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007:时事杂谈

    断网两周,仔细整理了一下思绪。总想等系列文写完后再评述,结果发现漏过了太多精彩的时事,现在改变思路,想到什么说什么,不过心血来潮的文字错误肯定很多,希望多被拍,不然哪知道自己错在哪(自虐倾向啊……)。
    言归正传,谈时事必然需要先谈一些背景,作为中国人,最关心的无非是自己的身边事,那么中国目前的背景是什么?主要问题出在哪呢?论坛里时不时出现的前三十年后三十年、毛和文革等文章,一出现必然大热,铁手老大拼命踩刹车都刹不住。所以这些问题可不象表面这么简单,它们其实直指了今天中国社会的核心问题,而且相比之下,所谓的股市房市等金融问题反而要小得多,这里究竟有什么玄机呢?类似的文字想来已经太多,而且一出现就砖头横飞,但是这个问题又是如此地关键,怎么绕也绕不过去,所以铁手大人,我真的不是故意找你的茬:)。
    如果不是太纠缠于细节和功过的话,这两个问题其实并不会特别容易起纠纷,甚至完全可以归结为同一个问题。今天中国乃至世界都被同一个难题折磨着,用中国的一句古话,那就叫“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这个问题如此难办,古代中国大部分情况下都靠周期律来解决,所以葡萄兄才会感到无奈:要是某些利益集团肯拿出1%的零头,今天的世界也就和谐了。可是这1%哪是这么好拿的,不然周期率这个千古难题不就被突破了嘛,呵呵。
    这个千古难题怎么解决还是放在一边,我们从这一角度分析进去,却可以对先前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问题有一个很好的视角。很显然,前三十年就是解决入奢的问题,江山打下了,自然要排座座分果果,由于中国的阶层惯性,秀才阶层和军事集团必然是要占大头的。中国古时候,平民皇帝朱元璋就曾面临这一“严酷”局面,虽然这一问题并非朱最早发现,但是中国上一任成功的平民皇帝,恐怕得追溯到刘邦,中间的那么多朝代和皇帝,基本都是皇亲贵胄,所以手心手背都是肉,屁股根本不是平民这头的,中兴的光武帝不就中途把一同起事的平民同僚们都给蹬了嘛。于是朱其实是古代中国乃至世界都应该排得上号的伟大的变革家,他变革的是整套政治体制,其开创的东西厂卫制度,苏联人简直奉若至宝,甚至美国人都从中受益良多。
    但是朱明的这一套最终证明解决不了周期率。于是毛开始了另一场尝试,不准确的提法,毛应该算是中国历史上成功的第三位平民皇帝,他的前期做法和朱类似。不过毛可不象朱那样以杀了事,杀并不解决问题,因为位置摆在那,权力也在那,你总得有人做事有人行使权力。当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后,毛开始了彻底推倒重来,你秀才不是天然高人一等吗?我让你和平民一起吃苦,拉近与平民的距离,打掉你的心理优势。你开国功臣们不是要排座分果吗?我连自己儿女通通都靠边站,你们有什么脸来要分封?所以前三十年过后,秀才们哀叹千古强势地位的丧失,开国后代们满腹怨言,“国殇”遍地。
    后三十年开始倒转,毕竟物极必反,毛的那套太逆天。但是好处是全国人的底限全低了,秀才们的底气都不足了,也就不能再象古代那样轻易挑起大梁了(“国学大师”没有了吧)。这样的一群光脚的冲出世界,欧美的那些权贵全傻眼了,所以虽然一片又一片的中国上这个当上那个当,吃这个亏吃那个亏。乖乖,吃亏吃成世界老二了,老大位置都不稳了,这里面究竟谁吃亏?
    中国现在的问题就是分配,也就是是否会重启周期率的问题。这一问题的关键就是顶层那批是否就此入奢,是否还能回头。后三十年,平民拼命工作,为的是追求更高的社会阶层,这个阶层其实就是中产,中产们拼命工作的目标是欧美中产乃至权贵,而权贵们的目的自然就是当名副其实的权贵,于是三十年间谁都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目标。可是后三十年的发展之路也自然走到了尽头。三个阶层全体升级?谁来当底层?要这么多权贵和欧美中产,谁来供应食物链?
     于是我们就看到权贵的大门率先咔嗒一声关上了。接下来美国金融危机了,欧美人大叫世界不够中国人吃了,言外之意,中国中产想向欧美中产靠拢,门都没有!再接下来层层向下传导,平民进中产的路也在慢慢变窄。早先国家都已经在考虑引进亚非拉贫民来接替中国平民了(广东又走在前面了),这下恐怕也得无限期推后。
    权贵控制数量了,问题就不太大,因为有罗马的经验。中产后面有庞大的平民戳屁股,再说也享了至少十几二十年的福了,所以也不担心反了天。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底层平民问题,也就是谁在接下来的三十年充当底层平民?没有了上升通道,平民自然就不努力了,现在平民辛苦劳作的动力来源主要是两个:其一抢中产饭碗,其二为了子女。
    如果来个风水轮流转,这三十年,平民有一大批挤上中产,那么被挤掉的原中产怎么办?这其实也是房价问题的深刻背景。很多人现在质疑计划生育,很多人谈人口红利,但是问题是你多生出来的这些人难道就心甘情愿当底层?不愿当底层的话,那么哪来什么人口红利?所以现在国家重点课题之一就是研究90、00 后的心理问题,换言之怎么让这批人的大部分安心而努力地接受底层工作。而同样还有被淘汰的中产阶层怎么办(其实就是LOSER阶层,相信河里应该也不少了),对这一问题,目前似乎不太被重视,前段时间似乎提过灰领,现在也不太听到,不知又有何变化。
    这两个问题如果可以得到解决,那么中国无论如何不可能比美国先倒下。如果能戳破一切天然的心理优势,周期率其实就不难攻破,今天的互联网,反砖家,反zhuangbility,山寨文化等等能否攻克这一千古难题,还是拭目以待吧。

