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永松:釣魚島問題,日本緣何空前強硬—–中國崛起面臨內憂外困

菅直人出任日本首相後,提名臺灣出生的華裔議員蓮舫出任閣僚。中國大陸的一些學者一時興奮不已,認為繼奧巴馬任命了數名華裔官員後,日本又任命華裔的蓮舫,證明現在日本的首相是親華派。中國大陸智庫對日研究的淺薄與落後,由此可見一斑。

美國在南海地區合縱連橫,又計畫在黃海駛入航母,逼近華北。隨後日本在釣魚島漁船事件上則是史無前例的強硬,國土交通相前原誠司親自走上第一線(釣魚島附近海域)為日方艦艇人員加油打氣,並聲稱“日中之間不存在領土問題”。這在日本政客中是史無前例的事情。1783年日本印製的古地圖標明釣魚島是中國領土,日本著名歷史學家、京都大學教授井上清就撰文證明釣魚島是中國領土。釣魚島隸屬臺灣省宜蘭縣。從1895年,臺灣割給日本,直到1945年臺灣回歸中國的這段時間內,臺灣和沖繩均在日本統治之下,釣魚島仍隸屬於“臺北州”,有1944年日本法院在判決沖繩與臺北的釣魚島漁場爭執時的文件為證。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無條件接收《開羅宣言》和《波斯坦條約》,根據此條約“日本只能擁有其本土的四個島”,其他的以武力吞併的領土必須放棄,釣魚島當然應歸還中國。1970年美日背著中國簽定《美日舊金山和約》,拿中國的領土作交易,私相授受,把琉球連同釣魚島的“施政權”轉給日本。中國政府不承認舊金山條約,因問題關係到多個國家,建議暫時將問題擱置,留待日後進行討論。但目前因日本的海軍實力最強,故實際控制權落在日方手中。但一個樸素的事實是,福建、臺灣漁民世世代代在釣魚島海域捕魚,為什麼現在違法了?

中日兩國需向人民解釋清楚的問題

中國曾經是遠東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由於日本的侵略,中國的現代化進程被打斷,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按照當時的經濟、政治、文化發展趨勢,中國早已是民主文明的國家;沒有日本的侵略,中國根本沒有海峽兩岸的分裂與內耗。如果沒有中國的寬大處理(放棄賠償和割讓領土),日本不會有今天的現代化幸福生活。這一點中國人民必須向日本講清楚。此外,戰後日本也向中國提供了一些經濟援助,這些對中國的經濟建設發揮了積極作用。這一點中國也必須向國民說明。日本也必須向國民說明,對華援助大部分是貸款,需要中國償還。日本不可有居高臨下的施恩想法,因為日本對中國政治文明的傷害無法用金錢計算。

日本是什麼樣的國家?

另一方面,戰後日本實現了政黨政治、三權分立,內政上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由於民主憲政的保障、國防安全交給美國、日本重視教育、中國放棄國家賠償、美國開放市場等因素,戰後日本從廢墟上迅速崛起,戰後大部分維持了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的位置。由於中國放棄國家賠償,冷戰時代美國利用日本遏制中國蘇聯,日本未受到德國一樣的處理,因此日本未能像德國一樣對歷史進行徹底清算。過去半個多世紀來,日本多次發生部分內閣成員參拜供奉了日本甲級戰犯靈位的靖國神社,參拜層級最高的是中曾根康弘與小泉純一郎兩個前首相。日本國內對此毀譽參半,不是鐵板一塊。

日本戰後有多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物理學獎、化學獎,航太技術不落人後。機器人技術領先全球,在環保節能、高端製造、安全生产方面遠遠領先中國。

日本也曾發生環境污染和食品安全事故,過去如水俁病、雪印牛奶中毒事件。但是,由於日本是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言論自由、司法獨立,獨立工會、獨立消費者協會、獨立行業協會造就了高度發達的公民社會,確保了社會及時糾錯,不會發生類似中國23家乳品廠集體作弊使用三聚氰胺的事件。

日本每年進口煤炭、稀土資源埋藏於海底,留給子孫後代使用,中國各級地方政府急不可耐地開發資源,內蒙古白雲鄂博的稀土開發區域環境受到嚴重污染,癌症病患屢見不鮮。儘管如此,日本依然強烈要求中國擴大稀土出口。

一些中國學者不時嘲笑日本首相換人如走馬燈,但是一些日本學者反唇相譏,認為政黨輪替、更換首相是民主的體現,是值得自豪的事情,憲政體制下的日本不需要維穩辦,不需要擔心人民上訪。捲入金錢醜聞的鳩山前首相黯然下臺、小澤被選民拋棄都證實了民主社會的自淨機制。

無論是節能環保、地方自治的先進經驗,還是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重複建設的慘痛教訓。少子高齡化對帶動內需的負面影響,日本這些正反方面的經驗教訓對中國來說都具有極其珍貴的借鑒意義。與日本維持正常的國家關係對中國至關重要。處理中日關係要靠智慧,不能靠賭氣。不接觸、不交流是不妥當的。

