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化生:粮食价格上涨为什么没有人管?—因为被人给骗了

刚刚看到程不悔先生的一个帖子说:
程不悔:粮食涨得很厉害但是没人管,这个要出问题的。
确实目前的气氛让人感到压抑,以至于忙总说现在的气氛与21年前很像—当然包括物价上涨

实际上为什么物价上涨没有人管,是因为央行那帮人缺乏专业水准,以及媒体的忽悠再加上投机势力的疯狂投机

央行缺乏专业水准,他们认为现在的粮食价格上涨就是因为钱发多了,所以只有紧缩才行,问题在于温家宝总理根本不允许央行实行紧缩,所以央行的一帮“专家”幸灾乐祸的看着粮价上涨,他们想让粮价上涨来证明他们的“专业水平”是多么的高超

这些央行的才子们“专家”们是不愿意看到诸如大豆,大蒜背后的疯狂的投机的,当然其他的粮食种类也发生了价格上涨–是因为货币超发吗?那为什么其他的生活用品都没有上涨呢?–怎么解释

我认为是热钱大规模的进入中国投机中国粮食产业,从而带动了中国粮价的上涨,大豆和大蒜的投机(显然大豆价格的上涨会带动食用油的价格的上涨)

问题就在于一帮“专家”们分析不清楚粮价上涨的根源,他们坚持着他们的“专业”判断

请专业的他们看一看美国和日本,在危机后发了多少货币,物价上涨了吗?还是下降了,人家担心的是通货膨胀还是通货紧缩?

当然要让这些“专业人士”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看来是很难的,因为他们被中国人给捧杀了,给推到了那么高的地位上去了,不得不学会装腔作势了,要让他们学会自我否定看来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了

因为这些“专业人士”中国要吃更多的苦,但是其中也蕴育着一个更宏伟的中国的新气象的到来

警惕风中虎的“货币老虎”论—鼓吹休克疗法
“货币老虎”论如果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人会有印象,就是在1988年的时候甚嚣尘上的一种鼓吹,当时的中国经济界人士无不鼓吹,要担心货币发行过多,导致通货膨胀
同时,有一位’著名”的西方”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先生致信赵紫阳,在信中明确的提出了要管制货币的主张
也就是说1987-1988年的甚嚣尘上的管制”货币老虎“的主张其实就是来源于西方的
西方其实不止对中国鼓吹”货币老虎’的可怕,他们对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鼓吹“货币老虎”的可怕,在希腊经济危机后,他们鼓吹货币老虎多么可怕,在东南亚危机后他们鼓吹货币老虎多么可怕等等
他们向俄罗斯推荐的休克疗法–最重要的就是紧缩货币—与西方向发展中国家推荐的政策是一致的(当然西方国家自己一出现危机,他们马上采用的是宽松货币政策—很简单,经济危机一来,企业流动资金短缺,你再卡紧货币,那不就是硬要企业的命吗?

温家宝总理等等中央政治局的领导在2008年央行实行一再的收紧流动性的政策(实际上就是休克政策),了解到出口企业面临严重的资金瓶颈问题,于是毅然决定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结果2008年相对高的物价上涨率反而降下去了!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暂时遭到挫败的西方是不甘心他们的经济阴谋的落空的,于是他们继续通过他们掌握的传媒以及他们购买的“网络牛人”们鼓吹通货膨胀的危险性,并且断言只有把“货币老虎”给关起来才能制止通货膨胀

至于俄罗斯实行紧缩货币政策,每年物价上涨十倍几十倍,而中国在何新的建议下实施宽松政策,物价相当平稳这样的历史事实,至于美国日本实行宽松货币政策,美日银行家们依然担心通货紧缩的事实他们是选择性的不说的

他们需要的是让中国这样的国家陷入涨价—卡死货币—企业没有流动资金–只好涨价—继续卡死货币—剩下的企业更加没有流动资金–只好涨价—继续卡死货币—形成这样的一个恶性循环

这也是1987–1988年的中国,实行休克疗法的俄罗斯在实施紧缩货币政策以后所遭遇到的物价上涨的历史事实,是西方人想通过伪经济学达到的削弱俄罗斯和中国的目标的体现

