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小九只是幸运那么一点点

http://www.xjp.cc/2010-log/09/bell-small-9.html

图中这个在车窗内拼命求救的女孩子叫钟小九,虽然只是小县城的一个普通女孩子,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名字很有文学气息,她还有一个哥哥叫钟如田。

2010年就在她的家乡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他们家的房子被强拆导致他们家三人自焚,其中有钟小九的妈妈、姐姐还有大伯。9月18日凌晨1时左右,钟小九她大伯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宜黄县对外声称拆迁队操作失误,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带了100多人到医院把钟小九大伯的尸体强行抢走了,这样的画面过去曾经见过太多,我们都只能被
迫做鸵鸟。钟小九和姐姐钟如翠要去北京接受媒体报道,被宜黄县政府人员围堵困在厕所里长达四十分钟,最后在记者到达之后才敢离开,不过进京计划只能被迫搁
浅。

据说钟小九她们已经被控制起来,而钟如九的哥哥钟如田现在人已经在北京,准备为着家人争取着合法的权利和维权,这个汉子对着未来有着无限的恐惧,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控制,更怕病危中的亲人无法得到妥善处理。

钟小九他们家只是一幢农村很常见的三层小楼房,当地政府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决定停电并且强拆,上汽油准备烧房子。房子是中国人传统观念里面的安身立
命之所,烧别人的房子就是要革别人的命,P民跟政府拼命拼不赢,最后只能用自己的生命来争取更多的权利,可怕的是在景德镇生命也并不是那么太值钱的东西。

蜗居的热播让我们对于拆迁停水停电这种常规操作变得更加熟悉,所以不要以为这些只会出现在电视剧、Twitter和报纸里,没准明天你们家就可能遭
遇这样的待遇。不想哪天警察叔叔喝高了下乡来拿我练习开枪,我连个喊冤的地方都没有,还说我袭警。中国的媒体、中国人都太习惯鸵鸟思维,事不关己高高挂
起,缺少真正的公民意识。

德国新教马丁·尼莫拉牧师的碑文上写着他谈论纳粹党的大屠杀时的一段话,他说:当初他们屠杀工会人士,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人士;后来他们屠
杀共产党,我也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还是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是
基督教徒。最后他们要杀我了,已经没有人为我说话了,因为能够说话的人都被他们杀光了。

江西真理部说江西所有媒体人员一律不准在自己的博客和QQ空间等地方贴关于宜黄自焚的文字,否则警告一次不删除的就开除,所有关于江西抚州自焚的稿件、视频全部撤下国新办说所有关于江西抚州自焚的稿件、视频全部撤下。

所幸钟小九获得了来自腾讯网的支持,微博获得了实名认证,新闻获得首页和新闻频道首页的强力推荐。可以预见的是这一事件最后将得到妥善解决,抚州市委也表态对宜黄县拆迁事件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官方对于这一事件的定性已经基本明确,处理的愿意是影响极其恶劣。

换言之如果影响不那么恶劣也许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种事情国内已经太常见了。腾讯这样强推事件多少也有着自己的私心,目前包括新浪在内各家网络媒
体受限于国新办的禁令都没有发声,而腾讯如果这种时候为弱者说话能获得大家的赞誉,而且要相信腾讯一定提前获得上意或者预知后果能够承担,所以这对于腾讯
而言是没有风险的自我增值,对于提高自己媒体地位很有好处,它希望自己能成为网络媒体中的南方系。

需要警觉网络中的一种声音是感谢腾讯,为什么要感谢腾讯,难道弘扬社会正义不是一个媒体应有的职责吗?难道不应该先感谢国家吗?想到这里才发现,这
是在中国,一切都不一样。腾讯弘扬媒体正义感应该值得鼓励,但腾讯不是上帝,不是伟哥,不是Gov,我们也要避免成为腾讯的枪手,对于任何一家媒体我们都
要听其言观其行,时间才是最好的证明,南方系也不是一天炼成的。

最后想要讲的,强拆是典型中国现象。第一敢宜黄县政府这么明目张胆地强拆,说明这种做法已经不鲜见,P民在政府面前什么都不是,这是典型的官僚主
义。第二国务院已经明确禁止强拆,但是强拆引发的问题日日不绝,上令无法通达是越来越大的问题。第三越来越多地方政府以维稳为借口,对人民群众的人身自
由、人身安全进行限制,维稳是否越维越不稳,反而增加了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第四为什么会出现强拆,国有土地使用证、房屋产权所有证都是国家给我合法授权权
利的象征,只要我愿意在合法的时间内我都可以安心继续住下去,为什么会出现强拆?这说明了很多地方政府对于法律、法制的藐视和无知。


宜黄钟小九腾讯微薄 现场直播

    【这个派出所长出身的县委书记令中国蒙羞】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曾是一派出所所长。指示抢拆钟家房子,令钟家三口自f,在机场围堵钟家两女,
禁止她们来北京,指令县长抢夺钟家大伯遗体,指令干部们抓捕带回钟家5人——强悍强硬为所欲为,践踏法律,视胡温领导人亲民爱民如无物,令官民对立令国家
蒙羞。

    我是钟如九的哥哥,钟如田。我妹妹我已经和她有4个多小时没联系了,和她最后2次同话就是听到他们说:“我们被好多宜黄的人追”,还有就是
说他们逃到了江西第一附属医院门诊部,已经打了110,就在也打不通他们的电话了,听说他们被控制了,地方政府难道要把我们都弄死,才会停止他们的野蛮行为吗

钟小九(钟如田): 刚刚得到消息,我的家人和我大伯的遗体都被宜黄政府带到了宜黄,我哥哥和我妹妹等共5人全部被软件在宜黄龙腾宾馆里了,我侄子的手机被他藏起来才没被缴,其他的全部收缴了,他刚发信息来,我在等他的最新消息。

封锁视频是为了维稳
这也是党中央号召的
所以,zf做的都是对的,我们p民啥都不是
说实话,我以前一直天真的以为,如果我遇到这种不公的事情,我就把它闹大,闹得越大越好,最后肯定会妥善解决,至少zf还是要面子的。
现在才发现,第一凭我等p民是闹不大的,一句封锁就什么都没了,你再想闹都没得闹,封建社会还可以告御状,tmd社会主义社会都不让你出这个县,这个镇,这个村;第二政府已经不要脸了,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鸡的屁才是第一…….

你說的引起觀注的方法在民主社會可行,只要你打給報社,報社很樂意幫你報導給全國人知道

但在中國報社、媒體都是由中共掌控,他想要怎麼寫就怎麼寫,再給你個”襲警”抓你進去坐牢

反正掩飾事實都是為了「維穩」,「維穩」在我看來就是中共怕人民反抗搶了他們的權力、地位,在法律無法保護,正義無法伸張的國家才須要「和諧」跟「維穩」口號。

GD已经烂到骨髓了,从何开始呢

总会有爆发的一天的,等着看戏吧 没有文字

总有一天出事

南方人好造反的。

湘赣鄂可是造反的圣地啊。

当年的共匪就是在这里打下日后夺天下的基础的。

革命早晚發生
極可能就我們這代…
GM黨當年先安內…後攘外…最後亡
今日TG…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