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丑闻: 多难穿邦——我也学习温家宝南巡讲话

原始来源: http://www.mirrorbooks.com/wpmain/?p=42279

作者:翟明磊,真名网

所以呢,不能乱题字。自从温家宝总理含泪写下“多难兴邦”后,许多灾难响应党中央号召前来中国兴邦。

网民们又发明了四个字“多难穿邦”。这四个字好啊。

我曾经问过谭作人(他因揭开汶川校舍倒塌真相而坐牢)的爱人王庆华,你们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勇气说出真话。王庆华点了枝烟,幽幽地说,轻轻地说——当年的 “武斗之花”风韵天成——她说,当年她在县里,亲眼看到四川大饥荒是怎么造成的,那年四川不仅不是天灾,不是正常年份,而是丰年。但是庄稼没有收割就烂在田里了,土被翻了上来,种上种子,麦苗才有一指长,就又被土掩盖,然后再种,再长一指长,再被掩盖,再种,再盖……神经病吗,不是。原来,他们为了谎报亩产万斤,上面要求他们拍照为证。这一指长就割掉的麦苗就是为了一次次留档。天府之国当年就是在毛的信徒李井泉书记治下,这样饿死了一千万人。这件事情给了她与谭作人说真话的勇气。

当我们的政府一次次讲述英勇的解放军与老百姓战胜天灾时,我们有没有想到多少天灾实为人祸。

名为天灾实为人祸

六十年代大饥荒死亡人数三千万超过中国有史以来记录所有饿死人数的总和,“伟大”领袖的“伟大”错误。大饥荒起源于反右,打倒了爱说真话的人。谎言从下而上占据了人们的心灵,在几个正常年份,死亡人数相当于在中国扔下四百五十颗原子弹,大饥荒死亡人数超过二次大战全世界死亡总数,当然也超过了八年抗战死亡人数,吃人惨祸有纪录的有一千多例。(见杨继绳先生《墓碑》一书)在明知死亡真相时毛泽东却拒绝开仓救人,河南信阳一百万人饿死在河南湖北两省库存三十八亿斤的丰盈粮仓边。

而1975年8月7日驻马店在暴雨中大型板桥水库大坝崩裂,六亿立方洪水倾刻间席卷乡村,直立如壁的惊涛瞬间产生的暴发力冲毁灭了所遇的一切,随后更多的水库垮了,1100万人泡在洪水中,1100万亩良田被毁。最后死亡八点五万人,被称为世界垮坝灾难第一名。世界专家们很奇怪,因为世界排行第二的垮坝惨案1889美国约翰斯顿水库垮坝死亡一万人,1979年印度曼朱二号水库垮坝死亡一万人,从来垮坝一万人死亡数是极限,驻马店洪水为何这么惨?现在也搞清楚了,是当年大兴水利的比赛中,在不符合建水库的易发生暴雨天气的山区建了一百多个大小水库,使暴雨一口气冲垮两个大型水库,两个中型水库,数十座小型水库,两个泄洪区相继连锁垮坝。一百多锅洪水连成一片,才死了那么多人。

这个李斯家乡,民不聊生,当地有人这么唱民歌:“安徽偷,河南骗,总部就在驻马店。”

二十年后驻马店又成为了另一场灾难的总部. 艾滋病因卖血而起,而卖血是河南省卫生厅官员被GDP冲昏头脑,决定全省搞血浆经济,做血制品出口.政府呼吁农民们卖血,但在卫生环节出现严重问题. 抽完血回输给人体的血浆混杂引起感染。贫穷的驻马店成了河南艾滋重灾区。河南政府不听中央政府指令延迟两年才关闭血站,随后三年不仅隐瞒真相,而且没有采取任何控制措施。导致艾滋病在五年时间里没有任抵抗,攻城略地如入无人之境。2003年中国卫生部宣布中国艾滋感染者达一百万人。

