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发毛背后的财富转移:卷走国家财富 亏待人民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决定从10月26日零时起将汽油价格每吨提高230元,柴油价格每吨提高220元;也就是说,在现价基础上,汽油每升涨0.17元,柴油每升涨0.19元。不言而喻,此举即意味着又将有数亿元的民间财富要从有车一族的钱包中分离。具体而言,则是一部分会以营业利润的形式流进“石化双雄”的口袋,另一部分则会以消费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的形式去充实各级政府的财政收入。
对此,国家发改委的解释依旧是顺应市场变化,将油价与国际接轨。同理,老百姓也会一如既往地将油价上调,归咎于发改委的思维惯性和加价定律。其实板子还真有打错的时候。国家发改委作为整个宏观经济的主管部门,可谓时时刻刻都要踩在全国的鸡蛋上跳舞,没必要老是去偏疼“石化双雄”。换言之,发改委此次上调油价除了基于市场因素和眷顾央企的利益外,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即着眼于撬动价格杠杆的另一只手——正产生流通性过剩的人民币。

人民币已“发毛”了

众所周知,近年来随着M1(主要包括流通中的现金和企业活期存款)的持续泛滥,人民币尤其是人民币的币值一直是个焦点问题,也是整个宏观经济的症结之一。尽管有关部门一直讳莫如深,各路专家学者亦是巧舌诠释,但日渐沉重的“菜篮子”和“米袋子”还是直观地告诉咱老百姓,人民币已经和日益高企的油价一样,明显“发毛”了,即对内大幅贬值了。
至于说发了多少毛呢,以9月份的物价指数为例。9月份我国的CPI、PPI同比分别上涨了3.6%和4.3%(前三季度则分别上涨了2.9%和5.5%)。但这仅仅是统计局“统计”出来的数据,实际的物价指数兴许会比这个数值更高。
自年初以来的“蒜你狠”、“姜你军”以及入夏后的“(绿)豆你玩”似乎都已说明了这个问题。当然,这方面最有发言权的还是中国老百姓,毕竟当家方知柴米油盐贵。
毛多了自然就会肉少。在相关保值措施(银行存款利率、价格补贴等)不能同步跟进的情况下,人民币的对内贬值,即意味着老百姓碗里的肉在不知不觉地减少。至于人民币的对内贬值让老百姓碗里的肉减少了多少呢?先看两组数据。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我国GDP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了10.6%。另据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9月我国财政收入63039.51亿元,同比增长22.4%;占同期GDP总额(268660亿元)的23.46%。但是,同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却只增长了7.5%,仅为财政收入增速的三分之一。可见,尽管中央连年强调要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但时至今日老百姓的钱包还是没有鼓过GDP的腮帮子,也未能硬过财税收入的金袋子。此何故?除了分配关系显失公平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人民币发的毛卷走了老百姓盘子里的蛋糕。
换言之,人民币的对内贬值推高了物价,高企的物价又抬升了GDP和税基,因而社会财富和财税收入均出现大幅增长,即实现了“国富”。按理,居民收入也应保持同步增长,进而实现“民强”。但是由于老百姓在分配关系中的弱势地位,该分得的那块新蛋糕未能分到,因而“民强”成了一句空话。此外,在人民币不能对外贬值的情况下,通胀的泡沫就只能在国内稀释,即通过吃、穿、住、用、行等方面的全面涨价去由老百姓的钱包消化。简言之,人民币的对内贬值非但没有让老百姓分享到新增的蛋糕,反而将老百姓盘子里原有的那块蛋糕咬掉了一角。
当然,老百姓碗里的肉并非都飞进了国库,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被卷进了商家和炒家的腰包。因为社会消费品价格上涨的关键因素往往是流通环节的层层加价。据统计,前三季度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8.3%,远高于GDP和居民收入的增长。这是不是说明如今的老百姓比金融危机爆发前敢花钱了或是更加有钱可花了呢?事实并非如此。通常在经济比较低迷的情况下,老百姓产生消费冲动的可能性很低,相反,其会保持一种量入为出、持币待购的心理。那为何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高出同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5%)的一倍多呢?原因只有一个,即豆、姜、蒜等消费品的变向涨价让老百姓不得不打开钱包,于是老百姓碗里的肉就有一部分被那些商家和炒家叼走。
不过这种情况下“掉肉”的是所有老百姓,还有一种情况是只有特定的群体会因人民币的贬值而“瘦身”。比如买了高价房的“房奴”。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房价的持续飙升实际上吸附了不少通胀泡沫,也在一定程度上和谐了物价指数(通常计算CPI、PPI值时不考虑房价,房价在投资中计算),但这是以广大“房奴”的“被幸福”为代价的。今年9月底中央出台“国五条”后房价已呈趋稳之势,对老百姓而言这是好事。不过房价趋稳也就意味着未来的通胀少了一个出口,相反,房地产以外的行业和领域就多了一份压力。因为通胀泡沫终归是要有口可出有地方可去的,倘若不能合理地引其往某些特定的行业转移,则其将会往衣、食、住(租)、行等民生领域奔涌,在老百姓的饭碗里聚集。换言之,像上半年“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那样的闹剧将会愈演愈烈,从而老百姓的饭碗会变得越来越沉。反之,则是众商家和炒家的腰包越来越鼓。
正如本月初发改委公布的那个电价阶梯收费意见稿的初衷一样,此次油价上调,既有变向收费之嫌,亦不乏定向转移通胀之意。在当前M1已高达24.4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0%的情况下,通胀的泡沫是急需要引导和转移的。与其让所有老百姓碗里的肉被叼走,还不如让特定领域的特定人群去挑一下大梁,多承受一些通胀压力。于是发改委掰着指头一比对,就打起了电价和油价的主意。当然,这也就有意无意地让“石化双雄”等垄断性央企获了利。