有一个词绕不过去——人性
只是这两个字写出来,难免显得太空泛
也有了点宿命的意思
但我实在觉得这是根源,而且无解(无论对于群体还是个体)

对这里的讨论没啥用,打住

为何不尝试一下让底层人民当家作主?
为什么要极少数统治多数,而不是多数统治极少数?

奴隶心理而不知
楼主,我觉得你的文章中,出现了太多的奴隶思想,可你却好像没有认识到,什么叫底层,为什么一定要存在底层,为什么我们不能慢慢改变.不解决这个,不可能跳出周期定理.

我想经常毛的文革,顶层再想退回到奴隶时代不是那么容易的.

五十年前,中国很民主,国民党远远比不上,而今天呢?

民主化是发展的必然,

把老百姓当猪养,老百姓反过来会怎么做?

事实我们处在中国一个思潮的前面,

而这个思潮直接影响中国的未来.

中国内地连网络都不敢放开,连这点自信都没有,

而毛敢放开,是没有私心,也很自信.

老百姓心中是永远不会满足的,但他们心中也有秤.

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概括:让你去做挑粪工,你愿不愿意?
是啊,完美的世界当然是不存在底层的,可是建筑工、下水管疏通、环卫工、保姆、乃至我们今天物资丰沛基础的血汗工厂工人,这些需要大量人力的职位,你愿意干吗?如果你不愿意,那么什么人去干?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可以选择,如果这个世界底层的工作都可以由机器人完成,谁都可以轻巧地说:这个世界不需要底层。可是事实是,离开了这个底层,或者把底层的工资上涨到你的工资水平,那么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文数字你考虑过吗?就算可以负担这笔费用,凭啥他们就得累死累活,你们就可以坐办公室?不用多久,整个社会就此地震,今天中间层的相对民工优越的生活环境,也是建立在对民工的不对等控制上的,你以为你的工作天生就该比民工多拿钱吗?

