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泡沫破后中国大陆部分地价会跌去九成

中国的宏观挑战,是其危险的房地产市场。现在房价超过可持续水平100%。泡沫破裂后,部分省份的土地价格可能会下跌70%-90%。

美国正在对中国不断施压,迫使人民币升值。美国国会就人民币汇率举行了听证会。财政部部长盖特纳大声抱怨,人民币升值太慢。施压似乎有点效果。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每天都创新高。但是,每次新高仅为小数点后第二位的变化,因此,美方仍非常不满。美国是否会通过重大的贸易保护主义法案,扰乱中美两国贸易?

美国“惩罚性法案”会搁浅

在今年11月中期选举之前,众议院可能会通过一项法案,扰乱中美两国贸易。但是,中期选举结束后,参议院不会批准这项法案。美国可执行的措施无非是禁止进口某些中国产品,主要是仍在美国生产,或对美国的大公司并不重要的产品,例如,钢铁、化工产品和太阳能电池板。这些措施可能会使部分中国公司感到相当痛苦,但是,对整体中美贸易影响不大。中国出口的产品中,三分之二是由跨国公司直接拥有,即由它们贴标和配送。中国工厂即使不是跨国公司所有,也和它们的分厂一样。美国政府是不会破坏这些公司的业务的。

在可预见的将来,中美贸易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原因有二。首先,中国贸易在美国的附加值比在中国高。中国制造的消费品在美国的零售价是出厂价的3倍至4倍。如果贸易遭到破坏,美国经济可能蒙受巨大损失。其次,苹果、惠普、耐克、沃尔玛等美国公司从中国生产中获取巨大利润。它们的产品利润率很高,因为它们在中国,而不是在美国生产产品。如果贸易遭到破坏,这些公司的股票价格会暴跌。

理性观点对近期发展并不重要。政治上的权宜之计和行动后果决定一切。11月,美国将举行中期大选,民主党人面临着一场灾难。众议院可能会高唱着圣母玛利亚,通过推动针对中国的民粹主义贸易保护法案。但是,即使该法案在众议院得以通过,选举结束之后,也不可能获得参议院批准。金融市场的动荡会说服参议院。

今年前七个月,美国货物贸易比去年增长24.6%,但仍比2008年低12.1%。2010年,美国贸易总额将突破3万亿美元。今年前八个月,中国商品贸易比去年增长40%,全年可达2.9万亿美元,比2008年增加15%。考虑到两国贸易的规模,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哪怕出现贸易战的重大传闻,也将导致全球股市崩盘。

美国的目标是平衡双边贸易。今年前七个月,美国海关数据显示,从中国进口商品价值1930亿美元,出口至中国商品价值486亿美元。出口比去年同期增加36%,进口则比去年增加14个百分点。目前,两国贸易的发展趋势是合理的。但是,2010年中美两国贸易逆差仍会进一步扩大,因为进口为出口的4 倍。按当前趋势发展,如果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开始下降,将需要八年时间。许多美国著名分析家认为,汇率出现大动作,会加速这一进程。

美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的经验,并不支持这种看法。1985年,日元兑美元比价翻了一番,但是,在接下来的十年中,日元汇率也没有对双边贸易逆差产生重大影响。当然,也有人争辩说,如果日元汇率翻两番,就会产生影响。我们不知道是否如此。日美双边贸易逆差开始降温后,日本将生产转移到了中国。美国将制造业创造的就业机会拱手让给了日本,无论日元对美元的汇率后来如何变化,这些就业机会再也没有回到美国,因为日本企业可在发展中国家从事生产。

人民币低估了吗?

如果只关注两国贸易平衡,是能够找到合适的汇率水平来实现平衡的。两国汇率达到一定水平,中国某些工厂就会关门大吉,即生产会出现萎缩。这是两国贸易较快平衡的惟一可能:因为利润下降,中国企业减产;由于价格上涨,美国购买力下降。这种解决方案实际上是将蛋糕做小。我看不出在不破坏中美两国经济的前提下,何以达到贸易平衡。

显然,人民币汇率并没有浮动。因此,有人说人民币汇率不是以市场为基础。我并不想说,中共政府已经将汇率设定在“合理”水平。我知道,市场也不会这样认为。上世纪90年代,市场催生经济泡沫,导致1998年亚洲货币崩溃。无论基本因素出现多大变化,都不应该出现这样巨大的动荡。日元经济没有出现任何变化,日元汇率却大起大落。给中国的教训很清楚:将汇率完全交由市场操控,是灾难性的。

