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周刊:阿里巴巴,“国家”公司

杭州人民大会堂内,9月10日,马云和eBay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坐在一块互相追捧,多纳霍说他很尊重和敬仰马云,也是后者的好朋友。而马云则回敬说,阿里巴巴对eBay充满了尊敬,双方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帮助中小企业做生意。

  就在两个公司领导者高谈阔论的时候,杭州市文二路391号的大厦前,上百名年轻人正在静坐。抗议今年7月8日,淘宝网推出的新搜索规定,用服务质量综合分取代了下架时间,作为商品搜索结果的主要排序依据。

  这还不是淘宝总部第一次被围攻,示威从9月9日就已开始,他们希望阿里巴巴在招待各方贵宾的时候,能听到他们的反对声,甚至有人在瓢泼大雨中,用极端的下跪行为表达自己的愤怒。

  但是,他们失望了,马云和他的公司没有表现出丝毫退步,前不久,他向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内部邮件《为理想而生存》,里面声称如果放弃原则,“从此以后阿里就会成为一家平庸的公司”,而坚持则“会让我们在21世纪里成为一家真正对人类社会有贡献的公司”。

  事实上,这家中国赫赫有名的公司,最喜欢谈的就是理想、责任和使命。他们的高管和员工很少讲公司的赢利前景,他们的报表在互联网公司当中也算不上辉煌,今年上半年阿里赢利6.93亿元,而同期腾讯赚了39亿元,网易则超过16亿元。

  “但没人敢轻视阿里巴巴或者马云!”公司研究专家吴晓波说,这家公司没有Google那样令人称道的技术,没有苹果那般让人艳羡的产品,然而李书福会在当天论坛上,宣称要跟阿里巴巴合作,明年让消费者从网上买吉利车。前一天,淘宝网仅用3个半小时卖出了205辆奔驰smart,是奔驰中国一年销量的二十分之一。

  美国雅虎总裁巴茨会指责阿里巴巴没做好中国雅虎,却不会让后者赎买回自己的股票。因为阿里的生意太火爆了,旗下淘宝网去年营业额超过了2000亿元,当然全部商品和服务都不是由淘宝卖出的,然而所有交易都是基于淘宝的平台和服务才完成的。

  向所有客户提供同样的基础设施服务,通过让别人先赚钱,再促进自己赚钱,阿里巴巴的做法,被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视为,打破了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产权边界。以前在工业化时代,企业对外联系经销商、供货商以及顾客,是一种契约维系的关系,A公司为苹果制定的手机外形模具,就不能提供给苹果。

  阿里巴巴则是B2B的会员、淘宝的卖家、消费者,共用一个支付宝,用同一个阿里旺旺来聊生意,用阿里软件的程序来建造网店,在基础设施共享的前提下,阿里巴巴与所有客户结成了一个深度的利益共同体。因此,阿里的员工只有两万人,姜奇平却说阿里的组织还应包括6000万个网商,这才是阿里的全部组织。

  原始吸引力

  吴涛就很喜欢成为这个组织的一员,如果不派发自己的名片,不说自己的公司,一旦说起电子商务,他简直像极了阿里巴巴的员工或者经常听马云演讲的“学生”,一开口说“网上开店什么最重要”,答案是诚信、诚信还是诚信,不过他的真实身份是佐卡伊珠宝有限公司的董事兼老板。

  这家公司原本是一家珠宝加工厂,1989年就已成立,最初只是专门给香港珠宝商做代工,可是这个行当就如同珠三角其他制造业一样,随着源源不断新进入者的出现,利润被拉得越来越低,最初一个钻戒能收到四五百元的加工费,到2001年,市场均价跌到几十元,按吴涛的话说,简直没法活了。

  所以,按照正常的商业故事,他们想到了自己去做销售或者品牌。当然,对一个小工厂来说,是没有太多资本经营品牌的,也没有良好的销售经验来开发渠道,而且一开始还拿出50万元成立电子商务部,瞄准了刚刚兴起的网购。