钱多的话,未尝不可
挑粪工这个工种现在不存在了,但是在美国,下水管疏通、环卫工、园丁可不便宜,收入也还行,如果有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客户群,收入就更可观了。
这里有一个plumber的工资链接出处
Government economists expect job growth for plumbers to be faster than the average for all careers through 2018. Plus, many experienced plumbers will likely retire in the coming years.
中国工人的工资只是被人为的压低了。

这个不一定是要把中间层和民工对立起来
可是事实是,离开了这个底层,或者把底层的工资上涨到你的工资水平,那么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文数字你考虑过吗?

我所知道的事实是,中国平安那个老总的年收入是千万计,比照一个底层劳动者,它对国家社会的贡献真的是这个数量级么?刚弄进去的那个前足协老大,年收入是百万级,它对中国的足球产业也好体育产业也好,贡献是这个数量级么(如果不是负值的话)?这个人现在喝茶去了,我们可以看看中国的体育事业是不是要因为损失这么个杰出的管理者而走一段下坡路。

把群众和群众、劳动者和劳动者对立起来,恰恰是模糊和掩盖了剥削。
至于如何提高普通劳动者收入,那个天文数字自有其来处:
一:不事劳动,靠掌握了资金、资源的剥削者;(这个包括但不限于入股企业的官员、囤集居奇的奸商、疯狂炒作的投资客、控制的渠道进而倒买倒卖的官商);
二:只因为掌握了权力,就可以给自己的有限劳动定天价报酬的人。(这个包括但不限于各级官员、事业单位管理者、国有企业管理者)。
三:国有企业的利润分红。全民所有制,那就意味着全民皆有股份,搞什么股权激励,你的股能分红,国家的股能不能?老百姓的股能不能(理论上每个人都有股份)?
四:打击经济犯罪和灰色收入。MBO该停就停了,明摆着蚕食国家利益的事情,居然可以一度明着搞,是眼瞎了呢,还是心瞎了?
五:对全民资源的不合理支出,比如说一个国企老总,它每年的交通、通信、应酬开支,这个算企业开支,是计入成本的,这个数字,可以相当于至少10个体力劳动者的全年收入,在已然是天价薪酬的基础上,这个是不是灰色收入,这个是不是合理的?而各级官员的相应支出,大抵是找得到挂靠企业的。这样的人有多少,这样的“合理”支出有多少,难道不是一个天文数字么?

至于联合了脑力劳动者,合伙来压榨体力劳动者的做法,搞“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那一套,不过是封建社会的统治伎俩吧?所谓“中产阶级”“白领”“精英”的封号,不过是统治阶级扔出来的一块骨头、或是一个漂亮的项圈而已,一些狗得了这骨头戴了这项圈,于是自以为也是这统治阶层的一份子了,于是对那被统治的狂吠,这就是牧羊犬的画像吧?殊不知这骨头和项圈某一日可以给了别的牧羊犬,于是新的精英犬产生了。前一只却便成了流浪犬。君不见精英总是层出不穷,各领风骚数年的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个社会的一个普通的诚实劳动者,体力劳动者也好,脑力劳动者也罢,自然不会以为自己的工作天生就该比民工多拿钱。一个官员、一个全民资产的管理者,就可以认为这理所当然么?

设想一个场景:两个佃户劳作了一年,丰年的时候可以果腹,遇到灾年了,收完粮食交完租子啥也没剩,那就变成丐帮的了。他们来到东家门前,东家扔一个饼出来,两个乞丐开抢,这个说那个懒惰,那个说这个没有种地的知识。那门里头就是堆满了他们历年收成的谷仓。这场景重复了几千年,我们今天还不觉得它荒唐么?

