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广高铁原材料涉假调查

李镜 余波 贵州、广西、报道 2010-09-16 23:17:50

时隔三年,同样的假原材料被曝再次惊现高速铁路施工中。

这次处于假原材料事件风暴中心的是贵广高速铁路。本报记者获悉,其投资方成都铁路局、运营方贵广高铁公司、施工方中铁十八局、中交二公局等相关单位,在过去两个月中,已对这一事件所涉标段进行了全面核查。

这是一种名叫粉煤灰的建筑原材料。因为能改善混凝土的和易性、减少热能膨胀性及显著提高抗渗的能力,在目前高速铁路的建设中被广泛使用。

但所谓利弊相存,一旦使用了劣质粉煤灰,则会降低混凝土强度,甚至造成膨胀和裂缝。对于造价近千亿,全长857公里,设计时速已上调为300公里/小时的贵广铁路来说,细细的粉煤灰能否达标关系紧要。

其时,早在2007年武广高铁的建设中,就因大量假粉煤灰流入工地事件被曝光,引起了对高铁建设质量的关切。此后,粉煤灰被列入统一公开招标的原材料。

作为一种从电厂高炉中收集的粉末,一般高速铁路建设使用的必须是I级粉煤灰,细度不大于12,烧失量不大于5%。

成都铁路局的初步调查核实结果认为,针对粉煤灰掺假举报,经施工单位自查整改,“尚无不合格粉煤灰试验报告。”中铁十八局和中铁隧道局也对本报记者表示,“没有发现不合格粉煤灰流入工地”。

但本报记者从源头电厂开始,跟随一些粉煤灰供应商车队,直至最后施工地 ,历经两个月的调查,发现从原材料的采购到施工监管这一长长的链条中,不达标粉煤灰流入高铁施工现场的隐患并未排除。

造假的路径也亦然清晰:一些粉煤灰供应商,利用合格电厂的I级粉煤灰投标获得合同;然后后从周边小型电厂直接采购次级别粉煤灰交货,最终导致部分假原材料流入贵广高速铁路施工现场。

全程暗访:

300多公里运灰路程真实成本

7月25日,贵广高铁中铁十八局项目部高天斜井搅拌站,一辆运输粉煤灰的槽罐车在将粉煤灰传输至储藏罐时,发生堵塞。由于灰质颗粒粗大,司机不得不将车开到搅拌站外倾倒渣土的地方对输灰管进行疏通。

这是一辆从贵州玉屏县大龙电厂一路驶来的粉煤灰运输车,属于重庆云帆商贸有限公司。记者在7月23日从大龙电厂全程跟随至此。

根据记者从贵广高铁公司了解的资料,重庆云帆是中铁十八局的粉煤灰供货商,其承接的C06包件中标价为2960万元,折算粉煤灰价格为310元一吨。而根据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大龙电厂级别灰最低价格为80元,重庆云帆将粉煤灰从大龙电厂拉到中铁十八局施工现场,实际行驶距离在300公里左右,按市场最低运费0.6元/吨/公里计算,运费也达210元,即便不考虑路政收费等其他运输成本,也几乎无利可图。

此外,广西南宁益川环保材料有限公司为中铁隧道局C02、C03包件的粉煤灰供应商,中标价每吨324元,玉屏县大龙电厂是签约粉煤灰供应电厂。

从大龙电厂到贵广高铁第二标段中铁隧道局都匀施工现场,实际行驶距离为300多公里,运费高达200多元,再加上各种税费和槽罐车超载所缴纳的罚款,南宁益川供一吨粉煤灰给中铁隧道局,不仅无利可图,甚至濒临亏本。

要拿到贵广高铁的供货合同,参与竞标的公司必须保证粉煤灰来源的可靠性,从签约电厂采购粉煤灰。根据贵广高铁有限公司综合部柴部长的说法,电厂为了保持其利润点或综合效益,一般不直接参与高铁的招投标,而是由有资质、有运输能力的供应商向高铁招标方供货,招标价格一般是包含运输费用在内的。按照这个计算成本,重庆云帆公司和南宁益川公司很可能是“不挣钱”。而这两家公司,正是掺假举报的涉案企业。

对此,中铁隧道局孙水武部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虽然从电厂到施工方最远距离达到300公里,但现在粉煤灰的成本很低,利润薄,行业已经非常透明,竞争也很激烈,报价差不多已经接近运输成本。

就在重庆云帆和南宁益川涉嫌粉煤灰掺假之后,中铁十八局立即成立了由安质部、技装部、贵阳指挥部和郑州中原贵广监理项目部相关人员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所涉及标段暂停施工,并进行了全面核查。

在出具给本报的《关于被举报使用不合格粉煤灰和水泥的情况说明》中,中铁十八局认为,涉嫌举报的批号为2010GT-F00639的粉煤灰,系重庆云帆从贵州天福化工有限公司购进的。施工单位于7月24日晚进行了取样试验,试验合格。调查组8月8日在高天隧道斜井拌合站对这批粉煤灰进行了取样,并送至中铁五局贵广项目部中心试验室进行试验检测,“结果待出。”