1990年,中国扭转了休克政策,来了一个180度,因为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何新
请参看罗化生:1988-1991,两个人的战争,中国与休克疗法擦肩而过
以下是何新自己文章中的话:
这些美国专家从新自由主义和新货币主义学派的立场看中国经济改革,认为制约中国经济的根本原因是供给不足,所以必然会发生经济过热。在价格一旦放开后,就导致了通货膨胀。

当时中国银行中有比较高额的社会储蓄。这些美国专家警告中国政府,说这巨额的人民币储蓄,就好比正关在笼子里的老虎;一旦放出来冲进市场,就会导致抢购风潮,从而会使物价上涨得更快。

据此,他们给中国政府提供了如下的政策建议:

( 1 )多囤积商品、物资,以防止通货膨胀,准备应付抢购风。

( 2 )多进口、少出口。

( 3 )提高银行利率,吸引和鼓励储蓄,把货币老虎关进银行。

( 4 )结束外汇管制,放开汇率。让人民币利率和汇率由市场决定。据说这是消除通货膨胀的有效手段。

还记得这一段历史的人会知道,这些政策,在1989 — 1990年间,事实上大部分(除第四点外),已经被国家在政策上试着采纳了

产品销售困难导致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导致还债困难,又导致相互拖欠的债务问题。由此导致的经济危机,实际正是马克思所讲的表现为“生产过剩”的流通危机。

因此我认为,为了解决这种危机,恰恰不能采取美国专家们所提供的那种建议,也就是说:不能囤积物资,不能以高利率吸储;不能扩大进口商品(消费品),因为那只会使国外商品涌进来进一步挤压占领国内产品的有限市场空间,会使经济危机更加严重

既然问题出在“生产过剩”而不是“短缺”,那么根据这种新的认识,我当时向国务院领导提出了新的政策思路,我建议:

( 1 )削价清理库存囤积品,换取资金回流,加速资金周转速度。

( 2 )降低利率,释放储蓄,鼓励消费,激活市场。

( 3 )抑制进口,积极鼓励出口;开拓国际市场,从而换取外汇。

( 4 )控制投资规模。

你可以注意到,这种思路与那些美国专家们的建议恰恰都是正好相反。总理为此派秘书和我谈话,详细听取了我的意见,并作了笔录。

其后,我又写了一系列文章呈报国务院领导人,进一步论证关于“生产过剩”这个问题。 (参看何新 1991 年 7 月致李鹏总理的信,《何新经济政治论文集》(白皮书)第 368 页。)

尽管经济学家们发生了巨大的反对之声,但是我的意见还是被领导
听进去了。国务院根据新的思路,陆续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政策举措,例如:连续几年间不断调低存款利率,实行双休放长假制度以鼓励民间消费;遏制重复建设压缩投资项目等等。特别是后来采取出口退税等一系列鼓励出口的政策,大力拓展出口市场。不难看出,所有这些政策措施,实际都是基于中国内部生产力已存在过剩的理念才能形成的。

附:弗里德曼给赵紫阳的信件中的建议(我只选取涉及货币政策的部分)
2 .结束通货膨胀。

结束通货膨胀并避免它的复发,有一种、并且是唯一的一种方法:控制货币数量增长率。在中国现在主要是要控制现金数量。在中国现在的情况下,控制货币增长要求限制: (1) 由货币创造所支持的财政赤字; (2) 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给企业的货款数量,不管这些企业是国营、集体还是个人所有。