2003年这一悲剧再次重演,萨斯扩散不可控,全世界在抗击萨斯,发源地中国却在隐瞒实情,其中一个原因是政府对传媒的控制。

一位上海官员对外媒说:“你们外国人比我们还看重每一个人生命.因为你们国家的人民没有那么多,我们主要关心的是社会稳定.若掩盖少数人死亡的消息,有助于维护安定,这么做是值得的.”有地方大员说“可怕的不是瘟疫,可怕的是媒体。”而事实证明,瘟疫不可能听党的话,做党的好瘟疫。对上负责对下不负责的官僚体系只会扼杀言论保政途,遂至萨斯不可收拾。

2008年校舍倒塌,是因为建筑质量导致房屋“脆弱倒塌”,上千名学生被瞬间活埋。——人祸。2010年舟曲泥石流是因为近五十年,这一地区森林资源毁灭性的破坏,累计砍伐森林189万亩。在灾难发生前的2005年仅县城上风口就有十二条灾难性泥石流沟道。——人祸。

毒奶粉是因为三聚氰胺。——人祸。

而铺天盖地,飞沙锯石的沙尘暴呢?我曾深入草原。问道于专家与牧民。草原的破坏是来源于我们对游牧文化的破坏。草原是多种气候与灾难的舞台,生态脆弱,风季与旱季同步,往往半米之下即是古地中海的沙子。所以只有游牧,每片草原每年只有一周的啃食时间,草原才能得到休息。现在草原也学内地汉区承包责任制分草原到户,每片草原倒有半年甚至全年被啃食,草原怎能不退化?千年常绿的草原,在我们这一代已毁坏殆尽,这是我看到的事实,这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上海大楼倒下是因为偷工减料,建车库未用钢板阻挡软泥涌来。

甚至连铁定是天灾的地震。也因为官僚机构的不作为,学术界的内斗。而使龙门山地震预报会商卡无人理睬,耿庆国的十三次预警被官僚笑成“狼来了”……

正是对汶川地震预测的大型采访坚定了我追寻民主改革的信念。我比任何时候都看清灾难的根源。 ——同样是七点一级地震,新西兰只有两人重伤,而玉树地震死亡一万人。而且新西兰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15.229人,玉树州为每平方公里1.06人,是因为新西兰人信奉上帝吗?不,是因为他们信奉民主。而一个能负责任的建筑质量来源于负责任的政治。

2009年三峡水库建成,却无法实现向公众的承诺:能抵御千年一遇的洪水。这时人们才明白,设计者意思是水库本身能抵御,而不是水库能帮人们抗千年一遇的水灾。三峡水库在下游大旱时却在蓄最高水位——因为要发电!……三门峡水库早已毁灭了关中良田,万人成难民使毛周两巨头望三峡而却步。明知此情,我们专家们在长官意志中还是拍马上了三峡工程,这个疯子毛泽东也不敢上的工程。

那个双手滴着学生血的刽子手,他的家族还在榨取中国山河的血……

(顺便一提:写《大迁徙》纪录三门峡生态难民的谢朝平先生近日被捕)

为什么灾难越来越多?人祸,人祸。岂有它哉,岂有它哉?

只要政治体制没有变化,这些灾难就会改个名字接着再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不安全的。

当年正是这些灾难戳穿了乌托邦。如今这些灾难每分每秒提醒我们,就象解放前《新华日报》评介国民党政府“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只有民主才能让我们走出历史的大峡谷。

民主救国,别无它路

多难兴邦,只有反思灾难的前提下才有效。如今文革博物馆不准提,文革的书不能出版,校舍倒塌不追究,汶川地震预测不能问到底,且问多难如何兴邦。多难只能穿邦!

民主是什么,民主为了什么?民主其实是坏选择中最好的一个。丘吉尔说过:“民主制度是最糟糕的制度,除了其他实行过的制度外。”因为正如自由主义学者米赛斯说的,战争与革命暴力是一种罪恶,只要没有民主这种罪恶就难以避免。结束战争,内乱,与灾难。民主是为了不崩盘。

“所有的专制者都通过建立绝对统治制造和平,但和平时间只能和他统治时间相始终,而自由主义看透这一切实属徒劳因此立志缔造另一种和平。”

民主恰恰不是某些人说的易出内乱的根源。使政治符合大多数民意,最不高兴的恰是阴谋家与专制者。“把民主看成革命的同义词,哪怕是近义词是何等错误,民主不仅不具有革命性,而且它要竭力根除革命。”民主主张渐进,它的脾气完全厌恶那些革命家,那些人“带着梦想家的眼光,他们虚构出一个失去的天堂,他们眼中的未来闪烁着玫瑰色光芒,他们谴责我们周围的一切”。(米赛斯)

