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河北大学校园“飙车案”调查


中国经济时报 记者  王克勤  实习生  冯军

2010年10月16日21时40分许,在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北市区的河北大学工商学院学生生活区,发生了目前社会广泛关注的“官二代”校园“飙车案”,致两女生一死一伤。

“飙车案”是怎样发生的?受害方、肇事者目前情况如何?此案发生后在河北大学及保定当地引发了怎样的风波?到底是什么引发了这起恶性事件?此事件目前还存在怎样的问题及疑点?

对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第一时间赶赴河北保定展开了调查。

 

案情再现

“‘嗖’的一下,车从我身边过去,速度特快!”

“超过我大概15米后,听到‘砰’的一声,车撞人了,没减速,直接拐弯走了。”

“看见晓凤的脸惨白地躺在地上,……看完之后我一直做恶梦。”

以上是几位学生目击者对当晚现场的回忆,经过多重努力,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找到了11位事故现场目击者,试图还原现场。

河北大学新校区,即河北大学工商学院,位于保定市东部的北市区七一东路。学苑街将其一分为二,西边为教学区,东边为坤舆园生活区。从生活区的南门进入,全程约600米的一鸣路呈“S”形走向,先东西方向然后缓转弯向北延伸,并与兰芷道汇合于易百超市门口,再自西向东展开约300米,与兰皋道汇合于女生宿舍馨雅楼附近。一鸣路宽9米,水泥路面。

“10·16校园飙车案”事发地点就位于易百超市门口,一鸣路与兰芷道汇合的丁字路口以南约20米处;肇事车辆从生活区南门进入,回程逃逸时也是在南门被学生和门卫拦截。

10月16日21时35分左右,一辆黑色轿车从学生生活区南门进入,此时很多学生刚下课或者自习归来,也从西边教学区穿过学苑街由南门进入生活区。

黑色轿车行至女生宿舍厚望楼附近的丁字路口,距南门50米处,停了下来,从车里走出一女生。

三四分钟后,黑色轿车重新启动,沿着一鸣路继续行驶。

“我在前面走,听到汽车加速的声音,特别害怕。我同学提醒我上人行道。”“感觉有风,速度特快。”位于一鸣路拐弯处的一个目击者事后回忆。

一鸣路前300米段有3道减速带,黑色轿车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反而加速行驶。在易百超市门口,拐弯的黑色轿车控制不住方向,跌跌撞撞地差点冲上右边的人行道。

一位刚从易百超市出来的目击者这样描述黑色轿车撞人前她所看到的:“那辆黑色的车摇摆不定,东倒西歪地驶来,当时它的状态是猛地冲向便道台阶……就这样摇摇晃晃几下,冲到我面前……当车直接向我冲来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

21时40分许,在快撞上这位目击者之前,黑色轿车突然急促地向左转,冲向左边车道。

这时,在黑色轿车前方的路中间有两个女生(一个穿着轮滑鞋练习轮滑、一个穿着粉红色的帆布鞋)。黑色轿车再次向左打方向,但不幸的是并没有避开,车辆右边直接撞上了前方两女生。

其中穿着轮滑鞋的女生被撞飞,落下时砸在黑色轿车副驾驶位置的挡风玻璃上;另外一个女生被车前右边反光镜撞倒。两女生“脚对着脚”地躺在地上,被撞飞的的女生伤情严重,头部在流血。

黑色轿车撞倒两女生后,并没有停下,反而右拐继续沿着一鸣路后半段加速驶向女生宿舍馨雅楼。

那位差点被撞的目击者描述道:“但是(黑色轿车)紧接着是加速开走,没有停车也没有下来看看伤者如何,这整个过程我都是僵硬的惊呆的。”

