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幸好我爸是李刚

一个基层芝麻官的官二代,在撞死人撞伤人后,面对大学生的阻拦,便能脱口而出“我爸是李刚”,可以想见中共的吏治腐败,荒唐到何等空前的地步。不是说官大的官二代,就有对民众颐指气使的权利,而是说基层官员的官二代,都能如此骄狂,你就可以想见中国这个社会权力不受约束,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到了何等令人痛心疾首的地步。几乎是基层末梢的官员及其官二代,都能视法律为儿戏,视民众生命为刍狗,而全国各层级的官员是何其多,这样的社会,想要有和谐,其可得乎?

官二代的骄狂之所以在中国遍地皆是,除了官员的权力不受约束外,还因为每次出现这样的事情,官二代的官员父母,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核查和惩处。像李刚儿子开如此好的车,如此骄狂,不仅应该即行惩处李刚儿子,而且有关方面应该着手调查李刚的收入来源。像他这样一个基层的公安局副局长,何以有如此的收入如此骄狂的儿子,从这样的角度来核查并惩处问题,才有可能最大程度上消弥由此造成的官员对立和沸腾的民怨。但由于官官相护,害怕拔出萝卜带出泥,因此官员及官二代受惩处者非常稀少。每次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官方不准媒体采访,阻塞各种消息,其危害之烈,无论怎么估计都不过分。任何一个恶劣的小官,官方都愿意替他们背书,不惜拿整个政府所剩不多的公信力,为他们的恶行买单,这样的政府运营和管制,其愚蠢到了令人齿冷的地步。倘使官方认为任何一个恶劣的官员包括小官,都是你们官员体系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用尽一切力量来保护他们,那好,不谓言之不预也,官民对立只等着燃点和沸点到来的一天。

尤其可耻的是,河北大学校方还下令学生目击者不准出来接受采访,给死伤者作证。这样的学校,还能教出什么像样子的学生,还能育出什么有正义感的人呢?正是这种没有正义感,没有是非感,没有求实精神,缺乏人性关怀的犬儒教育,导致整个中国社会的溃败。整个社会是个不可分割的互生机制,当你今天不出来为那些受害者作证的时候,明天轮到你倒霉的时候,就没有任何人施以援助之手,让你沉沦到黑暗的深渊而不能自拔。真正担心自己孩子未来的人,还有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读河北大学这样完全不负责任的学校,不仅安全无保证,而且出了事得到公正的救济。当然河北大学,只不过今日大学沦陷的一个缩影,事实上,在八九后,中共官方的奴役和严厉管制,使得大学几乎都成了灌输愚民教育的职业技术学院。而被收买的犬儒老师,则成了恶行的沉默者与同谋。

李刚的儿子是谁已经不重要,事实上立马可能会被人忘记,但“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却像丢在黑暗中国的炸弹,会和其它那些骄狂的官二代恶行,一起发酵,来为中国社会和大学的无耻,做一个不灭的记录。事实也正是如此,“我爸是李刚”也成了网民恶搞的题材,比如“拔剑四顾心茫然,幸好我爸是李刚”,比如“撞人恒久远,李刚永留传”之类,同时还创作了“我爸是李刚”的歌曲,不一而足。我也这股热潮中贡献了两个小段子,来作为这件荒唐和无耻事件的批评性插曲:

1:睡前戏作段子一枚:床前明月光,司马光砸缸;砸缸为什么?据说找禽肛;禽肛何所在?我爸是李刚;李刚何所用?学生死光光。

2:第61届鲁迅文学奖诗歌作品《幸好我爸是李刚》:问君能有几多愁,幸好我爸是李刚;诚知此恨人人有,幸好我爸是李刚。玉人何处教吹箫,幸好我爸是李刚;一支红杏出墙来,幸好我爸是李刚。…欢迎接力

2010年10月22日9:25分急就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业性转载,请全文转载并署作者名。商业性使用,请联系作者。欢迎访问我的独立微博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