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季冰:针对人民币的汇率战争打得起来吗?

一场全球货币战争似乎正在打响,主战场当然是人民币的汇率问题。

继9月24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汇率改革促进公平贸易法案》后不到一周,9月29日,众议院在全院表决中以348票对79票的压倒性结果通过了该法案。这是一项主要旨在针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法案,不用说,如果该法案最终被通过,必将在中美两个世界第一和第二经济体之间引发一场“核武级”的贸易战,进而对正在缓慢而艰难地复苏中的整个世界经济造成一连串难以估量的毁灭性打击。

这就是媒体上近来铺天盖地的关于“汇率战”的报道最主要的背景,也是许多分析评论的基本立足点。不过,从美国国内最近的政治博弈信号来看,情况虽然严峻,但针对人民币的汇率战以及紧接着将必然出现的贸易战可能仍然仅是一种潜在可能,而非已经出鞘之剑。

首先,众议院通过的这项立法只是授权允许(而非强制)美国政府对“低估本国货币的国家”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其次,法案还须获得参议院批准,最后由奥巴马总统签署才能成为正式法律,而跨过这两道门槛的前景并不是那么板上钉钉。因为参议院不太可能在中期选举前就对它进行投票,而根据当前的民意调查,在11月2日举行的中期选举中,一向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将会从民主党手里夺回多数席位。眼下甚至都不能断言在中期选举后议员们重新聚首时,参议院是否还有机会就此法案进行投票。

坏消息是,在9月29日的众议院投票中,法案获得了两党的共同支持。《纽约时报》29日的报道指出,在共和党众议员很少在经济问题上附和民主党众议员的当下,却有99名共和党议员(占了该党议员多数)投票支持这项法案,这是“非常不同寻常的”。“这凸显了美国立法者对中国贸易做法长期以来怀有的一触即发的失望,说明他们面对中期选举将至而美国经济复苏依然步履蹒跚的敏感。”这也是十几年来美国议会一再扬言威胁之后,针对中国的一项有力的贸易制裁法案首次获得国会通过。

其实,相比于纽约州民主党议员查克•舒默和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议员林塞•格雷厄姆多年来在参议院鼓吹的提案,众议院刚刚通过的法案涉及面要窄得多,力度也缓和许多。他们的提议是:针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全面征收27.5%的关税——这明显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定,国会通常不太会冒这种险。

而假如11月的中期选举后共和党人甚至再度掌控众议院的话,那么据媒体报道,来自密歇根州共和党议员戴维•坎普将出任监督此类事务的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新一任主席。尽管坎普在9月29日对众议院的法案投了赞成票,但他已明确表示,汇率立法不在他的要务之列,因此该提案很可能最后不了了之。再说,即便是许多民主党议员,他们大打人民币汇率牌,真正的目的不过是为中期选举拉票,一旦选举结束,很难说他们会继续对此保持长久的兴趣。所以,保守的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一位研究员认为:“看上去我们离真实立法又近了一步,但实际上并没有。”

退一万步说,即便它在美国国内一路过关,但如果其内容与世界贸易组织的法规相冲突,真正实施起来仍有可能受到相当大的掣肘。

迄今为止,奥巴马政府并未表达过支持这项法案的意思。白宫只是在10月7日含糊地表示,众议院通过该法案“彰显美国两党均对中国的汇率立场感到担忧。”在当天的例行新闻简报会上,白宫新闻秘书吉布斯说,美国政府依然认为中国必须采取行动,打消国际社会对其刻意压低人民币汇率以提振出口的担忧。不过他对“如果该法案获得参议院通过,奥巴马总统会否签署令其生效”这个核心问题却拒绝表态。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国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行政与立法机关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是在有意识唱双簧。但了解美国政治体制的人应该很清楚,即便真的是“白宫唱红脸、国会唱白脸”,也只可能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不可能像中国这样有意识地“统一口径、协调作战”。

因此,从现实政治的角度综合评估,我们大致可以得出以下初步结论:这项来势汹汹的法案的真正的、最现实的功能,是为白宫提供又一个向中国施压的工具。事实上,之前,财政部长盖特纳已经尝试过利用国会的力量压中国政府让人民币升值;众议院议长佩洛希也曾公开表示,该议案将增加奥巴马在与中国谈判时的筹码。当然,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对潜在的“汇率战”掉以轻心,尤其是在越来越多国家开始干预本国汇率、一种与邻为壑的政策氛围弥漫全世界的严峻形势之下。

写于2010年10月11日,发表于2010年10月12日《上海商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