撞人两三分钟后,黑色轿车竟然沿着一鸣路原路返回,经过易百超市门口的事发地点时“没有减速,更没有停下来,就这么直接从躺在地下的两个奄奄一息的女孩身边驶过”。

黑色轿车再次经过事发地点时,被围观的同学们发现前方挡风玻璃破碎。一个男生高喊“追车去”,很多围观学生,特别是校武术协会的成员即追赶黑色肇事车。

在后面有学生追赶的情况下,肇事车加速逃逸,但最终因大门被同学及保安关闭,拦截在生活区南门。

河北大学新校区保卫处透露,当晚生活区南门的关门时间为:21时40分5秒。

被拦截后,肇事司机呆在车里足有四五分钟,一直不下车。门卫要求他熄火,并交出驾照、行驶证等证件进行登记。

几位目击者形容肇事司机当时很“嚣张”,下车时“一身酒气”,甚至和门卫“有说有笑”。一位在场的同学质问他:“把人撞了还这么淡定?”

“碍你们什么事?”肇事司机回答。

肇事司机甚至说:“看把我车刮的……我爸是李刚。”

几位目击者称,以上两句话肇事司机确实说过。

下车后,肇事司机拿着证件走进了南门的门卫室,肇事车辆停放在南门内20米处的路边。

21时48分,河北大学新校区附近的北市区百楼派出所民警赶到,随后保定市交警支队二大队的交警也到达。

22时31分,交警对肇事司机进行抽血检测,显示酒精含量为151毫克/毫升。之后,肇事司机和车辆被相继带离学校。

 

 

各方动态

受害者——

16日21时47分左右,救护车赶到事发现场,将两位被撞女生送往保定市急救中心。

两位被撞女生分别是陈晓凤和张晶晶,两人是河北大学工商学院2010级光信息科学与技术班学生,且是同宿舍好友。

10月17日17时20分,伤情严重的陈晓凤因颅脑损伤,抢救无效死亡。

陈晓凤,1990年生,来自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老家为河北石家庄辛集市位伯镇南四仲村。家里种有两亩旱田,父亲陈广乾是打井民工,一天能赚80元左右,供养她和哥哥陈林读书。

陈晓凤从小爱学习,在辛集市世纪中学初中三年她都担任班长,之后考入辛集市育学中学。2009年高考落榜,复读一年,今年考入河北大学工商学院。

据生前好友介绍,晓凤身高160厘米,留着中长直发,性格开朗、爱说话、老实稳重、学习刻苦。

上大学后,陈晓凤选了跆拳道课,并且爱上了滑轮滑。事发当时,陈晓凤刚参加完一个社团舞会后,在张晶晶的搀扶下学习轮滑。

“要求上进”是陈晓凤留给其辅导员杨子波的印象,开学初,她就参加了班级组织委员的竞选。

陈晓凤和哥哥陈林打小就感情很好。“我管她叫妞,她学过素描,比较干练,有自己的思维。”陈林回忆说,“晓凤的两个奋斗目标是双学位和公务员。”

在一篇题为《妈妈我想对你说》的日志里,陈晓凤如此写道:

一个人背着旅行包行走在异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也许我不孤单,但依旧放不下你们,因为血肉相连。

10月10日9时25分,陈晓凤生前最后一次更新QQ签名档:成长无非就是让自己看明白还有哪些门没在你前面砰的关上。

在事故中同样受伤的张晶晶心有余悸地回忆:“当时我自己能动,看到晓凤不能动,我以为没事……哪知道她已经不需要动了。”

目前,陈晓凤的尸体停放在保定市急救中心的太平间。

 

受害者家属——

事发当晚22时30分许,远在辛集老家的陈晓凤母亲张芳,接到学生给她打去的第一个电话:“晓凤出车祸了。”

“当时我和我妈还不知道什么概念,没想到有这么严重。”陈林说。

陈林和父母慌慌张张地连夜包了一辆车赶往保定,17日凌晨3时30分许,陈家三口到达保定市急救中心。

这时陈晓凤的班级辅导员和部分学生已经在抢救室外等了几个小时,陈林和父母也只能苦心等待。

奇迹最终未出现,2010年10月17日17时20分,陈晓凤经抢救无效死亡。

“医生宣布(死亡)后,我看到妹妹嘴上有血迹,头上有绷带。我爸妈大哭,喊着妹妹的名字,我也只能站在门口大哭。”陈林哽咽地回忆。

接到陈晓凤去世消息后,她的叔叔、舅舅、姨妈等亲戚及老家村长、村支书都赶到保定。河北大学将晓凤父母及家属安排在省招宾馆的2116和2118房间,同时在对门房间也安排了两个老师。

