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向》雜志2010年9月號:胡溫南轅北轍與中共的救命稻草

近聞有憧憬“深圳政治特區”的人,做了一個奇特的夢︰深圳特區30周年慶典胡錦濤如期南下,並在慶典儀式上倡導政改;長袖善舞的溫家寶則北上應付上門討債的金正日。如此,對內深化改革出現轉機,對外則化解敵意有了良機。然而這只是一個夢,而且還是個反夢。歷史的詭譎就在于它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胡溫恰恰選擇了反其道而行之。

先是溫家寶南下,趕在特區30周年前夕,在夏日的深圳吹皺了一池呼喚政治改革的“春水”,在北京甚至海外也泛起了陣陣漣漪。繼而是胡錦濤推遲原定深圳特區30周年慶典,改變行程北上面晤朝鮮世襲王朝的金氏父子,重申中朝傳統友誼。

胡錦濤之舍“南”求“北”頗有用心。天安艦事件後,在美韓日連番舉行旨在警告朝鮮的軍事演習背景下,胡金會面傳遞的政治、軍事和外交信號,路人皆知。外界終于明白,30多年來的所謂開放改革,並未改變這個共產黨國家當年決策“抗美援朝”的政治機制。胡錦濤上台之初,(2004年)就在黨內宣示︰“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鮮。朝鮮經濟雖然遇到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一貫正確的。”如今又再次以自己的肢體語言,不僅表達了對這個最封閉獨裁政權的支持,同時也宣布了深圳特區所代表的改革探索已徹底終結。

種種跡象顯示,大陸社會各種危機正在急速交集,壓力已到了臨界點,要避免民怨的火山隨時噴發,急需要開閥減壓。胡溫開出的藥方截然相反,六四後同舟共濟的中共權貴,面對不斷深化的危機浮現了裂痕。在一九八六年的中南海政治危機中,導致胡耀邦下台的罪名之一,就是他向海外記者以“南轅北轍”公開了自己與鄧小平王震等老人們的分歧。這種“南轅北轍”在時下的翻版,便是胡錦濤用力挺金正日封死了溫家寶的政改呼吁。

胡錦濤這位前政治輔導員熱衷于復闢毛的“指導思想”,固守一黨專制,“連金抗美”轉移內部危機。當然,像似獨行俠的溫家寶並非自說自話,至少習近平把朱厚澤當時質疑胡錦濤“新三民主義”的提法——權為民所賦——正式接過來了,劉亞洲將軍的大聲疾呼也贏得不少掌聲。胡錦濤、李長春、劉雲山雖然繼續掌控著主流官方媒體,卻遭受著民間社會和國際輿論的強力夾擊。然而,這條正在拔河的繩索仍把南溫北胡捆綁在一起。這證明,在危機日益深重的陷阱里,中國依然無法自拔。

當年深圳建特區,實際上這是中共維系執政的續命丸。文革殘局百廢待興,改革開放對鄧小平等老人是逼上梁山;對胡趙等開明派,則是藉機讓封閉的中國與文明世界接軌,從而引領社會轉型,六四的槍聲警醒了同床異夢。渡過瀕臨崩潰的難關,起死回生的中共宣布了自己的“盛世”,特區也就“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了。在延遲後舉行的深圳特區30周年慶典上,胡錦濤的講話其實是一種形式上的賞“謚”。

面對新的危機,清醒如溫家寶、劉亞洲者,實際上是在尋找新的救命稻草,但他們已沒有上世紀八十年代胡趙鄧那樣幸運了;當家人胡錦濤和更多頑固不化的既得利益者,狂妄地以救世主自命,要去爭霸世界。在那種制度環境里,你如果寄望于要救一黨專制的開明者,就像是抓自己的頭發想要離開地球一樣,到頭來仍是“空悲切”。

中國真正的希望在民間。中南海南轅北轍恰恰是民間社會發展的機會,只有當民間力量發育成長到足以自覺、自救、自衛的時候,希望才會降臨中國。溫家寶等或許也看到了這一點,對“影帝”的另一種解讀,興許是他“啟動了大眾性政治”,誠如有北京學者所言,他們“把目光從庇護人、從同僚,總之,從宮廷,轉向了大眾”。越來越多的國人也正在覺醒︰命運其實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