實利主義戰略

儘管《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第3款明確規定: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一個距離東京1800公里的珊瑚礁被日本視為島嶼,命其名為沖之鳥,這是日本爭奪海洋資源戰略的一部分。

日本戰後長期標榜無核三原則,近年來已發生變化。今年日本已步上美國後塵,向未簽訂核不擴散條約的印度出售核原料,目的一是為了爭取經濟利益,二是為了牽制中國。在日本南方,日本加緊軍事部署,在臺灣附近島嶼開始駐軍,壓縮臺灣空防。日本這次在釣魚島附近的強硬措施可視為這種戰略思路的延伸。

新一代日本政客的特色

日本國土交通相前原誠司(現轉任外相)在釣魚島問題上態度強硬,但是並不拒絕對華接觸,在任期間推行“觀光立國”戰略,為與韓國競爭中國觀光客,前原曾經親自拜訪中國寶健日用品有限公司,爭取該公司員工萬人赴日旅遊。為參加美國使用高速鐵路招標,前原認為必須知己知彼,他到競爭對手之一的中國親自試乘中國製造的高速列車。日本民主黨新一代官員雖然對外強硬,但是手段靈活,
不賭氣、不自閉,一切以國家利益為上,不以個人情緒影響國家利益。這些都值得中國政府深思。中國官民何時可以超越個人情緒,建立國家利益優先、人民福祉第一的政治體制?

抓住了中國的軟肋

中國對日放棄戰爭賠償,又養育了一大批日本戰後遺留孤兒,中國領導人甚至到日本國會為日本歸國孤兒仗義執言,呼籲日本政府關注他們的處境。金融危機後,中國購買美國國債,美國借此支付國民的教育、醫療福利的支出。中國今年也開始大量買進日本國債,這為日本政府維持預算注入了一劑強心針。大量的中國觀光客進入日本大手筆採購,對萎靡不振的日本經濟來說可謂久旱遇甘霖。中國文化認為: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為什麼別人不領情呢?日本為何默認韓國控制獨島,還就殖民統治向韓國單獨道歉呢?中國應該深思:所謂現代政治就是對內善待自己的人民,贏得人民的選票,對外爭取最大的國家利益。中國常常將此順序顛倒了。民主法治才能贏得別人的敬畏。

有人認為,日本近期史無前例的強硬態度,是受到天安艦事件後美日同盟得到加強的鼓舞。我認為原因不僅如此。美日顯然都看到了中國的軟肋:中國地方政府與人民之間矛盾激化,拆遷大隊、城管員警與弱勢階層的廝殺每天都在上演,被拆遷戶引火自焚常態化,訪民大軍進京常態化,環境污染和食品安全問題層出不窮,協助弱勢的維權律師遭受地方官員打壓,中產階級與知識精英紛紛移民,大量財富和智慧對外轉移。各級地方政府官員為了維穩(實際上是在維護自己的烏紗帽),耗費大量開支。中國的維穩費用與國防開支不相上下。溫家寶總理呼籲加速政治體制改革後,並未獲得體制內的廣泛支持,人大某些部門甚至否定人大代表專職化的試驗,這等於禁止人大代表監督地方官員,封殺了中國溫和改良的道路。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地方官員與人民的矛盾只會愈演愈烈,中國的維穩開支必將超過國防開支,人民的福利將更難改善。

美日顯然看到了中國社會的軟肋。日本擁有輕型航母,亞洲一流的海軍,兩周內可製造出核武器,又有美日同盟做靠山。在臺灣,過去保釣的急先鋒馬英九最近派出親信、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向日本保證不會與中國大陸合作保釣。這意味著臺灣不會為大陸保釣提供任何協助,今後一旦政黨輪替,臺灣甚至可能在戰略博弈中配合美日遏制中國。

中國大陸如要度過危機,只有推行漸進民主,放開人大代表直選,放開NGO自由註冊、自由活動,以此監督權力,才能凝聚人心,國家才有出路。

中國大陸還應鼓勵臺灣人參選大陸官職,甚至不排除邀請國民黨在沿海地區發展黨部,以此連接臺灣、遏制台獨。防止台獨文化蔓延已是刻不容緩。釣魚島靠近臺灣,從臺灣補給方便。臺灣控制了東沙島和南沙群島的太平島,基於民族大義,大陸應協助臺灣維持這些基地,並與臺灣合作保衛釣魚島與南海領土,最終以民主的方式實現國家統一。只有人民獲得公民權利,國家才能受人尊重。對內高壓、對外懷柔的國家無法贏得外部的尊重和人民的認同。只有人民權利崛起,才有國家的真正崛起!人民沒有選票的國家不是一個強大的國家。

國與國之間的競爭歸根結底是制度的競爭。中國過去輸給日本,都是由於政治腐敗、制度落後。今後如果中國繼續輸給日本,依然是由於制度落後。政治制度落後就挨打,中國人這一次一定要爭一口氣,要痛下決心推動公民社會!

来源

作者:阮永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