对此,陈晓凤哥哥陈林认为这是学校对他们的监视。他说,打电话时感觉有人在偷听,自己出宾馆大门,服务员或门卫都跟着。“保安时刻盯着,关注着我们的行动,我试过好几次。”陈林说。

17日晚20时,即陈晓凤去世3小时后,学校通知晓凤哥哥把晓凤宿舍的遗物搬走。

另据陈林讲述,陈晓凤去世当晚,即10月17日晚22时,肇事者李启铭的父亲、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李刚夫妇来到省招宾馆。

陈林及其父母并未与李刚夫妇见面,而是由晓凤叔叔陈玉茂、村支书代为见面。

李刚向晓凤叔叔鞠了躬,并口头表达了“对不起”,塞给其500元人民币。

10月18日晚,李刚第二次赶到省招宾馆,与晓凤父母正式第一次见面,临走时留下一些慰问品。

10月19日晚,李刚第三次赶到省招宾馆,与晓凤父母第二次见面。

李刚对晓凤父亲陈广乾表示:要走法律程序李家会积极配合;如果要私了也愿意赔偿。临走时,李刚又塞给晓凤叔叔5000元人民币,说“天冷了给买点衣服”。

晓凤父母当时回复,“人都没了,暂时不考虑赔偿的事”。

10月20日,晓凤母亲因为情绪波动大,加上原有的高血压病和心脏病,住进了保定市急救中心。河北大学安排了一个老师在急救中心“陪着”。

22日11时20分,交警通知晓凤家属加紧时间办理后事。

22日16时30分,晓凤家属收到《遗体处理通知书》,要求在11月1日前将遗体进行处理。晓凤叔叔陈玉茂拒绝签字,理由如下:还没有得到公正答复,家属情绪不稳定,由于当地习俗影响,不能接受。

23日傍晚,晓凤家属与免费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汉良律师事务所胡益华律师正式签署委托代理协议。

23日晚21时40分许,即晓凤去世的“头七”纪念日,晓凤父母、哥哥等八九位家属来到河北大学工商学院易百超市门口的事发现场,点上蜡烛、焚烧纸钱对晓凤进行祭奠。

家属们悲痛欲绝,哭声震地。刚从医院出来的晓凤母亲身体虚弱,最后被搀扶着离开。晓凤哥哥陈林捧着晓凤的遗像面向围观的几百学生长跪不起,哭嚎:“我们要真相,我们要公平,同学们请大家帮帮我们。”

陈林认为,学校对其妹妹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求警方公开事发时的监控录像,将真相告白于天下。

他希望肇事者能得到公正的审判,“妹妹已经不在了,这才能让她安息。”

 

受伤者——

和晓凤一起被撞的女生名叫张晶晶,伤情为左膝盖粉碎性骨折,右手手指淤肿,左手手臂擦伤,现在解放军二五二医院外科住院部的12楼病房接受治疗。同样,在病房外,河北大学也安排了两个老师“看护”。

22日12时30分,张晶晶又进行了一个韧带修复的小手术,手术费用由肇事者李启铭支付。

张晶晶今年19岁,身高163厘米,河北承德市丰宁县人,同样来自普通农民家庭。

据其班级辅导员杨子波介绍,目前晶晶的手术很顺利,病情稳定,精神状态不错。

张晶晶表示,只要晓凤那边需要,她愿意配合做任何事情。

有传闻称受伤的张晶晶被学校保研,放弃上诉。这一说法未得到河北大学校方和张晶晶本人的证实。

 