司机:没见过什么质量监测报告

8月底,本报记者再次奔赴贵州、广西等地,对负责贵广高铁第五标段施工的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二公局),展开了另一场调查。

中交二公局承建的第五标段,隧道比重大,围岩地质情况复杂,施工难度大,安全风险较高。其中的金刚山一号隧道、大仓山隧道、金宝顶隧道、其岭隧道是贵广铁路重点控制性工程,金宝顶隧道和其岭隧道又是难点控制性工程。

8月30日,本报记者在金宝顶隧道施工地点附近蹲守。下午2时,几辆满载粉煤灰、车身印着“联圣建材”字样、牌号为“桂B90×××”的槽罐车,陆续驶入金宝顶隧道横洞的混凝土搅拌站,停在粉煤灰储罐旁。司机跳下车来,迅速地将槽罐车的输送管接到储罐上,开始送灰。20分钟,粉煤灰全部打到了储罐内。

储罐车上的材料标识牌显示,这批粉煤灰由福州联圣建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州联圣)供应,生产厂家为郴州跃达环保建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郴州跃达),供应批次日期为8月21日,产品质量检验合格。

本报记者在此前采访贵广高铁公司质量安全部部长杜纲时,杜纲曾介绍说,贵广高铁对于物资把关都有严格的管理程序,材料从厂家运到工地,并由实验人员现场取样检验合格后,才能投入使用。粉煤灰运输司机要随车携带该批次粉煤灰的质量检测报告,在交付粉煤灰的同时提交给施工单位,现场同时也应有监理人员进行取样检验。

但记者注意到,该几辆槽罐车在输送粉煤灰之前,搅拌站并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对粉煤灰做取样检测,也没有人来核查质量检测报告。

过磅之后,槽罐车就直接驶出搅拌站,开始返程。在经过中交二公局贵广铁路第四经理部驻地时,司机们下车将一份供货签收单交到审核人员手里。按照流程,在经过签字确认后,这批粉煤灰就算正式交付使用。

本报记者随车跟行,并采访到了这几位司机。据司机透露,中交二公局承建的贵广高铁第五标段,共有六个经理部、十多个混凝土搅拌站。供应商福州联圣将粉煤灰和水泥等中转物资储藏在储运站,并由司机们负责将物质运到施工现场各搅拌站。至于应随身携带的粉煤灰质量检测报告,司机们表示,除了执行公司的指令以外,并没有见到过什么报告。

供应商:到处都有我们的粉煤灰

记者随即奔赴福州联圣附近的物资储运站,这是位于桂林市龙胜县瓢里镇国道321路旁的一个物资中转地点。而除了这个瓢里镇的物资储运站之外,福州联圣还有另一个物资储运站,位于三江县境内国道209旁。

根据记者现场采访到的情况,瓢里镇物资储运站里面的粉煤灰,是从位于桂林市永福县苏桥镇的国电永福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福电厂)运来的,供货商是桂林市永福苏桥富通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通公司)。

9月1日,记者来到了桂林市永福县苏桥镇。因为永福电厂的缘故,苏桥镇的物流运输业非常繁荣,在小镇的一隅,50多辆运输粉煤灰的槽罐车停靠在一起。而在永福电厂的后门,等待装运粉煤灰的槽罐车则排起了长龙。

记者以建材代理商的身份,找到了富通公司董事长朱传智。朱传智向记者证实,福州联圣瓢里镇储运站的粉煤灰,都是由富通公司提供的。富通公司从永福电厂将粉煤灰运到瓢里储运站交给福州联圣,每天大约是200多吨,一个月总量在7000到8000吨左右。

据朱传智透露,给福州联圣的粉煤灰,除了一部分II级灰之外,也有一部分不达标的粗灰。但朱传智认为,粗灰在使用上“一点问题都没有”,细度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烧失量偏高一点。“如果想买,富通公司还能提供永福电厂的质量检验报告。”

“除了给福州联圣供灰,(贵广高铁)整条线都有用我们的粉煤灰啊,从桂林的兴安到广州,整个高铁段基本上都有我们的粉煤灰。”朱传智说。

此外,记者从苏桥镇多位粉煤灰槽罐车司机处了解到,永福电厂的级别灰产量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运量。这么多槽罐车每天往外输送的,大部分都是未达标的粉煤灰,甚至是粗灰。而这些大批的不合格粉煤灰,去向不明。

永福电厂:恐怕很难保证质量

随后,本报记者来到永福电厂进行调查。据永福电厂工作人员班正宁介绍,该厂每天大约能够生产1500吨的粉煤灰,经过筛选后能产出级别灰不到300吨,其余的均为不达标的粗灰。目前电厂的粉煤灰销售已经全部承包给了富通公司,价格为级别灰128元一吨、粗灰60元一吨。

