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平: 房产税——又想到了老百姓的口袋

楼市新政“国十条”颁布快半年,从去年四季度开始的楼市调控到今天也已有年了,除了把股市砸下好几个台阶外,中國的高房价并没有见到明显的下降。面临“金九银十”,又出现了排队买房和“日光盘”,高房价大有再起一波上涨的势头。号称史上最严厉的楼市调控弄到如此地步,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国庆前夕,政府再出“重拳”,收紧放贷范围,提高自付比例,严控购房对象,加强监督问责。在这次所谓“二次调控”里最显创意的,是明确了要“加快推进”此前颇有争议且颇受质疑的普通住房房产税,并且要逐渐“扩大到全国”。对此,人们不得不摇头,也不得不长叹,花拳绣腿一大套,调控来调控去,要解决老百姓望而生畏的高房价,最后终于还是要让老百姓自己来掏银子了。

  征收房产税究竟有什么好处?我们有必要逐一列举并分析一番。

  据说其一,是能够根本上解决地方政府依赖“土地财政”的弊端。地方政府之所以热衷于“土地财政”,其根源在于地方黨政官员的政绩考核体制,而房地产开发能使高楼林立,广场遍地,最能直观地体现地方大员的政绩彪炳,因而促使各地官员首先具有了大肆圈地、高价卖地的强烈冲动。现如今,地方政府要花钱,要用钱,不是从体制机制上去调整,不是从政府的高开支、高消费上去改革,想来想去却想到了百姓的口袋里。此风一开,日后如何了得?再说,开征房产税,你就那么肯定地方政府会泯灭“土地财政”的冲动了吗?要是它来个“比翼双飞”,既增加了税收来源,又照样高价推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你将如何处理?

  据说房产税的好处之二,是可以“抑制房价过快上涨”。中國的高房价究竟是谁造成的?人们普遍以为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是首恶,“高地价”从而导致了房价的不断暴涨。这真是本末倒置。试问,假如没有人们争先恐后争抢购房,开发商如何抬高房价?假如开发商不能高价售楼,又何来“地王”,地价又何以有人高位接盘?市场经济中泡沫的产生和膨胀,一定是由产业链终端的失衡和疯狂所引发。把这么简单的道理都颠倒了看,究竟是眼疾难愈还是脑子进水?

  笔者曾经指出中國高房价的真正幕后推手,正是银行在房产链终端的非理性、无节制地大量放贷,才导致我国楼市的投机盛行,导致房价的疯狂上涨,导致整个房产链充斥连锁泡沫,“土地财政”仅是这条泡沫链中的一个寄生现象。银行的杠杆已深陷高房价的泥潭而无法自拔,是中國高房价的结症所在,惟此下手才得以治理,怎么搞来搞去让老百姓再掏腰包的房产税,倒摇身一变成了打压房价一针见效的灵丹妙药?

  行文至此,我们也不禁联想到前不久银行业假模假样的“压力测试”,某些银行居然大言不惭,房价下跌过半他也不怕。对这种口气比力气还大,脖子比腰还粗的信口雌黄,我们只有哑然失笑:在美军没有打进巴格达之前,萨达姆叫得最响的一句话就是,他保准能让美国人有来无回。

  征收房产税的好处之三,据说是能给“投机”炒房以致命一击。遗憾的是,时至今日,我们实在无法区分什么样的买房行为是属于“投机”性质的。节前的“二次调控”似乎对此要下一个界定,即一套房合理,两套房尚可,三套房及以上的就有“投机”之嫌了。如此一刀切真让人瞠目结舌。如果以此类推,那么为了防范股市的风险是否也可以这么假定,例如买1万股正常,2万股临界,超过N万股就是投机炒作了呢?更推而广之,百姓家里有一辆车可以,两辆车尚可,买第三辆以上就肯定是囤积居奇了。要这么搞下去,那还不如干脆回到计划经济去算了。

  可以预见,征收房产税的实际效果只不过是部分地增加了购房者的成本负担,压缩了房产的一部分增值空间,而根据以往的相关事实,一旦开征后最可能出现的情形是促使购房者把所缴税额全部转嫁到房价上去,结果是在短期恐慌之后,一部分有房的百姓每月税负增加了,房价却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依然高企或者略降而已,没房的还是望楼兴叹。中國的医药改革,改得老百姓连看个感冒都要花上几百元,燃油税改革后油价几近翻倍,可如今开车的谁也没感到“买路钱”少交了多少,这样的例子我们见得还少吗?挥舞起房产税这根大棒,中國的老百姓就真能买得起住房了?简直是异想天开。

  房产税的好处之四,据称是能够调节贫富差距,缓解分配不公、两极分化。这也是一个幼稚得出奇的臆断。不可否认,时下我国确实存在严重的贫富不均,人们屡见报载中國低于20%的富人拥有80%以上的社会财富。但在中國出现的这个现象有着更深层次的诸多缘由,绝非仅仅是税收不足所造成的,在今天也绝不可能靠税收来调整解决。而且就房地产而言,全中國80%的房产并没有掌控在20%的富人手中。那么,在当前国家的保障性住房政策只能覆盖社会低收入贫困人群的情况下,开征居住性房产税将把所有中产人群一网打尽,其结果是牺牲广大的中产阶层利益来为极少部分高收入群体陪葬。这样的结局显然与“和谐社会”的宗旨相违,也与增加人民群众“财产性收入”的承诺相悖。

  开征房产税的好处之五,也是最“雷”人的好处,是房产税将于我国的改革能否纵深发展,经济结构调整的成败与否息息相关。这种“雷”得让人咋舌又“雷”得漫无边际的危言耸听,人们在以往燃油税等改革时也似曾相见。不过我们不禁要问,如果房产税开征后,我国艰难的发展模式转变的改革大业就会迎刃而解了?反之如果房产税不开征,房地产业乃至整个经济改革就绝无转型的希望了吗?

  应当指出在每当经济发展的重要关口,总有那么一些打着“民意”幌子却竭尽恫吓忽悠之能事的人向政府“建言献策”,鼓噪着把政策取向引导到老百姓的口袋里。在他们的眼中,一个没有诗的国家就没有国度,没有老百姓放血买单的改革就不会成功。中國有这么一帮经济界“雷人”存在,实乃民族的悲哀和耻辱,也只有愚蠢至极的人才会相信这种鬼说出来的话。

  围绕高房价而历时一年的本轮楼市调控,政策不可谓不多,力度不可谓不大,可是却屡屡几乎失效,这恰恰说明至今所有的调控方向和重点,都没有击中高房价的七寸要害,值得我们深思和深究。住房的房产税是国家税源里一个普通税种,但在我国的特定国情和特定发展条件下,能否开征和何时开征是很有必要商榷和探讨的。如今,面对民怨四起且屡禁难抑的高房价,匆忙祭出以为杀手锏的房产税,除了让老百姓从口袋里再掏一把真金白银之外,恐怕连政策制定者自己都拿不准效果究竟会如何。这种盲人摸象、病急乱投医的施政行为,恰是其智商低下和黔驴技穷的表现。

  2010年10月3日

  作者:路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