肇事者——

肇事者李启铭,又名李一帆,男,22岁,现住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卫士小区12号楼2单元201室,河北传媒学院播音主持专业2010年6月毕业,目前在保定某单位工作。

10月16日21时40分许,在河北大学工商学院生活区南门被拦截住时,李启铭“嚣张”地说“看把我车刮的……我爸是李刚”。经警方确认,李启铭父亲的确是李刚,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河北大学即在北市区公安分局辖区。

10月17日晚,犯罪嫌疑人李启铭被警方刑事拘留。

10月21日、22日连续两天,本报记者赶到李启铭父亲李刚所在单位——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希望能够采访李刚本人。警号为037442的警察接待了本报记者,并介绍:李刚40来岁,只有李启铭一子;目前李刚还在单位正常上班,下基层工作去了;同时这事涉维稳工作,压力大,不便接受采访。

10月22日,李刚父子接受了中央电视台《法治在线》栏目的独家专访,“现身道歉”。

有网友认为“央视独家采访李刚,无休止地播放李刚父子的忏悔和哭诉,跟常态新闻差别太大”。

对此陈晓凤哥哥陈林表示,目前还不能接受李刚父子的道歉,觉得他们是在作秀,没有实质作用,也不可能给受害者家属任何安慰。同时他还认为央视仅仅采访了肇事者及其家属而未采访受害者家属,显得不公平,“在现在这种社会舆论下,他们接受采访更像是要获得社会同情。”

22日21时许,本报记者通过受害者家属获知李刚的联系方式,致电询问是否为李刚,并表示希望采访他本人。对方矢口否认自己为李刚,并且再三追究记者从何处获知其联系方式,并严厉告诉本报记者:“等我查到你是谁,我要告你。”

 

连锁反应

学生反应——

事发地段、易百超市门口是河北大学工商学院传统的学生休闲玩耍场地,平时就有好多人在那里打羽毛球、练习轮滑、练功。

10月16日,黑色轿车撞人后,很多学生围拢过来,“大概有100多目击者”。有学生拨打110、120,有学生帮忙维护现场秩序,有学生对现场进行拍照,有学生跑到校医院去叫值班医生并帮助拿救援设备,还有很多学生去通知门卫关门拦截车辆,特别以武术协会成员为主的学生还追赶肇事车辆……

10月17日晚21时40分许,陈晓凤去世当晚,很多学生自发前来事发现场进行默哀悼念。就在同一时刻,陈晓凤的同班同学也在坤舆湖的圆台上进行悼念。

事件发生后很多学生上网发帖,质疑校园安全问题,并发表自己的看法。

“河北大学新校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上全国新闻了,校园的安全问题很严重。如果河北大学新校区的安全有足够保障,管理足够规范,那么这些事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但有学生反映,“在学校论坛里对于学校不利的言论大都被删了”,并且学校通过班级辅导员给目击者、学生打招呼要求不要接受采访,不要在网络上发表言论。

本报记者调查期间,明显地感觉到各种阻力,很多目击者闭口不谈当晚发生的事情,甚至否认自己是目击者。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11位目击者也一再要求记者不能透露个人信息。当记者询问原因时,他们说“我们学生也没有办法,谁对这事都很气愤”。

甚至有武术协会成员向本报记者发来短信:“您好!刚刚得到消息,武协已经下了全体封口令。”

10月19日15时左右,在事发现场一男生举着“打倒无耻肇事者,血债血还”的标语,几分钟后被几位老师拉走。

事后,这位男生发短信给本报记者解释自己的举动:我举牌子只表达悲愤,没有任何目的,我相信学校,相信法律可以公正解决这个问题。不过我对学校封杀学生言论的事有点不满。

 