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对暴政的抵抗也是基本的人权。所以,如果不以民主为基本诉求,反抗的人们可能成为催毁一切的力量,这是革命可怕与现实存在的基础。而唯有民主使政权屈服于正当民意前,从而消除了革命的基础。

“中国人素质差不适合搞民主……”印度人笑了。“东方文化没有民主的传统……”,台湾人,马来西亚人,日本人,韩国人,印度尼西亚,泰国……统统笑了。他们笑,当年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而九十八年后,现代中国人说中国不适合搞民主。

好的,我不反对任何不民主的制度,请问贵党领袖如何选出,如果不是用民主的方式,能不能用皇位继承?或隔代指定?这些统统都不能用了,你不用民主,还能用什么,丛林原则吗?

专制不仅会消灭社会,也会引起党内争斗,最终消灭党。这是温家宝呼唤民主的根本逻辑。

有多少人相信

温家宝总理的南巡讲话多时了,却应者寥寥,群起的献计献策没有出现,为什么,人们不再相信。如果你空话讲多了,没有真实的切入与举措,谁会相信。今天已不是当年毛主席有指示,大家敲锣打鼓的年代。人们会问,为什么政治改革象口头禅,多年光打雷不下雨,为什么众多改革家为政府着想的政改细节,温家宝先生却一字不题,举例说,曹思源先生提出的政改从人大开会直播开始,让人大真实的争论与争吵让电视前的观众看到,人们有关注,改革才有希望。这是多好的建议啊。为什么温家宝这边谈政治改革,那边四川罗江迈出了一小步:人大代表专职化却被叫停?这么点小小的民主试验,而且设计师是公共知识分子中最亲政府的于建嵘先生。这也不可以做?

温先生,你应当做得更多,让人民相信。

“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这一点谭作人做到了,胡佳做到了,陈光诚做到了,你没有做到。

而你是有潜力的,一个经历皮鞋阵的政治人物,一个亲眼目睹广场学生热泪的人,你温文尔雅,饱读诗书,你每次灾难总是冲在前面,我不相信你在做戏。在做汶川地震预测系列文章后,我采访的专家有受打压。潘正权先生在最困难时迎来了国务院办公厅的一位神秘主任,他说带着温总理的批示想读到《壹报》关于地震预测的文章,潘正权向他交出了所有《壹报》关于地震预测的文章,这位主任临走时对潘正权说:四川省地震局将会有大地震。此后一直没有动静,直到新华社《了望周刊》发表了地震预测的文章,大部分与壹报相似。说明国务院对地震预测的态度变化了。没多久,四川地震局局长吴耀强下台。这说明你是明智的。

胡温惰政

一天晚上,我看了纪录片《含泪活着》:讲一个上海知青在日本打了二十多年工,整整十三年后才在日本见了妻子一面,当他把手轻轻搭在妻子的肩上时,只用了三个手指——那份爱已经有点陌生了。他用全部的力量守着爱情与承诺,让女儿读上美国大学,最终也让妻子获得了幸福。他最后说:“就象一个国家总理对国家负责任,我对家庭,妻女是负责任的。日本国民有一种不屈的精神是最值得中国人学习的。”那天晚上,我看着屏幕上这个牙已松动的上海男人,流泪了。多少老百姓在为中国可怕的政策失误买单,付出人生。中国老百姓多是对家庭负责的,相反的不负责任的是谁?”

是你,我们的国家总理吗?