社会也和人一样,有各种器官,行使不同的功能
所谓的按劳分配,其基础建立在对“劳”的解释权进行固化,由于事实上“劳”的价值因为参与的人多人少,时刻是在变化的,所以同工不同酬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如果去追求所谓的公平,那么由于这种酬劳浮动的扯皮将最终使得整个社会崩溃(谁都不干活,而热衷于在工会吵闹分利益)。当然共产主义的前景很诱人,但是共产主义背景下,人们劳作的唯一动力竟然是个人道德制约(如果你说靠强力,那么共产主义社会不是可以和法西斯社会乃至奴隶社会划等号了),而道德制约,呵呵,有人信服吗?
有些工种在社会地位平等的情况下,是谁都不愿意去干的,谁都会倾向于做办公室的,挑粪工只是我的一个类比,如果说这种底层的工作因为没人做,工资涨上天,最后一个科学家也和一个挑粪工收入相当,这个社会谁还去努力工作?不努力就代表物资锐减,最后整个社会内陷。
社会也象人,有用于思考,有用于循环,也有用于排泄的,如果排泄部门一定要和其他部门平起平座,人类社会会如何?剪刀差是人类社会的最主要的动力来源,多了就叫剥削,少了就叫公平,严酷剥削自然底层崩溃,绝对公平就代表整个社会停摆,大家全体混吃等死。

举个例子:A岗位1万个,意向人1亿,B岗位1亿个,意向人1万。假定AB岗位间技术限制严重,培训熟练期很长,互换性很差,这个矛盾你如何解决?如何强迫近1亿人走向他们不愿意从事的行业?

你搞错了问题。工作没有贵贱,关键分配要平等
我在北京出租车上,和两个精英辩论,他们说,你就是地地道道的精英嘛。

我说,这个看法是错误的。是不是精英不要紧,关键是站在谁的立场,是站在人民的立场,还是精英权贵的立场。

这个东西没有办法,不能两头兼顾的。两头兼顾,就成了温家宝,最后走到精英权贵的立场。

高生产效率,可以让每个人都生活得好
现在的生产效率大幅度提高了,例如,现在我国真正从事农业生产的人数所占比例不会超过劳动力10%,相比30年前80%左右。将来人类社会会有一天进步到只需要1%的劳动力就能生产所有需要的东西。

根本问题是人们多经济问题的错误认识,从而制定错误的经济制度问题。导致压制劳动者收入,导致产品在国内,大家没有钱,买不起。
国外不拿美元欠条买,我们的工人就失业,工厂就倒闭,09年初,温总理说有2亿人失业,就是如此。

“如果能戳破一切天然的心理优势”关键就是这个天然的哪能说
戳破就戳破。权贵戳不破,卢瑟也戳不破。人是有阶级属性,可人性这种东西是不分阶级的。
今天的互联网,反砖家,反zhuangbility,山寨文化等等
个人看法,这些不过是流行文化层面的乱像或者说群魔乱舞,虽然能反应出一定的社会普遍心理,寄希望于此还是不大有太多的实际可操作性。天道常在,人道何寻?

有必要解释一下周期率的症结
    为何有周期率?实际上周期率是一种笼统的说法,具体表现在王朝更迭中,有几条现象可以与周期率对应。
    其一是贵族后代与平民阶层彻底割裂,由于有中间一帮已经成精的依附于贵族阶层的秀才阶层伴着吃香喝辣,整个社会体现为贵族阶层很愚蠢,秀才阶层很无耻,坏事大多都由秀才阶层来做,但是黑锅都由贵族阶层背。这样,才会有贵族们“何不食肉糜”的可笑情形。
    其二是平民反抗精神已经在漫长的和平年代消磨殆尽,再加上秀才阶层把贵族的力量夸大到不堪的地步,所以平民只能一边骂着贵族一边接受秀才的盘剥。
    其三长久的和平造成人口暴涨,无论平民、秀才、贵族都大量增长,尤其是贵族的增长更加致命。由于贵族的基本条件要求,必然需要大量供养,这样就造成资源严重不足,当对平民的抽血达到极限时,自然就开始向秀才吸血,至此平衡被打破。破落的秀才会刻意制造更多的破产平民,于是整个王朝底层生产和物资分配逐步瓦解,造成恶性循环,秀才阶层则视情况选择投靠下一个可能作为宿主的势力。

