斯顿经济学博士,说话总是学究气很足。他在2004年就告诉我,要买房子的话,赶快买,哪怕借钱也可以。那个时候两房危机还没出现,虽然我的收入很低,但是依然可能买他几栋townhouse。但他劝我买一栋当时标价110万的海边豪宅。因为富人绝对不会吝惜钱的,尤其是以后可以当作升值赚钱的工具的时候。天可怜见我一年的收入连那个零头都不够。于是就没买。2008年的时候,我们再次经过那栋豪宅,我这位前辈很惋惜的说,现在这房子值190万了,可惜再想卖,也卖不出去了。

我就问他,你不觉得奇怪么?什么都没什么大改变,就买栋房子放几年,几十万就到手了。那么大家都不要实业了,都买房子好了。这位前辈说,这就是问题所在啊。你已经活生生的看到一个泡沫是怎么吹大了的,你很快也会看到这个泡沫是怎么吹爆的。

然后这位前辈,就开始给我分析,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美国人就习惯于一定要炒作点什么。七十年代是石油,炒阿炒,炒到石油危机,把卡特给炒下去了;然后大家消停一阵子,里根政府上台,经济不行,大家没得炒。克林顿上台以后,经济好转,大家开始炒计算机,炒高科技,炒阿炒的炒出纳斯达克来,然后2000年过后,爆了;于是看看什么都不保鲜,结果大家就转向最最保险的,房地产上来了。总觉得,房地产肯定不会爆,人人都要住房字呢。

土鳖抗铁牛了,抱歉大家,妖道最近比较忙,只能偷偷的每天工作时间打几个字,所以更新很慢。我会尽力快点的,但不要抱太大希望。

中国现在允许银行搞CDS,也是要吹大袍牧

本来确实是没有南墙可撞的
这个经济就是用大泡沫填小泡沫,泡沫越填越大。这不,楼主说的在一个地方继续摔跤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美国连年双赤字,放到那个国家都是要财政紧缩的,借债也得是高利贷的垃圾股票,偏偏现在美国国债是利息最低的唯一“最好投资”选择。这种推高泡沫的违反经济常识的资本流是否是曾相识?最大的泡沫不是纳斯达,不是石油,不是房贷,而是美元。从80年代其墨西哥金融危机,巴西金融危机,亚洲金融危机,以及纳斯达、石油、房贷泡沫,都说为了维持美元大泡沫不破而破掉的小泡沫。

为什么除美国外,其它国家楼市都居高不下?就是怕美元泡沫破裂殃及池鱼、资本多得无处逃生吗。

都说全球经济不好,唯有楼市跌不了。190万的豪宅是难出手,但价格也掉不下来。

本来确实是没有南墙可撞的,就是中国“不负责任”树起了这堵南墙,所以才有撞南墙是事情发生。君不见今年台湾军售、达赖、谷歌、天安舰、南海、东海、等……,撞南墙是事情还在不断发生。什么时候南墙被撞倒了,就是中国楼市泡沫破裂维持美元泡沫不破了。

经济学家并不蠢,知道美国军事力量的世界第一。只是他们被自己的舆论忽悠了,以为中国崩溃在即,即便经济层面中国无可挑剔,美国几十万军队把中国团团围着,美元能撞南墙吗?不民主的中国经济怎么可能比民主的印度好呢?一定是假象,不是假象也用军事压力或颜色革命把它压成假象。

经济学家和猪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对西方“民主”有信心,对西方“民主”领袖的美元有信心,信心强到迷信的程度,迷信到抛弃一切经济学常识程度。

08年的时候大家都预测美元要完了
现在看起来好像又挺过来了
如果美元崩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scenario?各国央行抛售美债?

每次大家都认为这次泡沫太大了,不可能不清偿了
象人家说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可每次都让不可能成为可能,是不是有个更大的“泡沫”来填这个泡沫呢?回到lz的话题上,在这个同样地方摔倒两次的问题上,是不是大家比猪更聪明呢,这个问题想想也很黑色幽默啊。

世上有两种人(又有人来断世了),一种是认定欠债还钱的人,抱有上面那句出来混如何如何的就是这种人的典型,也是社会向大多数人灌输的,而希望成为行为准则的一部份。另一部份人,是不计社会上大多数人信仰什么行为道德准则,统统都是这些人用来把钱从别人口袋里骗到自己口袋里的工具。工具天天变,不变的是第一种人终其一生不过是在给第二种打工,供奉着。

如果这个世道真是这样的,那么那种人更附合猪这个比喻呢。想到哪说到哪,随便聊天,看客们都不要放心上。

看着美国的经济冲着南墙一头撞上去了: 也许就是目的?
其实,美国的经济真正受了多少影响?我也持一个怀疑态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