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量化宽松是通向地狱之路—2012年

全球性的货币战争爆发之前,硝烟的味道已到处弥漫。大家的武器是量化宽松(QE)。如果你印1万亿,我也印1万亿。当然,其他人也会这么干。大家都印1万亿后,汇率没变化?好吧,那么我们再来一轮吧,这就是第二轮量化宽松(QE2)。美国财长盖特纳这些人,如果你听了他们的话,世界末日不远矣。为了保值,中国人在买黄金,其他国家的富人也在买黄金。他们把黄金成吨地运回家。货币大幅贬值时,有了这些黄金,富人至少还能继续当富人。

  如果你听从美国专家、政客和政府官员的意见,那是中国自找倒霉。诚然,中国远非完美,尤其是它的货币政策。但这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病因。迄今,美国才是最大的不稳定源头,且是货币战争的发起者。这个国家的精英们制造了1929年大萧条之后最大的金融泡沫,他们甚至不惜把当初阻止泡沫产生的法案废除,在泡沫破裂后,让美国经济一片混乱。这些人为了继续掌权,希望找到一种快速疗法。但不幸的是,根本没有所谓的快速疗法。

  美国已经将利率降到零,让财政赤字达到GDP的10%,这是一个颇具震慑力的凯恩斯式政策。但是,经历几个季度的强劲增长后,经济又掉了下来,且失业率仍停留在接近10%的高位(如果考虑隐性失业和放弃找工作的人,这个数字会更高,接近20%,达到西班牙的水平)。刺激政策已经失败了。

  美国生病中国吃药

  这样的局面,我们怎么来解释?如果你是保罗?克鲁格曼,你会说,这是因为刺激力度还不够。不过,如果新一轮量化宽松启动后,财政赤字达到GDP的20%,却依然失败,他还会说,是做的还不够。你永远不能证明克鲁格曼错了,这家伙真是聪明。

  还有一种解释是,经济重上正轨需要时间。在这么大的一次泡沫之后,没有哪个经济体可迅速恢复。在经历长期且巨大的泡沫后,资源错配程度已经很深,资源重新配置到位需要好长一段时间。特别是,当劳动力市场发生错配后,修正无法立即办到。因此,当经济处于错配状态时,刺激政策能凭一已之力短期提振经济,却不能获得乘数效果,让经济增长持续下去。

  第三种解释是说,这全是中国的错。是的,美国在刺激经济期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快速上升,也就是说,部分经济刺激效果转移给了中国。但是,这是谁的错呢?苹果将全部的iPhone生产都放在了中国,因为即使在中国工人工资普遍上涨之后,单机的成本也不到20美元。苹果赚到的毛利是加工成本的30倍,中国赚到的只是加工环节的小钱。也许苹果只是一个极端的个案。不过,有一点是事实,中国产品出口到美国后,其零售价格是出厂价格的3倍到4倍。美国公司希望在中国生产他们产品,来满足因刺激政策带来的需求。

  盖特纳这样的人也许会争辩说,中国应该让货币升值,以迫使美国公司将它们的生产转移回美国。我想,让人民币升值的想法大有市场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但是,人民币要升值到何种水平,美国公司才愿意这么干呢?美国的工资是中国的10倍,难道要让中国将汇率升10倍吗?

  当然,美国所谓的专家们不会这么看。他们会谈到中国的经常性账户盈余和不断上升的高额外汇储备,可疑的汇率操纵迹象。我不想否认,高涨的外汇储备是中国必须处理的一个大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与美国经济无关。解决的方案也不是让人民币升值。

  人人都知道,中国的储蓄率高达GDP的50%左右。这是一个简单的公式,即经常性账户盈余=储蓄―投资。如果经常性账户有问题,要么是储蓄太高,要么是投资太少。中国的投资超过GDP的40%,随便哪个分析人士也能看出,中国的投资比例太高。那么,是中国人民太节俭了吗?中国的家庭收入不到GDP的40%,他们怎么能攒这么多钱?

  老百姓总是被挤压、被冲击、被踢打

  问题在于中国的政治型经济。政府部门通过税、费、垄断性行业及高土地价格,积累了大量财富。房地产销售占到GDP的14%。如果价格正常化,比如下降一半,家庭部门将多支配超过GDP7%的财富,家庭储蓄率大约是33%,这将刺激出5%的国内需求,经常性账户盈余很快就被消化了。

  中国的教育和健康系统对于大众来说是恐怖的,它在压榨家庭部门方面极具创造力。教师们在过节时需要收礼物,有如此多的节日要过!医院关注的是能从病人身上挤出多少钱,并据此提供相应的服务。中国的老百姓每天都在被挤压、被冲击、被踢打。对于民众来说,说他们有太多的钱以致于表现为经常账户盈余,简直是一个笑话。

