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进京,被“安元鼎”押送原回籍

(注:李联炮是石狮市人大代表,今年两会期间,他与遇难者家属来到北京,遭遇“安元鼎”公司搜查、扣押、遣返,有访民遭到殴打,安元鼎公司负责人还吹嘘与国家信访局有关系。李联炮被押回石狮市后,公安机关对他治安拘留。李联炮不服处罚决定,向市政府申请复议。处罚决定被维持后,他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如今起诉三个月了,案件仍然没有开庭。也许法院碍于他人大代表的身份,才一直拖着不敢开庭审理吧?)

附李联炮的来信:

本人李联炮,系石狮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10年3月8日中午12点半,我如常在石狮长汽车站购票搭乘大巴前往北京会友(本来因生意原因经常往来于石狮北京),在汽车上,我碰上“福远渔628”特大海难事件的12户中国死难者家属[“福远渔628”特大海难事件系2008年2月3日,由福建远洋渔渔业业集团派出的“福远渔628”在印尼海域沉没,造成包括12名中国船员在内的15号船员死亡的特大海难,事件发生后到目前已两年多,由于福建有关方面的不作为,甚至是为了掩盖真相,事件到目前为上仍然没有真相,遇难者家属仍没能得到任何一分的赔偿,为了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遇难者家属和船东李祥谋被逼多次上访问,甚至进京上访,但屡屡被打压,福建有关部门怀疑李祥谋组织家属上访,采用勿(莫)须有的罪名刑拘了李祥谋,但这并不能阻止家属们讨说法,仍多次自发组织上访,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而同车前往,交谈中,家属告诉我要前往北京旅游。

2010年3月9日夜八点左右,当车到达北京丰台区木樨园长途车站,已有大量不明身份武装的人聚在那里,从着装看,这是一群标准的特警,包围并控制了我们所搭乘的车辆,随之所有的旅客都被这群“特警”查证,而我看到,这些人手里拿有我和12户家属的相片和我们的身份资料,被简单核对后,我一下车就被两名“特警”按倒,并不由分说架上一辆早已准备好的车辆,同时被强制架上的还有12户家属,透过车窗我看到现场有石狮市公安局人员,和石狮市锦尚镇工作人员,此时我看到这批“特警”佩戴的标识是“特勤”,在车上我提出了抗议并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即受到四五名“特警”的殴打和谩骂,“操你妈,识相点,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北京,敢来上访,不老实老子弄死了,不信试试…..”被打最严重的要算遇难船长洪天良的妻子黄秀英,由于海难事件的发生,家中唯一的顶梁柱倒了,两个孩子还末成年,黄秀英本人有病在身,事件发生两年仍然没有任何解决的希望,她被逼多次上访,而多次被打压,而这次来京又再次受到如此对待,精神崩溃了,在车了哭了出来,惹火了这群”特警”,当即在车上受了殴打,头部被这群畜生重击了三次,直至休克,还不放过,”装死的人我们见多了,操你妈的,一个女人也跟着上什么访啊?以为女人老子就不打啊,照打,往死里打,你们听着,谁劝老子打谁……”并以此威胁其他家属,这群畜生让人发指,至此我再也写不下去了,天理何在啊?……这个过程一直到了我们被送到南四环。

到达安元鼎保安公司,我们被强制安检(和机场安检一样的设备),并强身搜身,身份证、手机、笔记本电脑等物品全被扣押,我们完全失去了自由,而黄秀英因为在车上被打瘫了,甚至是被架着下车进安检的,由于黄秀英被打严重,在安检处家属们提出强烈的抗议,安元拿出DV机进行拍摄,并说这就是家属防碍公务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证据,回福建后要判个三五年,进入公司一个大厅里面关押着整整的一批人,估计在150以上,这些人都是来自己全国各地,据同车的南安上访人员说他们在此已经被6天,由于黄秀英被打严重,家属反映剧烈,安元鼎一位张姓总经理出面向家属了解情况,由于家属大多讲不了普通话,我受家属委托向他反映情况,张总明确的说,他们公司受国家信访局,中委纪等多个部门委托,家属如果要上访,材料他们会转交,凡由他们转交的都能引起重视,并附上他们的处理意见负责向各地方政府通报,更能引起地方政府的重视,他们的和各地方都是有业务往来,他们的行为都是通过授权的,请家属不必怀疑,并承诺查办打人者,请医生来为被打者看病,家属要求让黄秀英上医院检查当然不能得到同意,当时来了个医生模样的,检查了一会,几个人在边不知说了些什么给包了几个药,说死不了…….在此谈话期间,安元鼎又押回了几批上访人员,也用车押送出来自己全国各地的五六车上访人员分发到各地去……
2010年3月10日凌晨一点,我们被强制押上一辆标有“安元鼎护送”挂有北京牌的车辆,并被核对了身份信息,队长用电话和有关部门再次核对了我们的身份信息,同车的有安徽的四名上访人员,和福建南安的三名上访人员,车上配有11名(其中一名队长,两名驾驶员,两名女“特警”)佩带“特勤”标识的武装人员24小时控制我们的自由,在车上,我们被要求不得交头接耳,不得打听信息,2010年3月10日中午先行到达安徽凤台县,在高速公路出口已有一台警车在等着,两名安徽上访问人员在当地政府官员交给队长押送费用和签了接收单后被当地警车带走,在交接过程中,只有队长一人可以下车,其他武装人员把车包得得严严实实,拉上窗帘,不准我们往外看,不准说话,随后又送另两安徽上访人员到寿县,在寿县高速路口一样有一台警车和当地官员的车在等着,车直接开到寿县县政府,由于县政府没有现金,我们在县政府等了两个小时他们才收完钱,移交完毕,直到下午五点才从寿县开往福建,次日中午车到福建连江高速口,连江有关部已一台警车等在高速口,连江家属交接完毕完,队长得到指示把全部家家属送住石狮市政府,2010年3月11日下午四点左右,我同12“福远渔628”特大海难事件的12户中国死难者家属,一同被押送到石狮市政府公务大楼,又转送到锦尚镇政府,锦尚镇政府又转送到锦尚镇派出所,在锦尚派出所,在派出所所有干警的见证下,锦尚镇党委副书记洪健承与安元鼎人员进行了交接,交给安元鼎费用,每人6400元,计76800元并签了接收单,非石狮藉的家属都由当地接回,我同四名石狮藉家属被用警车送往石狮公安局留置,当晚,公安机关以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对我实行传唤,本人都一一提出质疑,本人要求明确那些不明身份人的真实身份时,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调查,2010年3月12日,石狮市公安局以“非正常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对我实行行政拘留九天,并于当天执行,本人因此要求提出行政复议的书面材料同时进石狮市拘留所,直到2010年3月21日恢复自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