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到底有多不景气

从 1986 年到 2002 年,我在日本居住了近 17 年,从 20 几岁 到 人到中年,我一生最重要时光在那里度过,从 2002 年 1 月离开日本移民加拿大后,去过几次日本,因为没有了固定住所,都是住 hotel ,所以总是来去匆匆,办完事就走人。

今年 8 月,因为女儿在东京实习两个月,是华尔街的一家在东京的分公司,也是受惠于美联储的急救,大难不死的一家,给了女儿不菲的待遇, 150 万日元的工资,外加 40 几万月租的高级公寓几乎免费,地点又在著名的六本木,所以,沾女儿的光,我有机会在东京的一等 location 的高级公寓免费住了 2 个星期,有机会细细回顾过去,体验 — 今天日本到底有多不景气。

86 年,自动贩卖机里的饮料是 70-80 円一罐, 2002 年我离开时是 110-120 円一罐,今天是 130-150 円一罐。银座的那间 café 店 ,过去一杯 cafe 是 350 円,现在是 480 円。食品类,都没有体现出通缩,价格都有涨。

唯一有通缩的是:服装,真的很便宜。过去 伊勢丹 , 丸井 , 高島屋 都有“穷人免进”的高傲,因为最便宜的一件衣服也要 5000 円以上,一身套装,最少几万。过去买衣服,穷人去超市和小服装店捡便宜,贵妇人去百货公司,今天,在服装上几乎没有了贵贱之分,那些高贵的百货公司也纷纷低下了头,到处是 2-3000 円的大减价衣服,在日本已经分不清超市和百货公司的档次了,有点遗憾的是,百货公司已失去了高雅的气氛。

最令人吃惊的是工作和工资,公司雇员都处于饱和状态,工资只有减,没有加,福利也是砍了又砍,只要你辞职,就别梦想还有槽可跳,朋友在一家大手旅行社工作,网站管理,她说,工资低,过去靠加班费还能拿个近 30 万,去年开始公司不让加班了,扣去税,健康保险,国民保险,到手还不到 20 万,付了房租和饭费,没有一点节余,在日本待着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姐姐的女儿, 11 年前,我把她办到日本,结婚后在家带孩子,她丈夫在影像公司做机械电脑管理,每天早上 7:30 上班,晚上 8:30-9:00 点下班,每天工作 12 小时,每月税前工资只有 32 万。我说:你公司违反劳动法,他说:这在进公司时就签了合约,这工资里包括了加班费,这待遇已经是很好的了,他这工资要养活一家 4 口,好在日本缺孩子,生孩子免费,一个孩子可以每月领 1 万多日元生活补助,外加医疗免费,上小学,中学免费,所以,外甥女又生了第二胎。

日本公务员的工资和奖金是按照一般国民收入的平均值计算的,已经连续几年只减不增了。今年是减少 2% 。

我过去的客户石田,他曾经是老板,管理 20 几号员工,公司每年营业额有 20 几个亿,这些年公司日趋没落,他被迫引咎离职,见他时,因公司拒付退休金,他正在打官司,他说:我在这里工作了近 40 年,付出了一生,退休金加股份一共才 2000 多万,付一半也行。

只有日本人的年龄还坚强的活着,在风掣电闪的新干线里,看到一则新闻:日本女性平均年龄 86.4 岁,榜居世界第一。男性平均年龄 82.6 岁,位居世界第二。

20 多年前,东京只住有几千个中国人,中国人是贫穷的代名词,中国服装只有在超市的一个角落里才可看到,价格还不到日本制的一半。 90 年代初,我去日本的公司推销中国制造,许多大公司还在尝试性的学着和中国做生意,他们对我的信息如饥似渴,对我的服务也耳目一新,这使我有机会挣到钱。今天,中国制造,中国人已经铺天盖地,银座,几乎成了对中国人的专卖店, 浅草橋 ,日本文化的精品地,大多数买客都说汉语,日本的电视台,都快要成了中央电视台了,全日本国民都在努力学习说普通话,中国的洪水就要淹没日本,日本正在失去大和民族的尊严。

今天再看反日,反中情绪高涨,中国和日本两国在经济上水乳交融,国民性的傲慢与偏见又势不两立,时代的巨变,带来人的心态与地位的置换,错位,让两国人心理都感到很不爽!

离开日本时,并没有预见到日本会有今天。

回头看,我在日本住的那段时间是日本最繁华的年代,又在日本真正开始走下坡路时离开了日本。

想想看,人的命运,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