学校反应——

10月16日晚撞人发生后,五六分钟内校医院值班医生赶到现场,对受伤学生进行了简单处理。

“出事后学校施救很积极,比较到位。”河北大学工商学院院长办公室主任尹洪伟对本报记者说。

陈晓凤去世后,河北大学把其家属安排在省招宾馆,并派了两个老师住在斜对面。

本报记者访问了几个老师,他们表示自己是学校派过来“照顾家属的衣食住行”的。

10月20日下午,本报记者以亲友身份去探望受伤的张晶晶,在医院询问病房时被医生、护士严密盘查;进入病房后,房门即被上锁,有一个老师一直在外间守候。

事发至今,本报记者在河北大学校园网和河北大学工商学院校园网上,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此次撞人事件的文字、图片。

对于学校禁止学生和目击者发言一事,尹洪伟表示:“我负责任地说,我想学院领导不会公开地说给谁处分,学校领导没有这么低下的水平。”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主任、新闻发言人王景明也否认学校下了“禁口令”。

10月21日下午,河北大学组织武术协会三位目击者接受了几家媒体的采访。

10月22日下午,本报记者得知学校就此次“飙车案”召开新闻发布会,但被告知相关工作还未准备妥当,发布会被取消。

10月23日下午,河北大学组织了16日事发时值班的门卫接受中央电视台专访。

在死难者家人到校进行“头七”祭奠的第二天,即10月24日11时30分,河北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王洪瑞去省招宾馆,首次接见陈晓凤家人。

 

警方反应——

10月16日当晚,出勤交警对李启铭进行了抽血检测,检验得出李启铭的静脉血酒精含量为151毫克/毫升。

10月18日,保定市公安局官网(古城警视网)发布通稿:引起人们关注的河北大学“校园车祸”一案事故调查处理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涉嫌交通肇事犯罪的李启铭已于10月17日晚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同时保定市公安交警支队二大队已成立事故调查专案组。

当天警方新闻发言人表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是谁,只要触犯法律,将严格依法予以惩处。

10月18日,保定市公安局给出陈晓凤的《法医学尸体检验分析意见书》,得出结论:死者枕部有挫裂创,周围有挫伤及头皮下血肿,鼻腔及左外耳道有血性液体,分析符合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死亡。

同一天,保定市公安局的《痕迹检验报告书》,检验得出:后备箱上机盖有范围约55厘米×40厘米的凹陷变形痕迹;右后轮爆胎;距地100厘米,前挡风玻璃有范围为138×85厘米的裂纹破碎痕迹,距前挡风玻璃右侧51厘米,距前挡风玻璃下沿32厘米,前挡风玻璃有三角状贯通破碎痕迹……

10月19日,保定市交警支队二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出具《速度鉴定书》:冀FWE420逃逸未在现场,事故现场未发现明显的刹车痕,无法计算车速。

同一天,警方又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验报告》:肇事车辆型号为迈腾轿车,发动机号为122100,并得出结论“符合安全技术要求”。

10月21日,保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二大队给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启铭负此事故全部责任;陈晓凤、张晶晶无责任。

 

案情进展

李启铭撞人案至今已8天,河北大学仍未就赔偿、责任认定等作出正式表态。

21日15时左右,本报记者赶赴保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二大队要求采访了解此案情况,但工作人员表示要记者征得保定市公安局同意方可接受采访。

21日15时30分许,本报记者又赶到保定市公安局,值班室警察说新闻科无人接听电话,记者等候了半个小时,无果。

21日16时30分许,本报记者来到保定市委宣传部,了解此案最新进展。保定市委宣传部告诉记者保定市公安局新闻处长周一星的联系方式,但是多次拨打都无人接听;第二天拨打时,手机关机。

10月22日本报记者再次前往保定市公安局、保定市委进行采访,遇到的情况与前一天一样。与本报记者一起在保定采访的其他几家媒体记者均始终无法进入保定公安局,无法获得采访许可。

10月24日下午,保定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在其官网发布:

河北大学“校园车祸”一案,由保定市公安局指定望都县公安局管辖,经望都县警方依法对事故进行调查、取证及责任认定后,提请望都县人民检察院逮捕。10月24日,李启铭因涉嫌交通肇事犯罪被望都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十大疑点

疑点一:是否“飙车”

