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保就是对上班族的剥削

     最近又在传延迟退休了,08年时传过次,民间反响大,说是变相剥削。对于此话题,我宁愿根据自己媒体经验,阴毛论的相信,这是对于一个从来缺乏承担公众福利的国家,面对人口老龄化,财政支出压力加大一种忧虑。只是现在的政府聪明了,会利用信息工具,事先放风出来试探民意,如果反抗太强烈,就出面否认,说是一家之言,谣言。之前的取消文理,以及房产税等等都是依循的这一路径。

  但这种基于现在强制养老保险制度下延迟退休确实是种剥削,可悲的是今天的中国无论是政府的宣传口号,还是民众的意识(当然在信息封锁,民智未开,尝试匮乏的社会,更多也是来源于单一强势信息渠道的灌输),还认定目前这种社保体制是对大众的福利,而不是义务。事实上,目前这种5险一金体制,至少对于大多数上班族年轻人而言,都是种强制性义务,保险本来就有延迟支付性,缴纳的钱都是用来给付现在的弱势群体(失业、失去劳动力等领救济金或者退休的),换句话说是政府找到了这个学习西方发达社会用来转移自身承担公共职能给民众的“工具”。其实恰恰不知道这是国家把公共福利职责平摊在了每个上班族身上.

  在市场经济时代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城市居民除了公务员(以及一些参照公务员的事业单位,比如教师)外享受的所谓社保至少在工作阶段其实是一种强制约束下的义务而非福利,5险一金的每分钱都来自于劳动者工作所得,一般分为个人缴纳和企业缴纳,前者直接来源为工资扣除,而后者如果没有社保机制,企业会直接把这部分钱发给你,这部分钱本身也属于企业的用人成本。并且劳动者现在缴纳的钱交于国家统筹管理,用在的是现在退休、没有工作的等情况身上,然后等你退休或者该领养老保险时,发给你的钱来自于那时缴纳社保的人身上,既所谓社保的延付性。尤为重要的是对于年轻的劳动者而言,在这个动荡的转型社会,等你真的老了需要社保时,还能不能领真说不清楚,而这本身还是你自己存在“社保”这个银行的钱。

  且不说在这个矛盾急剧的社会,现在年轻一代上班族缴纳的钱,未来能不能拿到的问题。即使能拿到,相信政府的理财效率,还不如相信自己靠谱。如果没有这样的强制保险,自行选择商业保险,无论从提取方式还是收益都靠谱许多。目前5险1金,5险部分有相当部分是缴纳后就纳入统筹资金领域,而公积金尽管完全进自有账户,但提取非常繁琐,大多只有等退休了一次性提取,还更别说仍然有户籍制度束缚的今天,跨省市提取也非常麻烦,许多地方不支持,即使支持,统筹部分也被当地社保部门消化掉。

  目前许多民众未来领取的退休金比自己目前缴纳的多,是在这个常识匮乏的国度,容易被政府忽悠,大众学过寿险精算的不多。只会单纯按年利率来核算收益。但保险核算还需要计算生存概率,任何学过寿险精算,懂年金核算的,明白生存年金,两全保险概念,可以去计算下,未来退休金按照年金核算方式计算,未来所领取退休金,甚至还有不足,更别说算上通货膨胀了。毕竟保险本身也不一定是投资回报最高的理财方式。

  中国尽管社保体制很大程度抄袭自发达国家,但除了一些技术细节的差异外(例如有的国家是以社保税的形式),更大的差异在于政府自己对公共福利的财政支出上。能查到的数据是天朝07年中国公共卫生支出预计约为1600亿,其中中央财政拨款为300亿,在09年超过4万亿的财政总支出中,公共卫生支出约占4%左右,比2006年有了大幅提高。世卫组织的最低投入标准是5%,我们离它已经不太远了。虽然我们这方面比绝大部分国家都落后,但在世界191个国家中,我们至少比3个国家做的更好。也已经比非洲少数几个只管抢钱而不负责的军镇府好很多。与之基数大的普通民众福利投入鲜明对比的是,对于基数更小的官员个人医保财政支出,这里不展开了,反正要以亿甚至更高的数额计算。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中国这么个长期只管收税,缺乏公共职能承担的社会,无论是推迟养老保险,还是前不久各地搞的土地换社保的政策,都显得其心可诛。