    可以看到,其中秀才阶层对周期率起了关键性作用,而秀才的做法其实很简单,一个是割裂贵族和平民的联系,这样无论对贵族的欺瞒还是对平民的恐吓都可以使得秀才阶层有足够的话语权,另一个则在于不断把自己洗白,同时进行道德神话,于是此时国家实质上已经不属于皇帝了。而直接诱因,却是贵族提出了不合时宜的索取,这一方面是贵族经过世代的衣食无忧,能力退化厉害,无法识别最基本的来自秀才方面的虚假信息,另一方面也在于贵族阶层本身也越来越依赖于血统的话语权,这样他们就更喜欢借用暴力来解决问题,而实际上贵族的力量比起平民来非常弱小,一旦平民打破这个被秀才阶层灌输几辈子的神话,那么天下大势必然逆转。
    因此周期率是否实现,基本取决于三点,其一是贵族是否无度膨胀,其二贵族是否和平民割裂,其三秀才阶层是否掌握上下两方话语权。目前的利益集团其实是贵族集团,而中下层官吏则是秀才集团。那么这三点在今天的世界还能否顺利实现,自然可以有一个判断。

说得太好了
一方面是贵族经过世代的衣食无忧,能力退化厉害,无法识别最基本的来自秀才方面的虚假信息

想一想袁崇焕跟朱家兄弟报告:红夷大炮,一炮下去糜烂数里。

老兄真是太神了。

同意
这个秀才阶层,也就是官僚阶层,

中国王朝的后期所有的努力,都被这个阶层所消费.

直到今天,中国依然存在这个问题,三公问题是一个重要表现,

毛文革斗争的不是个人,而是这个阶层,失败是必然的.

这个阶层不被管理,中国永远不可能真正强大

中间层作为一个信息收集,帮助沟通,决策的工具
在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是否还有必要存在,大量存在?
至少还想继续成为上下阶层间通信的唯一信道是不现实的。

又要感谢一次毛主席,想要对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进行洗脑难度太大了。

目前还是很有必要的
    秀才阶层在经历毛时代后已经消亡,邓的任上恢复了一些,但不彻底(否则今天早已国师帝师满天飞了)。由于网络的出现,老儒家的大一统言论控制很难奏效,旧有的秀才阶层几乎已经注定难以复辟。这样类似东林的体系(南方系有这个影子)也就很难真正掌握话语权。
    现在的这个中间阶层,在信息层面,更多的是在底层网上反馈不足的情况下(还主要是玩游戏),作为对底层民意的一个快速传递放大器来使用。