人民币的对外“发飙”

以上仅是人民币对内贬值背后所隐藏的财富转移。遗憾的是这几年人民币在对内贬值的同时,还在对外尤其是对美元大幅升值。自2005年7月21日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已由当初的8.27∶1升至目前的约6.67∶1,升值超过19%。即便是自2010年6月19日的汇率弹性化调整以来,其对美元的升值亦超过了2%。可见人民币的对外“发飙”还远胜过其对内“发毛”,而且因其“发飙”而被礼送出境的财富也不亚于其“发毛”所卷走的蛋糕。
一者,人民币升值后,国家持有的2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将会大幅缩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即意味着美元对人民币发生了贬值,随之而来的就是美元资产的大幅缩水。仅以我国外汇储备中的美国国债为例,截至今年8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达8684亿美元,即便是平均贬值10%,国家财富亦将缩水数千亿元人民币。
二者,人民币升值后,外国资本回流时会卷走巨额财富。如某外商在2005年汇改前对华投资1亿美元,按当时的汇率可换得人民币8.27亿元。即便是不考虑经营收益和银行利息,如该外商现在撤资的话,按目前的汇率8.27亿元人民币可换得1.24亿美元,比其初始投资额溢出了0.24亿美元,套利收益率高达24%。为何这几年境外的热钱不断涌向中国呢?原因就在这里。境外的热钱只要能进入中国,哪怕是放在银行不动,亦可因人民币的升值而获利。
三者,人民币升值后,外国人在华消费时会侵蚀巨额财富。如某外国人在2005年汇改前携100万美元来华旅行,按当时的汇率将100万美元兑换成人民币827万元存入银行,然后到处游山玩水。假如这五年中其总共花掉了160万元,现在玩腻味了又将剩下的667万元兑换成美元带回去。按目前的汇率(6.67∶1)折算667万人民币可换得100万美元。等于说这厮一分钱没花,在中国白吃白玩了五年。因此,也就难怪北京、上海的地铁里都挤满了老外。
四者,人民币升值后,国家对出口企业的“补贴”即出口退税会贴掉巨额财富。自2005年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超过了19%,同时即意味着出口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了近20%。对于那些利润率原本只有几个点的沿海加工企业而言,这无异于致命一击。为了确保这些企业不破产,员工不会大面积失业,国家只好提高出口退税。在过去两年中,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已多次提高轻工、机电等产品的出口退税率,有的甚至提高到了17%。虽说出口退税是退税给境内企业,但因这些企业的产品的消费者绝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因而此举就无异于给老外发了“红包”。据财政部统计,今年1-9月我国出口货物退增值税、消费税共计5312.07亿元,同比多退449.54亿元。可见,这个“红包”着实不小。
近年来人民币的币值一直呈内贬外升之势。这一畸形态势除了制造一种“两高一低”(高物价、高汇率、低利率)的表象之外,还隐藏着巨额的财富转移。一方面是民间财富中的一部分被转移到了政府的金库和某些垄断企业、商家、炒家的腰包;另一方面则是国家财富中的一部分被转移到了老外的钱包。所幸日前央行已开始采取加息措施,加息后人民币的内贬外升之势已有所改观。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预计这种加息措施仍会延续或有新的举措被推出,届时相信财富转移的问题会有所缓和。
众所周知,人民币是我国的法定货币,代表着国家的信誉和人民的信任。因此,人民币的币值应该首先代表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我们的主管当局在制定相关政策以及进行市场操作时,一定要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切莫因为西方国家的脸色或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而让人民币卷走了国家的财富,亏待了自己的人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