  中国的经常性账户盈余主要来源于政治型经济。灰色收入庞大,可能占到GDP的10%。这些钱通常会逃离中国,但由于美元疲弱及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膨胀,这些钱留在了中国,并且拥入房地产市场。除非通过反腐削减中国的灰色收入,经常性账户盈余不会消失。

  经常性账户盈余只是中国高额外汇储备故事的一半。还有另一半是热钱,海外的中国人是热钱主要来源。中国的房地产和美元是他们最主要的两个配置资产路径。当美元走弱,他们就把钱倾倒给中国,特别是进入房地产市场。对冲基金和别的投机客也通过购买中国的海外资产把钱倾倒给中国。热钱进入新兴经济体总是一个泡沫。我想不出来有什么例外,每次都是这样。

  其实,我想人民币被高估了。过去10年,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呈爆炸性增长,从12万亿元上升到70万亿元。在这样一场大增长之后,没有货币能不经历贬值。中国工业的高增长确实消化了部分增量,但更大的部分进入了高估的地产市场。一旦资产价格正常化,钱就会一泻而出,贬值就不可能避免的了。我们将在两年内看到这样的景象。

  2012版世界末日

  什么是对的,现在并不重要。现在有的只是政治花招。美国希望为自己的经济难题找到速效药,它的药方是美元贬值。如果它迫使人民币升值,那么接下来,也会迫使日元、欧元还有别的国家货币升值。美国,这个占全球经济四分之一的经济体,将把自己的问题扔给别人。

  但问题是,别的国家不会听美国的。中国不可能让自己的货币迅速升值,否则,将扣动热钱外流的扳机,中国的地产市场和银行系统将全面崩溃。中国正处于一个两难境地。一方面,它正加紧调控,试图让房地产市场软着陆,另一方面,人民币升值预期又使热钱不肯离去。两方面作用下,也许会出现一个多年的渐进式的调整,让银行系统有时间提升资本充足率。

  日本经济也做不到让日元大幅升值。在德国,甚至美国面前,日本的工业已经失去了竞争力。多年来,它一直没有一款产品打动整个世界。德国和美国的汽车工业已经超越日本。因此,很难看到日元会大幅升值。日本央行很容易屈服于政治压力,在这方面的记录不好。如果让日元升值摧毁丰田、本田等公司,很难想象日本央行能保持它的独立性。因此,它也将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压住日元。

  欧元正在自动飙升。欧洲央行的语气依然像德意志银行那样强硬。不过,只要新一轮主权债务危机发生,它的口气马上会软下来。当欧元高企,一些经济体,当然不是德国或法国,将发生债务危机。这样,欧元也将跳入这个宽松货币的池子。

  想都不用想,英国将拥抱量化宽松政策。英国就像一个扩大版的香港,只剩下炒股和房地产。当泡沫破裂,它没有太多可以做的,让货币贬值似乎是惟一的出路。

  韩国很小但总是试图加入大联盟。它在汽车、电子和石油化工方面很强大。它的政府在监控汇率方面根本不用别人去劝。目前,它正在“调查”金融机构在货币市场上有没有什么不受欢迎的行为。

  温和的巴西也在抗拒。过去十年,它允许市场将它的货币价值翻倍,巴西人民因而享受了低通胀率。但它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率太低了,放在“金砖四国”里有些名不副实。

  看起来没有人愿意升值。主要经济体将采取一些行动,控制住它们的币值,这样美国的货币宽松就是一招死棋。如果贬值没带来出口增长,量化宽松仅会导致通胀,首先会体现为石油价格上升。美国人正在房屋价格下跌和高失业率中煎熬,如果石油价格翻番,整个国家将失去稳定。到时精英们将如何应对?也许是更多的量化宽松。

  世界将在2012年再次进入另一场危机!

  世界正朝着高通胀和政治不稳定方向发展。另一个全球性危机只是时间性问题。第一个信号是国债市场的全面崩溃。美联储通过量化宽松政策控制着收益曲线,但对别的投资者来说,玩这个游戏是不理性的。他们入场的惟一原因是认为美联储不会让市场垮掉。

  但是,随着飙升的货币供应量和通胀,货币的价值将会蒸发。一旦所有的投资者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将逃跑求生存。美联储没有办法阻止这种逃跑。如果它印出足够的钞票接下整个盘子,新印出的美元持有者定会将它们手中的美元转换成其他资产。美元一样会崩溃。

  世界将在2012年再次进入另一场危机!

  引发上一场危机的那些人依然在掌权,他们将带我们进入另一场危机。冰岛正将它的前总理送上法庭,让他为金融危机负责。更坏的命运正等着引发下一场危机的人。中国过去在菜市口斩首大臣,或许,我们可以复兴这个传统,并在全球推广。■

  (作者为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经济学家;译者为财新记者汪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