下层开始有意识地把中间层看成一个独立的阶层
而非上层的一分子。
上层也并不把中间层当自己人,而且维护,开辟上下直达的信道。

目前的利益集团其实是贵族集团,而中下层官吏则是秀才集团。

虽然中国传统上讲还是权力等级社会,但是资本主义这只魔鬼既然已经被放出来了,恐怕在未来还是要挤进前两个阶层的~偶很邪恶的认为,左转只怕是出于势和力变化的需要。

资本主义其实真的是纸老虎,呵呵
现在主流的资本统治之道,必须建立在自我阉割和巨额浪费的基础上,可是由于能源的突破无法达到预期,基本已经是死局了。

我现在对于权力和资本的理解还不够深刻,
对此的讨论难免流于空泛,老兄见谅。
权力如果只真老虎,那么打虎英雄是不常有的,大概只有在这只老虎吃人越来越多,嚣张地在跑到村子里到处乱逛的时候,才有群众愤起打之。打完这行字突然想到老兄说的是阶级层面和周期律问题,而我想的是个人层面。FF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可能不懂什么叫资本,基本上他是懂什么叫权力,什么叫关系,后门,说不定还能说的头头是道。而我想说的是国人这种普遍的对权力的信仰和集体无意识恐怕也是造成周期律问题的一个重要因素吧。(老兄你说的是推动周期律是否出现的原因,而我说的是指这种权力传统是否是周期律出现组成因素)(这里不谈及权力与利益的关系,不然我得陷入死循环了FF)

老兄的说法我是赞同的,
如果把这种(社会阶层)关系变化描述成一条历史线,在(相对)平稳期,各阶层间的冲突比较少,幸福感(暂时没想到别的形容指标)(各阶层会不同。这里不包括做大蛋糕的前提,欲望这东西是没有上限的FF)较历史线在到达临界区域(反弹或者突破)要高,而周期律则是指              (新)平稳期《=》(新)临界区域
老兄的思路是   (个人->)局部(“阶层也是一种区分不同局部一种标准”)->整体->局部(->个人)
而我的意思是指      个人->整体->(局部->)个人  (我有点脱离实际了FF FF)

什么中产阶级,忽悠人的
什么东西成了”世界老二”了?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世界老二”了吗?那些超负荷工作,拿着超低廉的工资,缺少医疗教育福利,付出血汗甚至生命的中国老百姓,他们没吃亏,倒是美国人吃亏了?比如那些出了交通事故的为啥逃逸,为啥撞了人来回碾,没有医疗福利的保障嘛!我昨天还看了一条新闻,一个18岁的年轻人,骑电单车撞了人,家里没钱赔偿,喝敌敌畏自杀了。我老家的农村,中等水平吧,并不是穷乡僻壤,这些年大多孩子都是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应该还都算未成年人吧),除非特别能读书的才上高中,家里有两个的话就只供一个上大学。就这样也叫”世界老二”?我看啊,论劳动人民的任劳任怨,勤劳付出,中国人民是”世界老二”的话,没有人敢叫“世界老大”,最多也就少数国家是个平级的。但他们“吃的是草,挤得是奶,是血”。
    我算了下,大概美国欧洲日韩加澳等国的人口全部加起来,也就10几亿人,跟我们国家差不多。假如人类社会也是个金字塔的话,中国要上去, 美欧等国的平均水平就得降下来,人家能愿意吗?也是不可能的。都上去不下来?那就还得加倍残酷剥削其他国家的人民,那恐怕也是做不到的。你到哪里去找比中国人还要勤劳的几十亿人来剥削呢?所以吧,走资本主义道路,跟国际“接轨”,总是只有少数人跻身顶层,所谓的中产阶级也只能是少数,绝大部分中国人民始终都在食物链的底层。借用《共产党宣言》中的一句话,中国人民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

好文章,一针见血!
靠残酷压迫,疯狂剥削自己的百姓成为世界第二,和当年骑在苏东集团普通百姓头上称王称霸的苏联有什么不同!这个世界第二,经得住检查考验吗?

