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报:推迟公务员退休,取消公务员退休特权待遇

据媒体报道我国养老金账户的总亏空已经达到1.3万亿元,并且这一亏空正在以每年1千亿以上的速度递增。政府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延迟退休年龄,这遭到了网络舆论几乎众口一词的谴责。从腾讯网所做的调查看,反对者占了90%。之后人事部称暂不会调整退休年龄。

  的确,现在的养老金账户亏空主要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也就是现在的退休老人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缴纳养老保险,后来补交几乎都是象征性的。这个问题并不难解决,以现在国有垄断企业的财力,从它们的利润中拿出1.3万亿元既顺理成章也不是什么难事。

  问题是我们对农民喊了三十年“计划生育好,政府给养老”,农民的孩子少了,政府给养老却没有真正兑现。如果政府兑现这一承诺,恐怕养老金亏空增长的速度就不是每年1千亿,我看要翻两番。以目前国有垄断企业的财大气粗,这应该也能解决。

  更严重的问题是人口老龄化,处于退休年龄的老人越来越多,同时(相对于其父母辈)从小养尊处优的80后、90后已经在惊呼养不起孩子了。待到1963年开始的出生高峰期人口退休时,整个社会的养老负担将变得更加难以承受。

  政府对于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显然比大多数网民更有远见,但还是认识不足。例如政府有关部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报告都说2050年老龄化达到顶峰,其实根本用不着到2050年,以现在的人均寿命(73)计算,2036年60岁以上的人就达到了顶峰(1963-1975年生育高峰出生的人已经61-73岁);即使人均寿命提高到77-78岁,2040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也达到了顶峰。这意味着我们应对老龄化顶峰的准备时间已经没有政府预计的那么长。

  对老龄化顶峰时期中国的养老负担有多重,政府同样认识不足。譬如“两个纳税人(劳动力)养一个老人”虽然已是世界之最,但是这种说法并不正确。如果生育率没有大幅度的提高(即使鼓励生育,这也很困难),那时12亿多人中有4亿60岁以上的老人,但老人之外的人并不都是劳动力,否则中华民族岂不是所有的人都要断子绝孙?所以实际的抚养比要更加糟糕,用少生孩子来解决问题则是典型的饮鸩止渴。

  此外,沉重的养老负担还可能导致大量劳动力的外流,尤其是那些“超生”的劳动力外流——他们刚出生就遭遇“超生”罚款或“社会抚养费”,为此而拖累一家人的生活水平;他们有道德义务到税负轻的地方工作以便挣更多的钱报效父母,并没有道德义务报效祖国。

  从长远来看,中国不但需要将退休年龄推迟到65岁甚至更高,而且需要取消高中从而降低部分人口的就业年龄。即使这样仍然不足以解决养老困局,除了劳动力占人口比例在老龄化高峰时期仍然过低外,也因为老年劳动力和少年劳动力质量较差,不能胜任重体力活与创造性工作。中国必须从现在开始鼓励生三胎,提高出生率。现在出生的孩子,在老龄化顶峰时期可以成为最有活力的劳动力。

  目前中国虽然已经出现劳工荒,但那只是年轻劳动力的短缺,总抚养比仍然很低,中老年劳动力仍然过剩。所以目前的中国,总体上并不需要提高退休年龄。不过从80后、90后惊呼养不起孩子的情况看,中国迫切需要改变收入分配结构,以便让绝大部分年轻人至少养得起两个孩子。为此政府有必要压缩开支,减轻国民税负。其办法之一,就是先行延长公务员退休年龄;同时取消公务员(包括所谓事业单位员工)退休待遇上的特权,建立既不优待公务员也不歧视农民工的平等的养老保障体系。

  “推迟退休,当官的就可以在权力位子上多贪多占几年! ”这是反对推迟退休最经不起推敲的理由。制度不变,老的早退几年,新的早几年上去,还不是一样贪吗?还得给退下去的老官多发一份退休金!制度健全了,公务员的黑钱、灰色收入自然就少了。那些等着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大学生或等着上司退休后补缺升官的公务员,他们反对公务员推迟退休可以理解;普通纳税人反对公务员推迟退休就太没脑子了。公务员是个既不需要重体力、又不需要创造性而更多地依赖经验的工作,没有比公务员工作更适合老人的了(警察等特殊职位除外)。

  公务员需要先推迟退休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公务员是铁饭碗,“请神容易送神难”。如果从现在开始推迟公务员退休年龄,那么今后几年新增加的公务员将大量减少。随着劳动力短缺形势的加剧,今后肯定需要裁减公务员。如果公务员中高龄者比较多,那么今后就可以通过公务员退休自然减员。相反,如果新增公务员多,今后裁减时就需要付出巨大的补偿成本。

  公务员推迟退休对于就业市场的影响不算大。而改革公务员退休制度所节省的财力可用来提高80后、90后生儿育女的能力。生育率的提高意味着妇女就业时间的相应减少,足以抵消公务员推迟退休对就业市场的影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