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作者: 陈破空

9月7日,在中日争议的钓鱼岛附近海域,一艘中国渔船与两艘日本巡逻船相撞。日方拘捕中方船长詹其雄,并经由日本司法机关,将其拘留10 天;就在北京方面连续不断的抗议之下,10日后,日方竟又延长拘留詹其雄10天。中共颜面尽失。

抗议不果,中国政府抬出“反制措施”。检视这些反制措施:中止双方部级官员以上来往—-无损于对方;推迟中日东海谈判—-两败俱伤;准备在 东海争议海域单方面开采石油—-日方申明,如果中方这样做,日方也将跟进;中止双方有关航班、航权事宜的接触—-毫无意义;限制中国公民赴日旅游 规模—-可能在短期内不利日本经济,但,急于前往日本观光的中国民众,未必乐意。

撞船与拘捕事件,刺激中国民间反日情绪。9月18日那天,是“国耻日”,部分中国民众在各大城市展开反日示威,却因中共当局的阻扰和控制,草草收场。

当日,在中国几个大城市,中共出动超过示威民众人数几倍的军警,严密监控现场。在北京,日本大使馆附近,中共军警将示威民众团团围困。硬是将示威民 众分拆成最多10人一组,分批走过日本大使馆门前,然后在路口解散,前后不过数十米,不准停留,不准折回,更不准聚集。

可怜这些中国民众,被折腾得如同机器人一般,只能拉当局批准的横幅,只能呼当局同意的口号,只能步行当局规定的几十米,就算是“示威”、“游行”? 民主与法制?“中国特色”的黑色幽默。

还是有些民众“不听使唤”, 有人高喊“阻拦者都是汉奸”,中共军警顿时面红耳赤;有人趁机喊出“打倒腐败”的口号,立即被中共公安抓走。

中共当局深知,任何爱国游行,都可能演变成反政府示威。历史上的“五四运动”,就是最实在的例证。从“外争国权”到“内惩国贼”,北洋政府经此走向 倒台的下坡路。中国共产党之发迹,正来自“五四运动”,混迹其间的早期共产主义分子,于两年后,自组共产党。借助群众运动起家的中共,深知群众运动的能 量,当政后,最要防范的,就是民众示威。以至于,1989年,不惜对示威民众大开杀戒。

论及钓鱼岛,邓小平时期,说法是“搁置争端,留给后人。”中国无所作为,日本有所作为,于是,多年下来,形格势易,日本实现对钓鱼岛的“实际占领” 和“有效控制”。中、港、台三地,有民间保钓人士,中共不仅拒绝给予任何支持,反而百般打压。

就在这次钓鱼岛冲突发生后,中国大陆10名保钓人士,集结厦门,有意前往钓鱼岛宣示主权。却遭到当局层层打钉子,处处下绊子。连海边渔家都恐惧,推 说,没有得到当局许可,不敢为他们提供船只。结果,这批保钓人士,连海都出不了。

(疑问,与日本巡逻船“相撞”的那条中国“渔船”,如何又能得到许可出海?)

同一时期,两名台湾保钓人士,不仅能乘船前往钓鱼岛海域,而且得到台湾海巡署出动12艘大小舰艇护航,到达钓鱼岛附近后,与日本七艘巡逻船对峙,长 达5小时。这两名台湾保钓人士,虽最后折返,却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宣示主权”的目的。

号称“崛起”与“强大”的中国,竟不如小小台湾?实际上,中南海心中有鬼。说到这次钓鱼岛冲突,责任未必在日本一方。动辄利用渔船、利用民间“捕 捞”为名,试探对方,乃是中共惯技。此技,非但用于日本,也用于菲律宾,也曾用于台湾。

以民间渔船为掩护,中共可进可退。如果挑衅得手,中共可进一步,随后派出军舰,扩大战果,自我邀功(比如今年8月,对付菲律宾);如果挑衅不果,甚 至失败,对内,中共可以推卸责任,制造非政府所为、而是民间擅自作为的假象;对外则假装无辜,压低冲突级别。首鼠两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9月18日,一艘中国渔船,在韩国济州岛附近海面,遭韩国警方扣押,中方船长被拘捕,并被处罚款8.7万元(人民币)。看来, 周边国家,纷纷识破中共“渔船”诡计,开始采取行动,还以颜色。一个月间,中共失手于日本,又失手于韩国。中南海的挫折,可想而知,还以为,对付外国,就像镇压国内民众那般容易。

退一万步说,如果,偶尔,这类渔船不是中共间谍船,船长不是中共情报员,那么,中国民众,可不可以大吼一声:中国政府,你有种就自己上,不要让老百 姓当垫脚石、替死鬼!说什么“捍卫钓鱼岛主权”,难道不是你武装到牙齿的政府的责任?反而只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义务?

实际上,盘踞北京的那个“执政党”,心眼里,从来就只有政权,没有国家,没有民族,更没有人民。65年前的抗战时期如此,故有“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十分宣传”的阳谋;今天依然如故,为了既得利益,不论爱国还是卖国,都可为我所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