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虚拟世界的“日俄战争”

中国最大的两个软件(360安全卫士和腾讯QQ)开战了,但战场却是亿万用户的个人电脑。有人称这好比百年前的日俄战争,而我们的电脑,就是那任人侵凌的大清帝国之满洲。除了观战,并保持中立,我们真的别无它法?

先讲一个小故事。

从前,有一个名为震旦的古国,人们安居乐业,但大多老死不相往来,沟通联络不多。后来出现了一家邮政公司,给人们免费送信,服务周到。这家邮政公司发展迅速,几乎垄断了整个震旦国的邮递事务。除了送信,它还递送报纸、地图等等,甚至开通了免费出租车。人们越来越离不开这家公司,它成了许多人生活的全部。

而另一家公司也来头不小。它最初是提供保安服务的。做这一行的,怎么也是有背景的人。不知不觉间,这家公司进入了震旦国的大部分家庭,成了人们首选的管家,而且服务免费。这家公司的保安,最大特点是擅长沟通。他们经常主动告诉主人,家里哪扇门不安全,需要修补修补。或者向主人通报,“您没留意吧,最近我赶走了几个推销员,阻挡了几个流氓强盗”。当然,这些外来者到底是朋友,还是骚扰者?主人并不知道,主人把判断权交给了保安。谁叫他免费,而且勤快呢?这家保安公司也不甘于本业,图谋着做点别的生意,或者参股其他公司。

震旦国的大公司,都喜欢跨业经营,于是冲突也越来越多。最大的邮政公司和最大的保安公司,终于迎来一场火拼。

导火索是邮政公司多元化太厉害,竟也开始做保安业务了。保安公司害怕了,对手实在太强大,必须出狠招。于是,保安公司推出了隐私巡查队服务,并给主人汇报说,邮政公司的员工经常翻看主人的信件。主人怒了,这还了得,那得把邮政公司给辞退。但转念一想,这家邮政公司垄断了大部分市场,若辞退它,那么很多亲戚朋友以后就没法联络了。还是忍气吞声吧。

邮政公司更不示弱。既然许多人生活所需的报纸、交通都由我控制,那他们就别想接触到保安公司的新业务。而那些既是保安公司客户、又是邮政公司客户的家庭,则成了最遭殃的。两家公司不仅操纵舆论,施展口水战,还开始拳脚相加,把“主人”家当成阵地,你推我一把,我 你一脚。家里的锅碗瓢盆,碎了一地。

而所谓的“主人”,尽管对两家公司都有怨言,但自己的生活又离不开通信和保安,所以,没有其他选择,还得供着这两位爷。

以上纯属虚构,只是联想到最近360安全卫士和腾讯QQ之间发生的冲突,而编造的一个寓言,请勿对号入座。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中国互联网也许已进入金灿灿的成熟期;但从权利边界以及游戏规则的成熟度而言,这个虚拟的震旦国仍是靠强权说话的年代。当然,这里的强权,不是权与钱,而是技术实力加流氓逻辑。

互联网经济大部分建立在免费基础上,所以,广告成了唯一的利润来源。于是,争夺注意力,抢占渠道,就是竞争的关键。在中国,这个游戏的最高目标,是占领桌面。从浏览器主页、输入法到影音播放器、杀毒软件……

亿万用户的电脑桌面,其实早已进行过多次战斗。而腾讯和360的此次交锋,是中国最大的两个桌面客户端的争战。一位互联网从业者说得很冷酷:大多数用户不可能懂技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电脑成为外人杀伐的战场。

真的没有力量可以制衡技术流氓吗?

看看美国的故事。

今日网络界的红人已不是Google,而是Facebook。Facebook最让人诟病的,是其隐私政策。该公司一直鼓励用户更多地分享信息。其实,公司们对个人隐私并不感兴趣,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分析用户的行为,将数据转售给商家。不论腾讯、360,还是Google、Facebook,都是如此。

2007年,Facebook曾推出了一款名为Beacon的软件。参加Beacon项目的零售网站,将会把用户的购买行为发送给Facebook,Facebook将在内部广播给其他好友,从而起到宣传产品和品牌的广告效果。Beacon在完成这些任务的时候,并未请求得到用户的同意。 许多Facebook用户对此提出了抗议,随后创始人扎克伯格不得不公开致歉。2009年9月,Facebook关闭了Beacon。

今年4月27日,四位参议员联名致信扎克伯格,要求他解释Facebook是如何与其他网站和销售商共享具有商业价值的情报的。他们说:“用户们应该能选择是否共享他们的信息。”在此一周后,15个消费者团体向联邦贸易委员会提出了投诉。 5月12日,来自30个欧洲国家的官员联名致信Facebook,声称Facebook对网站默认设置作出的根本性的改变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也许Facebook的策略是先斩后奏,但至少我们看到了国会议员、消费者团体等身影,他们在维护虚拟世界向更加公正和制衡的方向发展。但在中国,和现实世界一样,互联网界缺乏相应的立法力量、公共声音和维权团体,可以帮助用户对抗技术巨头。

也许,我们只能作一个看客,等待,等待一个更不坏的魔鬼来为我们服务。或者,选择和互联网隔离,与世界隔绝。

(本文作者黄锫坚,中信出版社新媒体事业部总经理。清华大学中文学士、科技哲学硕士。曾在《财经》、《经济观察报》、《东方企业家》和搜狐网等媒体工作,有10年财经和科技报导经验。译有《连线:数字时代的传媒梦想》、《信息烟尘》和《大冲突》等。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科技, 网络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