班正宁给记者出示了一份永福电厂内部的粉煤灰质量检测报告,该厂筛选后的级别灰平均细度为14.9,烧失量为7.35%。他同时向记者透露,永福电厂的粉煤灰质量不太稳定,烧失量经常性偏高,在近期的几次检测中,基本上都在12%以上。

而记者询问该厂的粉煤灰能否达到贵广高铁的供货要求时,班正宁谨慎地告诉记者,如果贵广高铁对稳定性要求较高,永福电厂的粉煤灰恐怕很难保证质量。

此前,本报记者从成都铁路局和贵广高铁公司了解到,贵广高铁因为有着极为严格的施工要求,要求粉煤灰的质量必须达到Ⅰ级。记者在铁道工程成都交易中心查阅到贵广高铁的一些相关招标文件,在“投标人基本规格条件”一项中也明确写道:“生产厂家能生产I级粉煤灰,有省部级及以上专业检测机构出具的近期检测报告,其各项指标满足《铁路混凝土结构耐久性设计暂行规定》要求。代理投标的物资必须是电厂原厂生产的粉煤灰,并有生产厂家出具的授权代理委托书。”

中标企业:

质量检测报告是假冒的

根据中铁十八局给本报记者的《情况说明》的介绍,粉煤灰、水泥等物质,都属于甲控物质(合同甲方对物质的质量、规格等进行检测、监测),由甲方进行招标,并对供应商提供的物质,按照《铁路混凝土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补充标准》(铁建设【2005】160号)规定,进行进场质量控制。施工单位要审核进场的粉煤灰质量证明文件、按规定进行质量抽样检验,监理单位也需监督取样检测并平行检验。

然而,本报记者经过深度调查,掌握了两家中标公司的互证举报,暴露了贵广高铁粉煤灰采购、供应环节中的漏洞。

郴州跃达、福州联圣,是中标贵广高铁粉煤灰供应合同的两家合作公司。郴州跃达法定代表人张健敏告诉记者,上半年的粉煤灰竞标中,郴州跃达以粉煤灰生产企业的名义,授权福州联圣投标贵广高铁项目。但福州联圣在投标成功后,竟从未从郴州跃达购买过粉煤灰。

记者在铁道工程成都交易中心《甲控物资设备合格供应商目录》中,找到了郴州跃达和福州联圣的名字。而在相关竞标文件中,也找到了福州联圣的投标记录,福州联圣最终中标中交二公局承建的C5标段C09包件,共14万吨的粉煤灰,价格为360元每吨。

郴州跃达的粉煤灰,主要来源于郴州电厂和娄底金竹山电厂。而福州联圣的粉煤灰真实进货渠道,却是桂林永福电厂和来宾电厂B厂。金宝顶隧道横洞搅拌站的粉煤灰,正是来源于桂林市永福电厂。

记者试图联系福州联圣负责人,但多日未果。但在暗访期间,记者成功接近了多位为福州联圣运输粉煤灰的槽罐车司机。据司机透露,福州联圣的粉煤灰来源,除龙胜县瓢里镇储运站的粉煤灰来自永福电厂之外,三江县储运站的则来自来宾电厂B厂。

如果福州联圣按照招标合同,从郴州和娄底长距离运输粉煤灰,要花费更多的物流成本,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而从桂林和来宾采购,可以大大提高盈利水平。

记者从来宾电厂B厂了解到,他们的粉煤灰,已经由广西南宁益川环保材料有限公司全部承包,而南宁益川同时也是中交二公局中标供应商之一,中标C10包件5万吨粉煤灰,每吨310元。

为了通过流程监管,福州联圣从南宁宜川手中购买粉煤灰后,必须以郴州跃达的名义输送到位于三江的物资储运站,再送到中交二公局贵广高铁工地。在记者向中交二公局求证此事时,中交二公局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联圣公司提交的粉煤灰质量检验报告。该检验报告显示,无论是细度还是烧失量等指标,该批粉煤灰的项目参数均符合I级灰标准。报告出具人为郴州跃达,填报人祁利利、审核人肖珍发,均为郴州跃达在职员工。这份报告,也就证明了福州联圣的粉煤灰,都是按照招标合同约定,从郴州跃达采购的。

记者手持这份报告向郴州跃达进行求证,张健敏却明确指出,这份质量检测报告是伪造的。公司确有名为肖珍发的工程师,但从未签署过福州联圣提供的这份质量检验报告;而公司另有一位工作人员名为邝利利,并非报告上所写的祁利利,也从未填报过福州联圣的质量检验报告,怀疑是有人制作假检验报告,并将“邝”误写为“祁”字。

至此,福州联圣的粉煤灰进货渠道,便无法核实。

而记者也获知,贵广高铁公司将开始在内部推广“监装”流程:安排专人在粉煤灰供应地对装罐车辆封签,到达目的地后,如果封签被损毁,工地将有权拒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