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上调存准率只有悲剧的象征意义

10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提高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及招商、民生两家股份制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幅度为50个基点。央行重新启用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这一数量型工具,说明起码今年央行不会加息,而是致力于以数量调控手段控制信贷增量。

此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属于短期政策,灵活性增加,定时定点定向爆破。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暂时冻结3000亿元人民币的流动性。

国际货币体系信用基本崩溃,在美日大肆放松流动性的同时,中国央行悲壮地以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办法收缩流动性,有精卫填海的勇气。

看看全球吧。日本以30万亿日元干预汇市,而美元不花多少钱,一直维持着量化宽松的货币预期。在人民币升值的巨大压力下,全球热钱源源不断地流向中国。仅仅8月份,中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达2430亿元,远超8月外贸顺差及FDI之和,创出4个月以来新高。在美元上涨期间热钱连续数月的外流,到8月份由于人民币升值而重返中国市场。这还不包括正规体系之外的热钱流入。

面临输入型通胀压力,中国央行无法加息,只能用存款准备金率对抗。这不是我们如何选择的问题,而是货币政策被汇率绑架,无法行使独立的利率政策。中国的经济被房地产绑架、被汇率绑架、被既得利益集团绑架。

不加息的结果是逼迫存款以光速离开银行系统,国内的民间资金形成了一股潜在的巨大资金流,这股力量绝非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可以抑制。

据一位信托业的朋友介绍,在高达10%甚至15%以上的年化收益率的诱惑下,民间资金如洪水一般流向信托机构,据初步估计,目前房地产开发资金有接近50%来自于信托。目前的信托发放基本上以1比3发放,开发商以10亿的本金向信托融资30亿,以全额资本金获得土地后,再向银行融得开发贷款60个亿到70个亿左右。也就是说,我国的开发企业房贷杠杆远远超过了5倍的比例,达到10倍左右。

难道银行不是在清理表外资产?难道银监会不是禁止银信通?或许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文字游戏。固然,属于通道业务的银信合作产品被一一梳理,但是,通道之外的业务呢?那还不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业务增加之后,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蒸蒸日上,何乐而不为。

一场骗人骗己的游戏就此拉开序幕。表面上,银行的房贷被控制住了,但整个社会的开发融资并没有减少,整个社会体系的金融风险并没有减少,金融杠杆并未因此缩短,变相的高利贷反而越来越多。银行贷款被抑制后,银行为了中间业务收入、作为信托的“托”为信托公司卖命吆喝,业务员的广告词夸张之极。

所有这一切风险都在一袭华丽的外衣下被掩盖。全球与中国货币,进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无能无奈阶段。

另一重风险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狂涨,我国的CPI也将一骑绝尘,超过预期。2008年上半年的输入型通胀卷土重来,连原因都一样,人民币升值,美元贬值。这导致我国短期外债激增。

这已经是连续数年我国短期外债创出新高。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末,我国外债余额为3736.18亿美元,短期外债余额2200.84亿美元,占外债余额的58.91%,再度刷新短期外债占比的新高。目前短期外债继续攀升,同样来自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我国外债余额为4432.36亿美元,其中短期外债(剩余期限)余额占外债余额的62.31%,这是我国短期外债占比连续第四个季度攀升。这与东南亚金融危机前如出一辙,本币升值,企业借入低息短期外债以供长期使用,导致期限错配,酿下金融危机的祸根。

也许有人说,我们可以加息,彻底减少流动性。此时加息是邀请全球投机家的疯狂之举,绝不可行。那么,汇率大幅上升呢?那是相当于让中国制造业充当牺牲品,可能导致经济崩盘。央行只能头痛医头,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千万不要以为通过银监会清理,中国金融就避入了安全岛,目前的情况是,银行进入安全岛,中国整体金融暴露在全球疯狂纸币的炮火之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