中产字眼太敏感,用中间阶层可能比较合适
    任何社会大致都可以分中低高三层,民工、血汗工厂工人以及收入在1000以下的其他人群(大致数,不同地区不同,比如上海北京这一底线肯定要高得多),这些人才能算是底层平民,他们的活,比如下水道疏通、机械劳作、建筑水泥工乃至拾荒,中间阶层是打死也不干的。但这些工作又是如此地不可替代,如果底层工资普遍上调,他们不太愁吃穿了,还肯继续干这些脏累活吗?这可是个问题,要知道今天世界,欧美国家大部分可都是靠非法移民在干这些活。
    中间阶层一般是有正式合同聘书的企事业员工以及小作坊业主,大部分非热门的公务员也属于这一层次,当然具体情况跟身份收入都是有关的,界限并不是特别精确。中间阶层和底层平民的最大区别就是他们的工作竞争性太强,销售精英管理精英企划精英也罢,任何一个人如果辞职,后面都有一长串的人排队。换言之,对社会来说,中间阶层或许压力大,却是最无关紧要的(无奈吧),因为中间阶层技术要求虽然比底层高得多,但是可替代性却比底层容易得多,要不怎么说好保姆比好职业经理人还稀缺呢。
    中国算不算老二,综合国力说话而不是生活水平说话,或者未来回归枪杆子说话也未可知,那时候,中国保留一大批低收入泥腿子的好处,可就不好说了。看看现在美国的兵源紧张情况,应该有想法吧。这个世界并不是小白兔的世界,不能光张口闭口生活水平的,虽然早过了会饿死人的年代了,但是也不能过早死于安逸啊。

这个可就有点模糊了
其实就两种:

不占有生产资料,不得不出卖劳动力的,
占有生产资料,榨取剩余价值的。

没第三种。

所谓中产阶级或者中间阶层的说法,不过是针对特定人群的迷幻剂而已。

这个其实是按对社会变革的重要性进行划分的
严格地说,对人类社会的划分基本上就是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的区别,但是由于抗争性不同,在被统治阶层中的一批是协助统治阶层约束最底层的,所以这部分人得到的资源会明显比底层多。这个人群无论跟底层还是跟顶层其实都不亲近,比如说一边骂贪官一边鄙夷民工(以前是农民)。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是老百姓的主要组成部分,说话声音也很响,但是实际上,这个中间阶层力量最薄弱,抗争的手段除了骂还是骂。在历史上,他们只有一种情况下可以左右整个社会的历程,那就是出现底层“起义”的时候,中间层中的精英人士可以左右整个社会的进程(其余大部分则成为炮灰)。

那么就从理论上彻底否定了“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抗美援朝的动力难道不是来自分地吗?

人家凭什么平时没汤喝,打仗却要为你卖命呢?

更大的可能是和平时期没希望就先革命了。

美国的兵员紧张是个伪问题,很简单,中国也不见得有多少人愿意去伊拉克。

中国和美国打战的地点和目的完全不同
中国可能是战场是国土内,国土外不外乎中亚、巴基斯坦、日本、朝鲜半岛、东南亚。国土外的目的是驱除强势第三方,一旦驱除,中国基本会立刻撤兵。这和欧美吸取全球供养本国的模式是完全不同的,也是今天非洲中国能成功的原因。你认为中国必然会走帝国路线,那是因为你看死了中国走美国模式,其实如果破解了周期率,美国模式就可以扔垃圾堆了。

另,社会主义是旗帜,而不是实质,明白这点很重要,呵呵。

这和欧美吸取全球供养本国的模式是完全不同的,也是今天非洲中国能成功的原因。

————————————
中国的目标也是资源,只不过没有欧美那么吸的那么狠而已。非洲可能是美国未来的开发重点,中国能在非洲走多远值得怀疑。

全国人民不是傻子也很重要
1、以为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帜,就能行封建主义的实质是不可能的。再傻的人也知道自己的切身利益。抗美援朝战士爆发出战斗力是因为分了地,绝不可能是因为家里在拆迁。

在今天互联网时代,还想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就等着革命爆发吧。

2、你的办法破解了周期律是不可能的,中国几千年的周期律就是农民起义,到了21世纪的今天,你以为穷人会更愿意平时被剥削,战时还要卖命?

抗美援朝的战士是翻身的穷人,没分地时候的战斗力请参考国军。

3、归根接地,战斗力从哪里来,从人民的主动性中来,被压迫的人民会有为你打仗的主动性,创造性吗?