使储蓄利率和货款利率确实高于通货膨胀率将大大有助于控制通货膨胀。现在利息率大大低于通货膨胀率,鼓励了无效益的投资.而且阻碍了人民进行储蓄。

何新对决弗里德曼

回到现实中来,现在的西方对中国的扰乱其实与1988年类似,他们采取的对策就是
一,通过投机基金以及在华外资企业进行房地产、粮食投机,包括在国际原油市场上进行投机,让中国部分产品发生强烈的价格上涨
二,通过各种媒体包括新兴的网络媒体鼓吹是因为央行宽松货币政策而不是西方的投机导致的物价上涨,对主张实行宽松货币政策的温家宝们施压,企图使中国实施紧缩政策
三,一旦中国实施紧缩政策,那么由于大量的企业缺乏流动资金而被迫涨价引发全面大涨价(即越紧缩价格涨得越快),同时美国对中国采取全面的人民币升值攻势,中国的进口大增,出口大减,民族工业陷入严重困境,引发局部动乱
四,由南方系等媒体鼓吹“普世价值”,误导中国政府的政治改革方向,政改出现偏差,导致更大的动乱,与失业导致的动乱以及被南方系煽动的反政府动乱结合在一起,造成极大动乱
五,一旦人民解放军采取措施,则美军可能以联合国维持和平的名义带领大量的仆从国进入中国,中国亡国
六,中国亡国以后,美国对中国民众实施彻底的压制政策,压制中国的一切的崛起的可能,中国人可能被印第安人化

以上的美国对策与1988年的美国对策是高度相似的(88年没有那么由外来资金带来的投机,但是有更大的价格改革问题—美国鼓吹急剧的让经济体没有热身时间的自由化而不是后来中国实施的合理的渐进的价格自由化引发中国经济混乱,同时诱导中国实施紧缩政策加大混乱,最后由前南方系—方励之、刘晓波们策动大学生上街游行—与当年相比,现在的大学生更务实一些,更理性一些,但是工人失业状况可能会比以前要严重很多,因为88年89年的时候中国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还在农村,没有流动到城市,也没有发生过国企下岗的政策错误)

所以,对于西西河友,避免中华民族被印第安化的第一步,就是被一个组织吹捧起来的“万里风中虎”保持高度的警惕
网友们对万里风中虎的斗争是有价值的,万马齐喑的中国通俗媒体需要西西河这样的高端网站的指引,而西西河这样的高端网站必须不能被一帮网络特务组织所欺骗

原因是中国政府管不了。就是这么简单
粮食是商品,因美元泛滥,美帝印钞就如印糊墙纸,绝大部分商品是由美元定价,美元贬值,商品价格既然要上涨。金,银,铜,石油,粮,糖,咖啡,you name it,全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增长。中国政府怎么可能管得了呢???

未来粮价的大杀器来了—–水上种稻
http://www.ylxw.net/Info.aspx?ModelId=1&Id=13020
李必湖所研究的水上种稻项目是一种新型的立体式种养模式,把水稻种植在水上,不仅能改善生态环境,减轻水体污染,而且能增加水稻播种面积和粮食产量,带动水产养殖等其它产业发展。据统计,该项技术一旦成熟,如果在全国25%的淡水水域种植,水稻种植面积将增加4亿亩,能有效解决我国粮食安全问题。目前,李必湖已分别在怀化石门、辰溪王安平镇、沅陵太常乡朝瓦溪村三个地方进行早、中、晚稻试验。

晕!湖面岂不是要被缩小了?

房价都能涨,为什么吃的不能涨?
要涨大家一起涨,都向 房价看齐

人家投机,你也跟着投机?
房产商的投机是时候未到,到了一定让他们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那怎么控制热钱呢?您老有啥高招没?
热钱能控制住么?我觉得炒房可以控制热钱,等房产泡沫破灭了,热钱就被晾在岸上了。这个偏方你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告诉影帝。不然影帝怪你成心败坏他名誉。

反投机法–发现一例罚一亿元
就这么简单

主粮价格和平民收入比是社会稳定的压力阀
杭州地区最低工资每月800,假设5%的杭州人处在这个水平,600万人就有30万低收入者,一个人生存一天需要2100卡路里,每1克碳水化合物产生4卡路里热量,这个公式表明,如果只吃大米面粉,每人每天至少需要500克,即:一斤主粮。
上个月初大米2.1元一斤,每人每月60元,没有生存压力,现在大米开始涨价,新闻说黑龙江大米收购价涨30%-50%不等,到零售价应该就是3元左右,一个月90元,也能承受;但这是个非常危险的苗头,现在的主粮价格是否被炒家控制?是否有天量游资埋伏?如果主粮像绿豆那样上涨10倍,那么800元工资就要全部用于吃饭,低收入者破产;像大蒜那样上涨20倍,大米40块一斤,低收入者的全部工资都不足以生存,仅杭州一地就有30万绝望而愤怒的国民,再想象一下全国有多少低收入者。
不寒而栗。