本报记者采访期间,不止一次听说当晚“肇事车在飙车”的说法,其中5位现场目击者称,在李启铭的黑色轿车后面跟着一辆白色轿车,速度也非常快,几乎同时进入河北大学工商学院生活区南门。

其中一位目击者描述,自己能够听到非常刺耳的甩车声音,“跟电视上的飙车一样”。

目击者们还看到,黑色轿车和白色轿车在一鸣路的厚望楼附近丁字路口处都停了下来,从黑车里走出一个女生,从白车里走出两男生,三人互相说话打招呼往厚望楼走去。

一位事发现场目击者回忆,撞人后白色轿车停放在距离受伤女孩张晶晶5米远处,但后来就“失踪”了。

据多位学生讲,在河北大学工商学院生活区时有“飙车现象”,一般在晚上有校外的摩托车和轿车进来飙车。

一位刚毕业的学生说:“大学期间,我看到三四起飙车,只不过之前没有发生事故。”

对此,本报记者采访当晚值班的一毕姓门卫,他断然否决存在“飙车现象”,他表示校外车辆进门都要检查证件并进行登记,并且限速5公里/小时。

在校门口,本报记者也看到“校外车辆禁止入内”、“限速5公里/小时”的警示牌。

 

但有学生说,这些规定执行不到位,很多校外车辆给熟悉的保安打个招呼就可以进来。学生们还反映学校管理混乱,常有校外人员滋事事件发生。

 

疑点二:如何入校

当天值班的毕姓门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肇事车辆进入校门的时间是21时10分左右,距离撞人还有28分钟,当时李启铭下车进行登记。

肇事后,李启铭被拦截在南门,从车里出来时“一身酒气”,之后交警对其进行抽血检测,酒精含量达到151毫克/毫升,属于醉酒。

李启铭进门下车登记时,门卫闻不到“一身酒气”?如果闻到了酒气,怎么还让其驾车进入学生生活区?

对此,毕姓门卫回答说,他不是专业人士,发现不了问题。

 

疑点三:速度几何

所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目击者都称,肇事车车速很快,其中武术协会的王龙说,过减速带都没有慢下来。

一位有骑摩托车经验的目击者推测,根据他当时的感觉,车速足有80至100迈。几位目击者甚至听到了非常刺耳的“甩车声”,看到肇事车因为速度过快控制不了方向,拐弯时差点冲向人行道。

毕姓门卫接受采访时强调,车速不可能有80迈,因为从南门到事发地300米行程有3道减速带。

河北大学工商学院院长办公室主任尹洪伟表示:“如果是5公里/小时,肯定不会把人撞死。超速是肯定的,但超速多少就很难定。”

“如果车速不快,人不会飞起来,玻璃不会被砸一个大坑。”多位目击者也对本报记者强调。

据《速度鉴定书》记载:路面摩擦系数为0.7……冀FWE420逃逸未在现场,事故现场未发现明显刹车痕迹,无法计算车速。

 

疑点四:有无视频

“飙车案”发生后,就有呼声要求校方公布现场监控录像。对此校方表示已经将视频移交给公安机关。

但是10月21日本报记者勘察事发现场,仔细搜寻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监控设备。然而23日河北大学宣传部工作人员带领记者再次来到事发现场时,指给记者观看,在易百超市对面的小白楼两层楼高处有一个大的摄像头。

对于记者问,为什么两天前没有看到,毕姓门卫回答说,该摄像头被树叶遮住了。

记者观察到,该摄像头一尘不染,至少九成新,而摄像头固定架却锈迹斑斑。该门卫解释说:“我们对摄像头保养得好。”

 

疑点五:有无改装

据一位目击者讲述,当肇事车越过他时,他明显听到发动机转动的“嗡嗡嗡”声音,怀疑犯罪嫌疑人改装了发动机。

据10月19日出来的《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验报告》,肇事车型号为迈腾轿车,发动机型号为122100,分析意见为正常使用车辆。

本报记者乘坐出租车时,司机说:“迈腾车本来提速就快。”