中国有牧野之战,古希腊时代的武士是下层吗?人类的战斗力绝对不是奴隶制社会最强,越专制的社会下层越没有战斗力。

这种争法没前途的,最后还是事实说话
1.谁告诉你行封建主义?封建主义的定义是什么?目前主流国家的统治架构总体上大同小异,无非决策的机构名称和过程有差异.统治阶层本质上都差得不远,最大的差别无非是血统.真要这么说,美国比中国”封建”多了,人家平民晋身的几率要低得多,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
2.能不能破要看现实发展,100年前都说上太空是做梦呢.周期率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古代不能破解的关键是高墙大院把皇亲国戚给隔离开然后神话了.今天这层高墙被互联网捅得粉碎,任何想靠吹嘘或神秘来获取的优越感通通没有了前景,那么贵族靠什么来维持自己百年后低能子孙的吸血正当性?
3.战争从来是底层平民翻身的机会,以军功跳跃阶层向来就是从军最大的动力,历史上哪支盛名的军队不是出于这个目的?兵者,国之大事.不动则已,一动必然整个社会震动.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低层平民当然不愚蠢,相比之下,他们甚至比中间层的多数人都实在.

那么贵族靠什么来维持自己百年后低能子孙的吸血正当性?

———————
靠枪杆子。

【原创】钓鱼岛
    最近钓鱼岛一片喊打喊杀声,我也来掺一脚。
    这次钓鱼岛事件,不出意外的话,将草草收场,草草收场才是最符合中国利益的,先别急着骂娘,容我喝口水说句话。
    要想看清这次事件的背景必须先搞清楚日本在这次事件中的地位。目前日本是被美国经济欺压最严重的国家,换言之是上贡美国最多的国家(也许有人会说第一是中国,不过中国上贡的部分其实并不完全是自己的),所以目前其真实诉求只有一个:获得自主地位。在未取得自主地位前,日本实际上相当于是没有外交红利的,因为无论外交上怎么得利,都转了个手就倒到美国手里去了。作为急于加入东亚经济圈的日本,现在和中国搞僵,得利还是失利更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所以钓鱼岛事件,100%为美国操盘。
    美国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窝里斗啊,倒并不是说真的要藉此和中国彻底开战。美国目前盎撒和花街为了话语权斗得不可开交,谁都想占据更多的资源。如果此次中国表现过激动武,美国出于“维护颜面”的理由也必然要给中国一个教训。而国会一旦批准动武,那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花街就等着准备好钱来擦屁股吧。至于中国和美国目前在东亚的态势,和1961年中印的态势很象,只不过美国是处在当时中国的地位,能打但守不住,中国则不停地在蚕食东亚和东南亚,能守但不能保证不吃亏。所以一旦开战,美国必然是打一场就跑,这样美军不败神话得以延续,屁股反正花街日本去擦。东亚和东南亚摄于美军的强大出现反复,中国国内民意沸腾,但是美国躲得远远的打不着,于是压力又全部压向政府。
    看看,多完美的一个局,所以喊打喊杀的朋友,千万别憋坏身体,中国的忍字诀,恐怕还得念好久。

其实就是吴建民领导说的“夹着尾巴做人”
一会儿说美国不会为钓鱼岛出头,一会儿说美国要出头。

问题是现在钓鱼岛并不一定需要动用武力嘛,比如说取消而不是推迟东海会谈,人大访日做不到吗?谁也没有要求tg明天就能收复钓鱼岛。

如果说的是产业链的问题
从铁矿石上看,我们似乎没刮到世界,还是在刮自己的老百姓、资源和环境。如果说的是刮第三世界,那不是挖自家根基?

兄台眼光深远,或有所思,还请一谈,这个题目其实可以开个主贴的。

花一个,尤其是和中印的类比,挺形象
至于中国和美国目前在东亚的态势,和1961年中印的态势很象,只不过美国是处在当时中国的地位,能打但守不住,中国则不停地在蚕食东亚和东南亚,能守但不能保证不吃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