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索罗斯重现香港-隐晦的目标

“当我看见泡沫时,我会买进。等到泡沫成熟了,就会沽出”—索罗斯

最近关于索罗斯的新闻不少,说索罗斯等众多游资来港是为了豪赌人民币升值和/或股票上涨。
索罗斯等游资们从2009年底起就竭力建议人民币升值,声称“人民币每年升值10%对中国而言是可以忍受的”,并买入人民币概念资产。
好像一切迹象都在证明新闻中的结论,索罗斯来港赌人民币升值。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明了。

然而还有许多人已经在表面的宣传之下,发现了一丝不对头:为什么在8.3的时候不来,而在人民币再升值一点儿都已经很困难的时候才来?如果赌人民币升值或股价上涨,远程操作即可,何须在香港设立办公室?

这篇新闻链接出处 谈到了索罗斯坚信世界经济会在2010年或2011年再次衰退。这倒是不矛盾,如果世界经济发生二次探底,人民币会承受更大的升值压力,不过升值空间也会明显减小。

那么索罗斯等游资会有其它企图吗?这篇新闻链接出处 给出了另一个解释,认为很可能会做空黄金,不可能做空股市。这有点接近对冲基金的风格了,一旦世界经济复苏,黄金确实是个不错的猎物。

其实一篇7月份的新闻链接出处 已经谈到了华尔街的对冲基金们的看法:“看空中国经济”。从而有的对冲基金要直接做空;有的(如索罗斯)则会先做多人民币概念,推到极点后,再毫无悬念的反手做空。
这才是凶悍的对冲基金的风格!看多人民币是非常有效的烟幕弹,因为人民币的短期升值压力是很明显的。
不过这种说法有点无法让普通人理解:“在强烈的实实在在的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中,为什么这么多对冲基金要看空中国经济?”

要理解为什么对冲基金会看空中国经济,我们就要先粗浅的分析一下当前中国经济的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

有利因素:
**庞大的外汇储备
**经济体的容量大
**财政盈余
**低利率
**资本项目的对外开放度小
**外汇汇出管制
**股市点位不高
**部分出口经济在2010年得以恢复
**国家开始多元配置外汇储备(包括购买国外资产)
**转型已经逐渐启动
**全民社保呼之欲出
**石油/矿产/电力资源短缺问题正在逐步缓解或已经缓解
**可以扩大/缩小基建项目以调整就业率和经济热度

不利因素:
**实体经济结构不平衡:内需弱,经济转型需要时间;出口强,过于依赖国际市场
**全民社保的启动和收益需要时间和资金
**通货膨胀,资源价格上升,劳动力成本升高,对出口经济形成压力
**西方经济还没有全面复苏,甚至可能二次探底,这又增加了出口经济的压力
**中低端产品的低利润、激烈竞争和进入高端市场的难度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实体经济有一定损伤,抗风险能力减弱
**M2/M3数额巨大,通货膨胀压力大
**人民币对商品持续贬值(有效汇率),对外币持续升值(名义汇率),两者之间的落差逐渐增大
**累计坏账额(包括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的坏账)和潜在坏账额不低,未来的紧缩措施可能会在此受阻
**国内资本市场扩张很快,投资者的投机心态重,稍有震荡就可能引发抛盘
**在游资的威胁之下,人民币国际化有困难,股市融资的难度也提高了
**环境污染的压力逐渐增大
**外债数额逐渐增大
**粮食进口需求逐渐增大

我们假设读者都有经济学的基础知识,那就不用详细解释上面的条目了。

我们应该可以发现如下结论:
1)在小幅的震荡或平稳的世界经济环境下,有利因素强于不利因素,中国经济不会有大问题。但在转型基本完成之前,多数不利因素可能会或快或慢的持续恶化。如人民币的有效汇率和名义汇率之间的落差可能仍会不断扩大。
2)如果世界经济发生大动荡,如果中国应对不妥,不利因素会发生链锁反应,引发严重经济危机;如果应对妥善,中国经济只会有相对较小的损失,甚至可能促使经济提前恢复。

另外,我的前一篇文章链接出处 已经提到了西方经济全面复苏的三种前提。盲目乐观的等待西方经济全面复苏以使中国经济走出危险区只是美妙的空想罢了。

索罗斯和其它对冲基金掌门人都有专业的分析师团队,他们正是由于看到这些因素才大举出动的。
我们就要想办法积极应对!其实从新闻中可以看到中国已经在采取部分预防措施了,比如叶檀提到的“以空对空”。

看到这里,估计不少人会提出另一个疑问:“中国的外汇储备和资本实力远非当年的泰国可比,也远强于索罗斯攻击香港时的中国,现在做空中国听起来就像笑话”。
要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得先回顾对冲基金的历史,分析他们过去的攻击方法和思路,再尝试猜测他们将使用的战术,最后来思索我们的应对之策。


索罗斯曾反复强调过
内因为主,外因为辅。

中国的问题主要还是在内,长期以民补国, 一方面是虚弱的内需,一方面是强大的利益集团。其实现在和当年苏联的形势是很类似的。

我怀疑对冲可能未必会直接攻击中国,而是攻击香港?

在股市和期货市场上,再有实力的庄家,也只能短期操纵市场,长期趋势还是内因为主导,庄家也只是顺势而为。而历史上逆势而为倒下的大庄家很多。
我一直很疑惑当年苏联的高层智囊们在面临国家危机的时候,为何会相信敌国的学者的建议,相信西方阵营会在关键时刻提供资金支持,而采取休克疗法。同样的一幕发生在邓小平身上时,邓一句话就把这些西方学者给堵回去了。难道真是中国5000年政治斗争文化经验带来的政治智慧?

个人与集团利益高于民族利益
往往如此。我印象中有一个持反对态度的美国经济学家,当时很快就被双方排挤出去。因为形成当时的局面,就在于利益集团以经形成而且将自身的利益摆在首位。并不是他们多么天真去相信美国人,而是因为这样做最符合他们自身的利益。老百姓是天真,但当权者并不愚蠢。

今天中国的局面也是类似。如果这几年能把民族利益摆在首位,又何至于有今天的被动局面?现在的形势是不管怎么做,巨大的损失都以成定局。只是看能否尽量减小损失,维持国家的稳定。

现在的形势和当年以经大不相同了。政府的威信以是大损。在国企改革和土地转让之后,国家的政治基础以经变得非常薄弱。现在的经济局面和90年代的三角债以经非常类似了。如果继续这样无所作为地用信贷维持现状,到时候我们和苏联的情形也不会差得太远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