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美国会变天吗?

2010年中期选举在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共和党将大胜。共和党已经在谈论,获得国会多数后,将不再考虑和民主党妥协。另外,共和党的眼光已经放到2012年大选了。民主党和2008年大选时奥巴马的所向披靡相比,这一次差不多是兵败如山倒了。为什么出现那么大的变化?道理很简单:奥巴马允诺了很多,但没有把美国从经济危机拖出来的锦囊妙计。两年来,美国经济继续低迷,阿富汗也继续打得不明不白,内政外交一无建树,仅有的医改还弄得一地鸡毛。

奥巴马当选时,口号是Yes we can。另一个叫得最响的词是“希望”。奥巴马如今也是栽在这上面。美国人越来越感到绝望,越来越丧失can do spirit。这是奥巴马开空头支票吗?未必,换上谁都是一样。美国到了今天的地步,问题是结构性的。在经济危机爆发之初,很多人都认识到这一点。但是公众依然心存幻想,希望不需要流泪流汗,只要空幻的希望就足以鼓起美国人的信心,只要信心回来了,经济之轮就可以重新转动。或者说,他们只希望改变别人,唯独不想改变自己。要是美国经济没有结构性的问题,这是可能的。但如今美国不在生活方式和社会经济结构上做出重大改变,是无法走出面临的经济结构性问题的。美国的经济结构性在于生产率的丧失和产业空心化。美国还在吃美元信用的老本。等美元信用老本吃完了,美国的经济结构性问题只能更加深重。战争不能转嫁危机,增加军费开支只能进一步拖累美国,新技术远水救不了近火,收割别国的勾当也难做了。

两年前,奥巴马和民主党趁着布什和共和党的失败的东风,入主华盛顿。现在,共和党趁着奥巴马和民主党的失败的西风,至少夺回了国会,能不能两年后把白宫也夺下,现在还难说。但这是否等于美国会变天?用英文里一句切口来说,就是yes and no。

共和党夺下国会,将不甘对民主党俯首帖耳。奥巴马动用民主党多数强行通过医改的切肤之痛,共和党忍不住不报复的。金融改革也动了共和党背后金主的奶酪,也是眼中钉肉中刺。共和党不开民主党的倒车,对不起自己的铁杆粉丝。但共和党开民主党的倒车,未必对自己有好处。美国社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戾气太盛,民意高度分裂。共和党要是加剧这个局面,也是自杀性的。茶党的兴起对共和党是一个很大的警告。

茶党在政纲(如果有一个政纲的话)上接近共和党,但确是在很大程度上由反对民主党但也不满共和党的右翼组成的。NBC和《华尔街日报》在中期选举前的最后民调表明,虽然有40%的选民认为共和党掌握参众两院是好事,但有45%的选民表示,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希望换掉国会中每一个议员,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有茶党倾向的选民中,这个比例进一步上升到57%。这说明了美国两党政治的一个巨大的问题:美国政治已经不能在两党选烂中继续下去了,美国民众开始对两党或者整个政界失去信心。事实上,同一个民调显示,63%的选民(包括47%的民主党人)希望奥巴马在政策上做多较大改变,60%的选民认为美国正在向错误的方向发展,对美国经济现状不满的选民更是高达84%。如果茶党在政治上明确政纲,在组织上也强健起来,不是不可能成为美国政治中的第三支力量的。1992年Ross Perot曾经异军突起,现在茶党的支持者可比Perot多多了。NBC和《华尔街日报》在中期选举前的最后民调表明,支持茶党的选民多达28%。

如果未来两年共和党倒行逆施,处处和民主党的白宫作杠,美国国家决策陷入混乱甚至瘫痪,美国经济低迷和民意分裂的情况进一步恶化,茶党翻天的可能性不是没有。那美国政治会极大地右翼化。也可能出现像Perot时代一样,右翼分裂,被民主党捡一个便宜。如果那样的话,美国政治将像90年代的加拿大政治一样,右翼在传统的保守党和更加右翼的改革党之间分散力量,但自由党逐渐中左化,从传统左翼立场向右靠。

不管怎么样,美国政治都将向右转,只是一个程度问题。美国政治向右转的结果是,美国精英影响的淡化,民间保守势力上升。精英的式微几乎是必然的。金融精英把美国拖进经济危机,知识精英把美国拖进政治危机,茶党的兴起正是美国民间反精英化的表现。保守势力上升将是一个奇怪的组合,一方面压缩工会势力和依靠公共财政拉动经济的经济政策,另一方面保护主义上升,并将收紧移民政策,甚至出现对移民的排挤。

近二三十年来,美国经济活力的一个很大的来源不在于新技术,而在于金融上的新概念。从金融金字塔顶端的金融杠杆、CDS,到一般老百姓的用动产、不动产或者退休金的连环抵押借贷消费,空手套白狼的金融游戏层出不穷。房地产和金融泡沫催生的百万富翁远远.com泡沫的成果。金融精英杀鸡取卵式的“发展”的恶果现在体现出来了。

在政治上,右翼知识精英在国际上推行单边主义,在国内推行政教合一,把美国带入死胡同。左翼知识精英矫正了右翼的极端,但左翼的大政府和社会经济改革触动了美国价值观念和个人主义的国本,把美国带入了姓社姓资的无尽争论。

有意思的是,作为民主世界的领袖,当前美国政治恰恰没有体现出民主的优越性。民主和民粹只有一字之差。民粹是简单多数的暴民政治,是多数压迫少数的政治。民主则是体现多数意志,但致力于建立共识、保护少数利益的全民政治。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没有做到融合美国日益加大的民意分裂,茶党则更加极端。

如果美国走上保守主义道路,能走多远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经济上,美国必须走回头路才能实质性地降低对进口的依赖,才谈得上关门主义。在文化上,有容乃大是强者的游戏,在患难之际,人们的倾向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排挤移民将不仅针对普通劳动力的非法移民,高技术的合法移民也可能受到波及。至于美国需要外国移民填补知识劳动力的空缺,美国人不笨,就是好日子过惯了,有点娇,有点懒。到了必须自食其力的时候,大象屁股是可以推动的。中国的小皇帝一代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他们很多现在已经成为顶梁柱了。

有人可能会质疑:为什么要唱衰美国?对生活在北美的华人有什么好处?呵呵,美国可不是想唱衰就可以唱衰的,不然本拉登也不会找人开飞机撞世贸中心了,重金收买能把美国唱衰的人不就行了?分析美国现状,指出美国可能的动向,这既不是唱好,也不是唱衰,只是分析和预测而已。是不是正确,时间自会证明。至于对生活在北美的华人有什么好处或者坏处,相信大多数北美华人是靠自己的辛勤和才智生活的,不是因为唱好而生活就好、唱衰了生活就糟的。过去有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美国如果重回制造业和实体为主的经济结构,对于大多数北美华人只可能是好事,尽管社会环境的保守化会压缩他们的文化空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