中国也有很多问题。但低估汇率不是问题。我反而认为人民币可能被高估了。存在升值压力是因为市场猜测美国可能会对中国采取何种措施。近十年内,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增加了4.5倍。在经过长时间和大规模的货币扩张之后,从来没有任何经济体的货币会不贬值。如果人民币升值预期逆转,资本会巨额外流。这才是对中国的考验,而不是今天的升值压力。

中国的宏观挑战,是其危险的房地产市场。现在房价超过可持续水平100%。泡沫破裂后,部分省份的土地价格可能会下跌70%-90%。尽管政府采取调控政策,但是,房产热情仍然看涨。但是,针对市场的不利因素层出不穷。人民币升值的预期的变化是主要因素,可能比政府调控房产市场的措施更重要。中国利率将迅速上调。如果土地价格开始下跌,人民币升值预期会进一步下降,导致资本外流。由此产生的流动性短缺,将导致土地价格进一步下跌。螺旋状态可能已经开始,但速度很慢。明年下半年,形势将一发不可收拾。

虽然看起来并不可能平衡双边贸易,但是,未来形势看起来对美国企业获利却相当有利。过去20年,美国企业得益于中国生产成本低。现在,中国劳动力市场正趋于平衡,工资开始快于名义GDP上涨,美国公司又可以开始将在中国制造的产品,以在美国的售价卖给中国消费者,以此获利。事实上,美国名牌商品在中国的售价更高。苹果、通用汽车、肯德基、耐克、宝洁等都因中国消费增长而获利极大。再过15年,中国的消费市场堪比美国。届时,许多美国跨国公司可在中国获得比在美国更多的利润。标准普尔500公司的收入,几乎有一半来自海外市场。中国的增长能够进一步提高这一份额。据估计,美国养老基金有6万亿美元的缺口。如果美国股市上扬,海外盈利增加,就可以填补这个漏洞。

在货物贸易方面,美国向中国的出口增长很可能会持续大于从中国的进口。农产品、自然资源和设备名列美国出口至中国商品的前茅。不过,由于基数效应,未来十年或更长的时间内,双边贸易逆差还将居高不下,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还会继续增加。由于中国与资源丰富的国家的贸易都会出现逆差,美国需要加强对这些国家的出口。这可能是美国在十年内实现贸易平衡的惟一办法。

美国出口到中国的产品增加最快的是农产品和资源产品。美国在这些领域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考虑到环境方面的因素,贸易政策并不有利于这些产品的出口。而美国发展这些行业的空间很大。若想平衡双边贸易,重点或许应该放在宏观方面,而非微观方面。

风暴正蓄势

虽然眼下不太可能出现贸易战,未来几年,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加剧。专门针对某种商品的保护措施会激增。中国企业会越来越难以在美国销售它们自主开发的产品。从本质上讲,中美贸易会越来越集中在美国跨国公司中。显然,这对中国公司来说不是好消息,因为这些公司渴望树立自己的品牌,或者建立它们自己在美国的分销渠道。中国可能会作出反应,限制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虽然两国贸易将继续发展,但是,增长率将大幅度减缓。我怀疑,在未来十年内,双边贸易发展的速度可能还不及过去的一半。

中美贸易摩擦的迹象表明,全球贸易将会放缓。这可能是好事。过去20年来,由于跨国公司将生产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全球贸易增长速度是全球经济增长速度的2倍。大部分可以转移的生产都已完成转移。其余的生产由于受政治干扰而难以转移。未来全球货物贸易可能与全球经济同步增长。

长期以来,全球化无论对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是共赢的。但现在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发达国家多年来享受廉价商品,现在由于失业,发达国家面临痛苦的收入问题。发达国家的未来看起来更糟。

人民币的升值压力让中国感到头痛,全球化的各种压力却对中国的出口经济造成更多威胁。中国目前需要缓解全球化的紧张局势。关键是要限制政府调动资源实施投资的权力。中国经济中最不寻常的现象就是政治经济。除非中国限制政府滥用权力配置资源,否则,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紧张局势将进一步加剧,并可能在五年内酿成贸易大战。

虽然美国对人民币升值施压是“水杯中的暴风雨”,但是,中国必须启动政治经济改革,以应对全球化的紧张局势。否则,风暴会真的来临,只是时间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