目前车辆存放在何处?鉴于保定警方不接待,记者无从采访查考。

 

疑点六:行踪何在

10月16日肇事当晚李启铭被警方带离河北大学新校区,17日晚警方宣布对其刑事拘留。

从肇事后到被刑拘,期间约17个小时,李启铭的行踪一直不被外界所知。网上有传闻这段时间他呆在家里,并没有被警方控制。判断依据是“肇事后李启铭上了人人网,删除了很多好友”。

本报记者采访期间,有目击者提出质疑:17日下午陈晓凤抢救无效死亡,而李启铭正好被刑拘,“是否只有死亡了才被刑拘?”

 

疑点七:是否“封口”

本报记者采访期间,很多目击者都不愿意接受采访,甚至否认在现场。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学校已封口”。

以下是一位学生转发其班级辅导员给全班群发的短信:

“请群发,昨晚咱学校生活园区发生一起车祸,肇事者已被警方控制,伤者已得到及时救治,请同学们注意安全,确保班级稳定,不要听信谣言,不要散布谣言,学校会第一时间通报情况。”接收时间10-10-17 20:27。

另外一位学生向记者发来短信解释:“我是河大工商的学生,我们不是不想揭发,只是李刚在这的势力很大,我们学生不敢站出来。”

对此,河北大学新闻中心主任、新闻发言人王景明,河北大学工商学院院长办公室主任尹洪伟都否认学校下了“禁口令”。

10月21日,河北大学组织了三位武术协会成员接受媒体采访。

对此,一位学生对本报记者说:“你有没有注意到,在学校内部学生接受采访,后面总是得站着两个领导?我觉得很滑稽。”

 

疑点八:是否监视

在陈晓凤家属住的省招宾馆,及其母亲住院的病房,河北大学都安排了老师留守。

陈晓凤哥哥陈林及其他家属感觉自己被监视起来。他说,平时这些老师都不和他们说话,只有到吃饭的时候来叫一下;或者有记者来时,会偶尔问几句。有几次陈林特意走出宾馆大门打电话,就有保安悄悄地跟上来。

对此,学校方面解释安排老师方便家属生活,帮助家属解决问题。

 

疑点九:学校责任

大一新生陈晓凤、张晶晶在大学校园里被撞,学校责任几何?

河北大学校办一位值班老师接受长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出了这种事不能全怪学校。他说“国家一直下大力度抓矿难,照样有很多砸死人事件”。

当成都商报记者就此采访河北大学工商学院任国升书记时,任说:“我们赔偿什么?这是交通肇事,学校还是受害方呢。”

陈晓凤哥哥陈林并不认同学校的观点,认为学校这是在推卸责任,“我妹妹来大学读书,交了学费,在自己的校园里却不能保障安全,这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北京证泰律师师事务所张凯律师认为,既然学校在生活区门口有“限速5公里/小时”、“外来车辆禁止入内”的标志,这就代表学校与学生订立了一种契约,告知学生生活区内是安全的,因此“河北大学要为学生的安全负责”。

 

疑点十:如何定性

10月24日,李启铭因涉嫌交通肇事犯罪被望都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而北京证泰律师事务所张凯律师认为,此案不属于一般的交通肇事案,更不能适用于《交通安全法》,而应该定为危害公共安全罪。

张凯律师指出,首先是车速问题。河北大学工商学院生活区限速5公里/小时,而肇事车辆远远超过此速度,是明显的故意放纵行为,而交通肇事罪只是一种过失行为。

张凯律师说,速度鉴定书上写着事故现场未发现明显刹车痕,这说明肇事者在撞人前后未采取任何制动措施,性质特别恶劣。

第二,此次事故发生在校园里的道路,相当于社区内交通,不能与普通大众交通相比。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更应该按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理,保障校园安全。

多位目击者告诉本报记者,事发路段是武术协会传统的训练场地,事发当天恰好为周六休息日,训练人数少,如果是平常训练时间,“后果不堪设想”。

来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