程不悔
庚寅九月二十八
2010.11.4

欺负农民不要太过分:四川农民每亩水稻的利润只有200元
什么都涨,凭什么粮食不能涨?从80年到现在,粮价上涨幅度远远小于CPI 平均水平。是最底层的农民,一直在为低粮价和稳定买单。到不少大学食堂(这不算什么高消费的地方吧?)去看看,被学生倒掉的粮食有多少,就知道粮价其实还是太低了。

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做过统计,四川农民每亩水稻一季的利润现在只有200元。欺负农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长此下去,粮食安全怎么保证?打工收入现在每天至少50元是不难的,忙一季每亩收益200元,所以越来越多的农民用脚投票,抛荒。因为粮价太低,农业经济没有效益,所以尽管中央政府三令五申保护基本农田,但地方政府为了地方利益千方百计钻空子:卖地财政大家都知道,更多的是所谓结构调整,动不动就是万亩葡萄园,万亩枇杷园之类,因为无论种什么都比种粮食赚钱的多。全国数字恐怕没有人知道,但我认识的任何一个做农业的人,都对现在耕地是否还有十八亿亩表示怀疑-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太多耕地非法流失的例子。农民抛荒加上耕地流失造成的粮食短缺(今年玉米进口量上涨了几十倍)是粮价上涨的深层原因,因为短缺,当然热钱和投机商炒作相当程度放大了这个过程,但如果没有短缺,他们炒作个鬼?粮价上涨,是我们长年人为压低粮价之后必须的,否则, 我们是不是要到抛荒的农民太多,农地流失太多,用钱也难以买到粮的地步(国际市场大米交易量大概中国消费量15%,所以,市场就不要太指望了)才来反思欺负农民太过分了,自食其果?

所以,粮价上涨其实是应该的,不应该再让广大农民为低粮价和稳定牺牲了。在此过程中需要保证的是:
1. 打击投机,尽量平稳上涨,保护消费者的同时尽量让涨价的收益流向农民。
2. 粮价涨到一定程度后需要考虑对城市低保人群增加补贴,保证其粮食安全。

你想让种一亩地赚多少?2000?
人均一亩多的地,你赚再多也是没用的.400元难道就有人去种地了?
只有让农民大幅减少,一个农民种100亩,1000亩地,每亩200元每年也能赚2W,20W.

和CPI同步上涨的要求不过分吧
从80到现在,达到和CPI同步上涨的水平,也不过是还农民一个公道,离以工补农还差得远。

现在农民收入主要是打工收入
比方说我们那边,基本上年轻人都出去了,老家也就只有几个老人在那里

维护农民利益现在最需要做的是保障他们在城市的就业

以工补农其实已经有一些在做了,比方取消农业税,比方说加大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原来基本上只有很小的路,现在我们那边(比蜀道更难的地方–有句话这么说)已经村村摩托车畅通—都是公路标准的路

现在农村老人对共产党其实是很感恩的(包括农村老人在城市里坐公交车不要钱,我残疾的表哥也被政府收养了)

现在的问题在于粮食价格上涨不能达到太大的限度,这会影响稳定大局

不悔是在警报,有人要拿粮食问题制造混乱
如果现在粮价大幅度上涨,他们绝对不是为了农民的收益,而是要破坏社会稳定。
你说粮食应该涨价实际上是要求提高农民收入,达到这个目标一可以用社会保障的办法,二可以国家高价收购粮食、再按人头和票证低价定量出售,中间的差价由国家补贴,但现在不是这个问题,是收购价和售价一起涨了,而且来势汹汹。

与1988年一样

上涨那么多可能性不大
总之还是要有反投机法的出台
现在的中国关键在于缺乏经济法制,经济违法的罚金低得太低了,完全是纵容人家去犯罪

经济犯罪的罚金—比如说经济投机(不正当竞争的一种)最少也要一千万元的罚金

现在中国的罚金最多好像也只有几十万,这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让人家老总笑话的一个数字

只要有天量资本、中间环节不受控制的话价格很容易炒起来,如果有政治目的在内那情况就更难说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