  顺着故事的发展,吴涛和他的伙伴遭遇了重创,一败涂地。正当心灰意冷之时,淘宝网出现,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他们又在2004年尝试了一下,最初几个月照例是颗粒无收,当时中国网络上卖钻戒尚无先例,终于等到一个河南买家敢于吃螃蟹,拿出3980元买了一颗钻戒,因为他发现在商场里同样的戒指要贵上三四倍。

  第一单生意做成了,后面的生意就像瓜熟蒂落般正常,一笔接一笔就来了。吴涛于是成立了佐卡伊,专门在淘宝上老老实实地卖钻戒,逐渐成为了淘宝上的“名牌”,去年春节他们卖出了一颗72万元的钻戒,今年又卖出一颗139万元的钻戒,佐卡伊也被阿里评为了“十佳网货品牌”。

  同样的方式,类似在淘宝网上成名的还有飘飘龙、斯波帝卡等,都属于原来制造业里拥有质量上乘产品生产能力的工厂,后来来到淘宝,因为价廉物美、讲诚信又肯耐心搞服务,就这样创下销售佳绩。

  好像他们并没有在电子商务上下过工夫,其实背后的功夫都由阿里巴巴做足了,他们先后挖了两个大水池,一个是B2B,一个是淘宝网,阿里做的事情就是,把珠三角或长三角的优秀制造资源引入水池,再修通水管,将愿意接水的买家连到水池,一开始又发现支付是个大问题,所以设计了支付宝,在每个水管处装了一个中转站。

  2006年,马云在人民大会堂上作演讲,主题就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实际上天下不可能有不拥有任何资源,便能轻易赚钱,尤其持续赚同一种钱的事。阿里巴巴不过是解决了一个电子商务基础设施的问题。

  提供基础设施

  卖家们每做成一笔生意,阿里巴巴恐怕都会比他们更高兴,这意味着他们建的基础设施发挥了作用,从而将吸引更多商人来阿里做生意,更多的商人、更多商品就等于更多的买家,最后又再刺激更多的商人前来。

  于是,阿里巴巴发现应该做更多基础设施,“物流宝”计划的出台看起来就顺其自然,电子商务离不开物流,而中国的物流行业又是阻碍电子商务发展的瓶颈。阿里巴巴今年6月打造的“物流宝”,最大功能是让商家不再人工导入导出订单数据给快递公司,当买家下订单后,“物流宝”将自动在最近城市找出商品进行发货。

  为此,淘宝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四个城市设立了四大仓库,今年2月还宣布投资星晨急便和百世物流。百世物流总经理刘波说,他们的服务面向阿里巴巴和淘宝网的卖家,在得到马云的投资后,公司在全国兴建了20多个仓库,卖家只需通过软件监测他们的货物存储就行,但并不负责送,这又避免了同原有快递公司的竞争。

  而对实力弱小的商人来说,又可以省掉仓储和物流。不过,阿里巴巴觉得自己担心的还不够,今年8月,阿里巴巴联合上海市政府、浙江省政府和中国建设银行签署协议,可向浙江和上海两地小企业提供超过54亿元的贷款。

  54亿对6000万网商而言,无疑还不能解决融资难题,何况还局限于浙江和上海,所以阿里巴巴早就觉得光做银行和企业的“婚介”不过瘾,今年6月,他们就联合复星集团、银泰集团、万向集团成立阿里巴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可是,小额贷款还不过瘾,阿里巴巴又觉得有必要激活中等企业,让他们获得更大融资,于是阿里巴巴银行呼之欲出,只等银监会批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疯狂扩张让人震惊,但认真观察,阿里巴巴的每个动作,总是按着在中国做生意需要面临问题的难度来进行布局。

  阿里研究中心曾发布一个电子商务生态系统的结构层,核心层是包括买家和卖家的交易平台,扩展层包括了软件服务商、物流公司、金融支付机构、保险公司和广告服务商,第三层相关层则是行业组织、教育、科研、政府部门。

  仔细对比阿里巴巴重拳推出的业务,简直暗含三个层次的扩展。阿里巴巴研究院高级分析师盛振中分析,互联网社会有一个基本法则——梅特卡夫,说的是网络价值以用户数量的平方速度增长。

