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心:随便杂谈“实名制”

中国报道周刊  
  今天早上到车站送个朋友,但时间没到,我只得闲逛。逛得无聊,就想上网,来到一家网吧,网吧让我出示身份证,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把身份证带在身上,因为怕丢了。我说我背得出身份证号,可以上吗?他说不可以,一定要身份证。吧台有台公安局发的类似读卡器之类的东西,以前申请某网吧会员的时候,老板还饶有兴趣的介绍说,只要把身份证往上面一放,身份的信息就到了公安局。这不知道算不算侵犯隐私,使上网一件很小的事情都要受到监视。

  我没上网了,只得找个地方坐下来。

  现在上网什么的都实行实名制,可能天性敏感吧!其实也只因为以前写文章被抓过,说我意欲颠覆国家政权, 对我这么个娃儿来说,实在有够恐怖,幸好没吓得尿裤子,使我真就很长时间都没写。现在再写,还得用个笔名“刺心”。也因为有段这样的记忆,所以我现在上网写文章都还是很谨慎的。但文章总要写,因为我和杨银波谈过天,主观上我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想法,就是说我不想造反。客观上我还是不想造反。但实行实名制,总让我有喘喘不安,怕会暴露。写过一篇文章,叫<先写着>.发表到了“一五一十”网,有个朋友给我留了个言,叫瞻前顾后。我想此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能因为没被抓过,没被恐吓过,“不要顽强,否则上纲上线,什么辣椒水,什么老虎凳,什么就是以袭警为名一顿暴打,然后就是警察属于防卫”。我想这个朋友如果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之后,就不会说瞻前顾后这四个字了,至少能感同身受了。原先到了林信舒先生那里,他那时身体不好,不过林先生很健谈,和我聊了很多。说起有个人跑到国外去了,鼓吹民主,然后说林先生怕死什么的,然后林先生很生气,和我说,既然你不怕死,干吗跑到国外去了。大概那个在我文章后面留言“瞻前顾后”的人也只站在岸边,看着那边起了大火,实在感受不到热,只是觉得凉快,还说:“天怎么这么凉,应该加两件衣服了”。大概意思就是如此。杨银波曾说,听到外面有警车经过,都会紧张,我也类似,只是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所以好点。

  一个国家要开放,也弄不懂实行实名制是意在加强控制,还是要开放。这些矛盾的问题也许是我们这些小民永远也猜不透的问题吧!只有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所具备的高瞻远瞩的眼光!但我觉得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强大,就一定要广纳忠言,听取各种不同意见,取长补短,改变该改变的。如此,调和矛盾,解决问题,国家自然强大。如果说实行实名制是防止网上犯罪。不错,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新兴的犯罪越来越有繁荣昌盛的意思。实行实名制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比如哪个网友去见了另一个网友而被强奸了,只留下一些精液,终究找不到人。在这里,实名制就可以发挥作用了。也许这个网友不小心怀孕了,实名制终究是可以找出这个“父亲”来的,中國可少个为办户口的麻烦。再另外说,就是对付那些随便下载黄色录象的人,因为前些年黄色泛滥网络,确实对国人心理健康造成很大负面影响。网上还有一篇文章,谁写的,不记得了,只是说日本黄色文化开始影响中國人。其实我到现在都不是很懂日本人为何会如此变态。实名制的确也有助于防止黄色的泛滥,至少可以知道谁又在哪个网吧哪台机子上下载黄色录象,做出影响国人的事情。抓起来。但性本是人之本性,如果太严,禁绝了,中國人口可在20年后大量缩减。前些时间看过一个笑话,如果做好计划生育,老师问学生,学生答:“戴套”。老师大骂学生,说其下流。老师再问,学生再答:“统统剪掉”。好办法!如果实名制是为了防止黄色,那中國可多实行结扎,多鼓励。可能还是由于敏感吧!却也不是针对我,我还没这大本事。只是说网络越来越成为自由的地方,成为言论自由并成为很多人说出真心和现实并怨言的地方,要实行控制。如果控制不好,这里很有可能会诞生新的黨派,加速时代进程,瓦解某些人过好日子的安逸。因为本人常浏览某些比如真相,公信之类的网站。哎!常常一片骂声。难免两个骂得特别起劲,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老婆被公安局长霸占了还是父母被城管殴打了。所以这样的人还是要控制的,实名制有助于抓起来。

  时代在进步,越来越朝着开放的方向走。外来文化也在逐渐影响中國,尤其胡主席的上台,媒体更是一度开放,我指的开放不是对于人民的。对于人民的叫和谐,和谐的根源是社会矛盾的存在。我指的开放是对于国外的了解,能使国人睁眼看世界。甚至对于日本,都有大批记者过去,报道文化,政治,民俗等,使国人对于日本有了更多了解,否则骂了几十年日本人,连日本有多少人口,多少民族,经济是以什么为主,多少省份多少岛屿组成的都不知道。也正因为如此,比如国外哪个内阁倒台,哪里又发生叛乱都有了解。而这些东西是可以影响中國人的,至少不是说马上就希望中國哪个内阁倒台,哪里发生叛乱,至少国人睁眼看世界,无疑是使国人更开明的。正是这些开明结合中國网络和国情,各种矛盾激生,才有了实名制的产生和出台。社会矛盾多产生犯罪,如果实名制是为了遏止犯罪,那处理好民生问题,处理好经济问题,处理好贫富问题,国家自然可以减少很多犯罪。人犯罪不是天生的,而一定是后天的。天生的杀人狂实在也是细胞的变异。如果国泰民安了,犯罪自然少,何要来什么实名制。正是国家社会矛盾激生,人民思想混乱,贫富差距悬殊,才导致那么多人挺而走险,也才有为了对付这些走险的人的实名制。发现,抓捕。那中國如果如此,为增加经济的基础建设不如多造监狱,同样可以增加经济增长。监狱要地皮,买,要水泥,买,要钢筋,买,要铁丝网,买,这些造这些东西的人就凑钱雇人加班加点,就业解决了,东西卖出去了,GDP也增长了。皆大欢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