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r:关于加拿大的房价和政治的一些闲扯

对于加拿大的屁民来说,无论是左派当政,还是右派当政,都是为了大资本服务的,换句话说,都是为了大鱼能够吃到更多的东西而服务的,所以,对于注定要被吃掉的浮游生物来说,差别是不大的,差别大的,是对于被大鱼吃掉的小鱼。
这个话怎么说呢?右派当政,压制劳工,放开移民制度,这样,劳工的工资因为新移民的竞争而很难提高,而带着钱来投资移民又扩大了本地的消费市场,对于经营各种生意的小业主来说,工资开支不提高而市场扩大,以为利润的上升,从而他们能够积累起更多财富,然后,可以进行投资,对于华人来说,开个小店,雇黑工,赚了钱来炒房子……
这个阶段,对于大鱼来说,是韬光养晦,放眼让小鱼们长大的时间,小鱼们长不大,大鱼吃什么呀?
那么,等到了左派上台,又会发生什么呢?很简单,反过来,提升劳工权益,限制移民,提高利率(左派政府福利开支高,必须借债,国债利息必然高才能借的到钱。)这样一来,对于小鱼来说,利率升高导致不动产价格暴跌,移民减少,工资开支提升而同时,资金外流导致消费下降,结果呢,辛辛苦苦剥削黑工赚来的钱,都随着房产价值变成负数而打了水漂,最后甚至因为现金流问题,不得不把房产贱卖,几十年的辛苦付诸东流……
小业主们流的血到哪里了?还不是到了大资本那里,等到利率那么高的时候,手头还有现金买物业的,那都是家底不一般的,等到他们低价买了,过两年,等到右派重新上台,再炒炒卖给新的小业主们就行了。
所以,等到了左派,尤其是极左(新民党相对自由党来说就是极左),上台的时候,那才是大鱼凶相毕露,出来疯狂吞吃小鱼的时候。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定位就是个虾米,注定了被吃的命运,也就不用太在乎左右了,但如果想当个业主,如果不注意这些,从中产阶级到终惨阶级,那就只有一线之差了。

加拿大是个左派国家,但右派现在能上台,并能做的安稳,不过是因为左派自己分裂,杰克林顿野心大,结果新民党和自由党分了左派的票,结果在小选区单一候选人制度的选举中,得票最多的,反而是那个右派。(三个候选人,两个左派的一个25%,一个35%,但是票最多的是右派那个40%的,尽管6成是左翼,但还是输掉了大选,如果改成大选区比例代表制,就不一样了。)
加拿大的政治,背后也是被操控的,什么时候大资本需要了,左派的整合也就可以完成,从而左派重新上台,各位业主,尤其是低息借了可变利息房贷的业主们,好好享受最后的快乐生活吧。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虾米为什么会支持大鱼去吃小鱼呢?对于虾米来说,大鱼吃小鱼的时候,流点血腥,掉点碎肉,那是必然的,这么一来呢,虾米也能跟着吃到一点,更重要的是,虾米,会因为很多小鱼被吃掉了,生存空间扩大,从而也要有了自己当上小鱼的野心了。对于广大的劳动者来说,如果干活拿一样的工资,如果房东的房价大跌,自己就可以搬出去,换一个房租更低的公寓租住,那么自己能够用来花的钱就更多了,等于生活有所改善。这样一来,毕竟租房子的虾米是大多数,房东再怎么难受,左派还是有足够的支持者的,毕竟,从小资产阶级哪里割了肉,喂了无产阶级。

加拿大的制度,光光自己鱼塘的小鱼,是不够的,首先要干的,就是对全世界宣布,咱这个鱼塘没有大鱼,不吃小鱼,让全世界的小鱼都游过来,等到本地的虾米快受不了的时候,大鱼才果断出手,把小鱼们一网打尽,只是很多可怜的小鱼,却不知道自己是被大鱼吃掉了,还在那里怨恨虾米们,拜托,虾米们没有那个能量好不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