  更何况在欧美,关于强制社保一直都有争议,在美国每个州的情况也都不一样,有些是可以自主选择商业保险的。中国这样的强制社保,最后也压抑了保险业的发展,使的现在国内的保险业务领域更多集中才财险(车险是大头)以及富豪人身保险(例如明星,富豪安全险),对于民主普通需求,都被政府给接管了,可能除了未到缴纳5险1金年龄的那部分群体(小孩,学生)。但民众自身基于风险以及收入的年龄分化下的理财,才是商业保险领域发展的大头。最后也使得国内的保险行业,尤其是针对普通民众的,更像是传销。

  相关评论:

  推迟退休疑似国家违约——中青报

  国新办10日发布《中国的人力资源状况》白皮书称,2035年,我国2名纳税人将供养1名养老金领取者。人社部官员表示,对是否延长退休年龄还在研究,需综合考虑人口结构和就业情况。目前对延迟退休,网友和市民各持观点,形成力挺和反对两大派,且多数网友表示反对“延退”。(《现代快报》9月14日)

  中国社保的养老金制度,实行的是统筹与积累相结合的政策,今天的人缴纳的养老金,大部分进入统筹账户,现收现付。就是说,政府一边从缴纳者手上收进来,一边向已经退休的人支出去,而少数属于个人积累的部分,将进入个人账户,将来退休后支取。目前中国就业人口多,退休人口少,本来支付不应该成为大问题,但事实上已经困难重重,个人账户有名无实,长期空转。将来人口更加老化,就业者也就是供养者更少、退休领取养老金的人更多的时候,支付压力可想而知。推迟退休年龄,或许有一定的效果。

  但问题是,这样做等于是国家违约,国家要付出巨大的信用成本。中国自实行社保制度,国家就承诺说,现在你缴纳养老金,到60岁(女性是工人50岁、干部55岁)时,就可以退休领取养老金了。国家作出这样的承诺,职工接受这样的承诺,缴纳养老金。这样,在国家与职工个人之间就形成一份契约,参保职工形成合理的期待:我现在缴费给你,到我60岁时,你就给我支付退休金。现在缴费,60岁后享用,这是契约的规定,无论国家还是个人,都没有异议。

  现在看来,将来的老年社会中,退休人数增多而就业人数减少,支付会出现问题,于是国家想通过推迟职工退休的办法,既减少支付,又增加收入。这本质上是国家违背当初的承诺,单方面修改合同。如果这样的改变成为事实,那么养老金缴纳者的利益就受到侵害:他必须比以前约定的额度多缴纳社保金,他必须比约定的日期推迟领取养老金,也就是少领养老金,他还必须在年老体衰的情况下上班工作,不得休息。另外,这种改变也将对职工精神造成伤害,他会感到受到欺骗,没有被尊重,任人摆布甚至受到胁迫。

  对于国家单方面修改协议,参保职工除了接受,别无选择。因为当一个人已经缴纳社保金若干年,被牢牢地捆绑在社保制度上的时候,他选择终止协议,退出社保,那么,意味着以前的缴费统统血本无归。因此,推迟退休年龄的规定,无疑是迫人就范。现在对于社保制度,本来不少人心存疑虑,担心将来政策变化,利益无从保障,养老会落空。这种担忧,使得中国的社保存在很大矛盾。一方面,一些职工想参加社保,而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参保。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对于社保将来的保障能力担忧,对于国家的支付能力没有信心,尤其对于制度的稳定性心存疑虑。这种疑虑使得不少没有单位代缴社保金的自谋职业者,选择自己存钱养老,拒绝参加社保。这样的结果,当然是参保者更少,覆盖面更小,统筹能力更差。退休年龄的延迟,或许可以缓解将来养老金的压力。但是,这种做法是功利主义的,是建立在国家违约基础上的。此举不但侵害参保者利益,而且透支国家信用,使得国家和政府的信用流失更加严重。所以,延迟退休年龄这样牵涉亿万养老金缴费者权益的大问题,必须慎重对待,要认真听取利益相关方的意见,平衡各方利益,将改变制度的成本降到最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AshleyLiang
    2012年6月14日12:31 | #1

    一句“参照公务员的事业单位如老师”太胡诌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