  当每个商人来到阿里巴巴使用的基础服务越多,这些基础设施的威力就越大,比如支付宝就成长为中国网络社会使用最多的支付工具,甚至可以和中国银行合作推出“淘宝信用卡”,而更关键的是,像吴涛,他的公司是淘宝的客户,又是支付宝用户,同时他本人还是淘宝大学的讲师。

  阿里巴巴在充当一个又一个基础设施建造者的时候,让自己的客户们也拥有不同的身份,他们还可能是阿里巴巴旗下两份媒体《淘宝天下》、《网商天下》的广告商,阿里巴巴银行或者阿里贷的债务人,是阿里研究中心数据购买者。

  国家公司雏形

  盛振中很高兴地说,这是一件好事,一个公司在阿里巴巴的世界里身份越多,也就意味着获得这个世界资源与信息的机会更多,当然赚钱的机会也就越大。但反过来说,梅特卡夫也对阿里巴巴发生作用,当使用基础设施的人越多,新设施也越容易爆发出威力,建立新设施的速度则会更快。

  8月底,针对电子商务类工作岗位的“淘工作”正式上线,仅仅过了一个多月,竟然就有1.2万个小企业在上面招纳超过3.4万个岗位,并存有21万份简历。阿里巴巴建造的设施,就像腾讯借助QQ、微软借助Windows推广自己的产品,但阿里巴巴还没有强制性,反而给人也许能解决“我的问题”的好感。

  从这个意义上说,姜奇平说阿里巴巴建造的是一种社会资源,无论你是大企业、中小企业还是个人作坊式的创业者,都可以直接运用,他将阿里巴巴比喻成“社会企业”,一个给社会带来发展资源的公司。

  在马云“大淘宝战略”的号召下,这个公司实实在在臃肿得怕人,阿里巴巴副总裁王帅说,他们已不把自己看成是电子商务公司,更不是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商业服务公司,专门服务于中国做生意的中小企业。

  然而,这个庞然大物其实更像一个国家。阿里巴巴的发展,宛如一款著名建设游戏《虚拟城市》,在这个游戏中,玩家需要建造铁路和公路、发电厂和水利设施,并规划建筑区引来人口,以及工业区解决就业,但等到人口众多时,你就得建法院和警局解决纷争。

  阿里巴巴如今正面临假货、网络欺诈、盗刷信用甚至冒名的淘宝网站,王帅说,他们已经有所行动,这个行动首先就是6月10日生效的“淘规则”,阿里巴巴说这不仅仅是一次“网络立法”,更重要的是确立一种模式,有专门的“淘规则委员会”,还经过“征集建议、投标表决、全网公示、试用到实施”5个阶段。

  这个规则直接赋予了淘宝网“执法权”,它规定淘宝可以直接删除违规的商品、信息、评价、图片,甚至要求卖家向买家或相关人员返还商品价款及邮费。同时,阿里巴巴CEO卫哲也在9月斩钉截铁地宣布,要公布1000多个网络诈骗团伙信息,并将他们的犯罪信息向公安、工商以及司法部门举报。

  阿里巴巴并没有向外界透露,他们是如何找到这1000多家诈骗团伙,但这种强硬姿态就跟“淘规则”,以及马云那封邮件表达的意思一脉相承,都代表一种意义:如果你不接受这个组织的纪律,那么就请你退出这个世界。所以,不难理解,尽管前来抗议的淘宝卖家气势汹汹,但马云照样不理。

  何况这种纪律又被内化成“新商业文明”,作为阿里王国共同的价值观,以维系稳定。“诚信、透明、分享和责任”可不是这个王国随便宣传的口号,阿里巴巴正在筹备一个计划,给每一个客户都建立一个档案,它设计了企业基本安全信息,记录平时每一笔交易、每一份资金流动。

  这个记录决定了你是否能享受阿里的贷款,你在招聘平台的欢迎程度,还决定了在大淘宝数据开放战略中,你能享受到哪一级信息待遇,甚至决定你能否获得这个王国的“公民”身份。也许,等到阿里巴巴“国家机器形态”的完备,这个公司真的像它另一个副总裁梁春晓所说,商业改变社会,阿里商业王国涵盖着不计其数的“网商公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