没错,萨斯期间,你们表现果断,使人民对胡温新政期待良久。孙志刚案,你举措明利。取消农业税,大得人心。可是言论自由在倒退,金盾工程在升级,司法独立已丧失。人们期待的胡温新政成了胡温惰政。您的表现不合格。请不要责怪人们称你为影帝,因为你说了很多好话,流了很多眼泪。却未见你真正的破局行动。

你不是政客,因为你常仰望星空,等待良机。你不是政治家,因为你没有超越时代,无法象戈尔巴乔夫大破大立。但我尊敬你为政治人物。所以请你思考下面的问题:

GDP性幻想

没错,中国现在GDP本季度超过日本排行世界第二,但这可以称为强国标志吗?要知道中国清王朝在一八二零年的GDP是全世界第一,然而就在二十年之后在鸦片战争中败给了英国。

在甲午海战中,清王朝曾让日本人做恶梦的铁甲舰队却如此不堪一击,一发炮弹击中,全船竟成大火把,原因是腐败官员将战用防火油漆换成了一点就着的民用红漆,以便从中牟利……

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有不少军区倒卖军火……

GDP是一种以阳具长度看性功能的经济性幻想。

在国进民退的形势下中国实业已危在旦夕,世界工厂没有经济实权,中国并没有真的富强。

没有民主的国家无法凝聚人心,却会诞生大刀向警察头上砍去的杨佳。

一个真正的强国强在民上。美国是一个政府相对较弱,国民自治能力与组织较强的国家。正因为政府弱民强才可以诞生一个富强的民族实体国家。可是看看中国,国进民退到几时?与民争利到几时?古书早已说过,王者之国富民,霸者之国富士,幸存之国富朝廷,将亡之国富国库。

在你任上,国进民退与民争利,使我们不仅在政治体制改革上得零分,在经济改革上还倒扣了分数。喜读历史的您不会记不得表面繁盛的清王朝死在国进民退与民争利引爆的四川“保路运动”上。

据商务部统计外逃的高官每人带走了一个亿,以至韩寒先生俏皮地说,还有比这个更绝望的吗,在国内,周边是中国贪官。出了国,一看,周围还是中国贪官。

还有多少杰出的人士因为受不了我们的中国式“文明”而移民?

一九八九年的不幸事件后,政权因为失去道德外衣,而只能以经济增长来自我合法化。但这种经济增长也因此是一种无道德的增长,以剥夺劳力阶层的方式的增长,使社会越来越陷入弱肉强食的丛林中。这样的增长我们还要延续多久?

党在干社会

这次在北京开会,听到不少NGO(非政府组织)人士说:现在外汇管理办法,让我们“羊(洋)奶”不能喝,“母乳”喝不到,非饿死我们不可。为什么不可以让民间慈善一条路呢,为什么不让官办慈善与国家部门脱钩呢。

温家宝总理,你听过这个笑话吗?爸爸对小明说:在家里,我就是党,你们都要听我的。你妈就是社会,什么都要做。你奶奶就是祖国,养了我们。你呢是人民,要听我的话,我也爱你。有一天,老师让小明用“人民,党,祖国,社会”造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小明先向奶奶请教,发现老人家睡着了,又推开了爸爸妈妈的门,没想到爸爸妈妈正在“那个”。爸爸急了,就打了小明一巴掌。小明含泪造句成功:“祖国在沉睡,人民在流泪,党在干社会。”

卖土地的GDP有效吗?建立在长年低工资的发展模式有效吗?中国的工资全世界最低,中国生产全世界35%的煤,却占据全世界矿难死亡人数的80%,百万吨产煤死亡率却是美国的一百倍,印度的十倍。我们的发展滴着血和泪呢。

我们是挖世界劳工标准的墙角发财呢。怎么能不到处惹众怒?

客观地说: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大多数人民安居乐业,安定的环境与政府治理功不可抹。和平与统一是应当赞许的政治纬度。

但是。

历史学家钱穆先生说过中国老百姓勤劳无比,只要没有战乱。四十年,中国就可民富国强。历朝历代都是如此,可是呢,四十年后国家就成了人民的敌人。没有控制的国家权力象螃蟹吞掉可以吞掉的一切。所以在汉武帝强旺二十年后出现王莽乱政。在唐玄宗的末年出现安史之乱。越是所谓强盛之年摊子铺得越大,也更不堪收拾。

没有民主,任何明君都会出现信息混乱,决策失误。

没有民主,没有监督,要求政府官员不腐败就象一个人拔着自己头发可以离开地球一样。

没有民主,人民没有话语权,一场对内殖民开始了……

说民主是西方的东西,就象我们不用阳历一样可笑。(钱钢先生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